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指证唐可岚 - 强取豪夺

48 指证唐可岚

唐家二老和段家人也是被夜子曦的这句话弄的莫名其妙,本来段泽荣的想法是大事化了,小事化无,关于他和自己儿子之间的矛盾他多少也是了解的,不过依照他对夜子曦的了解,一个成熟稳重的人是不会公然在这种场合下闹事的,今天不但有段家的人在,而且连唐家在政府的高层都在,所以,料想他再是怎么大的本事也不敢造次,不过,既然他这么驽定,敢公然挑衅,那就说明他一定是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有这个资本。 而唐可岚的父亲,本来就是政府的高干,这会听见有人把矛头直指自己的女儿更是不容。 “你说的事情似乎关系到我的女儿,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说辞?”哼,这位父亲有些不屑,当然像他这种做官的是看不起经商的,以为自己才是他们赚钱的财神爷,殊不知,如果不是这些商人用钱让他们能够安稳的当官,他们早就下台腐败了,而这会段泽荣想拦的时候已经拦不住了,毕竟心高气傲的唐父没有把夜子曦放在眼里。 男人站在会场中心,本来是段瑞结婚的好日子,这会却弄的一身火药味,身边识相的人都闪出了位置,只留下夜子曦和夕颜两个人站在那,可是男人身上的光芒是遮盖不住的,越发显得盛气凌人。 “走吧,子曦。”夕颜转过头,小声的对他说,隐约中,她似乎感觉到夜子曦要说的大事是什么了,可是纵使她有多讨厌唐可岚,也没想过在这样的日子里给她一击,因为这不但关系到她的名声,还有这么多亲戚看着呢,她也不想让唐可岚出太大的糗。 可是唐父的那一席话,连夕颜都感觉的到,他激怒了夜子曦,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这个男人很可怕,明明他是在笑,可是笑容的背后往往是最残忍的惩罚。 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在夕颜看来,这个动作就像想要觅食的猎豹一样,正在准备动手。 “带上来。”男人根本都没有理会唐家嚣张的气焰,死死的盯着段瑞,今天他就是要他好好看一出戏,一出关于自己妻子的戏码。 夕颜都不知道,夜子曦来的时候竟然随身带着自己的手下,当两个黑衣男人绑着一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男人时,唐可岚呆住了! 这一细节没有逃过夕颜的眼睛,难不成他们两个认识? 其实在这场暗算里,唐可岚只是最终的策划者,她出钱,而负责出谋略的就是眼前的这个,被夜子曦抓住的中间人,也是唐可岚大学时好友的哥哥。 段瑞当然也细心的发现,身边的女孩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似乎不想看到这个人。 “你慌什么?”段瑞冷冷的问。 “没,没事。” 除了段瑞以外,所有人的焦点还是在夜子曦身上。 “夜总,今天是我段家的喜事,如果有什么商场上的恩怨我们还是等到婚礼结束后再说吧。” 倒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这个时候懂得适当的说一些软话。 “不行!不能让他平白的侮辱小女的名声,我倒要看看,他找的这个人能说出点什么!” 唐父依然自信,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商人能惹出多大的事端,段泽荣叹了一口气,这下没法儿了,连他都已经阻止不了了,看来从政的,不仅是要手段高明,还要够聪明啊,看来唐父就不行。 “放心,唐助理,我是不会让您白看这场戏的。”夜子曦冷笑的说。 而唐可岚只是把脑袋低的死死的,就是怕对方认出来,可是她这样单纯的想法有用吗?! “说,你被要求做什么事?” 开口的是绑着他的一个黑衣男子,而被抓住的人,显然也是被这阵势吓到了。 他抬头看了看唐可岚,这个一直和她联系的女人,此刻恨不得从来没有见过他似的,一副厌恶的表情。 而看了看一旁的唐父,很显然是一副官家风范,居高临下,又看了段瑞,很显然,段家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所以也无所谓的样子。 这可叫男人犯难了,到底该不该说,说出了实话,两边肯定会得罪一方,他偷偷的用眼神瞥了一眼夜子曦,这个看起来一直在笑的男人,其实更加的恐怖。 “说!”这个时候的夜子曦突然一声暴怒,吓得刚才还在犹豫不绝的男人,直接一个哆嗦,相比之下,他宁可得罪唐家也不愿意被这个冷血的男人折磨。 “是——是唐家小姐让我买凶杀人的——”他哆哆嗦嗦的说完了这句话,头都没敢抬。 一时间,会场里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说什么都有。 “你胡说!