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初次尝欢 - 强取豪夺

08 初次尝欢

夕颜就像踩在了热锅上一样,心里不舒服的很。其实她想说,两个人她都不愿意。可是夜子曦给她的选项没有这个。她看向段瑞,第一次发现段瑞 竟然是如此帅气,段家本来就是书香门第,段瑞长的自然不赖,尤其是现在,他又那么温柔的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走。夕颜纠结了,这个时候只要说出 一个人的名字,另一个人一定会丢了面子的。可她想起昨天在办公室里夜子曦狠虐的样子,她也一阵后怕,这种阴影是一直存在的。 “夕颜,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我段瑞对你什么心思你不是不懂,跟着我我会给你幸福。”段瑞想这是他对女人说过最直接的情话了。 而夜子曦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不可抑制,他淡淡的说:“段少还真是多情啊,听说段家要和唐家联姻了,段家双亲会答应吗 ,呵呵,倒也是,莫夕颜要是甘心被你养着的话,你娶谁都无所谓。” 夕颜没想都在这个节骨眼上,夜子曦会突然爆这个料,确实,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有考虑过段瑞的,总体来说,那个男人给她的印象并不坏。可 是当她听到段瑞要订婚的消息时,她就觉得自己被骗了,他都要结婚的人了还说什么幸福给她,莫夕颜定义的幸福很简单,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然后结 婚生子,可是段瑞根本做不到。 沙发上的夜子曦有些不耐烦,手指有力的敲击着桌子,“你到底要不要选,这么多人看着呢?搞的自己多金贵似的,不就是个处吗?” 周围人一阵哄笑。 莫夕颜怀疑他的嘴巴有没有被蛇咬过。望向夜子曦的时候,她能发现这个男人的双眼是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 “段瑞,你走吧,我是来找夜少的。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她没有去看段瑞失望的眼神,其实她用余光是能看到的,一种不可置信和痛心疾首,以及压抑在胸口的一声叹息。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不知是谁说了句话,大家又开始忙乎自己的事了。 事情到这地步没必要再笑话下去了,毕竟都是一个圈里玩的,总有一天还是要见面的。 夜子曦霍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紧接着段瑞离开了房间。 夕颜几乎一路上被他拖着走到外面的,也不管她跟没跟上,夜子曦直接把她扔在车旁。 男人直接坐在了驾驶的位置上。她连系安全带的时间都没有,车子已经飞了出去。 像他这样的男人最喜欢的就是飙车,尤其是在大马路上狂飙,也不管有没有人。 夕颜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怖,车速就跟玩过的过山车似的,心脏一阵漂浮,她惊得张大嘴巴,她看向夜子曦,男人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双手稳稳 的握着方向盘。 无论从能力还是心理上,莫夕颜都输了,而且输的一败涂地。 段瑞从被她拒绝的那一刻起,心中一阵烦闷,这次不同以往,并不是什么面子上的事,而是他不甘心输给夜子曦,谁也不知道段瑞对于年轻这一辈来说最讨厌的就是夜子曦,长的帅,而且瀚誉做的又那么好,外人都说他靠的是段家的背景,每次听到这么说的时候,段瑞都极其不服气。所以明明父亲已经铺好的路,他不想走,非要另辟奇径。 他烦躁的给段母打电话,“妈,我不和唐家联姻!” 段宅。 好不容易才接到一回儿子的电话,没想到上来就是说这件事的。段母苦口婆心的劝说:“瑞儿啊,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你父亲只是有这方面的打算。” 毕竟是母亲,对儿子的宠爱总是多一些的,况且他大了,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不在家的,段夫人更是想念的。 “这个不孝子又发什么脾气呢!”段泽容抢过电话,这么晚打来骚扰电话并能让他的妻子好言相劝的除了那个逆子就没有别人了。 “你跟瑞儿好好说话……” “瑞!我不管你回不回来,我和唐家已经说好了,过几天就向社会公布你们订婚的消息。” “爸!你不能主宰我的婚姻,我对那个女人没兴趣。”段瑞气的就差摔了电话了。 段瑞的脾气很他的爸爸很像,都是那种很有自己的主意,听不进别人一点劝解的人。 “你再跟我反驳,我就把你扔部队去,到时候让人绑着你去结婚!”老头子发了狠话。 “这婚我一定不会结的!爱结你结吧!” 那头直接挂掉。“你——”气的这遍老头子倒是摔了电话了。 “你看看你生的儿子——” “我生的儿子怎么样,还不是随你了,跟你一个倔脾气,儿子好不容易打了回电话回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每次都要弄的跟个仇人似的。”段母生气的坐在床上。 “他就是爸爸惯的!” “你也不对,今晚睡客厅去。”段母直接下了逐客令,段泽容一脸的无奈,老了老了还被撵的出去睡,心里有点委屈,不过,谁让他爱自个的老婆呢,这也是段家的一个优良传统,对女人极其疼爱。 