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惩罚 - 强取豪夺

50 惩罚

夜子曦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残忍,他只是觉得自己精心安排为她做了报复,甚至在那样的场合之下都已经为她怀孕做好了铺垫,他想的是有多周到,让多少的女人羡慕还来不及,可是,莫夕颜不领情。而且,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回绝了。 他拉着夕颜的一条手臂拽到了床上。 夕颜受了极大的侮辱,这会死活不肯顺从,兀自的张开的手臂在空中胡乱抓打,男人想都没想就直接扣住了她的双手,冷冷的说:“你老实点!” 她亲眼看着夜子曦在拉扯自己的衣服,忽然就觉得后背发凉,心里直觉的开始害怕。 她想逃。 夕颜费力的从床上爬起来,可一次次就像猫捉老鼠似的,她又被男人狠狠的扔回了床上,来回折腾了几回,她累的筋疲力尽,任命的躺在了床上。 松垮的睡衣遮不住她娇小的身体,这会露出的锁骨更加显得她弱小,怀了孕后,其实莫夕颜并没有胖多少。 男人只看到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桌子上,一动不动,他的目光顺着过去,竟然是那本育婴大全,夜子曦一只手臂捞过那本书,当着她的面狠狠的从中间一撕两半! 破碎的纸张成雪花状一点点散落在地板上,莫夕颜看着男人的劣行,笑了,一点点大笑,紧接着泪水便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像一只高傲的玫瑰,折翼于男人的手里。那是她唯一的爱好,在鹿苑这个无聊的地方,她每天就是看着它打发时间的,可男人想都没想就给她撕了,狠狠的撕了。 “不准笑!”夜子曦伸出手想要捂住她的嘴,可是夕颜照着他的手腕狠狠的咬了下去,男人吃痛狠狠的一甩手,宽阔的手掌弹到女人的脸上,只觉得恍惚了一下,便发蒙的疼。 夜子曦拽着她的睡衣,顺势就拉起了夕颜,强迫她看着自己,“我告诉你莫夕颜!不管别人好不好,我夜子曦就是一个无耻之徒,你看清楚了!”衣服的拉力支撑着她的身体力量,这会只觉得后背被勒的生疼,男人甚至都懒得用手去扶住她。他猛地用力,睡衣便从领口处滑落下来,露出上半身美好的肌肤,夕颜只觉得全身的重力下移,已经直直的倒在了床上,这会屋里没有开空调,被子还是凉的,夕颜只觉得嗖的一下,身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白色的床单上,女子光洁白皙的皮肤,和包裹着坚挺胸部的蕾丝内衣,夜子曦的手掌覆在夕颜的身上,肆意的在身上亵玩。 夕颜只觉得屈辱,用双手拉扯已经滑至腰间的睡衣。 男人只觉得她的内衣碍事,顺着吊带的位置,直接剥落。 夜子曦低下头,性感的薄唇蜻蜓点水似的游走在女人的身上,夕颜只觉得他所到之处,全身便泛起一丝不适,说不上的厌恶和屈辱。 “喜欢吗?” 夕颜紧闭着嘴巴不说话,男人猛地张嘴用力的在她锁骨的位置咬了一口,夕颜没料到,吃痛的呼喊,他离开的时候,白皙的皮肤上鲜明的一个牙印。 这么近的距离,夜子曦能听见夕颜胸腔里急速跳动的心跳,和头上不时喘着的粗气。 “你是混蛋!”莫夕颜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只看到男人原本就冰冷的眸子这会更加的幽暗,看着人心里发凉。 夜子曦单手钳住夕颜的两只胳膊,狠狠的搁置在头顶上方,夕颜被迫露出修长的白颈,男人照着动脉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夕颜只觉得身体绷了一下之后,仿佛连呼吸都没有了。 男人再度抬头时,嘴边已经满是鲜血,他竟然咬破了! “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夜子曦用力亲吻她,夕颜本来就怀孕的身体,对味道极其敏感,这会只觉得刺鼻的血腥味迎面而来,她想躲已经躲不开了,呜咽着摇晃着脑袋挣扎,她不要,一点也不要。 可是夜子曦却狠狠的堵住了他的嘴巴,不让她发出声音,夕颜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难过,想要吐出来。 他压在夕颜的身上,腾出的另一只手,去脱她的裤子,刚回来的时候,女人只是脱了上衣而已。繁琐的扣子和腰带,男人狠狠的往下拉扯,夕颜只觉得腰间的皮肤被拽的生疼,最后,裤子不敌蛮力,被强硬的拉了下来,推至脚踝处。 她的两条腿胡乱挣扎,男人的双腿狠狠的压制住了,不让她动弹。 夕颜觉得被强奸似乎都没有这么屈辱过! 她全身被剥精光,可是男人却衣着完好,像极了一个侩子手,在凌迟犯人。 