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帮忙 - 强取豪夺

60 帮忙

“你还没说你有没有欺负她呢?” 段瑞在一旁冷冷的问,琉简皱眉,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傻呢,刚才不是都看见了吗,要不是他赶来的及时,这会他的女人早就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 “你自己没长眼睛不会去看吗,堂堂的男子汉弄丢了自己的女朋友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我告诉你,要不是我,那个叫什么可岚的女人这会已经是别人的了。”琉简丝毫没有给段瑞面子,一番话堵的段瑞说不出来,毕竟唐可岚走失是他的错。 夕颜也纳闷,一向以伶牙俐齿著称的段瑞居然还能遇到对手,被反驳了。 这会该走的人都走了,屋子里只留下了他们三个人,而段瑞刚听说唐可岚又闹了,急急忙忙的就出去了,留下夕颜和琉简两个孤男寡女的。 夕颜也刚想离开,可是琉简却不依不饶。 “你有病啊,让我出去。”这会他正堵在门口,不让夕颜离开。 “你是医生啊,能治吗!”琉简像极了从前的段瑞,但是和他相比,又有过之而无不及。 夕颜气的差点上前打他了,手在兜里偷偷的打电话,这个该死的段瑞,找到了唐可岚,还真的把她给忘了。她只觉得手机震动了一下,她就知道那头接了。 “喂,是段瑞吗?” 夕颜赶紧拿出电话,生怕琉简有什么举动。 “……是夕颜吧,”电话那头断了一下,夕颜听的出,这不是段瑞的声音,当然也不是夜子曦的,她瞅了一眼屏幕,糟了,打迟蓝那儿去了。 “哦,是琉越吧。”夕颜有些不好意思,这么晚了,她一定是打扰了两人的好事。 而这头的琉简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明显有些不可置信,甚至有些激动。 “夕颜夕颜——”一听这大嗓门,就是迟蓝那个家伙。“夕颜,这么晚了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夜子曦对你不好了,我去医院接你回来啊。” 没等夕颜开口,迟蓝已经说了一大堆了,她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匆匆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你认识琉越?”对面的男子口气有些不明的问。 夕颜看了看他,对他的印象本来就不好,随口就说,“我认识又怎么样,你看看人家,同样姓琉,为什么人品就不一样呢。” 琉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琉越的品行好,打死他也不信。 “别在我的面前提起琉越,我恨他!”琉简说的咬牙切齿,要不是夕颜从一进来就看到他是那种嬉皮笑脸的人,她这会一定是认为他在开玩笑,可是看琉简的样子,他确实不像是在说笑,脸上的表情认真极了,这个时候夕颜才发现,琉简琉越,他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你,没事吧?”男子仿佛陷入了某种思绪里,表情很严肃。 “你叫什么名字?” “莫夕颜。怎么啦?”夕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好,以后我会找你的。”琉简莫名其妙的和她说了一通话后直接离开,夕颜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又不关她的事。 回去的时候,她和梁子一起到专卖店里买了睡衣,这男人的,真矫情。 她不得不佩服男人的远见卓识,他真的让这个当初想杀了她的男孩给她当了保镖,而且他做的也一直都很好,从来都是不离她的身边半步,又不打扰到她的生活。 “梁子,你姐姐她怎么样了?”回去的路上,夕颜不经意间问。 梁子换了新的发型,也许是存着改头换面,重新来过的态度吧,这会他看起来,有些冷峻少年的意味。“我姐她还好,我跟她摊牌了,我向姐姐保证以后都不会赌博,所以也不让她再在圣尊那样的地方呆着了,她好像找了一份超市里卖货的工作,还好。” 夕颜听着梁子说关于柳柳的事情,有些欣慰,终于她还是想通了,她才那么年轻本应有大好的青春的,没必要浪费在圣尊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她做的很对。 “姐,我在楼下就好了,你上去吧,我会遵循夜少的吩咐一直保护你的。”男孩停好了车,说道。 从他开始跟着夜子曦,梁子一直就叫莫夕颜姐姐了,说实话,如果没有她的话,梁子现在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嗯,下次见到你姐姐帮我问好。” 夕颜回去的时候夜子曦还没有睡觉,反而是在床上玩弄电脑,看到她回来了,他忙问:“我睡衣你买了吧?” 夕颜瞅了他一眼,有的时候,夜子曦幼稚的让她都不敢置信,就像此刻,为了一件衣服,他差不多闹腾了一个晚上。 换上她买来的衣服,男人这才舒爽的去浴室洗了一个澡。看到他出来,夕颜说:“我们回鹿苑吧,我想韩姨了。” 男人擦头的手顿了一下,立马想到了那天晚上和莫夕晨翻云覆雨的样子,似乎有点心虚。 “在等两天吧,我看这医院也挺干净的,再说韩姨还没回来了,我给她放了一周的假。” “可是医院终究不如家里好啊,还浪费钱。” 男人听她这么说,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傻样吧,杰敢跟我要钱,我们要是乐意就在这儿住一辈子。” “哪有人不回家在医院里住的啊。”