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残局 - 强取豪夺

49 残局

大家这会又把目光重新聚焦到夜子曦身边的夕颜身上,看她年纪轻轻的,没想到,是被人包养的,还怀孕了,这会说的就更难听了。 夕颜是没有料到唐可岚能直接把矛盾引到自己身上,而且,还是这么的成功。 本来她是并有没想要针对她的,看在她今天结婚的事上,她本来不想追究的,不过这会怎么的觉的心里难过的很,明明伤害人的是她,反而说的自己很理直气壮似的。 “唐可岚,你有什么脸来指责我,你自己明明就是一个凶手不知道吗!你少在这里转移话题,我告诉你,我一定会告你!” 这一句话,直接震慑住了唐可岚,她没想到一向柔弱的女孩,竟然敢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要告发自己的话。 “你,你有什么证据?”唐可岚面色微怒,倒是官家的人,知道一定不会承认,否则就没机会翻身了。 “我证据有很多,今天的就是一个人证,还有在医院里,你故意推我,差点造成我流产的事情,还有你恶意雇凶想要杀害我的事实,我当时都已经失聪了,你居然还能想到用车祸的方法,我告诉你唐可岚,我这些证据都有,足以让你把牢底坐穿!” 莫夕颜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时候她没有什么好羞愧的了,被人包养就被人包养,有什么好遮瞒的,她这个间接的杀人凶手还在这里为非作歹呢,她有什么好害怕的。 唐可岚在听见她这样说之后,一下子吓了一跳,现在的她,也不再去计较别人的看法了,既然一个婚礼已经闹成了这样,又多加一条算什么。 “好,我看你到时候有没有证据来指控我。” “够了!”说话的是段瑞,今天这场婚礼的主角,好好的一场婚礼却被夜子曦搞成了这个样子,他心里能不平衡吗。 不过此时他的心思不在这个上面,而是夕颜刚刚说的事情,唐可岚竟然雇凶去杀她!这个是男人无法接受的。 他缓缓的转过头,似乎在这个时候,他的眼里也根本没有其他他,只有他们四个人。 “唐可岚,我问你,你真的背着我伤害过莫夕颜吗?”这个时候的段瑞是冰冷的,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想要保护自己妻子时的表情。 而女人也知道,在众多的证据和指控面前,任何的辩解都显得惨白无力。 “段瑞,你听我说?”她抬起手臂,想要拉住男人的胳膊。 “我一直在听!我只要你说有还是没有?” 也许这个时候的段瑞才是真正的、真性情的男子汉,他眼里流露出的那种不可置信,以及后悔和难过,就连夕颜看的都觉得心里涩涩的,他的婚礼,夕颜没有想过要闹成这样,她是来祝福的,真心祝福的,如果唐可岚真的爱段瑞,夕颜宁可把自己受伤害的事情放在一边,不去计较。可是夜子曦,夜子曦竟然选择这个时候说,真的是有计算好的。 他选择这个时间点来揭发唐可岚,让唐家没有面子,让段家也颜面无存,够狠! 唐可岚几乎是哭着望向段瑞的,就连她都能感觉的到,如果自己说是的话,段瑞接下来要做的什么,可是纵使她不承认,就能改变的了什么吗? 其实她的一切举动什么都不说,段瑞已经明白了,唐可岚一定是做了伤害夕颜的事情,否则,温柔如她是不会随便轻易陷害人的。在医院的时候他就应该看的出来的,当时的唐可岚明明就是故意推搡夕颜然后弄掉了自己的孩子,如果她真的是爱自己,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孩子来栽赃嫁祸给别人呢,所以,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只不过,当时他都没有去追究,后来,本想好好的和她生活下去,可是却没想到给唐可岚更多伤害夕颜的机会。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仇恨,能让她选择去雇凶来杀人,她心理是有多阴暗。 两个人还没有交换结婚戒指,段瑞的手在兜里狠狠的挣扎。 象征白头到老的钻石戒指啊,段瑞狠狠的从兜里拿出来,撇了出去! “不!”耀眼的光芒像一道利刃狠狠的灼伤唐可岚的心。 “我段瑞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也绝对不会娶一个肆意伤害别人的恶毒女人,我们分手吧。” 既无结婚,自然算不得上离婚。 “段瑞,不要,我错了我错了——”此时的唐可岚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拽着段瑞的衣服不放。 而段家人也在唐家二老离开后,离开了,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宜他们参与,这是年轻一辈的事情,总之没有闹得很过分,他们是不会出面的。