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僵持 - 强取豪夺

52 僵持

徐菲感觉到心理一震,这种情况倒是来之前,夜少就吩咐过的,现在男人是基本不能踏进病房的,其实也不是,夕颜不是看不了他,而是只要夜子曦一进来,她就会立刻停止自己手中的一切动作,像防贼一样的看着他,往往这样和她对看几分钟,夜子曦就败下阵来,所以他现在找徐菲过来就是看看能不能解决一下夕颜心理上的阴影。 现在的夕颜不吵也不闹,每天都是例行检查,她也懒得反抗。 夕颜把自己的枕头往背后放了一下,老是躺着,她也觉得浑身不舒服,可是自己又不想出去走走。 “你别担心,你的听力还是能够恢复的,你是不是能够听懂我说的话?” 其实夕颜的冷漠不是单单针对男人的,而是对所有人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她能听得见徐菲说什么,可是却并不想答话,对于跟那个男人有关的事,她总是想尽量回避。 不过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听不见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你的孩子很好,难道你不想为他的将来考虑一下吗?”这会徐菲是直接坐到了离夕颜很近的床边,当然,她也不敢太靠近她,怕自己的举动吓坏了她。 夕颜看了看她,还是没有说话,这会是直接把眼睛闭了起来。 徐菲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给她掖了掖被角。 她在这儿呆了大概十多分钟,夕颜并没有和她说话的意思。“你今天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在她还没走出病房的时候,夜子曦进来了。夕颜是能够听到他推门的声音的,所以躲在被子里的她很敏感的紧绷了身体。 “她睡着了?” 徐菲摇摇头,“好像没有,不过,她很讨厌我,排斥治疗,或许她不单单对你是这种态度,对所有人都一样。” 男人好看的眉头拧起着,这种情况是他所史料无及的。 “要不你给我换个新的医生?” 徐菲建议。其实她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也知道,擅自给病人换主治医生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可是她怕夕颜的排斥心理太重,对她的病情反而不好。 “不行,你们原来还彼此熟悉,我怕换了新的医生也是白搭,你还是每天都来吧。” 男人的声音里也几分憔悴,这几天,他联系了国内外的医生来治疗夕颜的耳朵,可是当对方听说她的这种情况时,无一的结论都是说刺激引起的,如果当时的情景重现可能会得到治疗的效果,听到他们这样说,夜子曦真是哭笑不得,他要是再禽兽一次的话,估计莫夕颜就能死了。还恢复什么听力啊,现在她这个样子,很明显不能再到处求医问诊了。 夜子曦也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两个人的谈话,夕颜都听在了耳里,她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身后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床体的塌陷,猝不及防,男人已经躺了下去。 夜子曦很自然的圈过旁边女人的身子,手臂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自从洛离的那件事后,其实他一直在回避这个孩子,甚至在他的概念中,连莫夕颜怀孕这件事都是一件若有所无的事情,可以说他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如果有一天,他感觉到烦躁,甚至想都不想就能够让莫夕颜拿掉这个孩子,或许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是这次进了医院检查,当时的医生说,她的体质不好,差点就一尸两命的时候,他才感觉的到,这里还有他的孩子,一个他从来都没有认真过的孩子,也知道了那天晚上,为什么做的时候,夕颜一直隐蔽的保护着自己的肚子,是怕他压到了宝宝。 男人的气息吐在夕颜的后背上,夕颜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感情,倒是觉得背部一片湿凉。 “对不起。” 男人在身后小声的轻叹。 这会她只能装睡,他的这句道歉她不是没有听到,可是彼此相拥的身体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夕颜想,什么破镜重圆,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既然已经破碎了,是一定没有办法再次重归于好的,就像现在她始终对夜子曦有着不可磨灭的芥蒂,也许两个人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那样相敬如宾的日子了。 夜子曦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夕颜并没有睡着,从他挨上她身体的时候开始,夕颜就是一直紧绷着的,他并不想让她更加的厌恶,待了一小会就起身离开了。 她坐了起来,望向门口。 