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圣尊里的枪声 - 强取豪夺

31 圣尊里的枪声

地下的套房设计的非常巧妙,而且看起来奢华无比,夜子曦心想,这个圣尊老板确实不简单,能弄这么一个地方,暗地里应该是做一些其他的交易吧。 “你很喜欢夜子曦吗?”车上傅筹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夕颜。 她点了点头,嗯了一下。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夕颜突然就有点后悔,她怎么就这么冲动就出来了,万一这次傅筹要是耍什么花招呢,万一夜子曦回去找不到她又该怎么办,这么想着,她的心就开始焦虑了起来。 傅筹看着她不安的扭动,就知道她在在意什么。 “你放心吧,你的男人这个时候是不会回去的,他现在没心思管你,这会说不定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甜蜜呢。” 夕颜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偏偏她不想听什么,他就说什么。 “傅筹,为什么那天你知道我在跟踪人?”终于夕颜想起问正事了。 男人一笑,手指轻敲着方向盘,“我说我猜的你信吗。” 夕颜想一个巴掌拍死他,他真当自己是天桥上算命的,还猜的,哪有人猜的这么准连她跟踪是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件事说和他没关,打死她都不信。 “我要听说实话。”夕颜语气很坚定。 “你是料定我和那件事脱不了关系了,如果我要害你的话我早就害你了,没必要再给你打那通电话的,更没必要——”突然,他欲言又止,傅筹不能说那天手下来报说夜子曦他们两个人葬身河底时,他的震惊,差点一枪直接崩了那个没带眼的人,可是转念一想,夜子曦是何等聪明人的,他是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死的,于是他暗地里又派人过去支援,想要救她,可是夜子曦的人早一步到了,他就收兵回来了,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他永远都不能跟她说。 “我就认定了,别跟我说是巧合,傅筹,我不是傻子,你到底是谁?” 夕颜的双眸清冷,看的傅筹有一瞬间的错愕,她为了那个男人而这样质问自己,果真她的心都在夜子曦身上。 他抬手用手掌捂住夕颜的眼睛,不想去看令他伤心的目光。 她一把拉下他的手,“傅筹,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到底知道什么,你为什么要害夜子曦?!” 傅筹有些颓败,他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感到无力。 “等一会儿,如果你还有心情来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傅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一个加速,车子快了起来。 当他停在圣尊的时候,夕颜有点不明所以。 “这么晚了,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夕颜在这里工作过自然不会认为他带她来是赏花看月亮吧。 傅筹紧了一下西服,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跟着我,我说了,今晚带你看好戏的。”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就进了门。 圣尊亦如从前那般萎靡,这个时间段正是他们玩乐的好时间,但是就连夕颜都能察觉的到,这里除了暧昧之外还有一丝紧张的气味。 “我怎么觉得这里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夕颜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傅筹一笑,“你还不算太笨,刚刚这里发生了事情,保安自然是要出动的。” “你怎么知道这里发生了事情?” 难不成又是他猜的。 “我算的。”夕颜被呛了一口,他还真敢说。 在一个包房的转角处,她看见一个女孩衣衫不整的靠在一边,身前还要一个醉汉对她指指点点,夕颜本来没想管,因为她也管不了,在这种风月场所就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会明哲保身,可是经过这个女孩的时候,夕颜一个眼尖,从她凌乱的发丝下看清了她的模样,居然是柳柳! 夕颜向来是正义感极强的,看到女孩似乎受了委屈,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她使劲拉开想要染指她的醉汉,“你走开!”硬生生的把那个男人推到了一边。 一旁的傅筹没想到夕颜中途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十分奇怪。 “柳柳,你怎么弄成这样?” “哪来的娘们敢对大爷我动手,活的不耐烦了!”醉汉摇头晃脑的,满嘴不干净,夕颜根本没看到傅筹是怎么出手的,就见刚才还骂骂咧咧的男人的臭脸一下子就贴在了墙壁上,变得扭曲。 “你要是想活命,就乖乖的回你的房间去,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否则我断了你的手脚!”傅筹死扣着他的肩膀狠狠的说道。 醉汉这个时候即使再不清醒也该醒来了,他看得出眼前的这个男人穿戴不俗,而且骨子透出的王者风范和敏捷的身手让他有胆也不敢再闹了,忙点头答应,落跑似的走了。 傅筹放开了那个男人,再看向夕颜,问:“这是你朋友?” 夕颜点点头。 傅筹径直走开,到另一侧去等她。 “柳柳,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夕颜有些心疼,小心翼翼的给她弄了弄衣服,想要伸手去擦她脸上的伤痕。她们以前虽然不熟,但是夕颜打心眼里觉得柳柳并不坏。 