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洛离醉酒 - 强取豪夺

43 洛离醉酒

“嗯?”她转头,活在有声的世界里真好,这会儿连觉得车子的按喇叭声儿都是这么的好听。 “你还不如听不到你呢,真吵。”夜子曦这么说还不忘扑哧一笑。 “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你不许告诉她们我好了的事情,我要说我唇语学通了,能和她们正常交流了。” “无聊。” 男人是在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的,他打算先把夕颜送回去,然后再处理事情。 夕颜想,这样也好,省的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他拆穿自己。 夜子曦是接到洛离的电话才过去的,听得出她电话里的状态并不是很好,所以他并没有告诉夕颜自己去了哪儿,一方面是怕她多想,另一方面也是害怕她刚刚恢复听力的心情是很好的,却要无端的猜疑。 半山别墅。 洛离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浅粉色睡衣,桌子上散落着三三五五的酒瓶,看得出,她刚刚喝了很多,这会面色潮红,分外迷人。 夜子曦进来的时候首先闻到的就是刺鼻的酒味,他不适的拧起好看的眉头,“洛离?” 硕大的房间,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子曦,你来了——”模糊中更带着一丝媚态,男人这才发现落地窗子前一抹消瘦的身影。 男人蓦地就感觉到心疼,曾几何时,她有不这样买醉过了。 “洛离?”夜子曦的话语中并没有任何的情欲味道,就是简单的关心还有怜惜,气死他懂得洛离的意思,自从她回国之后,她的意图他都明白,多少次的明示暗示让他来半山别墅,可是当时他已经有了夕颜,不想再跟洛离有什么纠结。 “子曦,”迎面扑来浓重的酒气,混着女人身上好闻的香水味,倒有一种幻如隔世的感觉。“你是有多久没来我这里了?”女人的眼神轻浮,更多的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而显得迷离。 “洛离,你喝醉了。”男人看不惯她这个样子,有些烦躁。 “我没醉,一点都没醉,”女人伸出藕臂自然的缠上夜子曦的胳膊,眼角泛光,“夜子曦,我们是有多久没有这样过了,你还记得半山别墅吗?你还记得月下独酌吗?” 女人在说完这句话后,眼神蓦地暗了下去,这么近的距离能很清晰的看到一滴晶莹的泪滑过她白皙的脸颊,然后坠落在地。 洛离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纠缠,很自然的放开夜子曦的双臂,自己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朝阳台走去。 转过身,洛离两行清澈的泪水流下,其实她向来都不是那种容易示弱的女子,从来都不是,以前在圣尊做领舞的时候,她也是一枝独秀,高傲独立的,所以任凭身边多少公子哥对她抛出橄榄枝,她都没有接受,只有夜子曦这个男人,一眼便跌进了他的深渊里,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夜子曦背对着洛离,但是能很清晰的听到她的啜泣声,洛离没有故意要装可怜的意味,她是真的委屈,真的真的好不甘心,如果当初不是自己的自作聪明,也许今天的她就是瀚誉的夜夫人了。 男人三两步追上了洛离,背对着她,紧紧的拥她入怀,他的手横在洛离胸前,能感受得到她强烈的心跳和滚烫的热泪。 “洛离,对不起。” 女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无助的用手背捂住了嘴巴,不想让自己哭的太大声。 “子曦,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是吗?” 能说出这样话的,一定是对爱情看的很通透,看的很彻底的人,更或许是对爱情失望到了极致,悲哀到了极致,才能有的感悟吧。 诚然,莫夕颜不是第一个爱夜子曦爱到骨子里的女人,莫夕颜也不是第一个能为夜子曦出生入死,把生命抛之度外的女人。 她能做的,洛离都能做,而洛离能做的,莫夕颜未必能照单全收。 当时洛离跟着夜子曦的时候也才二十岁,一个花一样年纪的女孩,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这个男人。那个时候的洛离是可爱的,聪明的,妩媚的,慧心的。 为了能在事业上帮助男人更加的一帆风顺,从来没有上过大学的她,彻夜苦读mba相关的书籍,连夜子曦都夸赞她的才智,当别的女人还在逛街涂抹香水搭配衣服的时候,她已经柔韧有余的出入各种高级会所,和男人一起打拼事业。 知道夜子曦在某些黑色产业上也有涉足的时候,她又甘心的做起了居家好女人,不让他的仇人找到机会来威胁夜子曦,那个时候,她每天最大的愿意就是在半山别墅里等待晚归的男人。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因为能为他付出青春,而又肯为他死。 