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陈辰离开 - 强取豪夺

35 陈辰离开

迟蓝想了想,貌似当时她买手机的时候,服务员告诉过她说什么手机上有自动定位系统,可是当时她嫌麻烦好像并没有启用吧,一想到这儿,她就无限委屈的看了一眼还在等结果的夕颜,耸了耸肩。 “那我昨天回去的时候,看到手机里怎么有一条短信说什么此手机已被盗之类的。”琉越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友,连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都不知道了。 “什么!是吗,我居然设置过这个东西!”迟蓝兴奋的抱着男人,开心死了,这下她就能通过手机来找到是什么人想要害夕颜了。 “嗯。”琉越实在是佩服迟蓝的这个记忆力了。 “你放心吧,我和迟蓝会帮你查出到底是谁的。” 夕颜很感激的看着两个人,今天多亏了他们。 “夕颜,刚刚听琉越说他带着你跑来着,那你的肚子没事吧。”迟蓝有些担忧的问了问,看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 “没事的,我并没有什么感觉。” “他们是不是要对你的肚子下手啊,你不是说他们手里都拿着棍子吧,真可恶这些坏人!”一想到当时的情景,迟蓝的双手就忍不住握起来。 夕颜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现在基本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就在鹿苑好生的待着,就这样都能招惹上是非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你跟我说过,上次在医院的时候那个叫唐可岚的就想弄掉你的孩子,你说这次会不会也是她找人做的呢?” “不大可能吧,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她的态度明显已经友好多了,而且,她和段瑞都快结婚了,应该不会再才针对我了吧。”夕颜猜想。 “貌似也是,看她那个样子应该也不能的。”迟蓝跟着附和。 琉越看着两个胡乱猜测的女人,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单手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淡淡的说:“也许真的就是那个人呢,你们女人心啊,说不准。” 迟蓝一个手过去直接揪起了说错话男人的耳朵。 “哎呦哎呦,疼——”夕颜嗤笑,也只有迟蓝这样的女孩才能制服像琉越这样的男人吧。还真是一物降一物,精明的琉越遇到迟蓝就是他最倒霉的事情。 夕颜还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告别了他们两个人后,自己独自去了医院,还好医院里的医生给她检查过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动了胎气,让她回去好好休息就行。 她这才放下了心,不得不说,刚刚的那一下,还是真是吓到她了。 刚刚走出外面,夕颜隐约好像看到了熟人,陈辰? 她心里咯噔一下,自己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他了,其实夕颜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对于陈辰给予的帮助,她是一辈子不会忘掉的,但是她同样是女人,很敏感的女人,能感觉的出陈辰对自己是有异样的态度的,她不想和陈辰有过多的接触,如果两个人能平静的做朋友是最好,就怕有些事情一旦说开了,彼此连朋友都做不成,夕颜就是考虑了这个方面,所以才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牵扯。 她能毫不犹豫的拒绝段瑞,但是她没有把握能很直接的推开陈辰,因为陈辰,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一个好的让人觉得到底该是什么样子的女孩才能配上的人。 夕颜有的时候再想,如果自己不是那样的家庭是不是就能有资格和陈辰站在一起,其实每次和陈辰见面的时候,夕颜总觉得自己比他低一个级别似的。 “夕颜?是你吗?”她本来是打算走掉的,但是这一声还是拉回了她的神智,这久违的声音,熟悉的问候,除了陈辰还能有谁? 夕颜尴尬的回头,明明刚才还想着要是他该多好啊,这回真的是了,没想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儿里见到你,刚刚我还说呢。”陈辰其实每次见到夕颜都是一副吃惊加激动的样子,也许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孩,都是这样吧。 夕颜认真的看了看他,今天陈辰穿的很随意,没有以往的那种白大褂,反而是一身休闲的衣服,身后拎着一个箱包,夕颜诧异的问:“你这是要走吗?” 陈辰笑了笑,点点头。 “我要离开星海市了,一会儿的飞机。”他说完这句话,夕颜突然就觉得很感伤,虽然自己和陈辰的接触并不多,但是这么多年了,夕晨也是他一直照顾的,虽然夕颜不想面对他的那份多余的关心,但是对于陈辰的帮助,夕颜是始终铭记于心的。 “在这儿待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走了呢?” “一座城市,留给我的回忆越多带给我的伤心也就越多,有些事有些人已经不在了,我也没有必要在留在这里了。”