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柳柳的弟弟? - 强取豪夺

45 柳柳的弟弟?

“就你还这么好心,莫夕颜,你忘了他可是要害你命的凶手,你居然还维护他。”男人有些不理解,对于他帮夕颜出气的这个事情,女人不是应该很开心的嘛,有人帮自己,可是夕颜不是这样的,在她的世界观里,还是认为该送到法律面前的。 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孩额头上流血,夕颜想都没想就拿出包里的纸巾去给他擦拭。 也许这只是一种本能反应。 而椅子上的男孩以为她要动手,直觉机警的抬头,一双墨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莫夕颜,看的她愣是没有敢下手去给他擦伤。 “我,没有恶意,就是看你额头破了。”夕颜叹了口气,果真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男孩在看到莫夕颜的那一刻也是惊讶了一下,虽然只是一晃,但是夜子曦很快就扑捉到了这一点,这个男的仿佛对夕颜有忌讳。 他站起来走到他身边,问:“你认识她?” 男人把脸别了过去,“不认识。” 夕颜也是很诧异为什么夜子曦会这么问,如果这个人当真是认识自己的话,那为什么居然还要下死手来害自己的呢。 “你一定是认识她的,她叫莫夕颜,如果你不认识的话,刚才的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给谁看呢,不像是对一个陌生人该有的反应吧。” 男人的每句话都是切中要害,说的对方无法反驳。 “我只是觉得她很像我姐姐的一个朋友,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所以对于莫夕颜是谁来说都无所谓。” 他说的倒是实话。有一次无意间翻开姐姐手机里的图片时,她看到一张合影,对于那个美丽的女孩子他还是有些印象的,不过那是好长时间的事情了,他虽说是接手要杀害莫夕颜,但是每次都是有人告诉她对方身在何处,并没有告诉过他对方确切的照片,所以他并不知道她是不是那个人。 夕颜看到这个男孩的时候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的眉眼之间似乎和自己以前认识的好友相似,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是谁,她努力在记忆中搜寻关于这个的一个女孩,有一个弟弟,而且弟弟还喜欢赌博,这个是她听迟蓝说的,突然间,她一下子惊呆了,她确实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夕颜有些不敢相信,她颤抖的问:“你的姐姐是不是叫柳柳?” 其实她在心里还是希望不要是她的弟弟才好。 “你真的是我姐姐的好朋友。”男孩似乎也难以置信,原来自己三番两次想要治于死地的人,竟然是姐姐的好朋友,听姐姐说那个女孩对自己非常好,还常常的救济她。 想到这里,男孩更加羞愧的低下了头。 “柳柳是谁?”男人不耐烦的问。 “是我在圣尊工作时的一个好姐妹。” 这么一说,夜子曦很快明白其中的关系了。 “你还不肯说是谁指示你的吗,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你的那个好朋友早就把什么都说了,只有你还这么嘴硬,死活不说,怎么现在想开口了吗?”夜子曦直接把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他,其实早在抓住了两个人的时候,那个猥琐男就已经把什么都招了。 男孩看了一眼莫夕颜,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早就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依照老刘的性格,他是一定立马把什么都说了的,可是他不一样,做哪儿一行都有规矩,既然收了别人的钱,就一定要为对方保密。 “你就说出来吧,你难道想让你姐姐,看着你去死吗?”夕颜实在理解不了,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不肯说。 唤做梁子的男孩,终于心里防线被击破,“我都说,只是我想见见我姐姐行吗?” 夕颜没想到他能提出这个要求,她看了看夜子曦,男人冷冷的说:“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你姐姐看到不是徒增烦恼吗,赶快说吧,等你以后光彩了,再去见你姐姐。” 梁子显然没有明白男人的这句话,其实夜子曦在这样审问的情况下都没有问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来这小子的嘴是很硬的,而他也确实需要这样的一个手下,用来保护莫夕颜,这样的人做保镖一定是最安全的。 “你会放过我吗?”梁子有些不可置信,他看的出来夕颜和男人的关系,也知道夜子曦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都做了这么大的错事,男人居然还能放过他? “别谢我,要谢就谢你要杀的那个人,她是你姐姐的好朋友,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想要要你命的吧。”男人顺水推舟,给夕颜一个人情。 只要让他懂得感恩,以后对夕颜更加的会尽职尽责。 梁子眼眶有些湿润,在那么多他打他的时候他不曾流泪,却因为夜子曦的一番话而感动了。 