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段母仁慈 - 强取豪夺

36 段母仁慈

夕颜机警的回头,仿佛觉得夜子曦好像知道她的一举一动似的。 男人看得出她想什么,解释道:“你不用一副好像我监视了你的样子,韩姨不是说你出去和迟蓝在一起吗,总不至于和自己的好姐妹玩耍,就哭了吧。” 夕颜也是哭的太凶,这会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外面风大啊,沙子进到了眼睛里。”夕颜想都没想。 “你可真敢说啊,那天说去晨练了,今天说沙子,莫夕颜你最近是不是长胆子了!”料是个男人对于她三番两次的撒谎也有些不可忍受。 夕颜听的出夜子曦话语里的怒气,她恶狠狠的转头毫不畏惧的盯着他看。“我说我今天差点就被绑架了,你信吗,那群人差点就要了我的命,都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惹祸的男人!” 夕颜想想就委屈,她打心眼里料定那些人一定和夜子曦有关,就像当初的陈暖不就是因为他,所以才向自个下手的吗。 夜子曦看到夕颜哭了,才知道原来她说的不是闹着玩的,其实他刚刚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的,根本没有想到夕颜会这么激动。 不过听到她说被人绑架了,心里还是一惊。 “谁对你动手了?!”男人上前拉住夕颜,看她有没有受伤。 “你起开。”这会儿夕颜只觉得委屈,明明是她受到了伤害好不好,反而回到家没有一句安慰,夜子曦还冷嘲热讽的对她。 “别闹了,快让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是谁对你动的手!”男人的语气有些冰冷,一旦听说到夕颜被人打了或者是受了欺负,他总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怎么跟着他的女人总是会受到人的欺负呢,这群人找死呢是不是?! “我没事啊——我活该。”夕颜不想搭理他的好意。 可男人的力气大,还是扭过了夕颜的脸蛋瞧了瞧,还好,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夕颜哭了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 “你还记得是谁对你动手了吗?在哪里?” 夕颜抽抽噎噎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就是在车站附近的小胡同里,他们偷了迟蓝的手机主动约我,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夜子曦冷冷的看着地板,到底是谁这么不甘心的想要对夕颜下手。 “你也是傻,对方约见你的时候,你就不会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非得傻兮兮的送上去给人打。” “我上哪儿知道他们是有阴谋的,你还说我!” 其实女人就是这个脾气,无论男人说的多么有道理,只要他吼了一句或者说话的声音大了,女人总能找到合适的借口把话题岔开。 “我不是说你,我不是担心你吗,好了,下次我给你安排个人吧。”夜子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为什么总有些人在他们的婚礼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呢。 “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出去一趟。”男人留下这句话就直接下楼。 其实夕颜没有说实话,她刚刚哭过是因为陈辰的离开,幸好有这个借口可以来搪塞一下。 “什么?失手了?!” 当唐可岚从电话里听到对方这么告诉她的时候,肠子都要悔死了,怎么能这样大意呢! “你给我告诉他们,就是打死了,也不准说出是我找人做的,否则,否则唐家不会放过那个人的——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算来算去都没想到她找到那帮人竟然一点用都没有,还差点被抓住了,听说救走莫夕颜还是他们认识的一个人,这下坏了,万一露馅了可怎么办。 “你说什么呢,还死不死的?” 段瑞突然的一句话,吓到唐可岚赶紧把手机藏到了身后。 “没,没事。”她的眼神闪躲,不敢正面看他。 幸好段瑞的精力并没有在她身上,他一边扣衣服,一边问:“你说晚上我妈让我们回去吃饭?” “嗯,是的,伯母说让我们一定要回去一趟。”说道最后声音都变小了。 “你就不会找个借口搪塞过去,说我晚上有应酬。” “可是伯母说了,一定要让我们过去的。”唐可岚看着段瑞很认真的说,对于自己未来婆婆,是一定要卖力讨好的。 “算了算了,去就是了。你赶紧换衣服吧。” 段宅。 段母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的饭菜就等着他们两个人了。 段瑞和唐可岚一进屋,段母就赶紧起身招呼,“来了,可岚。” 唐家也是名门望族,唐老爷子是以前的退休市长,段家本来走的就是仕途,所以段唐两家联姻,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岚饿没有饿啊?