莫夕颜几乎是一路被男人拖着拉到别墅里的,一道上她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触动了夜子曦的地雷,夕颜一个不稳,直接趔趄的倒在了地上。 夜子曦看了她一眼,根本没有扶的意思。夕颜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 “夜少——”他身边的人不是都这么叫他吗。 而在听到这句称呼的时候,夜子曦的俊脸更加的晦涩不明了,她记得刚才她就是这么叫段瑞的吧,好一个段少!叫的够顺口的。 夜子曦直接上楼,看她并没有跟上来,不耐烦的说:“上楼!” 男人旁若无人的开始脱衣服,夕颜直接避过脸去,他还真是不分场合啊。 “去洗澡!脏死了。” 夕颜被他推搡着进到了浴室,看着镜子中水雾弥漫的自己,夕颜有一种十分厌恶的感觉,这是第一次她如此觉得自己这么没用,就这样臣服在夜子曦的淫威下了,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最大的理想就是好好上学,然后找到一份工作。她对着镜子扯出一丝苦笑,也许这就是命吧。 洗完的时候,男人还没有上楼来。 夕颜拿着毛巾坐在床边擦头,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竟然有些坦然自若。 夜子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景,一个妙龄少女裹着浴巾,香肩微露,修长的大腿隐隐约约的在浴巾之下,湿漉漉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掉。 夜子曦不由自主的,喉咙一阵干燥,刚刚的不悦,一扫而空。 像是知道有人在盯着她看一样,夕颜转过了头,就看到男人半倚在墙边,全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上,健硕的胸膛还不时的淌下来水滴,夕颜赶紧低下了头。 “呵,要喝一杯吗?”夜子曦手拿红酒,朱唇抵在杯沿上,极致性感。 莫夕颜摇了摇头。 随手把酒杯放在茶几上,夜子曦缓缓踱步来到夕颜身边,她只觉得身旁的大床凹进去了一大片,男人已经贴在她身边了。 只觉得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像升腾了一样,忽的,浑身的肌肤都像高温烫过了一样,红的不成样子,夕颜大口的喘着粗气,她怕了。 “唔——”夕颜还没反应过来,夜子曦已经揽过她的头,精准的找到她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顺便把刚刚嘴里的酒喂给她。混着美酒的香气,男人的舌灵活的在夕颜的嘴里挑逗,追逐她的丁香小舌,描绘她美好的唇形。 软软的,甜甜的,不知纠缠了多久,夜子曦才放开她,夕颜咳了咳,刚刚的酒有些辛辣,一张笑脸憋的通红。 “怎么样,接吻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吧?”夜子曦轻声的在夕颜耳边说,这下子她连脖根都红了,夕颜该怎样形容此时的感觉呢,心跳的极快,仿佛都要跳出胸口,两只耳朵嗡嗡的,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能听到男人极具魅惑的情话,还有刚刚的那杯酒,此时像碎了一地的月光,肆意的照在一个含羞的少女心头。 当夕颜想摆脱这种纷扰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是夜子曦宽阔的胸膛,“夜——” “叫我的名字。”男人徐徐引诱着。 “——子曦——”声音娇媚的仿佛不是莫夕颜自己,是不是情欲中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反应呢? 夜子曦听到这一声,好像受到了鼓励,直接吻上她洁白的雪颈,顺着锁骨,一点点向下……手掌若无其事的在夕颜身上肆意点火,趁着她意乱情迷的空当,他一把扯下她的浴巾。 夕颜像意识到了什么事,一下子从美梦中惊醒过来,想要伸手遮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觉得身上凉凉的,她难堪的闭上双眼。 有些事,终于要来了吗? “看着我,莫夕颜!”夜子曦忍的不轻,连说话的嗓音都是沙哑的,身上的水珠不知是汗还是其他的。 夕颜觉得她一定是受了男人的蛊惑,要不就是那杯酒惹的祸,否则她绝不会认为夜子曦此时是这样迷人的。 灯光下的男人,由于汗水打湿了头发,几缕发丝贴着耳际,浓重的眉毛,还有高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竟然有些诱惑了她。 受不了夕颜这样注视的眼光,男人终于没有忍住,怒怒的喊了一句妖精,就冲撞了进去! “啊——”夕颜疼的直接弓起了身子,都说女人的初夜是很疼的,原来,是真的。 夜子曦的手掌紧紧的扣住夕颜的手,十指紧扣,倒给了她一些勇气。 “你紧的让我无法呼吸了——”男人略喘着粗气说完这句话便无所顾忌的横冲直撞了。 夕颜只觉得自己一夜都像乘着一艘小舟,飘飘荡荡的,身体完全不由自主,后来她尚有意识的时候,男人好像还没有完,可是她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昏睡过去。

上一篇   07 跟不跟我走

下一篇   09 手腕的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