而会场里此时留下的人,也几乎寥寥无几了。 段瑞决绝的放开唐可岚的手! 他们两个之间真的没可能了,本来段瑞能娶她,已经是在孩子的面子上了,这会又知道了她背着自己伤害了夕颜的事,更加的气愤。 “夕颜,我拜托你一件事,唐可岚伤害你的事,我会补偿你的,请你不要追究了。” 夕颜难过的拧了一下眉头,本来这件事她也没打算闹的这么凶,这会她明显的在段瑞的脸上看出疲劳的样子,而唐可岚在失去了男人之后,一定是伤心欲绝吧,她怎么可能去状告她呢,刚才说的话,不过是一时气愤才说的。 “嗯。”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答了一句。 接着,段瑞就在保镖的搀扶下离开了。 唐可岚瘫坐在地上,她才是这场婚礼最大的受害者。 白色的纱裙沾满酒污,脸上尽数是泪流所留下来的泪痕,她看着台下站的好好的莫夕颜,恨不得立刻撕碎了她! 这一切都要拜她所赐! “莫夕颜!你真狠!你为什么当时不出车祸死了呢,我就是恨你,我见不得你好,我恨你们!你就是一个被人包养的贱人,早晚有一天你会比我还惨!!”这毒誓对于一个孕妇来说,真的是太狠毒了。 “谁说她无名无分的,今天我就要在这儿公布,下个月,我和我身边的这位莫夕颜小姐就要举行婚礼了。” 夜子曦刚刚说完,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大堆记者,冲着两个人狂拍,之后,似乎又像得到了谁的指令,他们对着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唐可岚也是一阵刁难。 “请问唐小姐,这算是新婚当天被新浪抛弃了吗?” “唐小姐,刚刚莫小姐说要指控你雇凶谋杀,可有此事?” “听闻唐小姐的父亲是政府高官,唐小姐对自己获罪有几分保证?” “唐小姐……” ………… 各种问题铺面而来,唐可岚一下子招架不住,只得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让镜头看到。 夕颜想要上前替她解围的时候,男人一把拉住了她,“走,回家,我累了。” 说完,不有分说的拉着她就离开了。 “她会不会有事?”夕颜担心的问,看唐可岚现在的样子,情绪几近的崩溃的边缘,她怕她出事。 “放心,她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知道怎么应付啊,那些保安也不是吃素的,一会儿就该出面了。” 跟着夜子曦,夕颜亦步亦趋的跟着回了鹿苑。 本来兜里准备的是给段瑞的份子钱,这下好了,捧场的不是,反倒成了砸场子的了。 夜子曦也看的出夕颜的不开心。 “你这是为段瑞难过呢?” 夕颜看了他一眼,确实觉得夜子曦做的有些过分。 “你不觉得你今天的行为很不妥吗?”倒是顾忌他的面子没有说的那么直白。 “不妥?”男人反问一句,他做事,向来都是考虑的很周全,就连现场的记者他都安排好了,“我这么做有是不行的,她伤害了你,我正好替你出了口气,你不该感谢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夜子曦感觉自己为莫夕颜做了一件对她有利的事情时,女人不是不领情就是怪他,真有些搞不懂。 “就算是唐可岚伤害了我,你也不必在段瑞的婚礼上这样直接的说出来,这让他们还怎么结婚,让段瑞怎么办?” 她口口声声都是向着段瑞说话,倒是惹怒了男人。 夜子曦手中握着的正好是玻璃水杯,只听啪的一声,杯子和地面亲密接触,碎的四分五裂。 这么近的距离,夕颜能感觉到,有什么碎片刮到了她的腿上,这会火辣辣的疼。 “我就是要让段瑞闹笑话!我就是想让他身败名裂!”夜子曦狠狠的说出这句话。 这更加的坚信了夕颜心中猜想的,夜子曦一定是早有预谋的。 “你真混蛋,竟然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去害别人,你真无耻!” 人一旦在被激怒的边缘,往往说什么话都是不经大脑考虑的,夕颜现在就是这样。 “你说什么!” 夜子曦明显也是被她的这句话所触怒。 “我说你无耻!”夕颜的脸苍白,扬着小脸和他叫嚣。 “好,我让你说!” 男人想要证明,这会的他比她嘴里说的更加无耻。 夜子曦推到了莫夕颜,丝毫不顾及她是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狠狠的拉扯她的牛仔裤。 “混蛋,你干什么,放开我!” “你不是说我无耻吗,今天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无耻!”

上一篇   48 指证唐可岚

下一篇   50 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