的确夜子曦确实存过要和她一辈子的念头,但是终究还是因外她私自堕了胎而惹怒了男人。 她以为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却不知道,那个时候的男人,最希望能有一个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而洛离的做法彻底激怒了夜子曦。 那些往事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不断的重复在脑海里,他们快乐过,悲伤过…… 洛离哭的越发难忍,为什么此时的男人就在身后可是却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洛离?”男人的心里也堵的难受,其实他不来半山别墅,一是不想面对洛离,也是不想重温以前的美好。谁说男人就没有柔情的一面,真正挚情的铁血男儿也是有情有义的。 被扳过身子的女人,抬起哭肿的双眼,望向他,“子曦——”那一声,仿佛千山万水般浓重。 夜子曦张了张嘴,却发现根本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他除了给她一个拥抱,用来温暖她冰冷的身体外还能做什么?两个人已经成为过去,无论再怎样重温,都不可能回去了,时间已经走失了。 “洛离,其实你不该回国的。”男人的嗓音有些沙哑,他何尝不难过,只不过他是男人,更是夜子曦,他不能流泪,可能说,即使会流泪也不会是为了一个已经成为过去时的女人流泪。 怀里的女孩抽噎了一下,“我很想你,一直都很想你。所以我必须要回来。” 如果不回来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如果不回来就不会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位置,对自己死心。 夜子曦对洛离是有情的,而是也是纵容的,这就是为什么她能在圣尊开枪,而夜子曦可以出面的原因。 他纵容这个女人,一定是有他自己的道理。 “下次别喝这么多酒了。你看你,都憔悴成什么样了。”夜子曦捋了一下她的长发,飘逸的酒红色,是他最爱的颜色,洛离一直都没有变过造型。 “嗯,知道了,我以后都不喝了。” “你来这里,莫夕颜知道吗?”清了清有些干哑的嗓子,洛离好心的问。 “她又不是我妻子,用不着事事都告诉她。”男人说的云淡风轻,毕竟在一个刚刚为你哭过的女人面前,最好不要提到另外一个女人。 “今天晚上在这里吃吧,我做你最爱的。” 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洛离都不想要去计较了,总觉的能有这片刻的安静就是上天对她的赐予,她不想要求太多了,那样张牙舞爪,荆棘满身的日子她过够了,不想争也不想吵了。 就这样,安安静静一辈子,也许是对她最好的结果。 洛离很快就把屋子收拾的焕然一新,不得不说,当她认真的时候,是个极其有魅力的女人。 不消半个小时,她已经做出了一整桌,丰盛的晚餐。 鹿苑。 夕颜几乎是小跑回去的,她太开心了,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夕晨和韩姨,可惜韩姨今天不在,那么这个号消息一定是要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妹妹了。 推门,进去。她在客厅里并没有发现夕晨的影子,她脱了鞋子,看看时间,这个时候她是应该下班的。 “呦,出去逛街的回来了。”她是半蹲着脱掉鞋子的,所以这会能清晰的听见后面夕晨说的话。 “就你这样的也不怕出门被车撞死。”夕颜的身体僵硬在那里,她分明能听得见她语调中,陡然升起的高音。 不可置信。 这是一个妹妹该对姐姐说的话吗! “说话啊,聋子!”这还不算完,最后还加了一句嘲讽。 夕颜想,要不是自己足够有定力,一定会回头扬手给她一个巴掌。连夜子曦都没有这样说过她是聋子,而自己一心疼爱的妹妹,竟然能说的出这样刻薄的话来。 她猛的转过身,对上夕晨似笑而笑的表情,也许没想到她能突然回头。 夕颜的表情很尴尬,忙轻声说:“姐姐,你回来了,什么时候?” 她的口型做的夸张极了,生怕她看不清一样。 为什么刚才明明听见和感受到的完全不是这样呢。 “我这样的聋子不是该早些回来吗,免得在路上给其他人造成不便。”夕颜的口气冷冷的,看的夕晨心里一阵惊慌。 “姐姐说什么呢,姐姐怎么可能是,是聋子了,呸呸呸多难听啊。”她反而一副很嫌恶的样子。 夕颜真的怀疑自己的这个妹妹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 夕颜并不想和她多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妹妹,而且刚才只是嘲讽了自己几句,她没理由直接给她定罪,现在的夕颜烦躁的很,直接上楼没有管她。 夕晨也是一时间愣在了原地,刚刚她姐姐的说的话,明明就好像听到了她讽刺的那几句似的,可是看姐姐的表情,又不像是能听见的意思。她连忙后悔,以后这样的事情可不能再犯了,万一她一下子能听见可怎么办。

上一篇   42 能听见了

下一篇   44 背后主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