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疯子 - 强取豪夺

53 疯子

夕颜猛的一惊,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之间的结局竟然是这样凄惨的样子。 迟蓝看了看夕颜的表情,料定了她会这样,她尴尬的撇撇嘴,“你知道吗,我以为是我的错,我把这件事完全归罪于我自己,我去他的家去请罪,我当时,我当时难辞其咎,我差点就和他一起走了。”迟蓝激动的哭了出来。 夕颜知道,按照迟蓝的性格,她真的能够做的出来。 “可是你知道吗夕颜,那个男人,他是发错了短信你知道吗!他有女朋友!可是当时他竟然没有告诉我,我从收到他的短信那一刻起,连夜从家里赶了过来,可是,他原本打算接的人并不是我,他发错了短信都没有跟我解释过,我为此难过愧疚到差点死!” 夕颜了解,当夕颜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一定是气愤的差点昏了过去。 “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我傻傻的寻死的时候,她的女朋友救了我,呵呵,你说滑稽不。”现在想来竟然是如此的搞笑。 夕颜真是快被她这样大喘气似的说话方式给吓死了,原来竟然是一场误会。 她能理解迟蓝听说了这件事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一定是气愤加之不甘心的,所以到现在了,她还记得,甚至当成了一下笑话来讲。 “我讲来不是让你难过的,是告诉你当时的我有多傻。” “那你和琉越是怎么认识的?”其实夕颜好奇的还是这件事。 “哈哈,我们啊,是不打不相识。”说到自个的男人,迟蓝可是更加的卖力,“有一次我在街上看到两个小混混欺负摆地摊的老人,我就上前去教训了他们,结果,差点打了起来,是琉越帮了我,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说完,迟蓝自己还咯咯的笑了起来,夕颜也跟着乐,她能想象的到,迟蓝当时很二的样子,整个一街头女流氓。 “那你呢?夕颜,来到这所大学,你有什么美好的梦想吗?” 黄昏的夕阳打在面前女孩的身上,显得她更加的仙风道骨,似乎风一吹,夕颜就会不见似的,她真的太瘦了,下巴尖的仿佛都能戳死人。 夕颜叹了一口气,梦想,是多么遥远的事情。 她曾经最简单的就是好好努力学习,赚钱,以后找个工作和妹妹一起生活,就这么简单。 至于爱情,她也幻想过。 她想的爱情就是,在大学的校园里,两个人能够一起,在校园里面手牵着手、肩并着肩的走。 说完这些话之后,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似乎很享受这一刻的安宁,没有人打扰,两个女孩子各自都有美好的心事。夕阳拉的极长,余晖落在她们身上,显得更加落寞,夕颜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迟蓝没忍心打扰她,难得看到夕颜这么安静的一面。不知道过了多久,夕颜只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似乎都被阳光包围着。 “我还以为睡着了呢?”迟蓝率先问。 夕颜动了动手臂,刚刚她竟然枕着睡着了。 “好像是有点困了。” “那我们回去吧,我送你回医院。” 说完这句话,夕颜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其实她并不想提到这个词。总觉的自己是一个病人,一个在别人眼中不正常的人。 “我自己能回去的,你回寝室吧。” “说好了,我带你出来玩就一定会安全的护送你回去,放心吧,一会儿琉越来接我。对了,你回医院之后,别再跟他置气了。” 迟蓝能说的也就是这些,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夕颜都已经怀孕了,两个人之间偶尔闹了闹矛盾是很正常的,虽然夕颜并没有跟她说夜子曦是如何虐待她的,否则依迟蓝的性格,是能直接冲到鹿苑里去的。 两个人出去吃了一点饭,就回去了。 夕颜并没有要迟蓝送自己到楼上,而是自己回去的,折腾了一天,这会都已经七点多了。她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走廊里,虽然到处都是灯光,可是,却显得有些渗人,夕颜加快了脚步。 “混蛋!混蛋!” “走开,你们都走开——” “不要过来,不要!” 时不时从走廊的尽头就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声,夕颜吓的有些不轻,因为这是vip病房,能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可是为什么却有一种疯人院的感觉,平日里她也没有出来过,所以这会听到,有些害怕。 还好,她看到有一个小护士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托盘,心里放下了不少。 其实夕颜是好奇的,总觉的里面病人的声音有些许的熟悉味道。 “你好,我能问一下,那里面的人是谁吗?” 夕颜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勇气。 “你是她的家属的吗?”毕竟是正规专业的医院,不是随随便便就让外人进来的。 “我,是这儿的病人,那个房间的,就是很好奇,什么人这么晚了还——” “她是最近的网络红人不知道吗,前几天还和段家的婚礼弄的满城风雨的,受了刺激,这里有点问题。”小护士倒是直言直语,把什么都说了,还很俏皮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夕颜听到这里一下子明白了,小护士口中说的疯子,应该就是唐可岚了。 从婚礼回来的那天晚上,夕颜就出事了,所以她没有时间去看新闻,当时的事情一定是闹的很大,否则,唐可岚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住进了医院,没想到,天下真是小啊,她们两人居然在这里相遇了。 “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可以去看看吗?”夕颜试探性的问问,曾几何时,唐可岚也是这样冒充过她的朋友这样说过来着。 “如果你是这的病人,倒是可以去看的,只不过,你离她远点,我怕她有的时候神经不正常会伤害到你。” 夕颜心里一震,难道她已经病成了这个样子吗? “好的,你放心,我就是看看她,如果她一旦发病了,我马上就告诉你。” “那你去吧,待一会就回去吧。” 夕颜很是感激小护士的善意提醒。 在病房外面,夕颜的手放在了门把上,不知道到底是推还是拉。 如何真的是唐可岚,那她觉得造成她今天这一切的都是自己的错,有些不敢面对,时不时听到她疯癫的喊叫有些难以置信。 推门,漆黑一片。 仗着走廊里和外面有些灯光,才隐约能看见里面的床和桌子。 她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突然门被从后面关上。 “啊!”夕颜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喊了出来,这种感觉就跟看恐怖电影里的惊悚片段一样。 “段瑞,是你吗,你来了?我好想你。” 听到她有些渗人的声音,夕颜是真的后悔进来了。 她约莫着这个屋子里的开关,抢先按开了开光,霎时间屋里被光明所笼罩,这时夕颜才看清身边的女孩,穿着白色的病号服,长长的直发,跟电影里的女鬼一个样。 “唐可岚?” 她还是不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她的名字。 面前的女孩似乎听懂了些,她迷茫的眼神,看的夕颜有些不舒服,“你认识我吗?” 看来她似乎还不是病入膏肓。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夕颜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明明前几天还是好好的,可以和她对着互骂,可是现在竟然憔悴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唐可岚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我只认识一个叫段瑞的人,如果你认识她,请帮我转告他,我很想念他,” 说完话,女孩又像鬼魅一样的坐在了床上,两眼空洞的望向窗外。 “那你,还记得莫夕颜吗?” 她弯下腰,侧着头问她,女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地的抬头,一双美目狠狠的盯着她。 “她是坏人,是她破坏了我和段瑞的婚礼,你知道吗,我是新娘,段瑞是要娶我做新娘的,可是她抢走了他,她好可恨!” 唐可岚紧紧的抓着手中的被单,青筋暴露,看来纵使她不记得自己了,依然对这个名字恨之入骨。 “莫夕颜,段瑞,莫夕颜,段瑞——” 床上的女孩像魔怔了一样的自言自语,丝毫不在乎旁边还有一个外人在,也许在她的世界里,这两个人才是她记忆中最深刻的吧。 外面的窗子没有关,这会有些冷风吹了进来,夕颜走上前,轻手的关上了。 她不知道唐可岚是被冻到了还是本身肤色的关系,她显得越发苍白。 “我扶你上床睡觉吧。”夕颜没有计较太多,而是走到她身边。 “恩恩。” 唐可岚唯唯诺诺的答应,并没有抗拒,也许是刚刚疯狂过了吧。 她把她扶上了床,给她盖上被子。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唐可岚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夕颜的手腕。 “你要是见到莫夕颜告诉我一声,我要杀了她!” 唐可岚眼里的恨意一点都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刻骨的仇恨,看的夕颜心里很不舒服。 “好的,如果我看到了她一定会告诉你的。” “一定要告诉我,一定要告诉我。”女孩说完这句话,又听话般的躺了回去。

上一篇   52 僵持

下一篇   54 出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