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疯癫的唐可岚 - 强取豪夺

56 疯癫的唐可岚

毕竟在医院里待的无聊,男人是接到公司里的电话才出去的,留下了夕颜一个人,她很听话的没有回鹿苑,可是一想到隔壁的女人,她总是不忍心不去看她。 夕颜换了一件衣服,没有穿医院里的病号服,径直去了唐可岚的房间。 她依旧是昨天的模样,呆呆傻傻的,看到来人也不知道躲闪,心智就像刚出生的孩童一般纯净。 “你来了,你看到段瑞了吗?”唐可岚看到是夕颜,整个人的双眼散发出精光,她不是没有意识,依然记得昨天晚上,这个来过的女人。 夕颜尴尬的笑了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是从自己的房间里拿来的水果,这会唐可岚没有一个亲人来看望她,倒是显得有些凄凉。 她问过夜子曦,唐父现在正接受调查呢,这是说的好听的,说白了,就是被囚禁着,拷问和他一起贪过的人的名单,上级来了一回人,当然是要抓住全部落马的。而唐母,那个看起来大气温柔的妇女,在得知自己的丈夫遇害的时候,第一时间带着全部的钱款逃跑了,甚至没有管自己刚刚被退婚的女儿,也许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不止是夫妻,还有家人。 所幸,那个女人在临走之前还知道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了这家有名的私立医院,支付了医药费,至少还有点人情味道。 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怎么能忍心抛弃自己的女儿和丈夫呢?唐可岚也是知道了家里的事情后才一下子变的这样,本来段瑞就抛弃了自己,心痛加上难过,一下子受了刺激就变成了这样。 夕颜看到她现在这样无论如何都是恨不起来的。 “给。”夕颜给她剥了一个橘子,唐可岚葱白的双手接过,显得很木讷。 一个曾经嚣张、高傲跋扈的千金小姐,沦落至此,人生还真的是世事无常啊。 “你见过段瑞吗?我很想他,你帮我告诉他一声行吗,我以后不做坏事了,我好好的,我想和他过一辈子,你帮找他行吗?” 夕颜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当一个看起来一点都无害的女孩,楚楚可怜的看着你,跟你说她十分渴望见到一个你能找来的人时,是什么心情,而且一想到,唐可岚变成了这样,和自己也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时,就觉得更加的愧疚。 夕颜止住了想要哭泣的冲动,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我能帮你找到他,一定能的。” “真的?”女孩似乎还不放心,死死的抓着夕颜的手臂不放。 “相信我,不会骗你的,好好在这里呆着,一会他就会过来的。” 善意的谎言总是说的很美好。 “那就好,那就好。”唐可岚松开了夕颜的手,站了起来,围着屋子转,一边走,一边叨念段瑞的名字,夕颜不忍心继续看下去,这个女孩到底爱他是有多深。 她轻声关上了门,叹了一口气。 名邸公寓。 桌子上散落着一堆烟蒂,沙发上也是,段瑞有些颓废的靠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对于唐家突然发生的变故,他是知道的,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婚礼,竟然牵扯出唐伯父贪污受贿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明显闹的很大,连他想要插手压下去都不行,市里来的人说,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徇私枉法,一定要严惩。 段瑞知道,这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的,可是他又不好出面。 而唐可岚,他听说她生病了,具体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从那次婚礼之后,他就已经把电话里她的号码设置成了拒接,所以唐可岚是打不进电话的,而报纸上的谣言他也不相信,这些媒体多半是有的没的都往上写,为了关注率。 而他刚刚也是跟段泽荣吵了架才回来的,段父的意思是,无论唐可岚做过什么,两家的婚约依然在,婚姻大事由不得段瑞私自决定,他们两个还是要举行婚礼的。 段瑞的想法是,无论娶谁,他都不可能去娶唐可岚了,因为她做的事情,已经严重的碰触了他的底线,所以两个人之间发生了冲突,他甚至都没有和他父亲好好说话,就直接离开了。 这会,他正烦躁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看到唐家败落了,所以他就不想娶唐可岚了,而是从一开始,他对这个女人就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当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之后,更是不能够容忍。 他是派人调查过的,夜子曦说的没错,唐可岚确实做过一些伤害夕颜的事情,当他知道了这些后,恨不得亲手杀了唐可岚,怎么还会听自己父亲的建议,却和这样的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呢? 段瑞正在犯愁呢,桌子上的电话不安分的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屏幕,竟然是夕颜的。 他赶紧接了起来,他以为,这辈子夕颜都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夕颜?” “嗯,”那头沉寂了一下子,当她打电话的时候,夕颜想到的是夜子曦那张暴跳如雷的脸,她并不想他生气。