夕颜也说不清自己此时是什么想法,就是看到夜子曦说不出的烦躁和厌恶,就像是垃圾桶里的赃物,反正夕颜就是不舒服,她拉了拉被角,睡了过去,人一烦躁的时候就觉得很困顿。 第二天,夕颜没想到的是徐菲竟然找来了迟蓝。 不得不说,夕颜看到迟蓝还是吃了一惊,夕颜可以对所有人冷漠,但惟独对这个女孩不行,因为即使她装作不搭理她,可是迟蓝都有本事撬开你的口,这就是这个女孩的魅力。 不过很明显来之前,徐菲是跟迟蓝做过报告的,所有她今天并没有大呼小叫的什么,反而进来的时候脸上带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其实夕颜很想笑,很想跟她说自己没事,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夕颜。”迟蓝顾忌到夕颜的情绪,并没有表现的太激动,徐菲很识相的退了出去,夕颜对她能这么做还是非常感激的,难得的冲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徐菲看见她能露出笑脸就够了。走之前也很贴心的给她带上了门。 “夕颜,你怎么了?傻瓜,怎么不知道该我发个短信呢?”没有外人在,迟蓝这会眼眶湿润,不过才半个月不见,夕颜整个人似乎瘦了一整圈,而且,脸上苍白的似乎没有血色,一定是徐菲告诉她说自己听不见了,所以她刚刚说话的时候才用的短信两个字。 “蓝蓝,你别担心,我还好,能听见的。” 夕颜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扯出了一丝笑容,这几天都不曾露出过笑脸,这会笑起来倒显得有些假假的。 迟蓝瞪大了双眼,不过看夕颜的样子确实不像在骗她,而且刚才夕颜也不是一直盯着自己的嘴唇看的。 “你真的能听见?”迟蓝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么多年的朋友迟蓝了解她,夕颜是那种能够为安慰别人而委屈自己的。 “我真的能听见,”夕颜无奈的笑了笑,“外面的小护士刚刚推车撞到了人,还说了一句对不起是不是?” 夕颜只能给她举例子来证明自己真的是能听见的。 这下子迟蓝是放心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别总在屋子里带着。” “不想去,如果你要来陪我,就在这里呆着吧,陪我说说话。” “你丫的起来,不是没断腿断手吗,装什么残疾人啊,跟我出去溜达溜达,一天天在这医院里呆着,好人都憋疯了。” 刚刚听说夕颜没有失聪,她又发挥了她一贯雷厉风行的做法。硬是把她拉了出去,夕颜没有办法,看来徐菲还真是找对了人。 她们两个回了学校,因为徐菲跟迟蓝说过,如果她真的能说动夕颜的话,最好别让她回鹿苑,因为这会女人最不想听到和回到的就是那个地方,尽量找一些平时夕颜喜欢去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回到了大学的校园。 这会大部分的学生还在上课,校园显得有些清凉,不过还是能看到三三两两成群的学生结伴而行的。 “我们去图书馆吧?”迟蓝建议,夕颜并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说话,迟蓝拉着她就过去了,从校门口到书馆还是要走大约十分钟的路程呢。 期间,路过超市的时候,迟蓝买了一瓶水,蓝莓味的,夕颜的最爱。 “给。”和她在一起,迟蓝永远都是充当大力士的那个,她给盖子都打开好了。 夕颜看到迟蓝这个样子,不免眼角泛泪,这个朋友是她这辈子最难得的。 本校的同学并不需要通行证,夕颜的这个大学书馆里面的藏书还是很多的,两个人找了一个空的自习室,拿了几本书坐了下来。 “哎,夕颜你说,巡视的老师要是看见我们把零食带了进来,他能不能把我们俩给撵出去?” 夕颜靠在窗子旁边,捏着下巴很认真的回答,“我觉得他能把我们两个通报批评了。” “呵呵,呵呵。” “那个老顽固才不会呢,他一向很喜欢乖巧的学生,像你这种好孩子,老头一定会手下留情的。” “你见过好孩子怀了孕来学校的书馆吗。”夕颜自嘲,要不是她自己身体够瘦弱,这会指定是进不来的。 迟蓝也坐在了椅子上,两个人面前是一张木质桌子,旁边是透明的落地窗户,能一样看见市郊耸立的高楼,伫立在模糊不清的迷雾中,显得有些海市蜃楼。 “夕颜,你知道我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幻想过什么样子的爱情吗?” 夕颜摇了摇头,这个事情,大嘴巴的迟蓝还真的没跟她说过。 迟蓝似乎叹了一口气,“我来念这个大学是因为我以前喜欢的人在这里。跟你说个很俗套的剧情吧,我小的时候有个邻家哥哥,长我一岁,大我一届,他考入了这个学校,我的成绩并不好,所以高三那年我拼命拼命的熬夜复习,终于考入了这所学校,当时我特别开心,心里想着,终于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别提有幸福。” 说到这里迟蓝的眼睛仿佛都发出了亮光,的确,为自己喜欢的人去做一件不可能的事而做成了,是最兴奋的。 可是如今的迟蓝并没有和他在一起,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 “我来这儿的时候,他说好了去车站接我。”说到这里,迟蓝顿了一下,“可夕颜你知道吗,他居然在路上出了车祸,死的特别惨,身子都被撞飞了。”

上一篇   51 苏醒

下一篇   53 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