夕颜小声嘟囔了一句,虽然这里条件并不差,可是她还是怀念鹿苑那个家了,对了,还有夕晨,最近她听夜子曦说,自己的妹妹又出差去了。 第二天,男人很早就去上班了,他还真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杰不止一次的警告他,要是再赖在这里不走,他就要断水断电撵人了,可是夜子曦很严肃的告诉他,如果他敢那么做,就把他私自开医院的事告诉他老子,让他回家接手家族企业去。 杰气的鼻子都冒烟了,夜子曦够狠! 而夕颜也是在他离开之后接到迟蓝的电话的,她那头明显的很焦急,只是说让夕颜回寝室一下,具体什么事并没有说。 她是知道迟蓝脾气的,虽然她平日里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但是到了认真的事情上,迟蓝一定不会含糊,这会听她的口气并不是很好,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事情。 夕颜赶紧换了一件衣服就回去了。 到了寝室,迟蓝已经早早的就在那里等着了。 “迟蓝,出什么事了?” “夕颜,这件事可能要你帮忙。”迟蓝的表情凝重,更或者是一种愧疚。 “只要我能帮得上,我就一定会帮的。”夕颜义不容辞的说。 可是迟蓝却显得吞吞吐吐,“是琉越的事,他表弟琉简说喜欢上你了。” 啊! 夕颜几乎是尖叫了起来,昨晚那个讨人厌的男人竟然是琉越的表弟!不带这么凑巧的吧! “你小点声啊,一会别的寝室该来人踢寝了!”迟蓝就差没有捂住夕颜的嘴巴了,她是直接呆坐在床上的,快入冬了,这会寝室已经给了暖气,可是为什么夕颜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上有一股寒气直往身上窜呢,她在看向迟蓝一副有奸计的模样,就知道,这忙一定不是好帮的。 “你需要帮我什么忙?”夕颜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如果迟蓝要是说什么让她假装和琉简在一起的桥段,她能立刻马上掐死这个女的。 “琉越本来不想你参与进来的,可是琉简真的太可怜了,希望你能帮助他。” 夕颜被说的一头雾水,听迟蓝的意思,她还能成圣母解救这个登徒浪子不是。 “夕颜,如果你真的能帮助琉简,你当真就是圣母在世了。” 夕颜一个白眼差点没翻死她,迟蓝还真敢说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啊?”夕颜很少见到琉越那样稳重的男子会有求于人的时候,既然他都让迟蓝来说服自己,那琉简对他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 琉简,琉越,其实是表家兄弟。早在几年前,琉家也算是家境较好,琉越很小的时候就寄养在琉简家里,他也一直拿琉简当自己的亲弟弟,从小两个人的关系就很要好,琉简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成绩好,长的好,是一个很懂事的男孩子,而琉越则一直跟着他姑父在公司里忙活,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琉家的公司一夜之间破产,房子被变卖,而琉越的姑父也染上了毒品,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一下子,原本很和睦的家庭就这样垮了。 而琉越的姑父在发病的时候人事不知,呈疯癫状,如果不给他毒品,就疯了一样的到底折腾,谁也没有办法,当时本来琉家的经济状况已经不好了,更没有多余的钱来给他买昂贵的毒品,他们想过给他送进医院,可是根本没有用。在男人清醒的时候,也深知自己是个累赘,于是他叫来了稍稍年长的琉越,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好好照顾琉简,找出是谁陷害他们琉家的,在和琉越谈完话的时候,男人偷偷的拔了氧气罩,而琉简赶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死了。 很老套的故事,可是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于是琉简开始记恨琉越,认为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这跟琉越有什么关系啊,他凭什么怨恨他啊?”夕颜打抱不平,大概也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毕竟是琉越走之后,琉简的父亲死的,其实这件事琉越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没想到是他的疏忽造成了这么大的遗憾,当时琉简可能小,加上那么大的变故,所以一定要找个人来恨的话,琉越当仁不让了。” “那后来呢?” 迟蓝吐了一口气,“后来琉越就走上了这条道儿,也找出了当年陷害琉家的人,可是琉简却变了,他背着琉越,其实根本没有上大学,而是跟一群小混混不学无术,他本来就聪明,又会说话,所以混的也柔韧有余。” 夕颜全听明白了,怪不得琉简在看到唐可岚的时候会那么保护她,原来他自己也有过至亲疯癫的经历,跟徐菲呆的久了,夕颜也懂得了揣测人的心理,当时的琉简看到一直是自己骄傲的父亲变成那个样子的时候,心里也是十分痛苦的吧。 “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说来说去,他们俩兄弟之间积怨已久,她又不是真的圣母,还能一下子解决了两个人之间多年的矛盾。

上一篇   59 情系莫夕颜

下一篇   61 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