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质问男人 - 强取豪夺

33 质问男人

夕颜没有喝酒,可是整个人却醉了,也许是心事太多了原因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一家宾馆了,身边并没有段瑞的身影,昨晚是他把夕颜扶到了这里,给她开了一间房间休息。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段瑞,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看着她睡着了,才离开的。 夕颜打开手机,上面有一条迟蓝的短信:昨晚你回学校了吗?我好像看到你了。 她莞尔,昨天晚上还真是一个不眠夜,竟然有那么多的人不睡觉陪着她一起,呵呵,也值了。她回了条短信给迟蓝,告诉她看错了。 再看手机的时候,就是夜子曦无数个未接电话,夕颜皱了皱眉,居然还有心思给她打电话,她看了一下时间,竟然还有早上五点打的,呵,那个时候不应该是他和那个女人柔情缠绵的时候吗,她想想就烦躁,刚想放下手机,没想到,夜子曦的电话居然又打了进来。 “喂。”夕颜并有什么好的语气。 可能是终于等到她开机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懊恼的吐气,“你在哪儿呢?” “外面。” “外面是哪儿?!” 男人穷追不舍的问。 “我出来晨练呢。”夕颜随便就扯了一个谎。 夜子曦知道莫夕颜的脾气,倘若她要是气不顺,无论如何都是问不出来答案的。 “那晨练也该有个地方吧,我去接你。” “你在鹿苑门口等着吧,我一会就到了。”夕颜不想多跟他纠结,可偏偏这个时候男人还一门心思的想要知道她在哪儿,她急急的退了房,所幸,这里打车也方便,不一会就到了鹿苑。 男人倚在车门口,看见夕颜从出租上下来的时候,他没有一点慌乱,反而很是淡定。 夕颜走到他的身前,抬起小脑袋,回瞪向他,她又不是某人做了亏心事怕什么。夜子曦看着她的样子就觉得很好笑,这个女人总是能出其不意的弄出点笑料让他不知所措。 “哎呦喂,你这晨练到哪儿了,都打车回来的,别说你到了城东高速那儿。”夜子曦有意打趣她,夕颜不想搭理他,看着他的样子就觉得很反感,要不是这会儿肚子饿的厉害,她早就发火了。 夜子曦昨晚回去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回房间,他怕太晚了打扰女人的好梦,于是直接在次卧住了一晚,早上的时候,他知道夕颜有早起的习惯,所以当他进去的时候,发现门并没有锁,而且床上也没有睡过的褶皱,他就知道莫夕颜昨晚一定不在这里,下楼他找来正在做饭的韩姨,一通大发雷霆,可韩姨也表示,昨天晚上,她并没有看到小姐出去啊。 他想她昨晚可能是有气,回学校去找她的好姐妹去了。 “出去住了一晚舒服了?你寝室的床有鹿苑的睡着舒服吗?”夜子曦只当她还是在闹小孩子脾气不肯上车。 夕颜冷笑,淡淡的看着他,“那夜少昨晚出去住了一晚,可也玩的舒服?”她挑起的双眉像两把小刀,狠狠剜着男人编织的谎言。 夜子曦越想越觉得她这话说的不对劲,她好像理解错了,一定以为他昨晚是出去鬼混去了。 “什么出去玩了,莫夕颜你是不是孕期综合征,想的太多了?!”男人一挑眉,回敬过去。 “做没做过你自个心里有数!”夕颜的小脸因为太过激动而显得有些发白,这个时候夜子曦才理解到,原来夕颜不是耍脾气是真的生气了。 “你凭什么诬陷我,昨晚我是回鹿苑住的,不信你可以问韩姨。倒是你,一个大肚婆一晚上没有回来,到哪里去鬼混了?” 莫夕颜恨不得撕了他这张虚伪的脸,睁着眼睛说假话,明明昨天晚上都看见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他还好意思在这儿强词夺理! “你说我想多了,那你说说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怕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去了圣尊。”夜子曦并没有隐瞒。 对于男人的坦诚,夕颜倒是没有想到。 “你去那儿做什么了?” “我的一个朋友在圣尊拿枪闹事,我去处理一下,事后我就回来了。”夜子曦也难得的好脾气,到是一五一十的跟夕颜都说了。 “你那朋友是男的女的?”夕颜继续追究。 “女的,叫洛离。” 她一听到这个名字差点没跳起来,冷笑道:“哼,美女在旁,你就没动点什么心思。” 夜子曦被她问的有些烦躁,“她勾引我了,可是我没有上钩,行了吧。” “说你平时里看电视剧看多,想的就歪了还不信。走,回家去。”夜子曦懒得再跟她解释,直接牵起她的手,塞她进车。 