这个时候女孩才敢抬头看是谁救了她,当看到夕颜那张明媚的脸时,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夕颜,夕颜——” 人总是在无助的时候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感到无比感激。 “柳柳乖,不哭了,坏人已经走了。”女孩伏在她的肩膀上,略带抽泣。 从柳柳断断续续哭诉中,夕颜了解到,她跟了简少后一直生活的很好,简少待她也并不薄,她也没有存着什么非分之想,后来简风家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情,他就不怎么来她这里了,后来给了她一笔钱,算是打发了。刚刚离开简风的柳柳很快就遇上一个对自己百般疼爱的男人,是做销售的,哄的柳柳非常开心,说什么不在乎她曾经当过什么,只要以后两个人在一起就好,柳柳以为遇到了真爱,所以就和他在一起了,可没想到,那个男人是故意的,他盗走了柳柳的所有钱,并把她卖给了一个工厂的小老板,她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夕颜听完她说的经历,简直是气愤不已,世界上居然有这样无耻的男人王八蛋! “那你为什么不去报警呢?” “我去过了,可是警察局的人和那个小老板有些亲戚,差点又把我抓回去——” “那你怎么又回到圣尊了?” “我家里人不知道我遭遇了这些,我一直跟他们说我是上班的,现在我连钱都没有拿什么去养活他们啊,我弟弟还赌博,所以我只能来这来了。” 真是没有比这还惨的了,夕颜突然觉得原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困难。 柳柳清纯不再,所以不能在走清纯的路线,只能和以前那些嘲笑过她的老女人一样陪人喝酒,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夕颜摸了摸衣服口袋,走的时候匆忙并没有带什么钱,她把兜里仅存的七百块塞给了她,“别在这儿了,出去找份正经的工作,重新来过。”夕颜不晓得还能安慰她些什么。 她推脱了几下,可夕颜还是让她收下了,这个时候钱比什么都重要。 “谢谢你夕颜,我祝你幸福。”女孩含着泪花说。 夕颜叹了一口气,她的幸福还是个未知数呢。 和柳柳道了别,她才来到傅筹那边,看他正在摆弄手机。 “结束了?” 夕颜有些疲劳,连回答他的力气仿佛都没有。 “她不会离开圣尊的。”她自言自语,傅筹并没有听懂她说的话。 “一个女人一旦习惯了荣华富贵,从高处跌落到低处她会不适应的,真是悲哀。”听到这里傅筹才明白夕颜说的该是刚才的那个女孩。 “我以后让朋友照顾她一下就是了,你不用担心啦。”傅筹知道她想什么呢。 夕颜仿佛有些不认识他,“你说你有朋友在圣尊?” “对啊,圣尊的老板是我朋友。”傅筹倒是并没有隐瞒。 夕颜觉得傅筹似乎比夜子曦还要神秘,到底这个看起来很阳光帅气但时不时又霸气侧漏的男人,属于什么类型? “好了,别想了,一会儿我们该错过看戏的时间了。” 傅筹带着她来到地下电梯口,不得不说,夕颜在这里工作了那么久居然都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一个暗处。 门口的保镖并不随便放行,傅筹从兜里拿出一个类似会员卡的东西给他看了,两个黑衣男人才给他们打开了门。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不会是要谋杀我吧?”夕颜不知道怎么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她总觉的傅筹让她看的一定是能够颠覆自己价值观的东西。 “我是有这个心,不过也要等带你看完好戏的。”出了电梯,夕颜亦步亦趋的跟着傅筹,她没想到这圣尊的地下居然别有洞天啊,简直就是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房间内。 洛离首先到浴室里面洗了个澡,今天晚上她也吓坏了,听到夜子曦要结婚的消息后,她整个人都抓狂了,她给莫夕晨打电话,问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莫夕晨只是告诉她,让她等,废话,等等等,再等下去莫夕颜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所以她一时糊涂,就来到圣尊喝酒,她就不信,以自己的容貌会没有人喜欢。 确实有很多图谋不轨的人前来搭讪,洛离一时间觉得自己也不是不无魅力的,可是酒喝的多了,头也就跟着发昏,朦朦胧胧中,有人动手动脚的,还有人撕扯她的衣服,当她意识到自己被带到圣尊不易被人察觉的角落时,洛离一下子就惊了,她猛地掏出自己手袋里的枪,直接朝着刚才对自己动手的那个人打去,只听砰的一声,她瞬间清醒了。 圣尊里面出了这样的事情,立马有人稳住了下来,说只是什么东西爆裂了,洛离也被请到了别的地方,她没有其他人可以找,只好打电话给夜子曦,正好圣尊的老板也说想要见他。 洛离捧了一把冷水铺在脸上,看着镜子中,有些迷茫的自己,她突然好想哭。 她随手拿起浴室里的沐浴液,目光不经意瞥见梳妆台上的另一个小东西,想这样的房间里准备催情的道具并不稀奇,蓦地洛离就想到,夜子曦能半夜赶来为自己解围证明自己在他的心中一定还有位置。 这么想着,她就打开了产品上的包装。 洛离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只裹了一层薄薄的浴巾,若隐若现的锁骨,和纱衣下的曼妙身材。 “你怎么不换件衣服呢?”看到她穿成这个样子,夜子曦有些皱眉。 “刚刚沾到水了,正烘干着呢。”洛离说着,有意无意的往夜子曦身边凑。“子曦,我没想到你能来为我解围。”女人含情脉脉,朱唇微张。 夜子曦一笑,“洛离你还没说呢,你怎么会有枪呢?那可是违禁品,嗯?!”他挑起她的下巴,说实话,男人很欣赏这种独立自主的女人。 “我在国外的时候,枪支是自由的,为了防身,我就买了一把,回国的时候,又托朋友弄的。” “出来玩也会随时都带着枪吗?啊?!”女人的这点心思他不会不知道,不过洛离赌的这局够大的,她怎么会那么驽定他一定会来。

上一篇   30 圣尊老板

下一篇   32 夜子曦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