其实男孩本性并不坏,只是偶尔嗜赌,他家里情况并不怎么好,可是赌博这东西,就跟吸毒似的,一旦染上了就一发不可收拾,输了一局就想翻盘,所以他到处借钱,想要能够把输的都赢回来,可是他才多大,赌场都是一些老滑头和背后的庄主设计好的,自然不能让你一直输也不会看着你好好的赢钱,所以他就一直流连在赌场里,当时的他以为姐姐很有钱,上的好班,赚的很多,可是有一次,他赢钱了,和朋友去圣尊玩,在那里他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竟然是陪酒女郎。那一刻,他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只知道,像头顶被泼了一盆冷水,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后来,他离开了圣尊,不再赌博,可是一时间也没有找到什么正经的工作,这个时候以前的一个赌友说有一个好差事,就是害夕颜这件事,只要做好了,事后能有三十万的酬金,虽然他并不想做这件事,可是为了能让姐姐离开那个地方,他狠了狠心还是答应了,所以便有了以后的种种。 听了他说的,夕颜一阵唏嘘感叹。 她解开了绑着他的绳子,用纸巾给他擦拭脸上的伤口,算起来,他也算是自己的弟弟,夕颜能体会那种帮助自己亲人的冲动,只可惜他用错了方法而已。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让你做的事情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夜子曦看也看过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他留了一张名片给他,就带着夕颜离开了。 “姐,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姐姐好吗?”走的时候梁子祈求道。 夕颜苦笑,她怎么会说呢。“你放心吧,好好养伤吧,如果有需要就给名片上的电话打就成了。” “谢谢。” 坐在车上,男人一直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呢?”夕颜实在搞不清他为什么这样,从居民楼里出来,他就一直忍俊不禁的,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笑你啊,还说如果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给我打电话就一定能行?”男人一挑眉,有些得意的看了看夕颜,她撇撇嘴,夜子曦好像没有说话不算数的习惯吧,再说,名片是他给的,又不是自己,当时只不过是卖个人情吗。 “好了,不闹了,其实我是想让他保护你。”男人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夕颜差点没把喝出的水一口气都吐了出来:“什么?保护我?” 夜子曦哼了一声,“这你就不懂了,他性子很硬,而且还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所以用来给你当保镖不是更好。” 夕颜摇了摇头,总觉的不好,“这是落井下石呢吗?” “什么落井下石?你什么思想呢,如果不这样,万一以后他的赌瘾又犯了重蹈覆辙呢,笨蛋。”男人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就她想的多。 回到鹿苑的时候,正好赶上夕晨洗完澡,她以为姐姐还在楼上睡觉。 她穿的很性感,其实向来,在莫夕颜不在家的时候,她穿的都若有若无的,这会没想到正好被夜子曦和莫夕颜一同给看到。 因为她听到车子进车库的声音,她以为自己的姐姐一定听不到,所以才急忙的出来,想要见夜子曦。 可她没想到的是,夕颜竟然跟着一起回来的。 “姐?”看到夕颜的那一刻,她是尴尬极了的,意识到自己穿的太过于暴露,可是一时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用双手捂住前胸,可是她高耸的胸脯,是说能遮得住就遮得住的吗。 夜子曦连看都没看,直接上楼。 “夕颜。”在进房间的时候,男人喊道。 夕颜顺着声音往上瞅,“我一会就回去。” 看到夕晨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她说:“夕晨,姐姐的耳朵好了。” 果真,她的听力是恢复了的。 “呵,姐姐——那好,什么时候恢复的,我太为你高兴了。” 夕晨一时间语无伦次。 “刚刚好的。”留下这句话,她也直接上楼的,这个妹妹,越来越大胆了。 刚刚这样子,算是色诱吗? 等夕颜上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脱掉了外套,看的出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夜子曦问道:“你可别怀疑我,我跟她什么事情都没有。” 夕颜瞪了他一眼,果真是她想什么,他都知道的。 “你妹妹不知道你能听见了吧?”看莫夕晨刚才那个反应就知道,一定是什么都不知道。 “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她在你背后说了什么坏话,否则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男人继续嘲讽她。 这个时候夕颜并不想和他吵,其实夜子曦每一次都说的很对,而且没一句话说的都一阵见血。 “好了,我累了。”夕颜没有管他,直接上床睡觉。 “早晚有一天,你会毁在你这个妹妹手上。” 夜子曦无心的一句话,在最后还真的验证了。

上一篇   44 背后主谋

下一篇   46 洛离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