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度蜜月 - 强取豪夺

37 度蜜月

琉越在一旁差点笑出来。 “你打错了!”那边接电话的是一个凶狠的男人,冷冷的说完这句话就挂掉了。 气的迟蓝对着手机大骂:“你奶奶的,让本姑娘知道是你偷了我的手机,我让你跪在地上唱征服!” 而琉越又因为迟蓝的这句话而彻底笑场。 “迟蓝,你能淑女点吗?你这样还是女人吗?” 女孩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我是不是女的,你还不知道吗?!” 有的时候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可是迟蓝是谁,是名副其实的女汉纸,真正的女汉子啊! “琉越,你说他们会不会把我的手机给扔掉呢?” 男人皱了皱眉头,很肯定的说:“应该不会,要扔早都扔了,也不至于等了这么久,他们应该还会有下一步的行动,上次失败了,那头的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迟蓝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这几天都为夕颜的事情忙了很久了,迟蓝跨坐在男人的腿上,略带挑逗的问,“你刚才说谁不是女人来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看的琉越喉咙滚动了好几下,迟蓝更可恶的是用手指头还点在了自己的嘴唇上,这样的动作对于好几天都没有碰过她的琉越来说简直就是致命诱惑。 琉越一把拉过迟蓝,按在胸前,低下头狠狠的吻着,迟蓝在感受到身下某个小兄弟有苏醒的征兆时,赶紧离开他的怀抱。 男人没有吻够,自然是不悦的,脸上这会儿还红红的,“迟蓝?”琉越略带怒气的沙哑。 “不跟你玩了,本姑娘大姨妈来了,哼。”说完就肆无忌惮的跑到了卧室去。 琉越气的牙痒痒,这明明就是挑逗了他又不让自己得逞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站起的兄弟,很悲催的只能去卫生间冲个冷水澡了,进门的时候琉越狠狠的留下话:“迟蓝,我就不信你大姨妈能一辈子不走。” 躲在卧室里嬉笑的女人,乐的前仰后合了。 鹿苑。 夕颜刚刚洗了点东西,突然觉得眼前一阵晃动,紧接着左脑后针扎似的疼了一下,她惊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幸好地上是厚厚的地毯,没有摔倒她。 刚刚由于惯性,她惊叫了一下,楼下的韩姨听到声音,赶紧上楼,询问:“怎么了,夕颜,出什么事了?” 夕颜有些不好意思,一丁点的事情,韩姨都是大惊小怪的,“没事的韩姨,你忙吧,我就是刚刚不小心脚滑了一下,我有事就会叫你的。” “夕颜啊,这个时候是很重要的,你都快两个月了,自个一定有注意好啊,别学其他人似的蹦蹦跳跳的。” “嗯,知道了,韩姨。” 她对这个保姆始终是带有感激的,夕颜的家人走的早,韩姨从来到这儿鹿苑开始,就一直很照顾她,无论是她任性的跟夜子曦顶嘴,还是跟他吵架受了欺负,韩姨虽然明着不敢说夜子曦的不是,但是背地里都会跟她讲一些道理的。 看着韩姨下了楼,夕颜才想起来,刚刚自己是耳后突然痛了一下,就像被蜜蜂蛰了一下似的,很快就又恢复了常态,她也没觉得是什么大事,并没有放在心上。 晚上夜子曦很早就回来了,看见夕颜在看书。 “哎呦,还装上文艺人了。” 夕颜放下手中的书,捋了捋长发,他不嘴损能死啊。别说,迟蓝给她拿的这个书还真不错,最近她都看上瘾了。 “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不是那什么孕妇指南吧。”男人一边说一边脱下衣服。 夕颜没搭理她,继续看自己的。 “快说说。”她只觉得身边的床陷下去了一块,男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夜子曦故作神秘的往夕颜身边凑了凑。 夕颜扑哧一笑,他什么时候这么有趣了。 她用手拄着膝盖,“我还是先听坏的吧,先苦后甜吗。” 男人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就知道她一定会是这样的。 “坏的消息是,结婚后的几天我可能没有时间陪你度蜜月了,那段时间我会出国。”男人淡淡的说出这个理由,不得不承认,夕颜在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却是凉了半截,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怕就是婚礼和婚后的那一段甜蜜的幸福旅程了,这个时候夜子曦突然跟她这么说,怎么着心里都是不痛快的。 夕颜是藏不住事的,心里想的什么,脸上就表现了出来,这会她的脸色并不好看。 “那你不想听听另外一个好消息吗?” 夕颜不想搭理她,幸好她今晚吃了晚饭,否则听他这么说,一定没心情了。 “莫夕颜,你有点情趣好不好?你就不想知道另外一个消息吗?”夜子曦难得的这么孩子气一回。可夕颜已经心凉了,现在哪有心情听什么好消息啊。 “那个是什么?”夕颜冷冷的说。 “瞧你这态度。”男人转身把她的手拿走了,“好消息就是,明天我们就去度蜜月,提前了,这个消息好不好,怀孕期间可是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哦。” 夕颜猛地抬起头,看着一脸淡定的夜子曦,什么啊,耍她呢吗,明明已经做好的决定,非要这么弄一下让她一场欢喜一场游戏一场忧。 “你这下开心了吧。”夜子曦捏了一下她的脸蛋,小傻样,看她失落那样子,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她是很久才反应过来这个喜悦的,她伸出手臂狠狠的搂住男人的脖颈。 “真的吗?你说提前出去度蜜月吗?” “我有说过假话吗?!”这倒是真的,夜子曦从来没有说过不曾兑现的话。 “你说明天就走?这么快?” “说了给你惊喜吗,明天的飞机,今天早点睡觉,养足精神。” 说完很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去洗澡了。 夕颜看着他进了浴室,心中有说不出的开心,她蹑手蹑脚的下床,在桌子上看到两个人的护照,原来他做事真的很细心,连这个都想到了。 第二天早上,她醒的还是挺早的,因为要出门,她总觉的要带一些东西的。 “你不用收拾那些零碎的物品,到了地方我们重新买的。”夜子曦把她好不容易才装上的东西又全数拿了出来。 “你真浪费。”她不满的抱怨。 “不是浪费,而是简练,你看谁出门还带着这些繁琐的东西。” 夕颜算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做飞机,本身怀着孕身体就不太舒服,这会在飞机上,她只觉得离开了地球的吸引力,整个人轻飘飘的,有种想要飞的感觉。 “你没事吧?要不要紧?”男人敏感的感觉到身边女人的不适。 “没事,可能是晕机吧。” “那你先睡一觉,等到了,我再叫你起来。” “嗯。”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跟晕车晕船似的,难受的要命。 等他们到了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夕颜这个时候才明白夜子曦说的两个人什么东西都不带一身轻松的好处了,她看了看手机,北京时间还是下午三点呢,可这里已经天黑了。 时差真是一个有趣的东西,看,明明都是在一个地球上,不同地区的人却过着不同是时间。 他们是在彼得堡酒店住下的,看来夜子曦已经提前预定过了。 在有些事情上,莫夕颜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确实细心的让她这个女人都觉得汗颜。 “累了一天了,你去洗澡吧,一会我们出去逛街。”进了房间,男人脱掉外套。 “嗯。”这个时候洗个舒服的热水澡,觉得很放松的。 两个人在酒店吃了点饭,直接出门了。 这是一个和淄博类似的小城镇,看来夜子曦看得出她的喜好,知道她喜欢这种很具有异域风情的地方,这应该是属于北欧地界,而且还是多民族的混区,因为在这里既能看到穿长衫的阿拉伯人,还能看见金发碧眼的美女。 而身边的男人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小贩交谈,看的莫夕颜一愣一愣的。 “夜子曦,你以前来过这个地方吗?”总算他说完了,夕颜找到和他说话的机会。 “没来过,度蜜月不是要去一个自己从来都没去过的地方吗。” “你英文怎么那么好?” “有吗,没觉得啊。”男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口语水平足以令任何一个国人目瞪口呆了。 “你还会什么语言啊?” “法语,德语,还有其他的一些,但不是很熟练。” 夕颜有些惊呆了,果然瀚誉集团的总裁不是盖的,这个人还是有些能力的。 他看到不远处有人在卖小特产,夜子曦顺着夕颜的目光过去,一看就知道她想要吃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买给你。” 男人很有眼力见,一下就明白她想要说什么了。夕颜感激的看着他,要不有夜子曦在,她一定不想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等着男人走了过去,夕颜顺着两外一处摊位走了走,看见有两个穿戴很严谨的外国人,在那儿不知道是做什么呢,看起来很多人围观,夕颜好奇,就过去瞧了瞧。 她全然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一辆车,疯狂的在按喇叭。 夜子曦看到的就是女人自顾自的走在大马路上,十分危险。 “莫夕颜!” “莫夕颜”在这个地方说中文显得有有些突兀,但是这一点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眼看着车子马上就要撞到了她的身上!

上一篇   36 段母仁慈

下一篇   38 失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