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失聪 - 强取豪夺

38 失聪

幸好在这个闹市区里,后面的车速不是很快,男人一个箭步直接冲了上来,紧紧的拉开不知道躲闪的女人,车子也适时而止,车上的司机态度是很友好的,哪怕是夕颜的错,那位白皮肤的男人还是很有礼貌的道歉,当然,夜子曦也不是那样不懂礼数的人,也是向对方道了歉。 在这里,只要没有出什么大事,大家都不会向看热闹一样的围观,很快,大家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个忙个的。 “莫夕颜,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怎么不看着点路呢?!”男人一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还心有余悸,要是不她身边有一个人拉了她一把,这会怕是她早就在车轮底下了。 可女人在意的是,夜子曦不是刚刚说给她买好吃的吗,怎么这会手里什么都没有呢? “我跟你说话呢,你装什么傻啊!”看到夕颜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的手看,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夜子曦气更不打一处来。 “莫夕颜!”他扳过了她的身子,冰冷的双眸恶狠狠的对上女人的,她什么时候这样了,连句话都不说。 这个时候,夕颜才发觉男人是生气了,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生气呢,刚刚不就是躲了一下车吗,至于吗,说好的好吃的呢,夕颜还觉得委屈。 “你被吓傻了,不知道说一句话吗!” 男人还在咄咄逼人,这个时候莫夕颜才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她只能看得见夜子曦一张一合的嘴型,可是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有些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 看到女人还是这样顽固的样子,夜子曦恨不得掐死她。 “你别装傻充愣了行吗!” 同样,她只能看到他说话时暴躁的样子,却完全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她目光呆滞的看了看周围的人,陡然发现自己的世界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她只能看见大家欢笑的样子,而他们说了什么,这会是完全听不见的。 夜子曦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这不像是装的,反正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夕颜猛地捂住耳朵,用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声音喊道:“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你说话夜子曦!” 她的身体剧烈抖动,脸上的惊恐瞬间弥漫。 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害怕的躲在自己的小巢穴中。 “莫夕颜,你说什么!你说你听不见,我说话你能听到吗!”男人有些焦急,这种事情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她只是无助的摇头,什么都听不见,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她能看到夜子曦的唇形,可是完全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听不见!夜子曦,我怎么听不见你说的话呢!” 男人的心有一种难忍的悲哀,怎么会这样? 他紧紧的拥着莫夕颜,怀中的女人还在轻轻啜泣,嘴里不停的说着自己听不见的话,夜子曦顿时明白了,刚才她不是不去躲避车辆,而是一时的失聪让她不知道身后正有危险在靠近。 他的前额抵在夕颜的额头上,既然她听不见,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想法。 “别着急,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放心吧。”说完,紧紧的扣住她柔弱的双手,带她大步的离开这里。 夕颜仿佛知道了他的意思,也不哭不闹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跟着他离开,此时此刻,她还能依靠谁呢,一个连声音都听不见的人,该是有多凄惨。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当地的医院,本来就语言不通,这会又听不见,夕颜只能看到是夜子曦前前后后的忙活,男人脸上的表情很丰富,看到大家的样子就跟看哑剧一样。 她的手始终紧紧的握着夜子曦的,一旦离开了他,感觉就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样。 夜子曦特意在外面买了本子和笔,这样他说什么就能够写下来给她看了。 “我的耳朵要紧吗?”她不是傻子能看的出夜子曦脸上的冷峻,一定是有问题,否则他的表情不会那么凝重。 “我们回国内去治疗吧。”只见男人在本子上写了这句话。 “嗯。”夕颜淡淡的回答,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必须听的。 