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背后主谋 - 强取豪夺

44 背后主谋

夕颜上楼之后,心情莫名的烦躁,那句话她不是没有听见,可是自己竟然没有勇气去质问夕晨说的这句话的真伪,她想自己是姐姐,应该更多的包容妹妹,反反复复的,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是她太纵容夕晨了,也许以后她就知道放纵她的后果了。 正在心情无比烦闷的时候,她的手机不甘心的在桌子上响,她看了看屏幕,是迟蓝那张夸张的大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偷偷的把自己的相片作为她来电的大头贴。 是一条短信:夕颜我们问出结果了。 料是迟蓝这样性子的人都知道她已经听不见了,所以才改用发短信的方式。 夕颜动了动嘴角,对了,她还不知道自己能听见的事情呢吧。她赶紧回了个电话回去。 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接了。 “夕颜,你是不是能听见了?你居然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止不住的兴奋,夕颜听她这么说真的是很开心,又很难过,开心的是,连迟蓝这样粗神经的女孩都知道自己给她打电话一定是恢复听力了,为什么自己最亲的妹妹,在听到她说话的时候她明明都转身了,可是夕晨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话啊,是不是耍我呢?”迟蓝那头不愿意了,以为只是夕颜搞的恶作剧,害她空欢喜一场。 “好了好了,人家耳朵刚刚好,你就这么大吵大闹的,都震死我了。”夕颜小声的埋怨。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恢复听力。告诉我,怎么突然之间就好了呢?” 夕颜想了想,这病来的奇怪,走的也是蹊跷。 “是因为今天那辆车想要撞我的时候,刺激的好了,医生说,我这是受到重大刺激才会这样的。”她如实相告。 迟蓝想了想,倒是也是,像当初那么危险的时刻,她都担心夕颜会被撞飞了,可是任谁能想到最后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呢,这也许就是机缘巧合吧。 “说实话,我还真感谢今天那个要撞我的那辆车呢。”夕颜说笑。 “你是不是傻,还感谢他呢,他可是当初想要你的命来着,他就该死!” 说完,夕颜在电话那头听到咚的一声,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 “迟蓝,你做什么呢?” 隐隐约约中,她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迟蓝好像在体罚某人呢。 “嘿嘿,夕颜我替你出气呢,我和琉越抓住了那个要害你的人,想要问出来是谁在背后搞的鬼,可是这人嘴巴紧的很,死活都不说,没办法,只好给他来点硬的。” 夕颜听到这里心里一阵不适,虽然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毕竟这会儿自己都有了身孕,总是对一切事物抱有最宽容的心态,听迟蓝这么说,好像还动用了什么私刑,她一下子就受不了了。 “迟蓝,你别打他了。我想过去看看。” 女孩看了看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男人,此时又被绑在了椅子上,这样的情况怎么能让夕颜那种连只蚂蚁都不敢杀的人看呢。 “你别来了。”迟蓝想都没想的拒绝。 “迟蓝,你还是我朋友不,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就要过去。”夕颜唯一有一个毛病不好,就是太固执,在她的世界里,自己要管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墨迹了好一会,迟蓝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告诉了他们在哪里。 夕颜上楼的时候并没有脱衣服,这会正好穿着方便出去。她下楼,可是并没有看到夕晨,本来她打算去她房间告诉一声来着,可是一想到刚进门时她说的那种话,现在心里头还有气,也就所幸没说。 正好这个时候,夜子曦回来了。 看到她匆匆忙忙的穿鞋子,忙问:“你打算去哪儿啊?” “迟蓝说抓到那个肇事司机了,让我过去。” “那走吧,我们一起去,这件事,你怎么能不告诉我自己一个人一声不响的就去了呢。”在车上,男人有些埋怨的说。 “我不是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吗,迟蓝叫的急,我就没有给你打电话。” 夕颜不是傻子,能清晰的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也许他上一秒就在其他女人那里缠绵来着。 一想到这,心里就隐约的疼痛,明明下午的时候,他还是舍身来救自己,只一会的功夫,就和别的女人勾搭上了。 男人开车向来速度很快,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指定的地方,这是一处废弃的居民楼,有的住户已经迁走了,还有的钉子户不肯离开,夜子曦心想,迟蓝选的倒是一个好地方。 他不知道,迟蓝背后的谋划者其实是琉越。 在三楼,夜子曦拉着夕颜进去。在楼梯口的时候就能听见楼上不时传来的惨叫,夕颜心里一阵抽搐,不是告诉过迟蓝了吗,不要打人了。 其实这个时候,迟蓝也是在外面站着的,她能做的也就是打对方几个耳光,或者踢一踢,根本无关痛痒的,要不就是狠狠的骂一通,可是这些人都是硬汉子,自然不是那么轻易说出自己上家是谁的,所以迟蓝的手法只是小儿科而已。 