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夕晨回来 - 强取豪夺

40 夕晨回来

夕颜熟练的用咖啡机调制,来到了鹿苑,她很早就已经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家,在没有遇到夜子曦的时候,她时常幻想,以后能租一个五十平米的小房子,自己一个人住,一定要打理的井井有条。 可是现在,虽然住在这宽敞明亮的豪宅了,她其实并不开心,因为自己没有奋斗和努力过就像被人养在金丝笼里一样。 尤其是自己又得了病。 她忙把咖啡递了过去。刚刚太专注竟然差点烫伤了手。 “谢谢。” 徐菲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她能理解现在夕颜的心情,看的出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而这么年轻便要失去自己以后全部的听力,想必一定是件很难以承受的事,首先就要打消她的畏惧感。 “其实学了唇语以后,你可以不用告诉别人你的耳朵有问题,也能看懂别人说的话,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可是我不想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纵然我能看的懂,可是感觉是不一样的。”夕颜随手打开了电视机上的播放键,这会里面放的正是最新的单曲,她能看到徐菲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而自己除了看到晃动的画面,其实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这是在逃避,学习,你会听懂大家在说什么,能和大家一起交流,而不学,你就什么都不知道。” “就像这杯咖啡,你喝的时候很苦涩,其实一会儿就感觉到甘甜。” 夕颜接了过去,小饮了一口,顿时口腔里满满的都是苦涩味道,不一会,舌根的味蕾处就能感觉到满嘴的甜意,这是跟加了糖完全不同的地方。 她似乎有些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其实唇语很好学的,尤其是对你这样的人,你可以准备一面镜子,然后对着它说话,看自己说话时的唇形,没事的时候就可以练练。” 徐菲好不容易才打开了她的心结,此时一定要乘胜追击。 夕颜拿出梳妆柜上的小镜子,对着,咿咿呀呀的,突然就扑哧一笑,感觉很好玩。 “这样就对了,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很美的,相信我,过一段时间,你就能很熟练的不用看我写的字就能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她在这儿坐到了晚上才走。 夜子曦回来的时候,直接把车开到库里。刚进屋就听到一阵笑声,自从夕颜回来后,很久都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 他进来的时候,就瞧见夕颜手里拿了一个镜子,一边跟韩姨对着什么。 “你们闹什么呢?” 夕颜是听不到的,这会又背对着门口,只是自顾自的瞅着韩姨的神情,只见韩姨说了一句先生。夕颜瞬间就回头了,因为她感觉韩姨叫的这声是夜子曦。 “真的是你?” 这语气透露出一股子激动和开心,她是疑问句,证明在她回头的时候,心里已经猜到了。 “你能看懂韩姨说的话了?”男人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她是用唇语看。 可无奈,夜子曦的这句话还是太繁琐了,她只能看懂简单的。“你说什么?” 夜子曦无奈了,还是没懂。不过不用着急,有点成效就是好的,他相信夕颜是很聪明的,学的也快。 “我说你猪,笨猪。”男人表情做的极其夸张,夕颜对这个单词很明显就看懂了,她挥手打了他一下。 迟蓝在第三次确认了这个电话能打通的情况下,就知道,不出三天,就一定能查的出是谁在背后做的。 那面守着电话的人也是很苦恼,两个大男人天天就盯着一个电话,这是什么事啊。 “梁子,你说上次我们都搞砸了,上面还能让我们做什么了吗?”一个看起来大脑袋的人不满的问道,都两天了什么消息都没有。 “你急个什么,这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等信儿就成了呗,前几天不是还有一个打错的电话进来吗!”另外一个看起来有些单薄的男人狠狠的说。 “我不是着急了吗,这几天手有点痒痒了,好几天没赌了,犯瘾了!” “出息!上次要不是你找的那个人怂,能让那个女人跑了,连个孩子都弄不掉,事成了有三十万呢,够我们玩一个月了,等着。” “行,梁子我都听你的,下次你指哪儿打哪儿。”说完,嘿嘿的鬼笑,露出肮脏的一口黄牙,两个人在破旧的居民楼里喝着啤酒计划下一步的事。 唐可岚明显的感觉到了这几天段瑞对自己越来越用心,上次无意间好像听段瑞提起,说婚礼的时候,莫夕颜要来,当时她一听就心里直打鼓,好不容易才忘掉那个女人,他怎么有无缘无故的提起来,现在她想的就是,尽早的送夕颜离开星海市,越快越好。 上次的事情也许并没有人发现是她做的,所以这次唐可岚更加爱的肆无忌惮,她觉得只要是自己足够小心,就一定不会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第二天,徐菲依旧来到了鹿苑。