“你在哪里呢?” “我在家,怎么了夕颜?” 无论她现在有什么麻烦找到自己,段瑞都会义不容辞的去。 “我,在医院,你能过来一趟吗?”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会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段瑞这头听到夕颜说的地方,一下子慌了,首先想到的就是唐可岚是不是又对她做了什么。 “我还好,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最好能来一下医院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夕颜挂上了电话,她并没有告诉段瑞实话,料想这个男人此时也是不愿意见到唐可岚的吧,所以她不能直接说是唐可岚想要见的,这会只能假借她的名字来让段瑞过来。 果然,段瑞接到了夕颜的电话,立刻来了精神,他穿上了衣服,就开车出去了,如果不是路上限速,他可能直接开到最快的速度赶去医院。 到了,他打电话给夕颜。 “我来了,你在哪儿,怎么啦?” “我在走廊里等你,到七楼吧。” 段瑞是跑上去的,甚至都没有做电梯,在走廊口,他看到了莫夕颜。 “你没事吧,出什么事了?怎么会来医院?” 段瑞一张口就是满满的关心,夕颜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没事,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唐可岚也在这家医院。” 段瑞楞了一下,没想到夕颜叫自己过来竟然是告诉他这件事情。 “我不见她,她爱什么样就什么样!”说完,就想要离开。 “段瑞!”夕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赶紧拉住他,“她生病了,很严重,难道你真的不想去看看她吗?” 男人被她拉着动弹不得,段瑞转过身看着莫夕颜,“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唐可岚,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 夕颜无奈的拧起了眉头,这个时候并不想听到他的告白。 “我娶她也是因为她曾经为我流过产,那时她钟情于我,所以才打算和她结的婚,可是我不知道,她背着我竟然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是不能原谅她的,哪怕世界上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娶唐可岚!” 段瑞说的斩钉截铁,夕颜知道,唐可岚是真的伤了段瑞的心了,毕竟有些手段连男人都不屑于使用的,而她却用来伤害段瑞最喜欢的女人,着实可恨。 “段瑞,无论唐可岚曾经做过什么,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不在乎了,你难道都不能原谅吗?”夕颜的眉头深锁,如果不能打开这个男人的心结,他是不会去见唐可岚的。 看到段瑞没有说话,夕颜知道自己说的起了一点作用,“她只是年纪小,太过于爱你,所以才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我都不怪她了,她也已经得到了惩罚,你也原谅她,好吗?” 夕颜说的甚至有些悲哀,谁让她就是这样的女人,一心只想为别人着想。 她说的越多,段瑞心里的记恨也就越少,夕颜说的对,她作为当事人都已经不去计较了,那段瑞更没有理由揪着这个事情不放了,除非是他自己真的恨透了唐可岚,所以才一点都不想去介入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一点生活。 时间停滞了好久,段瑞才叹了一口气,问道:“她怎么样了?病的严重吗?” 她知晓段瑞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男人。 “唐可岚病的很重。”夕颜没有刻意的去夸大唐可岚的病情,不过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夕颜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怎么了?” 段瑞还是放不下,对唐可岚不闻不问。 “你自己去看看吧。”这让夕颜如何去讲。 段瑞点了点头,按照夕颜提供的房间号,他推开了门。 在他的意识中,唐可岚应该是卧病在床的,因为看到夕颜的表情,他觉得唐可岚病的很很重,可是,推门的结果是。 他看到一身病号服女孩安静的坐在床边,看到他进来了,首先是一愣,继而很开心的跑到了他的身边,问:“你是段瑞吗?有人说要给我找段瑞来,你是吗?” 男人也是一愣,当一个曾经喜欢过你的人在你面前却变得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段瑞有些疑惑。 “你,不认识我了?” 毕竟在段瑞的印象里,唐可岚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 “你不是段瑞吗?刚刚的那个人说要给我找段瑞的,原来你不是啊。”唐可岚在说完这句话后,眼神咻的暗了下来,然后放开了段瑞,自顾自的走到了窗子旁边,然后口里还不停的叫他的名字。 段瑞四处看看,确定这是病房,真真切切的是病房,原来莫夕颜说的,唐可岚病的很重,竟然是这个样子。 怪不得,刚才她的眼神那么清纯,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看到他,也不再是以前的那种迷茫的样子,而是疑问的,模糊的。 她不记得自己的模样,可是却记得自己的名字。

上一篇   55 和好

下一篇   57 再受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