09 手腕的嫣红 - 强取豪夺

09 手腕的嫣红

早上醒来的时候,男人还覆在她身上,她动了动身体,酸疼的很。 夜子曦动了动眼皮,有些慵懒。“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 夕颜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男人顺势揽过她,直接敷上她的唇,既然她不想说,他就用行动告诉她,他现在有多渴望。 男人在早上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兴奋的时候。 当夜子曦想要进一步行动时,夕颜有些害怕,昨晚的疼痛还历历在目,像被撕裂了一样,现在下面——还隐约有些麻木。 男人看出来她的担忧,停下了动作,怜惜的啄了啄她的脸,“放心吧,我不要你了,多睡会,我先去公司。” 下床的时候,还给她掖了一下被角,恍惚之间,竟然不像印象中那个冷冷冰冰的男人。 夕颜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下床,进浴室洗澡,然后当着她的面穿衣服。 夜子曦看到她一直在看,并没有说什么,走的时候还给她留了一个吻。而莫夕颜听话的像一只任人摆布的木偶。 忽的她就想起夜子曦的话,“当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不愁吃不愁穿的,还能关心你——”他的话就像魔咒一样的在她脑子里盘旋,难道她当真要做一只被人养着的金丝雀吗? 夕颜有些迷茫。 其实无论她怎样精明,都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涉世未深的,男人的三言两语就能轻而易举的哄骗了她的心,她骨子里是很单纯的,认定了人对她好,她就会加倍的还回去,也难怪她一直要强惯了,一旦有个人来管她,哪怕是强制来关心她,夕颜外表柔软的壳儿就会破掉,露出里面软软脆弱的心脏。 其实以后夕颜就会知道,夜子曦就是那个无意剥掉她外壳的人,然后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受尽屈辱。 夕颜回到学校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意外,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倒是教导主任那里叫她过去一趟,还是那个老男人,这回却是一副谄媚的样子,什么那天态度不好,让夕颜不要计较之类的,夕颜毕竟是学生,也没有多说什么。 出了门口,夕颜想,怕是她和夜子曦的关系已经人人皆知了吧。 回到寝室的时候,迟蓝正在睡觉,看到夕颜,她一个激灵就起来了。“夕颜,你终于回来了!打你电话为什么不开机,对了,学校已经撤了你的退学令了。”迟蓝机关枪似的一口气说完了全部的话。 夕颜想,饶是昨天和夜子曦在一起的时候,他把她手机给关掉的。“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放心吧,我没事的。” “亲爱的,想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昨天让琉越挨个欢场找你,生怕你被人欺负。”说完给了夕颜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了啦,我错了,我应该告诉你的,蓝蓝乖啊。” 真正的好朋友就是这样,即使不在一起,也会时刻的挂念。 夕颜没说,迟蓝也知道既然学校肯澈了退学令,一定夕颜做了什么事,但碍于夕颜的自尊,她选择没有问。 突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夕颜下意识的认为会是夜子曦,她赶紧接了起来,“喂?” “呵呵——”那头一阵痞笑,“是我,段瑞。” 夕颜一听到是他,一个头就两个大,她本以为那天扫了他的面子之后,他就再也不会联系自己,没想到,居然还能给她打电话。 “段少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在你学校门口,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要是不下来我就上去。”说完直接挂掉电话。 “喂,喂——”这通电话打的莫名其妙的,夕颜也摸不着头脑。 “夕颜,谁啊?” “段瑞。” “是城东段家的少爷吗?”迟蓝跟着琉越对道上有名的人物多少是有些了解的。 夕颜点了点头。 “这次的事情是他帮忙的?” “不是的,迟蓝,我先出去一趟,等我回来再和你说吧。么么。”然后夕颜抓起外套就跑了出去。 段瑞优雅的坐在敞篷车里,怡然自得,也不管来来往往艳羡的目光,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抢眼。夕颜一眼就看见他的车,还有他的人了。远远的段瑞就开始打招呼:“上车!” 夕颜真想掐死他,他这么一喊,走路的学生都围着她看,就像他们两个人直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 可是没办法,她要是不答应,这小公子指不定又闹出什么新闻了,尤其是上次,夕颜总觉的自己欠了他一个解释。 硬着头皮,上了车。 “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想上本少爷车的人从这儿能排到车站去,刚刚还有两个女学生来毛遂自荐呢。”关上车门,段瑞自顾自的说。 车子很快的驶出了学校,上了高速。 “段少,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夕颜心里想着这大白天的他应该不会乱来。 “带你出去兜兜风,怎么着上次圣尊里你也驳了我的面子,总该补偿我点吧。放心,一会儿就给你送回来。” “听说你被学校开除了?” 夕颜没想到这件事连他都知道了,只能嗯了一声。 “是夜子曦做的吧。”他说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夕颜还是嗯了一声。 车子突然因为夕颜的这句嗯而停了下来。 “段少——”夕颜有些惊恐,这高速公路上,他说停就停,很危险的。 男人的一双利眸死死的盯着她,仿佛要看出什么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那晚才选了他?” 对于段瑞来说,那件事不仅是面子上的事更是对自我能力是否被认可的一种挑战。 “段少——我——”夕颜一时着急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能说是因为在圣尊不小心撞了他一下,然后他记仇,所以才有后来的种种嘛。 “莫夕颜,要想上学,我一样可以帮助你,为什么非要找他夜子曦!”段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说出这个名字。他抓着夕颜的手腕用力的向后扯去。 “为什么要选择他!我一样可以办到!” “段少,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夕颜想要逃开他的桎梏,可手腕被他死死的抓着,隐约感觉到生疼。 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就像催命鬼似的。段瑞这才放了手。 “喂?”夕颜的气息有些不稳。 “你在哪儿呢?为什么没在家里等我?”不用猜都知道这电话是夜子曦打来的。 “我——我回学校办点事——”夕颜随便扯了一个谎,对夜子曦,莫夕颜似乎说谎从来都不打草稿。 “那你出来,我在你学校门口呢。” 夕颜听到这儿肠子都要悔青了,说什么不好,非要说在学校,这回好,撞枪口上了。 “额——我和朋友在外面,一会我自己去鹿苑找你吧。” “莫夕颜,你到底在哪儿?”倒是修炼成精的男人,很快就听出了女人话里的推三阻四。 “临江路上,和一个朋友。”夕颜没有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当然,她没有提及段瑞。 “那你一会儿自己来吧。”男人直接挂了电话。 段瑞站在车子旁边,静静的看着她跟夜子曦的谈话,意料之中的,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可是看到夕颜如此胆怯的样子,他又愤怒不已,凭什么他夜子曦就耍了个小手段就能得到莫夕颜,而自己这么努力竟然什么都没有得到,想到这,他狠狠的用拳头砸了一下车子。 夕颜不敢去招惹他,毕竟在高速公路上。可是她一想到要回去,似乎只能求助于他了。 “上车!”段瑞冷冷的开口,她不是说要回鹿苑找他吗,倒是不想让她为难,他只能把她送回去。 夕颜忙不迭的坐上了车子,“谢谢你啊!” “莫夕颜,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对你,我怎么就做不到强取豪夺呢?!你是我第一个用心想要得到的女人,可偏偏你不拿我当回事。”下车的时候,段瑞自顾自的说。 夕颜只能对他说抱歉。 可段瑞却笑笑,说早晚她莫夕颜还是他段瑞的!听到这句,夕颜的心都凉了,还真是个死心眼的人啊。 鹿苑。 夕颜刚进到屋子,就看到男人在沙发上看电视,财经频道的,一个外国人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那里讲些什么,可夜子曦看的却是聚精会神的。看到夕颜回来,他直接关掉了电视。 “回来的挺快的。”男人随即往沙发上一躺,“过来。” 他动了动嘴唇,夕颜就只能乖乖过去。在快到沙发的时候,夜子曦一拉她,夕颜就跌倒在他的身上。 男人把头抵在夕颜头发上,满足的闭上双眼,呢喃道:“一整天了,我都想你的味道了。”说完,双手不安分的游走在夕颜的胸前。 这个男人,总是不分场合的发情。 “别——别这样。” “这儿我自己家,你害羞个什么劲儿呢。”夜子曦扳过她的头,想要亲吻她。 夕颜脸薄,想都没想就直接拿双手推搡他,夜子曦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她手腕上的嫣红。 刚刚充满情欲的脸立刻暗沉了下去。他抓起夕颜的手,冷冰冰的问:“这是怎么弄的?” 夕颜想要收回手,忙拉下衣袖慌乱遮住,夜子曦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莫夕颜!告诉我!这是谁弄的?” 这个男人只要动怒的时候,就一定会连名带姓的直呼对方。他刚刚还以为是她受人欺负了,不过看夕颜这种反应,八成是做了什么好事。 “说啊!”男人也抓着相同的位置死死的不放手。 可看到夜子曦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就是给莫夕颜一百个胆子她也不会说出段瑞的。 “不是别人弄的,就是我自己不小心碰的。”到底,她也没有说出实情。 夜子曦霍的站起来,直接上楼。夕颜一时气结,她也不懂,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了这样呢,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没必要弄的剑拨弩张,跟个仇人似的,她天生就不喜欢和人结怨,这会她也不想和夜子曦闹的不愉快。

上一篇   08 初次尝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