莫夕颜老实的听完男人的解释,突然觉得一下子气都全消了,好像他说的确实也在理,他连做什么事情,对方叫什么名字都没有隐瞒,倘若他真的背着她做了什么的话,也不会直接说出来的,可是为什么昨晚在圣尊的地下会看到那样的画面呢,乱了乱了,全乱了。 她抓狂的挠了挠头发,夜子曦看着她那样,讽刺道:“早上晨练,练疯啦。” 莫夕颜瞅了他一眼,没吱声。 回到鹿苑,夕颜第一件事就是问韩姨,夜子曦昨晚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韩姨一愣,看看了手表,很坚定的说:“大概十二点吧。” “你怎么那么确定呢?韩姨。”说不一定是他说好的呢。 “嘿嘿,小姐,这么听你好像不信任我,晚上我有起夜的毛病,昨晚上好像听到外面有动静,我就起来看看,没想到是先生回来了,他还告诉别吵醒你了。”韩姨有板有眼的说完了。 夕颜觉得仿佛是自己小题大做了。 夜子曦自顾自的坐到了桌子前,漫不经心的说:“某人可是一夜未归啊,居然还有心情在这质问我是不是出去鬼混了?哎呀。”他长长的叹息声。愣是让夕颜没憋住笑了出来。 其实夕颜就是很喜欢这个男人的,哪怕他真的出轨,她也顶多就是气不过,现在看来他又这么诚恳的回答,料想昨晚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她看到的监控应该是男人说的那个叫洛离的女人勾引他的画面,而后来的,由于当时夕颜太过于气愤,没有看到,恰恰那个时候,夜子曦就离开了。 她是这么安慰和告诉自己的,她悻悻的坐到一旁,乖乖的喝粥。 上楼的时候,贴心的发现,昨晚上她出去的时候,那本书都被好好的放在了书桌上。她正愣着出神,男人从后面直接抱住了她的腰身,这会她还没怎么显怀,倒是也不胖。 “莫夕颜,你是不是吃醋了,我怎么觉得你特别反常呢。”男人含着她的耳垂小声嘀咕。 “别闹。”夕颜有些受不了这样的诱惑,怀孕期间本来就极其敏感。 但是脸颊止不住的红晕还是暴露了她的想法。 “你就是吃醋了,别不承认,”男人的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夕颜胸前的丰盈上徘徊,“其实你想知道我有没有出去鬼混,待会试试他不就知道了吗?嗯!” 男人喑哑着声音说完这句话,一个打横抱起了夕颜,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上。 “别,我怀孕了。”夕颜知晓男人接下来的动作,有些担忧,她记得这个特殊的时期,应该不可以的吧。 夜子曦欺身已经压了上来,眼睛里的情欲掩饰不住,这个时候让他停手,那不是开玩笑呢吗,“放心吧,我问过医生了,现在可以做了。” 夕颜脸上一阵臊红,这男人,什么都问。 刚说完,就已经开始撕扯夕颜的衣服了,昨晚洛离引诱他的时候,差点就没控制住,这会夕颜要是不给他,夜子曦不保证以后会不会不举。 身上的衣服尽数被他脱掉丢到了地上,男人很着急,夕颜感觉的到,就连他的进入,都带着一丝迫不及待,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男人满意的发出一声低吼,他们两个当真是最锲合的。 “你说我昨晚上有没有出去鬼混,嗯!”男人加紧律动,迫着女人开口,可这个时候夕颜怎么能说的出话呢,她把脸扭到了一边,不回答,夜子曦一笑,用巧舌撬开了她的嘴唇,一声声呻吟不可抑制的从她嘴里发出,男人受到了鼓励更加的卖力。 他足足要了夕颜一个上午才放过她,最后莫夕颜猜测,夜子曦昨晚应该是没有背叛,一想到这儿,她的脸上就止不住的发烧。 她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看着镜子中,浑身的痕迹,她就一阵抓狂,这个臭男人,还真是会报复,这让她怎么出去见人了,身上的倒还遮挡,可是脖子上的呢,她没办法从衣柜里找了件高衣领的毛衣套上。 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回来的夕晨。 她们两个足足有半个月没有见面了,一看到夕颜,夕晨直撒娇:“姐姐,我都想死你了。” 夕颜何尝不是呢,她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这个妹妹,半个月不见,她似乎变的更加成熟了,精致的眼线,金黄色的眼影,粉红色的唇彩,无一不昭示着这个女孩是个清纯活力的小女生。 和她相比,夕颜觉得自己都似乎老了,一个只知道整天在家的老女人,以前她还有理由说是夜子曦不让她出去工作等到正式毕业的,可是现在,她又怀孕了,更加不能出去了。 唉。这么想着,夕颜竟然有一丝遗憾,以前忙忙碌碌的时候倒是也充实的很。

上一篇   32 夜子曦背叛

下一篇   34 迟蓝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