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苏醒 - 强取豪夺

51 苏醒

进了医院,夕颜还是没有如男人的意愿醒来,他多少显得有些烦躁。 “她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给她做了一通的检查之后,慢慢的说:“可能是她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所以才这样吧。” “你可别让她死了。”夜子曦威胁他。 “靠,进了我的医院,是那么就容易出人命的吗!闭上你的乌鸦嘴吧,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回去吧,她没事啦。” 可是男人还是不放心,他赶走了杰,自己一个人守在床边,夕颜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姿势。 她始终维持着婴儿出生时的状态,卷曲着身体,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所以这个时候夜子曦才知道自己做的似乎也有点过分,其实他只是想要教训一下她,改一改她的倔强脾气,只是折腾了她一个晚上而已,却没想到女人这样经不起,一下子病倒了。 夕颜在梦中睡得好安稳,在那个不现实的梦境里,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自己,在梦中她见到了久违的家人,她想跟妈妈说她现在很不开心,妹妹似乎变了,自己身边亲近的人都不在了,医院里那个温柔的阳光男孩亦辰已经离开了,自己甚至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无论她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那个男孩始终不曾责怪自己,一直都是默默的关心自己,这个就是陈辰,一个从来不喜欢把心事放在脸上的人。而傅筹,虽然对于他来说,感觉傅筹似乎有些神秘,甚至隐约之间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抱有不明确的目的,可是傅筹却不曾害过她,哪怕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他都是首先想到的她,这样的一个人也是让她难以忘记的。还有迟蓝,那个傻乎乎却真心待她的好姐妹,从自己上大学开始,这个女孩就一直帮助自己,对自己的不离不弃,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甚至听说她受伤了,还及时的找到凶手。 梦中的一切都是好的,梦中的人对她也是温柔的,所以夕颜不愿意醒来,她怕自己醒过来之后,就是漫无天日的折磨和惩罚,男人报复似的泄欲,让她吃不消,一点也吃不消。 可是梦中的妈妈却说,要她坚强,一定要坚强,因为她的肚子里还有宝宝呢,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她也要做妈妈,要努力的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夜子曦在床边问来例行探视的护士,夕颜肚子的孩子有事没有,小护士说,从没有见过这么顽强的生命,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除了病人本身动了点胎气,夜子曦这个时候才觉得有一点安心,如果莫夕颜真的连孩子都失去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夜子曦都难以估计。 夕颜大概也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迷糊了梦中和现实,她难过的动了动眼皮。 男人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夕颜的小动作。 “你醒了?”嗓音中似乎带着一点沙哑,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看着她没有醒过来的关系。 夕颜一下子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和那晚的恶魔发出的声音一样,让她瞬间就感觉到了厌恶,她想逃离,可是陡然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夕颜,你是不是醒了?” 男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可是她一点都不想搭理他,甚至连一丝想听的勇气都没有,既然她没有办法逃掉,那她所幸就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四目相对,竟然没有一丝感激上苍垂怜的感觉。“你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饿了吗?” 听到他说话,夕颜就忍不住想起那晚他的兽性,疯了一样对自己进行蹂躏,记忆中满是乱飞的破碎衣衫。 “夕颜?” 男人有些疑惑,面前的女人只是直直的看着他,似乎一点都没有要搭理他的感觉,夜子曦突然有些害怕,难不成她似乎又听不见了? “莫夕颜,你是不是听不到我说什么?”说完还很好笑的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夕颜冷眼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滑稽的表现,竟然还以为自己是失聪了,不过,她确实很想让自己失聪,那样子她就再也听不到令人讨厌又作呕的声音了。 