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类似危险 - 强取豪夺

62 类似危险

夕颜从听到这一声称呼开始,心脏就仿佛漏了半拍,说她不想听到吧,可是心里又着实不想一直这么在学校悄无声息的呆着,一点消息都没有,可是事情真的发生了,她还有那么一点不想面对的滋味。 琉简的声音,她怕是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夕颜此时恨不得脚上能长风火轮离开逃离开这个现场。 她不得不停下脚步回头,因为他是琉简。 夕颜回头的时候就看见男人倚在车子门口,他的侧脸堪称完美,此时配上他和煦的微笑,更显得琉简有些帅气的不真实。 男人看到她的动作顿了一下,立刻把双手插在兜里,缓缓的向她走来,夕颜觉得眼前都仿佛黑了一下,“嘿嘿。”她只觉得自己的嘴角尴尬的抽动了一下。 “夕颜。”这会是看到他亲口叫了自己,“见到我你不开心吗?” 她差点一个白眼翻死他,怎么可能会想见到他呢。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夕颜没有矫情到还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琉简扑哧一笑,想来琉越一定是跟她说了,这样也更加简单。 “我喜欢你。” 夕颜没想到他能说的这么直接,路上行走的人都瞅着他们两个,本来俊男靓女就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这会听到琉简说这样的话,更有很多好奇的人去猜测,这是哪一对金童玉女。 夕颜受不了的大家一副‘在一起’的表情,赶紧拉着琉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琉越很想笑,冲着围观的学生挥了挥手,惹得很多女孩子的嫉妒和羡慕。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这大晚上的,不会这么心急吧。”夕颜一口气拉着琉简出了校园门口,“哎别啊,我车还在里面呢。” 她就差点封住他那张破嘴了,夕颜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说话能死啊。 琉简收到她发的信号,立马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双美目睁大圆圆的,说一个男人的眼睛是美目确实也不为过,因为琉简长了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细看之下能摄人心魄。 “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啊?”夕颜受不了男人一直这样看着自己,有点不舒服。 “昨天晚上看你挺凶的,这会儿的,倒是安静的像个天使。” 夕颜看了看他,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其实单看这个男人他是长的不丑的,而且可以用风度翩翩来形容,可是,夕颜的心里只有夜子曦一个人,无论哪个帅哥在她的眼里都是过眼云烟。 “你还没吃饭呢吧,我看你在饭馆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我们去吃饭吧。”琉简随意的就拉起了她的手,毫不忌讳的带着她离开了。 夕颜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为了琉越和迟蓝,只好随她去了。 他们选了离学校很远的一个地方,难为了琉简还要回去取的车子,他选了一个雅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的很。 而此时的莫夕颜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生怕琉简一个不小心,对她说什么话,她该怎么去回答。 “你吃啊,不是饿了吗,来的路上我都听见你肚子在叫了。”男人很细心的夹了一块肉放到了她的碗里,示意她吃,夕颜有些不好意思,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却味同嚼蜡。 怎么有种背叛了夜子曦的感觉呢?! 这么想来,她倒是觉得有点好笑的意味。 “你乐什么呢?”琉简看到夕颜突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音,立刻很新奇的放下筷子观察她。 “没,没事。”她可不会傻到告诉自己,她是一个已经要结婚的女人在这儿陪他演戏呢,当务之急就是要让他赶紧和琉越冰释前嫌。 “琉简……” 她竟然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嗯?”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问话。 “你和琉越……”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琉简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下子让人觉得空气都跟着冷了下来。 是说错话了吧? 夕颜想要低头不去看他发怒的样子。“你不用这么怕我,我又吃不了你。我就是不喜欢琉越,你别跟我提就是了。” 她再抬头的时候,发现男人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了,看来琉越这个名字还有刺激人的效果,不过看来,琉简还是很顾忌她的态度,夕颜这么想,就觉得有必要再追问一下,都是跟着徐菲学的心理学,懂的适时的抓住男人的软肋。 “为什么不能提琉越啊?他人挺好的。” 她能明显的再一次感觉到琉简的脸色暗了下去,不过没有刚才那么明显,他没有答话。 一时间,气氛显得很尴尬。 “我恨他,所以不想从你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 夕颜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还真敢说,对自己的哥哥居然用恨这个词。 “那,你为什么恨他啊?”夕颜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 “很多很多,说不清,反正我就是怨恨他,我见不得他好,我讨厌他,我就是讨厌他!”夕颜看着琉简说出的这番话,仿佛就像是个小孩子,没有对琉越那种恨之入骨的痛,不知道是不是没有说道他的痛心之处,所以她并没有如期的看到琉简的怨恨。 “那总要有个原因吧?就因为这么点事你就一直痛恨琉越?有点对他不公平吧?”夕颜总是想着为他说点好话。 “夕颜,有些事情你不懂,他对我的伤害远远不止这些。” 琉简的眼神有点冷漠,曾经自己最敬重的大哥,没有好好保护好自己的父亲,而且还弄垮了公司,他怎么能不恨,如何让他释怀。 “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你有和琉越认真谈过吗?” “我们谈什么!我恨他还来不及了!你是不是当他的说客来的?” 男人的表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猛地打翻手里的水杯。 惊得夕颜一愣,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呢?是不是伤到了?” 夜子曦看到夕晨拿着水杯一不小心打翻在地。 夕晨猛的缩回身后,这会手烫的有些生疼。 “拿过来我看看,是不是烫伤了?”夜子曦放下手中的杂志,站起身来,他记得夕颜曾经好像笨手笨脚的弄伤过,所以这会夕晨的样子一下让他想到了夕颜。 夕晨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滚烫的热水在她的手上留下鲜红的痕迹。 “我楼上有药膏,自己去取吧,真笨。”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莫夕晨真的没有觉得男人真心在讽刺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夜子曦同意她去他楼上的房间了。 夕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打碎的碎片,很听话的上楼去取东西,其实她更想去看一下他的房间里有什么。 因为得到了男人的应允,她进去显得更加理所应当,按照夜子曦说的话,药膏是在床头柜里面的,因为他说过夕颜总是不小心会弄伤自己,他特意准备的。 一想到她就有些气愤,在柔软的大床上肆意的坐了一会儿,然后,她才开始找药膏,没有顾忌的尽情的翻找,不经意间,她打开了第二个抽屉,里面有一个复古式的小盒子,她瞅了瞅门口的位置,男人似乎没有上来的意思,她屏住呼吸,轻轻的推开,里面赫然是一枚钻戒。 耀眼的光环闪的她有些睁不开眼睛,不知道当时她存着什么样的想法,随手就把那枚钻戒放到了随手的口袋里。

上一篇   61 答应

下一篇   63 热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