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夜子曦背叛 - 强取豪夺

32 夜子曦背叛

其实洛离也确实存过这种心思,她想如果把自己的命都赔上,会不会换回男人的心,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还让她给碰着了,夜子曦还真就来了,不过既然来了,她就势要把握住这个机会的。 借着和夜子曦亲近的劲儿,洛离仗着胆子奉上自己的双唇,灵巧的小舌小心翼翼的勾勒男人的唇形,一双藕臂在偷偷的揭开他上衣的扣子,而她胸前的丰盈则尽数压在男人的身上,轻轻磨蹭。 男人只觉得鼻翼忽然吸入某种莫名的香气,紧接着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然后是紧致。自从莫夕颜怀孕后,他确实有几日不曾碰过她了,这会洛离这么主动,他自然不会放弃到手的佳人美宴,他一手揽过洛离的脑袋,低下头,狠狠的回吻着,洛离只觉得自己胸膛内的气息都被他掠夺了过去,两个人撕扯之间,洛离已经春光乍泄了。 夜子曦烦躁的扯开领带,亦如忘我的和洛离拥吻。 看着画面里两个人极尽欢爱的样子,夕颜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要不是身后有傅筹支撑着,她怕早已摊在了地上。 “关了它!关了它!”夕颜疯了一样的拍打着电视机,可是里面不时传出女子的呻吟声还是狠狠的刺激她的耳膜。 “我求求你,关掉它!” 她像失控了一样的紧闭双眼,捂住自己的耳朵,在原地打转。 “夕颜,你别这样!”傅筹抱着她发狂的身体,试图冷静她的情绪,他想过她看到后失控,但没料到是这么强烈,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夜子曦在她心里的地位。 “傅筹,你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些!为什么!为什么!”夕颜控制不住情绪,不禁放声大哭。 “我就是想让你看清楚你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你是有多傻,你到底有没有清醒啊!”傅筹摇晃着她的身体,可夕颜现在此刻满脑子都是夜子曦背叛她的样子,她的思绪很混沌,她只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和他接触过的地方。 “求求你,带我走,带我走。”哭到最后,她竟然小声的蹲了下来。 “好,我带你走。”傅筹直接打横抱起她,虽然这么做残忍了点,但是他一定要让夕颜知道,夜子曦并不是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 房间里。 当洛离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露出浑然天成的玉体时,夜子曦的喉咙使劲的滚动了几下,他突然想起在鹿苑对夕颜说过的话,“你再过十个月,你就是个大肚婆了。”一想到这儿,眼里分明的情欲一下子消失殆尽,他定了定心神,确定自己某处的欲望有缓解的迹象时,他缓缓的对洛离说:“你去洗个澡吧,衣服应该烘干了,一会儿自己走吧。” 洛离满脸的不可置信,箭在弦上他居然能忍得住不发。 “子曦,为什么?难道我已经这么没有魅力了吗?”女人掩饰不住的失落。 “洛离,你一如从前一样美丽,只不过你如果不对我使用情欲药的话,我可能会控制不住,你知道的,我很讨厌别人用手段的。”男人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房间,他想起来从鹿苑出来的时候,莫夕颜问他,可不可以不走,当时他以为洛离惹了多大的麻烦,所以才不得不出去的,当时的夕颜是很失望吧,这么想着,他刚刚涌上的情欲已经消了一大半。 是该回去了。 傅筹抱着夕颜从圣尊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呆掉了,一时半会还不可能从那种状态中调整过来,上车,傅筹递给她一瓶水,她也没有接。 夕颜整个人倚在车窗上,看着外面黑漆漆的马路,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傅筹真的猜对了,她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再去追问他那天跟踪的事情了,如果时间能够倒回的话,她可能会选择对夜子曦见死不救。 “夕颜,你别这样,我只是——” “傅筹你的好意我知道,先别和我说话了,让我静一会。”夕颜打断他的话,她需要时间好好的理一理情绪。 其实夕颜向来是知道夜子曦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的,那样的男人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可是一想到,自己跟在他身边那么久了,而且,他都答应过要和她结婚了,在她怀孕的节骨眼上,男人出轨对她来说是极其难以容忍的。 她最过意不去的还是亲眼目睹了他们两个人苟且的样子!就像一场噩梦让她挥之不去。 夕颜觉得自己肚子有些不舒服,蓦地,就想起自己还怀了他的孩子。 “你送我回学校吧。”夕颜想了半天,终究是说出了这个决定。 “去我那里吧,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 “回学校。”夕颜懒得和他争执,这个时候她突然无比怀念起自己寝室那个温暖的巢穴还有迟蓝那个大嘴巴。 傅筹转头看了她一眼,也只能顺着她的心意,他记得夕颜是有一个极其要好的姐妹的,想来是能够照顾她的。 男人觉得自己做的似乎有点过分,虽然打着为莫夕颜好的旗号,可是让她知道了这一切对她又有什么好处,现在的她,整个人憔悴了不知道多少的样子,让傅筹越来越心痛,夜子曦还真是个王八蛋。 “你把车停在门口就行,我自己能回去。” “我送你到寝室门口吧。” “我说了不用,我自己能走!”她的态度坚决,傅筹也不想再惹她心烦,果真乖乖的只是送她到了门口,所幸学校里这个时候还是路灯明亮的,他也不用太过担心。 夕颜直接去超市买了一瓶水,她这会口渴的很,幸好刚刚给柳柳钱的时候,没有一起把零钱都给了。 超市里收银的老妈妈认得她,以前没事的时候她还在这里打过零工。 “哎呦,这不是颜颜吗,好长的一段时间看不见你,找到工作了吗?”大妈还是那样的热情,夕颜搭了一句话,也就离开了。 在回寝室的路上,夕颜看到一个男人在路灯下抽着烟,幽暗的灯光把他的背影拉的极长,看起来他落寞极了,夕颜苦笑,难道是和自己一样的痴情人吗。 那个男人唉声叹气了很多声,才扔掉手中的烟头,狠狠的踩灭。 转过头,没想到居然是段瑞! 男人显得十分尴尬,就像是被抓到了心事一样,手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发。 说实话,夕颜也没想到会是他,经历了这么多后,夕颜对他也改观了不少,至少在她的心里段瑞不再是那种纨绔子弟。 “夕颜——”这一声称呼似乎隔了万水千山。 “你怎么会在这里?”夕颜有些疑问,这大晚上的,一个男人出现在女生的宿舍楼下,要不是送女友回寝室,要不就是表白不成在这儿暗自神伤呢。 段瑞笑笑,想来还真是巧合,今天和朋友在酒吧喝了点酒,跟他们宣布要跟唐可岚订婚了,不知道怎么地就突然感伤,心里很不痛快,想到莫夕颜在这儿附近的大学上学,他就一个人驱车来到这儿,打听了一下她在哪个寝室,就来这感伤了。 没想到,月老还真牵线,一个月也不回来一次的莫夕颜居然今天晚上回来了。 夕颜听他这么说,也觉得很可笑,世上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段瑞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请帖,“我要结婚了,你能来吗?” 看着鲜红的喜字,夕颜脸上笑容,“去,这个我一定会去的。” 说完,两个人之间便是死寂死寂的,段瑞不是傻子,能看得出夕颜的双眼红肿,她一定是哭过了。只不过,纵使他想安慰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说实话,看到夕颜这样子段瑞心里还是很难过,毕竟是从前爱过的女人,如果当时他能够主动一点,不那么吊儿郎当的,兴许现在陪在她身边的是自己,唉,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有没有兴趣喝一杯?”段瑞提议。 本来这么晚了,夕颜也没有想要再折腾迟蓝的想法,只不过在车上如果她不说回学校傅筹就一定会把她带回他家。 来到车前,这辆曾经陪伴这个小公子身边的跑车此时也显得极为落寞,段瑞上前一步为夕颜打开了车门。 “谢谢。” 上车后,他又细心的给她系好安全带,整个过程居然做的滴水不漏,让夕颜一阵感动。 “很早就这么想过为你这么做了,所以很熟练的。” 段瑞尴尬的笑笑,发动车子,这回却是很老老实实的开车没有超速。 酒吧里,段瑞给她要了一杯果汁,怀孕的女人是不能喝酒的,夕颜拗不过他,看着杯子中橙黄的液体,夕颜一时间感慨万千。 也许两个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爱过,段瑞当时对她的穷追不舍也不过是没有得到,而产生的一种妒忌的心态,而莫夕颜,从始至终对段瑞的态度就没有改观,认为他不学无术,只不过是一个靠着家里势力在外胡乱挥霍的有钱少爷,两个人从来都没有好好的考虑过彼此,一个是得不到而继续追,最后竟然发现自己已经爱的无可救药了,而另一个人是一开始的不爱,后来的愧疚,直到现在发现了已经时过境迁了。 “段瑞,我对不起你。”夕颜以饮料代酒对眼前的男人报以歉意。 段瑞笑笑,都过去了,是他不懂得珍惜,没有好好把握而已。 “其实我也对不起你,以为当时我能挽回你,所以我从国外找回了夜子曦的旧情人,你要小心着点洛离。”段瑞漫不经心的解释。 而夕颜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瞬间的失神,她差点没有握住手中杯子,原来今晚在圣尊夜子曦口中呢喃的名字,那个叫洛离的女人,居然是段瑞找回来的,呵呵,真是讽刺啊,现实中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她现在真想用傅筹的那句话来说,我是猜的,一切都是猜中的。

上一篇   31 圣尊里的枪声

下一篇   33 质问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