不过,夕颜倒是很像这样子。 男人看到床上的女人还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样子,当时心就已经凉了,真的又失聪了?!他记得上次的时候,杰说过,夕颜的耳疾是由于刺激而引起的,他突然就觉得,这次夕颜的发病一定也是因为他那晚过激的行为,想到这里,他竟然有些后悔。 “你能说句话吗?”夜子曦料定夕颜是听不到了,但是在男人的印象里,夕颜是应该能听懂唇语的,可是这让的反应让他无法招架,他总觉得至少这个时候的夕颜是故意不理他的。 “我讨厌你,不想看见你成吗!”夕颜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话了,这么恶毒的都说出来了,因为那晚的事情,对她来说就是永久的噩梦。 夕颜的表情是认真的,甚至连脸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是厌恶这个男人的,诚然,夜子曦在听奥这句话的时候,是十分气愤的,他恨不得立刻把这个没有分寸的女人从床上拽下来,可是又顾忌到她是刚刚醒来,,所以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夜子曦不一会就被夕颜盯的内伤了,她是真的没有什么感情了,所以连带着表情都是生硬的,男人想要上前靠近一步,夕颜离开做出一副警戒的样子,好像生怕他再对自己动手似的。“你别害怕,我不是要伤害你。” 可是夕颜的眼睛始终盯着他的双手,一时间夜子曦的双手似乎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的耳朵,我会想办法让杰给你治好的,既然能恢复一次,就能恢复第二次。” 似乎也是被夕颜这样厌恶的表情给恶心到了,男人也并不想待在房间里,而夕颜也是一直死死的盯着他离开,看到夜子曦浑身不自在。 男人是直接踹开办公室的门的。 里面的男人波澜不惊,他就知道进来的一定不是是好人。 “你那儿女人不是醒过来了吗?”桌子上的男子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我问你,她怎么会又失聪了呢?” 杰猛地顿住手中的笔,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又失聪?” 什么情况? “夕颜听不见了。”夜子曦回答道。 杰想了想,终于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了。 “是你刺激的吧,本来她的耳疾就是由于刺激而造成的,谁知道那晚你对她做了什么,再次失聪很正常啊。” “能不能恢复听力了?”夜子曦此时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要不把你的兽性对她再用一次。”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男人没好气的说,早就知道他不能了,他还拿话这么挤兑他。 杰起身接了两杯水,“喝点吧,你也好几天没有休息了,这会知道她没事了,你也回去吧。” 夜子曦没有说话,只是单手接过了水杯,他现在更关心的是莫夕颜的心理状态,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一点都不愿意看到自己。 “你给她找个心理医生吧,上次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唇语老师就可以,本来她们两个人就熟悉,应该交流起来更加的顺畅。”杰很理解他的想法。 夜子曦看了看他,似乎也是默认了这一说法,其实这个时候计较的不是莫夕颜能不能听见的事情,而是她的心理不要就此封闭。 莫夕颜一点都不计较夜子曦是不是离开了,她醒来的时候是知道自己的孩子没事的,因为肚子是自己的,那种心连心的感觉是没有人能够体会的,她想梦中的妈妈说的对,她不该对这个人生失败,因为她还有孩子,还能够去照顾。她呆呆的看着手臂上的吊瓶,发愣,那晚的事情,像放电影一样的在脑袋里面回放。 当徐菲接到夜子曦电话的时候,也是十分惊讶,而更让她震惊不已的是,她听说莫夕颜竟然二次失聪,而男人跟她说的是,让她去开导夕颜的心理,这才是最主要的。 徐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隐约中觉得两个人之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否则这个时候夕颜不可能在医院。 当她到达病房的时候,看到床上躺着的夕颜,她的心里一揪,上次去鹿苑的时候,夕颜似乎还不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她已经能听见的,她是来看望她的,而当时的夕颜活泼可爱,对自己听力的恢复很是开心。 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 “我不接受治疗。”夕颜说完这句话就别过脸去,没有人比她更加熟悉徐菲了,她的职业是唇语老师,还有心理医生,她知道这次一定是男人找她来的。 既然早知道这样,为什么当时还要那么残忍的对她! “夕颜,拉开窗帘吧,外面的阳光很明媚。”徐菲自顾自的拉开,这是夕颜吩咐小护士弄的,她不想见到阳光,总觉的阳光下的自己很难堪,甚至不想面对。

上一篇   50 惩罚

下一篇   52 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