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跟不跟我走 - 强取豪夺

07 跟不跟我走

夕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她习惯性的拿闹钟,可手边并没有。她睡眼惺忪的,再一看,这里并不是寝室,而是医院,昨晚,她就这么睡着了。 “姐姐,你醒了。”今天的阳光很足,柔和的光线打在夕晨的身上,即使穿着病号服依然美丽。 “晨晨,我昨天睡着了?” “姐姐,你累坏了,昨天陪我的时候,就睡了,本来到11点的时候我想叫你来着,可是学校寝室也一定关门了,这打车又不方便,我就没叫你,昨晚是我们姐妹一起睡的,姐姐,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睡过了。” 夕颜点了点头,忽然她就想起来和某人似乎有约,好像就是11点。 她立马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柜子上的手机,想要看时间。 “姐姐,我怕别人打扰你,昨晚上我就把你手机关机了。”某人还在一旁无害的解释。 当屏幕上赫然显示三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的时候,莫夕颜觉得心都要凉了。为什么刚刚还暖洋洋的天,她觉得就像寒冬腊月一样的冰冷。 不顾夕晨的挽留,她抓起外套就走。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她给夜子曦打电话,但是每一次都是被转接到公司那里,她知道这是他故意不接电话的。 她来到瀚誉集团,还是上一次的那个前台,女孩这会眼尖已经认出她了,立马友好的打招呼。“莫小姐,请问您有事吗?” “对,你们总裁在楼上吗?” “对不起,今天总裁有一笔生意,已经出去了,早上八点就走了。”前台很有礼貌的告诉她。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呢?”夕颜焦急的想要知道。 “对不起,这个我不知道,总裁一般很少在公司里的,今天的日程也是看见总裁出门才知道的。” “哦。”夕颜颓废的出了大门,这可怎么办,人又联系不上,找也找不到,她真心想解释,昨天不是她恃宠而骄不接电话关机的,而是一时——,唉,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过她隐约记得昨天夜子曦说回鹿苑,难不成,他家在那里。 莫夕颜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她还真的就去他的家里了。 当司机知道她要去鹿苑的时候,一阵唏嘘。“小姑娘,那可是有名的别墅区啊,有钱人的地方。” 夕颜尴尬的点头,一看她这样的,不是出来卖的就是被包养的,并不被人看的起。 “年轻就是好啊,有资本,呵呵。” 夕颜直接忽视掉他话语里的鄙夷,她期间又给夜子曦打过n个电话,但同样的都不接,她紧紧的握着手机,手心里都渗出细汗。 “到了,前面就是鹿苑了,我这车不好,进不去这样的地方,剩下没多远,你自己走过去吧。对了,一共三十四。” 夕颜给了三十五,最后还执意的找回了一元钱,司机没想到都来这儿的人了,居然还这么小气,走的时候骂骂咧咧的。莫夕颜想说她跟着夜子曦还一分钱都没拿到的,现在的车费还是她自个出的呢。 她也学聪明了,没再给夜子曦打电话,直接给他发了个短信,“我在鹿苑等你。”她想,也许这样,会好点吧。 夜子曦收到短信的时候,他正在圣尊玩,他想都没想就把手机扔在一边,既然她愿意等就等吧。旁边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孩不满夜子曦发愣直接跨坐在他身上,极尽解数的挑逗他。夜子曦收到女孩的信号,嘴角浮笑,双手肆意的游离在她身上的敏感之处,不时传来一声声娇媚,一片萎靡之色。 而莫夕颜此时瑟瑟的站在鹿苑门口,她等了快一天了,这回比上次的时间都要长,下午的时候她还能坐在台阶上,可夜寒了,台阶上有潮气,只坐了一会她就受不了了,漫无目的的在地上踱来踱去。 夜子曦玩了有半个钟头,他下意识的拿起手机,修长的手指停在屏幕上的短信上,他回复:“来圣尊,天字号房。”放下手机,夜子曦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思,总觉得心里有种石头落地的感觉,这傻瓜要是一直在鹿苑等着,小区的保安没抓她就已经很仁慈了。 当手机响的刹那,夕颜整个心脏都跟着加速跳动,她看到夜子曦回她了,顿时开心的不得了,她又赶紧打车去了圣尊。 可真的到了圣尊的时候,她又犯难了,她是自己进去还是——,想了想,当然不能矫情的让他来接她了。夕颜想了想,倒是自己多想了。 按着他说的房间号,她找到后徘徊了好久,毕竟是女孩子脸面薄。 可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尴尬,夕颜以为她一进来大家就会万众瞩目的看着她,她都想不下去了,那该有多窘迫啊。 所幸大家都各玩各的,没有在意她。 不过从夕颜踏进房间的时候夜子曦就已经发觉她了,他只是没说,看着她接下来该在怎么办。 这里面烟雾缭绕的,不时还传来女人娇媚的呻吟,夕颜一时慌了神,好像并没有发现夜子曦的身影。 “呦,新进来的小妹妹啊,快来让大爷疼疼。”夕颜还没回过神,一个男人已经欺身压过来了。夕颜只觉得厌恶,虽然没有亲吻到她,但只要和他接触了,夕颜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敢躲,得嘞,我就喜欢这野性子的。”男人舔了舔猩红的嘴唇,摩拳擦掌。 夕颜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也管不了夜子曦的话了。 “莫夕颜,竟然是你?来找我吗?”不知从哪儿段瑞突然站出来一把拉过了她。 当夕颜认清面前的人是谁的时候,有一瞬间是开心的,毕竟熟悉,且对他的印象也不坏,但是她再往房间中心看的时候,心一下子就凉了,因为她瞧见了夜子曦! 其实他一直都在注视着她,看着她被人欺负,看着她尴尬的像一个小丑。 “夕颜,你怎么来这种地方呢,跟我走。”段瑞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时间,拉起她就想离开,段瑞饶是认为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儿,像她这样干净的美人胚子,一定会有人图谋不轨的。 夕颜赶紧和段瑞保持距离,小声的说:“段瑞,我不是找你的,你别误会。” 可能段瑞的心思一门只在她身上,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所以,不由分说的还是拉着她想要走。 两个人拉拉扯扯的,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夜子曦冷冷的别过眼,他倒要看看,莫夕颜怎么办。 “段少,你放手。”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啪,只听见酒杯碎的声音,夜子曦身边的女伴没想到他会突然发怒,一时间吓得叫了出来。 上等的红酒混着破碎的玻璃在地上很快的就滩了一块。 夕颜知道他是怒了。 相对于别人的衣冠不整,夜子曦显得西装革履,他步调稳健的走到两个人身边。不屑的看了一眼莫夕颜。 问道:“段少想要带走人,也要问问当事人同不同意?” 段瑞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加进来,他转头看向莫夕颜,问她:“你要不要跟我走?”目光诚挚且温柔。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集中到这件事上了,屋子里瞬间安静了很多。有人劝夜子曦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直接被他冷漠的眼光杀死。 夜子曦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慵懒的坐在最近的一排沙发上,“告诉她,莫夕颜,你跟不跟他走?”

下一篇   08 初次尝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