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能听见了 - 强取豪夺

42 能听见了

既然身为好朋友,那这次的惊喜一定是要她本人亲自来的,所以说绝对不可能是别人来的,主角都没有出现配角就先上场了?没有道理的。这么想着徐菲依据医生的思维,她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想到出门的时候夜子曦跟她说过的电话,她偷偷的拿起了电话给他打了一个。 无论是不是自己多疑了,她觉得既然收下了人家的钱,就要好好的照顾莫夕颜。 男人在接到徐菲电话的那一刻,也有些明白了,她虽然没有说出什么重要的消息,不过凭借自己的敏锐洞察力,他能知道,此次夕颜出门一定不会一帆风顺。 “迟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夕颜看的出迟蓝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就知道有戏。 迟蓝看了一眼旁边一脸警戒的徐菲,拉了拉夕颜的衣角,小声的问:“她可靠吗?” 夕颜白了她一眼,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见好不好,夕颜只觉得自己耳朵旁边有些软绵绵的,是迟蓝呼吸吐出的气。 “放心,我不会害她的,我带她出来就一定会负责夕颜的安全的。”徐菲一副我很清白的样子。 “徐菲是个好朋友,你放心啦。”夕颜知道迟蓝顾忌的是什么,连忙告诉她之间的关系。 迟蓝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是知道消息说你要来这里,所以我才立马过来的。”果然不出琉越所料,这么多天的电话跟踪还是有成效的。 夕颜费力的听懂了迟蓝的话,不解的问:“你知道我要来这里?” 迟蓝点了点头。 “我们监听电话的时候听到说要让你来到这个地方,这里人多口杂,很好下手。”说完,瞥了一眼徐菲,要不是夕颜说这个女人可信,迟蓝一定第一时间就给她揪出去,谁知道是不是她撺掇的。 听迟蓝这么说,夕颜也是回头望了望徐菲,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要她出门并主张来这里的一直都是徐菲。 徐菲看的出夕颜在怀疑她,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让你来这里确实是有人让我这么做的。” 一说到这儿,迟蓝的眼睛更加的冒火了,这算是她招了吗?? 徐菲有些口不择言,迫不及待的摇了摇头,“不是不是,你们听我说。”徐菲整理了一下思路,“有一个女孩说你的好朋友,闺蜜,曾经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并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今天我才会带你来这里的。” 她一脸正经的样子,让夕颜不自觉觉得好笑,其实不用她说,夕颜也是相信的,这几天和徐菲在一起相处,感觉到她不是那种有心要害她的人,如果要动手的话,她早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了,还至于这样大张旗鼓的带她出来,然后弄死了她,这不是掩耳盗铃呢吗。 “你放心好了,你的为人我信得过。” 徐菲总下放下了心,有当事人的相信就好了。 “那约见你的那个人是谁啊?你还记不记得当时她长什么样子?”问这话的是迟蓝,这个时候她倒是没有冲动,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人。 “她长的很年轻,和夕颜一般大,一身穿的都是名牌。”徐菲仔细回想那天和唐可岚见面时候的细节,唯一自己觉得遗憾的就是没有问对方的名字。 迟蓝看了一眼夕颜,记忆中她好像从来没有那样有钱的好朋友吧。 “徐医生,以后无论是谁找我,都不要相信,我的朋友只有迟蓝一个。” 迟蓝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扬着小下巴。徐菲汗颜,夕颜这样乖巧的女孩怎么会有这样大大咧咧的女朋友呢。 夕颜想了想,跟自己年纪差不多,而且穿着也很华丽,又对她成见这么深的,蓦地她就想起了唐可岚。 “迟蓝,你说会不会是唐可岚呢?” 迟蓝白了她一眼,早就跟她说过是那个贱女人了,是夕颜偏偏不信, 夕颜接受到了迟蓝的白眼,咧嘴一笑,撒娇的到她的身边拉了拉她的手,“好了,是我没有听你的话,养虎为患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吧,既然知道是她要害我了,我该回鹿苑吧。” 迟蓝卡了看她,“出息吧,你蓝姐姐我都来了,自然是有巧妙的对策的。”她故意不说,卖了个关子。 徐菲也是建议既然都知道有人要害夕颜了,那自然是该回去的,可是迟蓝却说,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没事的,可以继续逛街。 夕颜看了看徐菲,迟蓝就是这样的性子,不过难得她说的做了一回周密的保障,那好吧。就随着她去吧。 三个人旁若无事的开始逛街,在迟蓝的预测中,纵使他们敢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动手的话,琉越的保镖也在暗处早已埋伏好了,所以根本不用怕,迟蓝心里存的是这个想法,所以才敢对夕颜的安全打包票。 