瑞儿有没有欺负你,跟我说,我一定教训他。”老妇人始终是和蔼可亲的模样。 女孩看了一眼痞气的段瑞,抿着嘴摇了摇头,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 “别问了妈,这么大的人了,我还能欺负她,她不会打我啊。”段瑞看不下去了,他最讨厌自己的母亲对这个儿媳妇的充分溺爱。 “我快饿死了。”说着段瑞就要上桌子吃饭。 “兔崽子先去洗手,有可岚在也不知道矜持点。”段泽荣在一旁训斥道。 “没事的,伯父伯母。”唐可岚从一进门就是笑脸相迎,对于段家二老的关心和庇护,她心里还是十分的感激的。 饭桌上。 段母给可岚夹了一块肉放到她的碗里,“可岚多吃点,看你这么瘦弱。” “谢谢伯母。”虽然她很不喜欢吃这种肉食食品,可是还是很自觉的吃了下去。 “妈,你就别忙活了,她又不吃猪肉,人家只吃羊肉的。”段瑞漫不经心的一说。 唐可岚对猪肉、牛肉敏感,不喜欢吃。 “啊——”段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刚才还以为她是羞涩不好意思吃呢,原来是忌讳啊,怪不得,“岚岚,下次喜欢吃什么直接跟伯母说,我亲自给你做。” “谢谢伯母。” 段瑞的眼珠子差点没翻出来,他的这个妈什么时候对别人这么好了。 “我们家瑞儿啊,没什么不良嗜好,就是有点顽皮,以后啊,还需要你多多管着点。”吃过了饭,段母和唐可岚贴心的说话,幸好这会段瑞在楼上,否则听了这话,一定是拉着唐可岚就走的,这是什么妈啊,整个一帮凶吗。 “伯母放心,我一定会加倍的对段瑞好的,我从小就很仰慕段瑞哥哥,能有幸嫁给他,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那我就放心了。” “爸,您找我什么事?” 这会段瑞倒是规规矩矩的站着听段父的安排。那书柜上挂着的藤鞭可不是闹着玩的。 “听说可岚为你流过产?” 一听到自己父亲知道了这件事,段瑞的心都悬了起来,自己的父母就盼望的就是他能有个孩子,两个老人能抱得上孙子,这下好了,一定有罪受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段父料他也不敢欺骗自己。 “你个混账东西,这么大的事你不早点说,你气死我了!”说完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爸,您别激动嘛,以后又不是怀不上,这么不相信你自个儿子的实力。”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思卖萌。 “混球,这事唐家知道吗?”其实段父想的是如果唐家知道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应该不知道吧,唐可岚也没脸跟自己家人说这种事。” “你呀!”段泽荣站起来就要打他,这个儿子可真是不懂事,“你把人家搞大肚子了,还好意思这么说,段瑞,这么些年你都学会了什么!” 段父一声声责怪,让段瑞羞的不敢抬头。 那段在医院里的记忆又冲出脑海,又有一种叫做悔悟的东西产生了。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以后要想往政治方面走,还需要靠唐家呢,你好自为之吧,也就是唐家那丫头懂事,喜欢你,才让你这么为所欲为的。”最后段父语重心长的跟他说。 “我知道了爸,您放心吧。” “你要是知道就怪了,”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他还是十分了解的。 嘿嘿。某人又开始无赖起来。 “记得,下次要是再有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和你妈。” “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车上,段瑞不温不火的对唐可岚说,看到她们临走的时候还依依惜别的样子,段瑞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伯母说让我多照顾点你。”唐可岚娇羞的回答。 “哦。”段瑞发动车子,故作漫不经心的问:“你——流产的事情没有跟你家人说吧?” 唐可岚一惊,这件事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了,其实对于她来说这也是一个噩梦,只不过段瑞的求婚喜悦让她暂时性的忘掉了那段痛苦。 她抓紧手里的包包,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段瑞腾出一只手,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你放心,如果我们再有孩子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他出事的。” 这句承诺像颗定心丸一样在唐可岚心里落了地,全然忘记了下午打电话时的不开心。 琉越轻轻的把玩手机,示意迟蓝打过去。 女孩自信满满的拿起电话,拨号。 “喂,你好吗,是李老师吧,我上次的那个论文过了吗?”迟蓝捏着鼻子,尖声的问。

上一篇   35 陈辰离开

下一篇   37 度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