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琉简 - 强取豪夺

58 琉简

名邸公寓。 段瑞烦躁的不可开交,手下的手都说找遍整个星海市,哪个医院里都没有唐可岚这个人,他就是想弄张寻人启事,自己手里都没有唐可岚的照片。 他烦躁的吸了一口烟,坐在了沙发上,她能去哪里呢?会不会出车祸,紧接着他让小五把整个交通记录都看了一遍,还是没有唐可岚这号人物。想要找到她并不是难事,难事的是,此时的唐可岚根本什么都不懂,万一碰到了有心人,她的威胁就更大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顿时慌张了起来,一下午他都没有吃过饭,这会拿起桌子上的衣服,直接出门。 在车上他不得已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有的时候单靠自己的力量确实不能办事,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于势单力薄。 “爸。” 上午刚刚吵过架,这会就连段泽荣都没有想到段瑞能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到底是老子,接到电话还是一副生气的样子。 “你小子有什么事,我告诉你最好别气我!”段父一想到他顶撞了自己就心里不舒服。 “可岚,出事了。”段瑞知道自家的父母还是很疼爱那个女孩的。 “什么?你又把她怎么样了,瑞儿啊,唐家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你就不能放过唐可岚一马吗,虽然她曾经做过你所不容的事情——” “爸,”段瑞打断了段父说的话,这会没工夫跟他讲这些。“我知道你说的,我跟她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我要说的是,现在可岚有些疯癫,而且,她被我弄丢了,我一直找不到她,我想让您加派一些人手帮我找找。” 段泽荣一听立马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询问了唐可岚走失的地点,然后赶紧派人去找,段母听说,马上打听出了什么事情,段泽荣没敢告诉她实情,只是说唐可岚和段瑞两个人已经和好了,只是又闹了一点矛盾。 段母这才放心的回房。 而段瑞这头手机也是快打爆了,派出去找的人,都说没有线索,找一个唐可岚形同于大海捞针,况且她还是神智不清的。 真是越想越烦。 唐可岚跟着那个说要带她找段瑞的男人来到了一个小屋子里,里面脏兮兮的,只有一张小床。 “段瑞呢?”她不是疯子,只是有的时候会不辨善恶。 “你先在这等着,哥哥一会儿就给你找来啊,乖——”说完,恶心的朝唐可岚的脸上就亲了一口,“妈的,真是极品,口感真好。” 她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不要啊。” 对于有些动作,她还是条件反射的。 “呵呵,不要,哥哥一会就让你不停地要!”壮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女人可是一个极品,如果再是处的话,他可就发了。 不过,这么好的事情,他还是不敢独享的,当然要找来自己的大哥,如果大哥心情好的话,自己或许还能第二个上,一想到这儿,下面就已经不争气的支起了帐篷,他用肮脏的手使劲揉搓了一下,妈的,一会儿就能尝到了。 唐可岚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很危险,“救命啊!段瑞!”“段瑞!快来救我啊!” 她疯狂的敲到紧锁的门窗,可是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唐可岚慌了,她蹲在角落里,抱着手臂,呆呆的叫段瑞的名字。 段瑞也是猛地从方向盘上惊醒的,梦中,他梦见唐可岚被人欺负,关在一个黑屋子里,一直在叫他的名字,可是他找不到,找不到。 他一下子就醒了,大口的喘着粗气,如果真的是这样,他杀了自己都不够。 他赶紧发动车子,漫无目的在路上走,听到谁说看到一个女孩子经过,他就拼命的顺着那条路找寻。 城市之大,紧凭他一人之力找起来确实很有困难。 而另一头,小巷口里走出的猥琐男人,可算是找到了他的头,说自己有个极品货,可能还是个处,那个一听也是来了兴趣,同样的,他也不敢独自享受,这么一件大事一定要禀告给自己的头头,就这样传了好几拨,终于才找到了一个墙头蛇。 “什么?!你说你捡了一个黄花大姑娘?”此刻正在洗脚的刀疤男一听到手底下人绘声绘色的说着那个女人的长相,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两只眼睛恨不得飞出去,赶紧看看人长什么样,像他这种,平日里也见不得什么美女的,只是在附近的发廊里常常找个女人罢了,这会听说唐可岚还是一个细皮嫩肉的主儿更是心花怒放啊。 从外面进来一个女人,她涂着厚厚的化妆品,老远就能闻到身上的一股香水味,“谁啊,又给咱爷上供新人了?” 她口气里略有不悦,一把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看了看前来报信的人。 “嘿嘿,陈姐——”来的人嬉皮笑脸的,拿眼瞄了瞄刀疤男,只见他递了一个眼神给自己,来的人马上讨好似的说:“陈姐说的哪的话啊,哪个妹子能比的上您这国色天香啊,是老六,说捡了一个傻子,这不让大当家的去瞧瞧是谁家姑娘呢吗。” 