可是她忘记的事,唐可岚已经知道夕颜失聪了,所以断不会傻傻的像上次一样在大街上直接动手。 当她们三个过马路的时候,迟蓝和徐菲都是谨慎小心的,生怕过往的车辆撞到夕颜,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女人明显的感觉到有人故意拉了她们一下,两个人重心不稳,纷纷松开了夕颜! 而这个时候,一脸黑色轿车,直直的就冲夕颜过来! 迟蓝在松开夕颜手的那一刹那,就知道有些不妙。因为她亲眼看到后面有人推了夕颜一把。 她一个什么都听不见的人,傻傻的站在路中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纵使她警觉性再好,可是也没有张四只眼睛,她看不见后面,更看不见两侧。 “夕颜!”徐菲和迟蓝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的,可这个时候迟蓝才第一次从打心眼里认清,夕颜是听不见的。 所以她们看到的画面就是夕颜一个人傻傻的回头,然后后面一辆蓄谋已久的车迅速撞了上去,仿佛等的就是这一刻。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从拐角处驶来另一辆车,直接冲撞了过去。 两辆车直接横亘在一起,造成路人很大的惊叫。 想要撞人的那辆车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发生事故,而从拦截车上下来的人正是夜子曦! “夕颜!”迟蓝觉得自己是飞一样跑过去的,她激动的呼吸都有点跟不上节奏了,她摸了摸她的身上,好像并没有伤到哪里,这还好。否则,她就是死了也难辞其咎。 “蓝蓝,我没事,真的没事。”看到迟蓝惊吓成那个样子,她也有点不忍心,刚刚确实她是看到奔向她来的那辆车了,而她在那一瞬间也觉得危险产生了,她直觉到周围惊讶以及刺耳的呼声,可是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寂静,万籁的寂静。 那一刻,她想过自己会死,可是感觉躲不掉,所以她是微笑着的。 “把她交给你们两个我并不放心。”男人从不远处走来,当然背对着夕颜的,她是感觉不到的,而且也听不到。 “叫你在家老老实实的待着不信,非要出来。”男人一把拉过她,圈在怀里。 夕颜抬头,看见是夜子曦,原来刚刚救她的人还是自己最爱的男人。 “你怎么会来?”脱离开大众的视线,夕颜不解的问。 这个时候迟蓝为了赎罪已经离开了,她按照琉越的指示,扣下了那个肇事伤人的司机,根据他们以前掌握的线索,估计很快就能知道是不是唐可岚在背后搞得鬼了。 “幸好徐菲给我打的那个电话。”男人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女人,的确如果夕颜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这件事和徐菲也是脱不开责任的。 夕颜看了看徐菲,果然,自己听不见连她打过电话都不知道。 “除非笨蛋才会在白天对你们下手,我想对方一定是知道你已经失聪了,听不见,所以我猜想,他们一定会用车祸这招来对付你。” 男人很冷静的分析这件事,听的夕颜一愣一愣的,果真如他猜想的那般,对方狗急跳墙,直接露出了马脚。 不过刚才的视觉冲击还是尚在的,夕颜忘不了那一瞬间车上男子狠虐的表情,仿佛不弄死她就誓不罢休似的。 一想到这儿,夕颜的头忽然就疼的厉害,她弓起了身子,有些不适。 “夕颜,你怎么啦?”男人是率先发现她的不对劲的。 “头疼——”仅仅一下,她就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徐菲赶紧叫来了车。 这次杰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因为到了医院的时候,夕颜又突然说不疼了。 白衣男人看了夜子曦一眼,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他同样拿出了上次的那个小东西,放在夕颜耳边,可是刚刚响了一下,夕颜就很自觉的反身回头。 她能听见了!真的能听见了! 她兴奋的看着夜子曦,他也很高兴,没想到一场阴差阳错,竟然让夕颜恢复了听力。 杰摘下了听诊器,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的女人好了。” 夜子曦气的踢了桌子旁的垃圾桶,“你不是说伤到耳膜了吗,不会好了吗!” 男人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没想到她是受到刺激,而造成的伪受伤,这下好了还不好。”撇了撇嘴。 “庸医!早晚你的医院会黄。”男人留下这句话,挽着夕颜离开。 坐在车里,夕颜的心情可想而知,她一直嚷着要夜子曦说话,无论说什么只要是语言就行,夜子曦无奈的看了看她,这像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该做出的事情吗,怎么还跟孩子一样呢。 “莫夕颜?”

上一篇   41 出门

下一篇   43 洛离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