看夕颜的样子,想必她回去之后,夕颜一定是按照她所教的方法练习了,很明显的感觉到今天她对唇语的热情。 聊着聊着,她就又看到了那本书,记得,昨天来的时候,夕颜就是看的这本。 徐菲浅笑,当真是一个尽职的妈妈。 夕颜今天穿了一件牛仔裤,上面着了一件白色雪纺吊带,看起来很有活力,不似以往那样的慵懒。 “你喜欢小孩子吗?”夕颜问她。 徐菲耸耸肩,还好吧,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读大学那会,她选的是医学,试想一个和尸体成天打交道的女生,有哪个男孩子敢交往啊,于是一直也没有男朋友,一心专注自己的学业,工作后也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所以更加没有打算以后有小孩子的事情。 “以前我也不喜欢小孩子,但是自从我有了宝宝之后就开始很喜欢的,也开始关注这方面的事了。上次我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孩,年纪和我相仿,不够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了。”夕颜并没有觉得拘束,倒是想到了哪里就什么都跟她说了。 “我看夜少也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吧,家里准备了这么多的小东西。” “那都是韩姨准备的。” 两个人还在聊天,这会夕晨倒是从外地回来了,要不是韩姨上楼来找她,她还根本都不知道。 这次夕晨谈好了一笔大单子,刚刚坐飞机回来,打个车就直接回鹿苑了,她本想向夜子曦来邀功的,因为这笔生意据说连公司里的精英都没有做成的,而她莫夕晨一出马就什么事都做好了,开心的要命。 四目相对,夕颜看到自己的妹妹别提有多高兴了,这段日子,她不能给她打电话,只能发短信,这会见了人,感觉她比以往要消瘦了很多。 “晨晨,你终于回来了。” 女孩并没有如愿在家里看到夜子曦的身影,也好,至少知道他没有和姐姐厮混在家这一点就让她很满足了。 “姐,我都想你了。” 她拎的大包小包都散落在客厅里,弄的她就是这鹿苑的女主人一样。 “她是谁啊?姐。”这句话夕颜并没有听见,她知道自己妹妹说了话,可是并不懂什么意思,她求助似的望向徐菲,徐菲很有礼貌的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徐菲,唇语老师。” “晨晨,姐姐的耳朵听不见了。”夕颜试想过无数次如何来告诉妹妹自己的事情,竟然没想到是这么风轻云淡的说了出来。 夕晨的眼里蓦地的就涌上一层水雾,她扑到夕颜身上,问:“姐姐,怎么会这样,怎么弄的?”她知道夕颜听不见,望向了韩姨。 韩姨叹了一口气,“小姐和先生回来的时候,小姐已经这样了,好像是突然患上的。” 一滴泪水不经意的从夕晨眼里流下,毕竟这是她的姐姐,一直相依为伴的姐姐,看到她这样子,夕晨也很难受。 “别哭了,晨晨,姐姐没事的。现在在努力的学习唇语,过一阵子我就能和你们交流了。” 由于夕晨回来了,徐菲并没有待多久,下午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她出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有一辆车一直跟踪到她工作的地点。 唐可岚来找徐菲的时候,她马上就要准备去鹿苑的。 “你好,是徐小姐吗?” 徐菲看了看她,并不认识,“你好,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我是慕名前来的,因为我的一个朋友正在接受你的治疗。”说到这儿,她又使用起来以前惯用的招数,装委屈。 “其实你的患者莫夕颜是我的朋友,最近她生病了,可是一直都不让我们这些好朋友知道,我给她打电话也不接,所以我一直很苦恼,不知道她最近怎么了?” 徐菲蹙眉,这莫夕颜都失聪了,怎么会接她的电话呢,“她失聪了,你不知道吗,她当然不可能给你打电话啊。” “啊!”唐可岚听的一怔,她本来是不知道莫夕颜发生了什么的,刚刚的一切是她蒙的,没想到徐菲以为她真的是夕颜的好朋友居然不小心给说了出来。 “那她是完全都听不见了?”唐可岚试探着问。 “目前看来是什么都听不到了,不过我正教她唇语呢,她很人正常交流是没有问题的。” 唐可岚心想,耳聋了,那更好办了。 “那她如果走在大街上,是不是也没事呢?” “那可不行,她只是能和常人交流,像那种过马路什么的,她本身是听不到的,万一出什么事情呢,所以我不建议她出门的。”徐菲倒是一股脑的什么都说了。 “你要是关心她的话,你可以去鹿苑找她啊,我看这几天她的心情都不错的。” 唐可岚笑笑,她怎么可能主动送上去呢。 “不了,我还是等到她恢复的时候再去吧,对了,你有名片吗,给我一张,以后我要是想知道关于我这个好朋友的消息时候可以给你打电话给你。” “没问题。”徐菲递出了自己的名片,唐可岚放入包内。 “对了,我希望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诉夕颜,我是背着她问的,怕她会多想。”唐可岚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假装关心一下。

上一篇   39 治疗

下一篇   41 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