刀疤男也是咧嘴一笑,臭烘烘的身体蹭向了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哄着说,“暖儿啊,我除了你还能去找谁,我就是出去瞧瞧,乖啊,等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用他乌黑的嘴巴亲了她一下,女人强忍住心中的不适,转身媚笑,“那你去吧,早点回来,店里还等你照顾着呢。” 刀疤男裂开嘴直乐,“放心吧,暖儿,等我啊,一会儿就回来。”紧接着,连袜子都没穿,合着鞋就跟外面的人跑了出去。 女人看了一眼他那熊样,啐了一口,“怎么不死床上呢!”回头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熟练的点上,利索的吐出了一个烟圈。 刀疤男刚走不久,从门就进来一个少年,说他是少年也不足未过,谁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清秀呢。 他看了看空着的椅子,问道:“老鬼呢?” 女人看到是她,抽烟的动作一僵,随即放在了桌子上,没好气的说:“找女人去了。” 男子并没有打量她,转身想要走。 “喂,琉简。”她急急的唤了他一下,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刀疤男老是怕她跑,所以她和这个男子单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她也不了解这个男人的来头,只是老鬼告诉过她,这个人动弹不得。 “叫我什么事?”男人看她一眼,对于她这一副俗气的打扮并不看好。 “我刚做了晚饭,留下来一起吃吧。”女人语气温柔。 “你是我大哥的女人,我可不敢和你一同吃饭。” “我压根就没瞧上过他!”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那你呢琉简,明明能力要好过那个孬种,凭什么一直窝在这里听他指使。”女人气不过。 “陈暖,你长的也不赖,何苦非跟着我大哥这样的人,你就是出去找个金主不是也比他强!”女人说一句,男人都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陈暖被他说的有些无语,“我的事不用你管。” “那我的事也不用你操心。”男人说完这句话,直接摔门而去。 女人气的直接把一桌子的饭菜都打翻了。 没错,她是陈暖,曾经大学里风靡一时的校花,可是现在,竟然沦落到连个妓女都不如! 当她家破人亡那个时候起,她就已经失去了生活的勇气了,夜子曦的冷漠残忍,加上她对莫夕颜的仇恨,使她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当年她雇凶去杀害莫夕颜姐妹,幸好当时她有先见之明,看到夜子曦来的时候,她已经逃了,要是让那个男人抓到,一定生不如死,那一段时间她过的比过街老鼠还惨,她一直听说外面有人在找她,不用想,一定是夜子曦的人,她又不能正儿八经的工作,只要她一出现,就一定会被弄起来,她知晓那个男人的残忍手段,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的。 后来,她当过服务员,心性高傲的她还不愿意遭受客人的白眼,而在娱乐场所里待着,又常常被人认出来,她没办法,只好找了这个草包一样的刀疤男,所幸他手底下还有几个人,满足了她小小的虚荣心。 在这里,她认识了一个叫琉简的男人,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不过看起来,每一件事那个刀疤男都是要经过他的同意的,看来很尊敬的样子,但是琉简管刀疤男还叫大哥,她一直以为,总有一天琉简会发现她的好她的美,然后带自己离开这里,今天一看,竟然有种压错了宝的感觉。 琉简出门,直接给老六打了一个电话。 而当刀疤男赶去小黑屋的时候,唐可岚已经吓的脸上都失去了颜色。 他恶狠狠的就把门给踹开了,唐可岚听到响动,吓的一声尖叫,在这清冷的夜晚显得格外凄惨。 负责看着唐可岚的人邀功似的跟刀疤男炫耀,“大哥,这货色怎么样?”整个一个哈巴狗。 “喷喷,真不错,就是看起来小了点,哈哈,越小越好玩吗。”满屋子的淫笑声,唐可岚吓的直哭,这会只能靠在墙角的一侧。 “一会回去告诉你陈姐,说我上老李那玩麻将去了,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这小妮子。”说完,饿虎扑食似的就朝唐可岚,唐可岚死命挣扎,可哪里是他的对手啊。 “啊!”只听见一声撕裂的声音,唐可岚身上的外套已经不幸牺牲了,刀疤男眼里欲望毕露,恨不得能直接活吞了她。 照着唐可岚的脸上亲了一口,边说,“妈的,脸蛋都这么香。”直看到两个门外的人,眼睛也跟着放光,他们心想,大哥爽过之后一定有自己的份儿。 毕竟疯癫了人是有一种蛮力的,唐可岚本来就不认得人,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她胡乱抓了几把,刀疤男的脸上就又挂了几道彩儿。 男人一摸,脸上见红了,这会什么怜香惜玉的心儿都没有了,直接拉下唐可岚的裤子,就想强上。

上一篇   57 再受刺激

下一篇   59 情系莫夕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