夜子曦只是拉开裤链,释放出自己的兄弟,夕颜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时候,拼命挣扎,可是她的反抗对男人来说只是徒劳。 他用手将夕颜的双腿撑开,合着衣服,就要进入,她并不想要这种方式,死命抵抗,冰凉的金属裤链划破了她白皙的大腿。 夜子曦进入的时候,像一把刀,狠狠的插了进去,就像被剜下了一块肉那么的疼。没有什么会这更屈辱了,而且也没有什么会比这更痛。 夕颜扬着脑袋,这会直挺的脖颈,像极了在等待侩子手的屠刀。 看到她这幅样子,男人愈发的用力,下面像烙铁一样的疼痛,夕颜想,他这样鲁莽,定是会伤到腹中的宝宝。 这会只觉得整个鹿苑都跟着晃动,再也没有度蜜月时的那种在海浪里摇曳的感觉,只觉得这是一种刑罚,永无休止的刑罚。 夕颜就像一只破败的娃娃,被他肆意的玩弄,脸上留下干涸的两道痕迹,眼泪已经哭不出来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这一场惩罚终于落下了帷幕。 她记得还是在夕晨刚刚来的时候,他那个时候发怒过,然后就想一个疯子一样的折磨自己。 想着想着,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此时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屋子里除了被他撕碎的衣服,还有欢爱后情欲的味道,这一切都令夕颜作呕。 她尝试着动一下手臂,却陡然发现,毫无力气,而双腿更是麻木不已。 她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空洞的两只眼睛,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自己还没死,为什么还没死。 她总是学不乖,学不会听话,所以一直受伤,男人就是要她温顺,凡事都按着他的道理,可是如果真的那样,和傀儡有什么区别。 她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后来好像听到韩姨来叫她吃饭,可是她连答话的力气都没有。 夜子曦是第二天下午才回来的,没在客厅里看见夕颜,以为她还在闹情绪,殊不知,现在的夕颜连闹的精力都没有,他走的时候吩咐韩姨,如果她不下来吃饭就别叫她。 他上楼的时候就看见夕颜还是昨晚的状态倒在床上,身上竟然没有一缕衣服,他顿时恼怒,这个女人当真是跟自己闹脾气,可是一想到是自己不让韩姨上来的,也就没办法朝别人发火。 “起来,别装死人!” 夜子曦顺着她的胳膊拉了一下,夕颜轻飘飘的身体顺着床头就栽倒下去,幸好有男人扶着。 他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和身上,烫的惊人。 这样的一副样子是没办法送医院的,当杰赶到的时候,男人已经给夕颜穿好了睡衣。他职业性的探了探她的额头,又看了看她的瞳孔,红晕的脸颊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颜色。 “夜,你太凶残了。” 男人这会站在窗边,刚刚开了会窗释放了一下屋子里味道,这会好闻的气息顺着鼻翼吸到了胸膛内,反而烦闷的很。 “她没事吧?”其实他开窗还是为了消除心里面的烦躁。 “有没有事你还现在还关心吗,”这个男人向来视病人如上帝,“你玩的时候就不知道小心点,她都怀孕了你会不知道!” 床上的女孩也不过才二十岁,这会昏迷的样子,显得越发娇小。 杰细心的拉下被单给她检查身体,看见动脉上的痕迹时,不免蹙眉,“你真变态。” 韩姨被叫上来的时候,看到了垃圾桶里的衣服,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昨晚夕颜忍的厉害,并没有出多大的响动,这会看见医生都来了,韩姨只得靠着门旁偷偷抹眼泪,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又弄成了这样了呢,早知道这样她就应该早点上来的。 夜子曦并没有说话,也许也知道自己手下似乎狠了点,这会夕颜只是安静的睡着,气息微弱,再也不能张牙舞爪的和他顶嘴了,倒觉得她安静的有些过分了。 “她为什么还不醒?” “那要问你自己!”杰并没有好脸色,“我看她这样在家里不是办法,我没带医具,去我医院吧。” “你是医生不知道行走的时候带着吃饭的家伙吗。”夜子曦堵他。 “那也得看病人什么样啊,有你这样的患者就是华佗都没法救!” 夜子曦让韩姨给夕颜穿了件贴身的衣服,他抱着她就下楼了,夕颜安静的靠在他怀里,一声不响,他拨开她额前的碎发,露出尖尖的下巴,这会夕颜的脸色苍白,怀了孕的人居然都没有多重。

上一篇   49 残局

下一篇   51 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