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答应 - 强取豪夺

61 答应

迟蓝有些难以启齿,“琉简以为你和琉越是男女朋友关系,所以他向琉越要你。” 夕颜听她这么说,差点一口水喷了出去,什么话,他琉简以为自己是谁,想要就要啊!好歹也要征求一下她当事人的意见吧。 迟蓝就知道夕颜误会了她的意思,连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琉简是说,如果你是琉越的女朋友,他就要把你夺到他的手里,让琉越放弃你,懂了吗?” 她连说带表演,才让夕颜明白了,琉简只是针对琉越的。 “可我跟琉越又没有关系,凭什么扯上我啊!” 越想越不服气,明明是他脑子有问题,现在却要她这个孕妇来帮忙。 “琉越说,琉简的手段很多,他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的,他怕琉简伤害到你,而且,你和夜子曦的关系琉越也知道,他更怕自己的弟弟不小心惹怒了那个阎王爷,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迟蓝有些小心翼翼的说,原来,最后还是怕夜子曦找琉简的麻烦啊,绕了一圈,竟然扯到了这上面。 不过夕颜想,如果自己真的背着夜子曦做了什么事,那个男人即使不把她浸猪笼,也得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 一个段瑞的下场就已经看出来了,夜子曦不是有多在乎莫夕颜,而是在乎自己的脸面和尊严,矫情的男人! “那他会怎么办?琉简不会来找我吧?”夕颜有些担心的问。 迟蓝摇了摇头,“琉越说,他可能会直接来找我。”说完,耸了一耸肩,夕颜吧嗒吧嗒嘴,不是吧,她还惹了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我回鹿苑,他不就找不到我了吗?” “那你回去,万一琉简找到那儿了呢,琉越担心的事不就会发生了吗。” 听到迟蓝这么说,她才明白了,自己现在是进退两难。她不能不帮迟蓝和琉越,可是,一想到琉简打的主意,她脊背都开始发凉,她对那个男人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两个人在一起说话就像火药上了膛,不发射也得走火,还能心情气和的跟他好好说话。 “夕颜……”迟蓝看到她这幅表情,就知道她也一定很头疼,其实琉越在跟她说这个计划的时候,她也是极力反对的,可是没有办法,谁让琉简认识了莫夕颜,而且还是一见钟情,这让她上哪里讲道理去。 “你别说话,我整理一下情绪。” 夕颜站在窗前,踌躇不止。 迟蓝真是扔给她一个烫手的山芋。 夕颜傻傻的坐在床上,双腿无意识的踢来踢去。 迟蓝看到她这个样子,也知道这个提议确实为难了夕颜。她想了想,最后还是说:“夕颜,我去跟琉越说,无论如何一定要说服琉简不去纠缠你。”说完,就直接想往外面走。 夕颜一把拉住了她,欲言又止,她就是这个性子,想什么是什么。“迟蓝,你别走,我——我答应,如果琉简来找我的话,我保证他的安全,不让夜子曦知道,而且,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会好好劝说他的,让他们两兄弟和好如初。” “夕颜,你真的能答应了吗?”某人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嗯。”夕颜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她的这个朋友就是,视琉越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谢谢你,夕颜。”迟蓝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女孩佯装生气的瞪了她一眼,扑哧一笑。 既然不知道琉简什么时候来找她,所以自然,莫夕颜是不能回鹿苑,也不能回医院,所以她赶紧给夜子曦打了一个电话,说学校这里有事暂时回不去。 男人听到她这么说,直觉的蹙眉,问道:“你学校什么事啊,不是说好了都放假了吗。” 夕颜听的出他话语里的不悦,连忙解释:“是迟蓝出了点问题,需要我陪陪她,你放心吧,寝室已经供暖了,还是很暖和的,我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 “那好吧,你忙完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去接你。” “嗯,好的。” 好不容易才扯了一个谎,迟蓝在一旁双手作揖的感谢,莫夕颜,太给力了。 “你说他万一不找我怎么办,我就在这儿等着?” “不会的,琉越说了,琉简过一段时间就会离开这里,如果他一周之内没有来找你的话,就代表他把你忘记了,你就安全了,嘿嘿。” 夕颜看着迟蓝一副谄媚的样儿,不忍心说她,“这几天你要留下来照顾我。” “放心,没问题。” 鹿苑。 夜子曦似乎有几天没有回去了,他在公司里确实没有见到夕晨的身影,想来她还真是听话,没有去上班。 他利索的开门,门锁转动的声音传到房间了,夕晨连拖鞋都没穿就赶紧跑了出来。 男人没想到她能在家,看到她,有些诧异,“你,在家?” 夕晨穿的还是那天的卡通睡衣,这会就像一个等待着自己丈夫归来的小妻子一样在门口守着。 “不是姐夫你说的让我在家待着吗。”说到这儿低下了头,脸颊浮上一抹红晕。 