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出轨 - 强取豪夺

54 出轨

看到夕颜离开,背后的女孩猛地坐起来,呆呆的叫着段瑞的名字。 夕颜几乎是逃着回到自己的病房的,在唐可岚那里她是故作镇定,可是一回来,她全身的防备都卸了下来,看到唐可岚那个样子,说实话,她是有一点心痛的,撇开她曾经伤害过自己不说,至少她对唐可岚没有什么其他的坏印象,在她的眼里,唐可岚不过是一个被大家宠坏了,有些自私的小女孩罢了,往深了说,她就是爱段瑞爱的太死心眼了,所以才会这么受伤。 莫夕颜想着想着就哭了,其实她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她爱夜子曦不比唐可岚爱段瑞来的少,人都说日久生情,这么长时间和夜子曦生活在一起,说不对他动情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呢,现在是什么下场,怀了他的孩子依然这样对她。 今晚的夜,格外凄凉。 她不想再去想关于夜子曦做的对错了,唐可岚能弄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其实和她自己自身的关系也是分不开的,如果不是她那么固执的认为,她的存在一定会威胁她和段瑞的生活,如果她能够平和一点,大度一点,也许今天疯掉了的人不会是她。 夕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刚刚想事情的时候,仿佛腹中的小宝宝动了一下。 医生说过,像她这个时间的时候,应该是能够感觉得到胎动的。 一夜无眠,入梦的都是唐可岚那张纯情无害的脸。 鹿苑。 夜子曦烦躁的踢掉鞋子,这几日,医院里说莫夕颜还是老样子,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也不喜欢走动。 脖子上的领带,紧的让人觉得窒息,他想明天回公司应该让秘书回家了。 夕晨房间的门是半掩的,里面不时出来女孩清脆的笑声。 这几日,男人给韩姨放了假,所以家里就他们两个人。 夜子曦从厨房的冰箱里取出一罐酒,并没有回到主卧。 “快点快点,后面的人追上啦——” “哇,不要,快跑!” —— 男人推门,夕晨正一只脚放在凳子上,双手抱膝的靠着,头上带着耳麦,怪不得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夜子曦细看,竟然是一部国产的动漫,她正看的津津有味。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她的房间,刚想退出去的时候。莫夕晨看到了,忙摘下耳机,问道:“姐夫?” 夜子曦一怔,停住脚步,记得她刚来的时候,夕晨叫的也是这声姐夫。 今天夕晨穿的很是随意,很居家的一件睡裙,可爱的维尼熊图案,头发可能由于看电影的激动而有些凌乱。可是却不失她这个年纪应有的甜美。 “老远就听到你在这儿笑,我进来看看怎么了?” 夕晨回头瞅了一眼自己看的动漫,有些不好意思,据她所知,夜子曦已经好多天都没有回家了。 “姐姐,还好吧?” 是听男人说的,夕颜动了胎气,在医院里休养呢,不想让任何人去打扰。 “嗯。”夜子曦转身想走,有些关于姐夫小姨子的笑话他还是知道的。 “姐夫,你——不坐一会儿吗?”看到男人要离开,夕晨一下子不知所措,就像他突然造访一样,让她措手不及。 “我这有从法国带回来的咖啡,我给你冲着喝喝。” 说完,赶紧推了一下桌子上的电脑,拿起柜子上的咖啡就往厨房走,这个机会,她是一定要抓住的。 迷糊中,滚烫的热水差点烫伤了自己。 等到她把咖啡端到屋子里的时候,夜子曦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夕晨心里窃喜,幸好他还没走。 “你尝尝吧,我没有加糖。如果你觉得苦涩的话,我去给你拿。” 她说的有些小心翼翼,怕一句话得罪了他,男人甩脸子就走人了。 夜子曦拿起了喝了一小口,味道怪怪的,确实有点不同寻常。 “你从哪里来的?” “上次出差让同事带的,好喝吗,我这还有好多呢。” “不错。” 听到男人的赞赏,夕晨很开心的露出了笑脸。 “我听陈助理说,你的能力不错,有意提拔你。” 听到表扬,夕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话还算是赞美对了,她确实很有能力吗。 快到冬天了,这会天黑的有点早。鹿苑这会外面还没有开路灯,屋里显得有些暧昧不清。 夕晨很自然的走到门旁,轻声的关上了门。 门是经过消音的,这会并没有显得很突兀。 “夜少。” 这个称呼,她很早以前就想要这么叫了。 夜子曦本来还是盯着咖啡看的,听到她这么叫,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她。 这个女孩还真是有意思。 