两个人回到酒店,夕颜一反常态的安静,安静的就像一个木偶,也难怪,她现在听不到任何的话,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还好男人并没有抛弃她。 手机呜呜的在桌子上响,夕颜坐在床上抱着膝盖看着窗外的,目光涣散,外面的霓虹灯若隐若现,这本来是个极美丽的夜晚,可是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而变得很糟糕。 夜子曦出来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还在锲而不舍的响着,他随口叫了声夕颜接电话,可是后来才反应过来,夕颜失聪了,突然之间就失聪了。 他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拿起手机递给了她。 夕颜明显是被吓了一跳,惊慌的问道:“怎么啦?” 男人没有同她说话,知晓说了她也是听不见,于是递上了手机。 夕颜看着上面的三个未接电话,嘴角苦涩,迟蓝的,她一定是以为她怎么了不接电话,她本来想打过去,可一想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她也没办法打过去,她想了想,还是发了一个短信过去,告诉她一切安好,蜜月度过的很开心。 夜子曦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夕颜眼角滑落的泪滴,他坐在了大大的床上,伸出手擦了擦,“哭什么哭,又不是医不好。” 当然这是用笔在本子上写的。 夕颜看了看他刚毅的字迹,哭的越发凶了。 “怎么可能治得好,我都看见那个洋医生都摇头了。” “你懂什么,你又听不见,人家是说你语言不通,没办法沟通。”夜子曦安慰道,夕颜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她有些不知所措。 “好了,别哭哭啼啼的,回国内就好了,你不是想你妹妹了吗,明天就回去了,乖啊。” 男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在夕颜的头上,她看不见的地方,夜子曦的表情有些凝重,听这里的医生说,夕颜这病确实得的莫名其妙的。 夕颜趴在夜子曦肩膀上,一个劲的哭,这会她只觉得委屈,为什么幸福明明就已经来了,可是却突然和她擦肩而过。 她这次来是抱着和男人好好在一起的想法的,可是,谁能想到呢,她会在这个时候失聪呢。 有些事情本来就不是你我能够主宰的。 原来,幸福依旧遥不可及。 回到国内,他们并没有直接回鹿苑,而是直接去了医院,这是夜子曦的好友开的,设备和技术都是一流的,没办法,他信不过其他地方的大夫。 夕颜安静的被安排着做一个又一个的化验,看着那些人拿着发光的小东西在自己的耳朵里照来照去,她都有一些厌烦了。 她被夜子曦带到一个诊室里,里面的男人穿着医院里固有的工作服,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失他的英俊,“夜,怎么回事?” 看的出来,两个男人之间很熟悉。 “我们刚刚从外地回来,就是突然之间,她的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夜子曦慢慢的说着缘由。 帅气的医生在听完这句话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按照道理来说,就算是急性的耳病,也会过一阵子就是有回复的征兆,可是听他说,眼前的这个女孩一点都没有好的迹象。 他慢慢的走到莫夕颜身边,拿出兜里的响器,悄悄的放在她的耳边,使劲一按,就连在一旁的夜子曦都觉得一阵刺耳的声音,可是在夕颜面前,她没有丝毫的感觉。 反而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其实夕颜看到这个医生,倒是想起了陈辰,那个同样学医,医术精湛又温文尔雅的男人。 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样子了,夕颜根本不知道这个男子在她的耳边做了一个实验。 “她有没有事?” 穿着白衣的男子也有些担忧,他不动声色的收起了器具,问了问:“她最近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夜子曦把他说的话,如实的写给夕颜看,夕颜想了想,好像并没有啊,她向来没有察觉到耳鸣的迹象,连一丁点都没有,突然她想到了那天在鹿苑,耳后突然的一阵疼痛。 她赶紧说:“那天我就是觉得耳后的这个地方像针扎到了一样,痛了一下子,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夜子曦听到这句话,很是开心,“你怎么不早说呢?”可惜这句话夕颜是听不到的。 “夜,这就好办多了,我觉得她应该不是内因造成的,这多半是由于外力所致,只不过当时没有察觉出来,现在开始发病了。” “她以后还会不会恢复听力?”夜子曦迫不及待的问。 “夜你冷静一点,我的检查报告还没有出现,再等一等,现在谁也不能妄下结论。”男人理解他的心情,可是一切东西都要等到过几个小时的化验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反正我要她一定能听得见!” 夜子曦霸道的宣布,白衣男人眉头皱了皱,什么人呢,当他是在世华佗啊。 两个人就在办公室里面等,夕颜觉得自己不太舒服想要去一下卫生间。 “用我陪着你吗?”他细心的问。 “没事,我自己能找到的,我只是听不见又不是找不到路,放心了,医院里不会出现车的。” 今天水喝的可能有点多,夕颜这会觉得憋的慌,急忙解决后,她推门出来。

上一篇   37 度蜜月

下一篇   39 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