什么杀人买凶,你是骗子,我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来人啊,保安保安——”唐可岚一听到他开口,忙反驳道,她的胸前气的一抖一抖的,明明说好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出卖自己的。 夜子曦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唐小姐,他什么时候说过你们之间有电话沟通了,嗯?” 这个时候唐可岚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一时着急,竟然口不择言的把实话给说了出来。 段瑞此时作为他的丈夫当然要站在她这一边,看着自己的即将成婚的妻子被他这样的恐吓,心情也十分的不悦。 “夜总,你这样污蔑我的妻子好像并不太好,难道单凭你随随便便找来一个人就来指控可岚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要法律有何意义。” 段瑞的话像一颗救命稻草,一下子稳住了唐可岚的心,这个时候一定不要自乱阵脚,免得被牵制着。 “哈哈——”仿佛早就料到了他们会这样说,夜子曦竟然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他随手揪起那名男子的衣领,大声的问道:“我要你抬头看看,这里有没有人是当初让你杀人的?” 夜子曦的眼睛像鹰一眼敏锐,只消一眼,地下的男人已经溃不成军了,他不但败在了手段上,而且败在了心理上。 他哆哆嗦嗦的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看着穿着白色婚纱的唐可岚,指着她说:“就是她唐可岚——让我找杀手,去杀一个叫莫夕颜的女人。” “胡说!” 某人还在辩解。 “告诉他,你是谁?” “我是她好朋友李丹的哥哥,李明。”男人唯唯诺诺的说,在没发生这件事之前,他对唐可岚也是爱慕的,总觉的这个女孩家境优越,而且长的也好看,所以多次向她表明心迹,可是唐可岚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男人,只有在雇凶的时候才突然间发现了这个男人的用处,找到了他,而李明也确实没有打算把她也招供出来,可是对方是谁啊,是夜子曦,总有让人开口的方法,而且本来他对唐可岚的爱慕之情就不坚定,这会在生命和金钱的诱惑下,更是轻易的就说出了自己的上家。 唐可岚这下子傻眼了,原来夜子曦是有备而来的,连她和李明、李丹的关系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你含血喷人!我不认识什么李丹,更不认识你,我怎么会认识像你这样龌龊的男人!” 这个时候最容易上演的就是狗咬狗的戏码。 无论别人什么想法,至少段瑞有点相信了,因为夜子曦说的是,唐可岚买凶要杀莫夕颜! 女人也明显的感觉到段瑞的异样。 “可岚,是真的吗?” 段瑞很想她说实话。 而唐可岚只是摇头一直的摇头。 就连刚才一直很理直气壮的唐父此时面子上都有些挂不住,竟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依照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她一定是参与的,否则不会这样懦弱的躲在人后,和人理论。 “唐助理,是你说的,我要有证据,这回证据都有了,这算不算令千金雇凶杀人罪呢,如果我要上告的话,你觉得你女儿应该坐几年牢。” 夜子曦步步紧逼,就是要看看,外表道貌岸然的老男人,能怎么处理家务事。 而唐母早在一旁不知所措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向来都是听自己丈夫的,这会男人没有说话,她自然也是不敢插嘴,如果自己的女人真的做了那样的错事—— 唐父看了看在场的亲朋好友,还有平时一起工作的同僚,一时间觉得名誉扫地,只得愤愤的一甩胳膊,“家门不幸啊!”说完,拉着唐母就离开了。 “爸,妈——”而唐可岚只能在后面干叫,却不敢上前去追,这是她的婚礼,作为准新娘她是不能离开的,而自己的双亲却在这个时候觉得她丢脸,走了。 她把这一切都归罪与莫夕颜,如果不是她,今天的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 “莫夕颜!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段瑞没有娶你,你不甘心所以找了个男人包养你吗!你才多大,就未婚先孕,你也不怕以后生出的孩子没名分。” 来的宾客婚礼没见识到,笑话倒是看了好一通,当然这些笑话也只能看看,段、唐两家都不是好惹的主儿,这会来的人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上一篇   47 段瑞婚礼

下一篇   49 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