夜子曦看到她的表情知道,她定是想到了那天的时候,其实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想让莫夕晨搬出鹿苑,可是想到夕颜是一定会追问原因的,弄不好,莫夕晨容易把什么都说出来。 “姐姐,没跟你一起回来吗?”现在的莫夕晨不敢放肆,好不容易得到了男人,她要小心谨慎,一定不能像以前那样鲁莽了。 “夕颜她说学校有事,暂时先不回来了。” 一听到夜子曦这么说,夕晨的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这不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大好机会吗,而且男人都已经回来了,这更说明她有机会了。 夕晨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情绪,她敛起神色,反而有些难过。“那姐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啊?” “不知道,怎么,你自己在鹿苑呆着不顺心?”男人反问。 “不,不是。”夕晨赶紧解释,“我是说……”她有点吞吞吐吐,说不出来。 “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了。”男人上楼,似乎想起来一件事情,他不经意间问,“那个,你身上的痕迹消了吧?” 夕晨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本来刚才脸就很红了,这会更加红彤彤,“嗯。”声音有点小,几不可闻。 但是夜子曦还是听见了,只要夕颜看不出来就好,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心底里不愿意莫夕颜知道这件事,其实早在她之前,夜子曦不是没有过别的女人,只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还真的没有跟人发生过关系,哪怕是洛离,那么费劲心机的想要和他有点什么,在最后关头,他都把持住了,而莫夕晨,确实是一个意外。 看着夜子曦上楼,夕晨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他已经慢慢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男人首先是洗了一个澡,这几天虽然医院的环境也不错,但是终究比不上鹿苑的条件,更或者,因为那里不是一个家,夕颜说的对,时间长了,他也蛮怀念这里的感觉。 他慵懒的躺在床上,这么大的地方,没有了夕颜住儿,他一个人还真是宽松的很。 夜子曦打算闭上双眼小憩一会儿,他随处一瞥,就看到床头柜下的凌乱纸张,他拿起来看了看,如果没错的话,那应该是那天他和夕颜吵架的时候,他撕的那本书的残页。 心里有点小小的触动,记忆中,莫夕颜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除了她的那个朋友会一个月能叫她出去溜达一回外,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鹿苑里待着,其实她说的对,像她这么年轻就消耗了大半的青春在这个别墅里,是应该可惜的。 男人这么想着,觉得自己当时的举动确实过分了点。 他赶紧打电话给秘书,让她买一本叫做《育婴大全》的书。 当时小秘书正在吃饭,听到自己的上司这么晚了给她打电话居然是为了一本书,而且,还是育婴方面的。如果明天把这件事告诉给公司的人,他们会不会大跌眼镜。可是秘书想的是,如果她敢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一个字,夜子曦一定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这么想着,她赶紧放下了碗筷出去。 家人忙问,“你干嘛去啊?饭还没吃呢?” “我去给阎王爷买书。”小秘书一肚子的火,直接摔门而去,让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去买这种东西,唉。 鹿苑。 莫夕晨约莫着要吃晚饭时间了,男人正好也要下楼,她赶紧上前说道:“那个姐夫,我做了一点饭菜,你在家里吃吧。” “噢。”男人有些吃惊,这会才注意到桌子上已经弄好的饭菜,很是丰盛,其实他就是出去吃饭的。 “你做的?”男人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桌子对面。 夕晨没有答话,她当然不能承认了,这是她刚才叫外卖送来的。 “姐夫,好吃吗?”她捡了最近的一块蒜鱼放在了男人的碗里,夜子曦并没有排斥,吃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听到他的赞美,夕晨的心里顿时很是欢喜。 整顿饭,两个人吃的很开心,毕竟是饭店里大厨师做的,连夜子曦口味这么刁的人,都没有挑出什么毛病。 而夕颜这头,晚饭吃的就比较难过了,迟蓝是被琉越接走的,说是什么两个人的重要纪念日。 无奈,那个叛徒扔下了夕颜一个人走了。 她已经很长时间不在学校呆着了,附近熟悉的也就是那几家饭馆,这会正好赶上吃饭的时间,她是没有位置了。 “莫夕颜!” 本打算是回寝室泡面,可是这一声称呼,却让她停住了脚步。

上一篇   60 帮忙

下一篇   62 类似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