陈辰说的很凄凉,一双明亮的眼睛让人觉得似乎有雾气在弥漫,他呆呆的看着莫夕颜。 夕颜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这话似乎说给她听的,自从她跟了夜子曦以后,手机号码换了,学校也不常回去了,她不知道陈辰找了她很久,而且给她打了很多通的电话。 有些遗憾,一旦造成就没有办法挽回了。 夕颜对他不像是对段瑞那样,对陈辰如果说没有一点感情的话是不可能的,在她情窦初开刚刚念大学的时候,陈辰那个时候也才二十岁出头,人长的也帅气,那个时候的夕颜是迷恋过他,也曾借着看妹妹的借口多次去医院找他,可是,越长大,越发现,两个人之间不但地位的悬殊,更是阶级的一个悬殊,所以夕颜很早的就把心里的那份小情苗掐死了。 “你生病了吗,为什么来医院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夕晨还好吧?”陈辰永远都是那样一副温柔细心的样子,见面总是第一时间的关心她,要怎么来形容这个男孩呢,他仿佛就是上天派下人间的一个天使,他能用自己精湛的医术来救死扶伤,还能用他宽容的心来包容别人一切的错误。 这就是陈辰,一个第一眼看起来像邻家大男孩的陈辰,让人不自觉想要动心的陈辰。 “我——没事。”夕颜有些尴尬,自己来看的是妇科,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聪明如他,看见夕颜手里拿的安胎药,他一下子就懂了,同时目光也凉了,难道这么久不见,她已经嫁人了吗? “夕颜,你结婚了吗?” 她没想到陈辰问的这么直接,夕颜下意识的紧了紧手里的透明塑料袋,无奈的点了点头,后来又觉得不妥又摇了摇头。 陈辰对于夕颜的事情多少有点耳闻,既然她不想说那他又何必追问到底呢,但是听到她这么说证实了自己心里的猜想后,为什么心里会有好堵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是无法呼吸的。 “你忙吗,介不介意送送我?”陈辰淡淡的开口,在心里居然想让她来送自己离开这个城市。 夕颜本来就觉得很亏欠他,其实不用陈辰说,她也是要决定送他走的。 陈辰说时间还早,两个人居然是坐公交走的,这个时间段其实是不太拥堵的,两个人上车后,陈辰也是立马给夕颜找到了一个座位。 “你也坐吧。”夕颜有些不好意思。 “你坐着吧,身体不舒服就该享受一下坐着的待遇,我这个样子会阻止其他人碰到你。”他想的是这么细心,连任何人伤害到夕颜的机会都不给。 其实陈辰没说,他之所以要坚持坐公交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坐公交会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而打出租车的话,十分钟就到了,他觉得时间好短,他想珍惜每一分和夕颜在一起的机会。 陈辰是爱夕颜她的,他的爱或许不会比段瑞来的少,只能更多,而且他的爱是真真切切的,陈辰也知道,夕颜是很要自尊的,所以,当初宁愿自己去打工赚钱也不愿意让任何人去帮助她,这就是夕颜,一个独立到让人很心疼的女孩子。 现在看着她有些微隆的腹部,陈辰苦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男人才能给她幸福呢,夕颜啊,你一定要开心,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陈辰不再看她,把脸别向窗外,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怕突然自己不想离开了。 “你要去哪里啊?还会回来吗?”夕颜默默的问。 陈辰叹了一口气,他其实很想告诉她自己去了哪里,可是转念一想,难道自己能指望夕颜有一天会去吗,何必在给自己一个无谓的希望,他淡淡的回答:“应该不会回来了,听说那个地方很美,我打算在那儿工作一阵子。” 淄博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陈辰听说,那里最适合一个失意的男人去疗伤的。 终究他还是没有告诉夕颜自己要去哪里。 两个人在车上一路上又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但都是无关痛痒的。 快到飞机场了,时间也过去了一大半。 “你走吧,我一会儿直接去安检了。”离别的话总是要说出口的,陈辰虽然很想时间留在这一刻。 看了看时间,夕颜点了点头。 在她转过身的那一刻,陈辰的一声叹息,伴随着一句微弱的我爱你。 他以为夕颜不会听见,但其实夕颜的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这句话并确确实实的听在了耳朵里。她没有敢多留,赶紧钻回了出租车里,在听到陈辰说的那一刹那,她的眼泪就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有人说怀孕的人情绪异常敏感,所以听到什么都会大惊小怪的。 但是夕颜总觉的,自己像是在听一份迟来的告白,一份迟了的回答。 一路上,她没有耽搁,直接回了鹿苑。 韩姨也发现夕颜的不对劲了,因为她的眼睛红红的,但是韩姨知道先生在家呢,所以没有敢问。 夕颜上楼的时候也没想到夜子曦会在房里。 “你回来了?”夜子曦其实在夕颜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抬头望向她的时候,看到夕颜红肿的双眼,忙问:“你出去见谁了?”

上一篇   34 迟蓝短信?

下一篇   36 段母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