有过几次的教训,夕晨发现其实夜子曦并不是那种见色就会起意的男人,他更多的看中的是一个人的感觉,所以她事先也是做好了功课的,对于这样的男人,应该做的就是先吊足他的胃口,但是又不能一直吊着,而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他一个明确的示意。 夕晨很随意的拉下自己的发夹,本来就是有些松垮的皮筋,这会已经握在了手里,这是她和洛离在一起发现的,这个女人一直都是酒红色的头发,她猜想,这一定是夜子曦的喜好,否则,她不可能这么长时间还保持原样,所以她赌了一把,自己也弄成了相同的颜色。 可是莫夕颜的头发始终是黑色的,这个是夜子曦专门说的,因为他不喜欢看到夕颜弄成别的颜色,总觉的和她清纯的样子有些不符合。可是夕晨不一样,本来她就是一个风情万种,可以多变的女人,所以这会屋里灯光本来就有些暗淡,她一头酒红色的头发,显得越发迷人,让夜子曦有些恍惚。 一连几天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这会男人的喉咙有些发痒。 不得不说,夕晨和夕颜长的还是有些相似的,甚至某些程度上,夕晨会比她的姐姐更加的有韵味,尤其是那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睛配上楚楚可怜的模样,清纯三分,妩媚七分。 “夜少——”女孩的声音极小,就像是午夜撩人的小妖精,她的声音魅惑极了。 本来在医院里,夕颜对他的态度就不好,弄的每次自己好像都是欠了她似的,所以这会她的妹妹主动投怀送抱,无论是从心里上,还是感觉上,都是十分愉悦的。 夕晨看到夜子曦并没有什么反感的样子,渐渐的也胆大了点,一双手轻柔的环住男人的腰身,他是靠着衣柜的,所以这会两个人看起来像紧密的相拥着。“其实,我比姐姐更好的。” 她的双唇若有若无的在男人的耳畔呢喃,呼出的气息,像有一股电流顺着夜子曦的脖颈往身下某个地方蔓延。 夕晨的小手慢慢的扣住男人腰间的皮带,顺着纹路,一直来到前面正中间。 待她再有动作的时候,夜子曦一把手抓住了,“你这么熟练,是不是跟很多人做过?” 男人歪着头,有些玩味的看着她,夕晨调皮一笑:“是不是纯的,你试过不就知道了。” 说完,用力的拉下了男人的西裤,隐约能看到男人暴涨的欲望。 “你在玩火知道吗?”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喝了咖啡的缘故还是那罐啤酒惹到祸。 “我想自焚,你愿意陪我吗?”夕晨的双唇几乎是贴上了男人的下巴,一双手不安分的在下面蠕动。 “小妖精——”男人吐出这句话,欺身已经压了过来,夕晨顺势和他双双倒在床上…… 那粉色的被罩还是夕颜亲手挑的,这会像在嘲笑如此愚蠢的女人。 鹿苑的灯还是没有亮,就像夜子曦和莫夕颜的关系,已经不再有明亮的时候了。 第二天,夕颜是被医生给叫醒的,让她去体检。 检查过后,夕颜记起来自己已经在这里住过了快一周了,呵呵,真搞笑,那个男人是有多久没有来看自己了,有三天了吧。 她打开了电脑,查找一下最近的新闻,这是vip病房,里面的设备应有尽有,跟五星级宾馆差不多。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天了,但是星海市的头条新闻,依旧是段家和唐家的那场盛大婚礼,说的真讽刺。 上面说,唐可岚是由于品行不好被段家给当众弃婚的。 还有的说,段家本来就没有意向和唐家联姻,这次的婚礼不过是一场炒作,为了段家的下一个地产中标。 更有人,甚至扒出了一些罪证,说唐父是贪污收受贿赂才到今天的位置,目前正在接受调查呢。 夕颜心想,过不得唐可岚会变成这个样子,原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在新闻上,却并未见她和夜子曦要结婚的消息,她冷笑,一定是那天晚上自己的态度让男人觉得不爽,所以直接封杀了。 她想,唐家贪污的时候夜子曦一定早就知道的,可是故意不说,等到他们结婚的那天,正好什么都拿了出来,这事够唐家和段家用一段时间来澄清了,这个男人,还真是懂得如何抓住时机。 夜子曦是直接打了一个喷嚏醒的,一大早的,不知道是谁在念叨自己,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发麻,转头一看,莫夕晨正睡在自己的身边。 他是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楞的,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知道是昨晚的咖啡作祟还是那罐啤酒,他莫名其妙的就把莫夕晨睡了。 没错,他和夕颜的妹妹上床了。 夜子曦掀开被子,入眼的是床上的一抹鲜红,昭示着昨晚两人做了什么。 “夜少——”

上一篇   53 疯子

下一篇   55 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