所以当琉越出手的时候,就让迟蓝退出去了,他们那一行人,自然有自己逼供的方法,只不过,这些黑暗的东西是不能让自己的女人知道的。 迟蓝这会才体会到了夕颜的感觉,原来听着别人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喊救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现在的她,有种冲动进去把夕颜告诉自己的话,转告给琉越听,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一想到对方三番五次的想要治夕颜于死地,她还是下的狠心,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来。 “迟蓝。”正在上楼的夕颜看到了女孩在楼梯出徘徊,心放下了一大半,幸好不是她的好姐妹动的手。 迟蓝望向夕颜身边的男人,他个子很高,穿着黑色的风衣,一双漆皮靴子,很好的彰显了他的身份和地位。她并没有见过夜子曦几回,去鹿苑的时候,多半男人也是不在的,所以迟蓝是很害怕这样一个凶声恶煞的,总觉的不笑的时候,让人感觉冷冰冰的。 “谁在里面?”夜子曦问道。 “我男朋友琉越。” 男人看了夕颜一眼,又看了迟蓝一眼,紧了紧衣服。“你们在外面呆着吧,我进去。”言外之意,他们的手段一定是不能见光的。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给他让路。 “你别,杀人。”莫夕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样的话的,可是直觉上,她觉得能让她也跟着不看的东西一定是很可怕的,所以理所应当的就想到了杀人。 “哈哈,我像是那种动不动就要杀人的人吗,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夜子曦回头,笑笑。 夕颜愣是把像字咽回了口中。 知道夜子曦进去了,迟蓝才开口问:“夕颜,我总觉得,你家男人比琉越可狠多了,就他那眼神,连琉越都没有过,就跟寒洞里的冰块似的,看一眼都毛骨悚然,他身上好像有一种气质,让人亲近不得。” 迟蓝跟夕颜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自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夕颜也知道这是为她好呢。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害怕他,可是后来习惯了,也就不怕了。”夕颜不经意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这儿还有一个小生命呢。 “那就好,反正我是不能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感觉太不爽了。” 夕颜嗤笑,愣是把这么严肃的话题给说的很戏剧性了。 不过让她们很意外的是,自从夜子曦进去之后,里面还真没有传出那种很痛苦的声音。 迟蓝望向夕颜,撇嘴道:“该不会你家那口子真的把他给崩了吧。” 夕颜白了她一眼,傻啊,连背后是谁都没问出来,哪能那么轻易的就让她死了呢,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知道的事,那为什么一下子里面没有动静了呢,难不成是和解了? 她们两个在外面不停的揣测,然后又一一否决,两个女孩都不敢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还是琉越先出来的,“你怎么出来了?” 迟蓝第一句当然是要问这个事情。 男人耸耸肩,看了一眼夕颜,“有她男人在没有我们的事了。” “走啦,别看了。”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迟蓝就走了。 “喂喂,夕颜那我先走了——” 连迟蓝都被琉越拉走了,夕颜一定是要进去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推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她忍住要作呕的想法,在门口看到了夜子曦,此时的他正襟危坐的在椅子上,看着对面奄奄一息的男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快要死了的男人。 其实他的年龄并不大,也只有二十岁左右的的样子,只不过一下午的长时间“拷问”和“拷打”让他显得倍加苍老。 “你要杀就杀,我是不会说的。” 那名男子还忍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 其实琉越离开也是看不下去夜子曦的手法,当他进来的时候,琉越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而且绝对不比他简单,所以他乖乖的给他让路,让他来审问。 夜子曦可不是什么善茬,进来的时候只是问了一句“你说不说?” 对方显然没有给他这个面子,夜子曦也不赖,直接一脚冲着他的肋骨就踢了下去,当时琉越就知道,这男人的胸腔一定是断了!所以琉越看不下去了,直接带着迟蓝离开,因为他知道,夜子曦是一定能问出来什么的。 “你怎么来了?”看到夕颜进来,夜子曦直觉的拧眉,他的潜意识里并不想夕颜看到这么残忍的一面。 “如果我不来,你不是要把他打死了。”夕颜淡淡的说,其实她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上一篇   43 洛离醉酒

下一篇   45 柳柳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