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圣尊老板 - 强取豪夺

30 圣尊老板

这几天,夕颜总觉的男人似乎有忙不完的事情。而她害喜也害的厉害,总是莫名其妙的呕吐,常常这顿想吃甜食,做好了之后就看着反胃赶紧让人撤了下去,有的时候她只好无辜的看着夜子曦,男人倒也是没来由的好脾气,竟然也不发怒。 “韩姨,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有的时候甚至还会跟保姆这么说。 这天渐渐入冬了,夕颜整天呆在鹿苑的屋子里,憋都憋闷了,她想要出去走走,所幸鹿苑也大,她就想在这里溜达溜达。 出门的时候,韩姨赶紧拿了一件衣服给她,“小姐,穿着点吧,早晚温差大,别着凉了。”夕颜看看了关心自己的韩姨,眼睛里泛出晶莹。她想自己的母亲了,其实她不止一次的要求韩姨叫自己的名字,可是韩姨说叫惯了,就这么叫着吧。 她独自走在鹿苑的花园里,这会花儿已经全败了,想来夜子曦并不是一个很喜欢打理的人,听说这之前的主人是一个极其喜欢养生的,所以这里特别多的花卉,她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韩姨之前就想到她可能会走累,连坐垫都替她想好了。 夕颜怀孕后并没有见身体长多少肉,反而折磨的有些消瘦,这会就能看见一个单薄的身影坐在那里。她突然就想起和夜子曦相识的时候,其实从见他的第一眼起,她就已经喜欢上了他,虽然当时他的态度很差劲,但是夕颜是一个标准型的颜控,对于夜子曦那样的美男子是没有抵抗力的。 后来去他的公司应聘,本来真的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阴差阳错的一眼,而各自介入彼此的生活中。夕颜骨子里是那种很叛逆的女孩,虽然看起来柔弱不堪,所以被男人包养以后,她依旧坚持心里的那份期盼。 而到现在怀孕,她跟着夜子曦的时间大概也有一年之久了吧,虽然从心里幻想过和男人能白头偕老,共度一生,但打心眼里夕颜是觉得这样的男人,她未必能够留得住心,她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腹部,难道是因为这个孩子,所以她才母凭子贵? 她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一时间竟然恍惚了。 “你怎么在这儿坐着呢?外面冷你难道不知道吗!”老远就传来夜子曦的怒声,她没想到是他,直觉就想要站起来,可发现自己的腿竟然麻了,一个趔趄差点滑倒。 夜子曦赶紧扶了她一把,“你怎么就不知道自己注意点呢。”虽然还是责怪的口气,但听在夕颜耳朵里却觉得关心的成分居多。 “我待的闷了,就想出来走走。”这算是给他的一个解释。 男人叹了一口气,“走吧,回去吃饭,韩姨都做好了。”他一路抱着夕颜回去的。 餐桌上,各种食物都有,就是为了夕颜能吃到各种口味的,可她觉得还是没有胃口,她挑离自己最近的西红柿炒鸡蛋吃了几口。 “竟吃一些没有营养的。”夜子曦捡了一块精肉送到了莫夕颜的碗里,她一见到就跟看到怪物似的,哇的一声,立马用手捂住嘴。 不行,她是真见不得这油腥的。 “韩姨,快拿走。” 这样的事情很常见,通常吃到一半的时候,夕颜就莫名其妙的对哪盘菜不顺眼吃不下去了。 勉勉强强又吃了好几口。夕颜想起了她妹妹,就对夜子曦说:“你能不能不让我妹妹出差啊,这段日子都看不见她。” “是她自己想要,我也没阻拦,她说在其位要谋其职的。” “那你还是少让她出差吧,上次她回来的时候我都闻到酒味了。” “嗯。” 吃完饭,夜子曦是扶着她上楼的,一边走还一边不忘调侃她,“你说你这才一个多月就这么笨拙,要是到十个月的时候,不该笨的跟头猪一样。”夕颜打掉他的手,没好气的说,“谁让你非跟着我上来的,我自己又不是不能走。” 进屋子的时候,夕颜耳尖,听到书房里的电话响,她回头告诉男人,“你手机响了。” “哦,那你等我会儿,我去取。” “什么事?”本打算和夕颜一起进房间的,可是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只见夜子曦的脸色很难看,想必是出了什么麻烦,她闪开身子,直接进了房间。 “好了,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夕颜听到他这么说。 她把外套脱了下来,可见男人却穿上了衣服,“怎么,你要出去?” 男人紧缩着眉头,嗯了一声。 不知道怎么了,夕颜的第六感很不安,她突然就不想男人离开她的身边,于是很矫情的说:“今天能不能不出去?” 夜子曦的动作僵硬了一下,夕颜向来不干涉他的事情的,“我就是想说,今天晚上我不太舒服,不想你出去。” “夕颜,如果你要是身体不适直接和韩姨说,她会带你去医院的,我真的有事,乖啊。”他在夕颜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夕颜有些凄凉,当真有些事情比她还要重要吗? 她不想再去纠缠,有些东西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她去浴室洗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是半湿的,她不想这么早睡觉,靠着床头随意的拿起一本书,这还是迟蓝那个捣蛋鬼给买的,说什么怀孕了,要看一些关于孕妇的常识,每天还要胎教,亏她还真就信了,经常白天趁没人的时候,她自个在那瞎哼哼。 她看的那页正好是怀孕期间,孕妇要保持良好的心态,看,书上都这么写,她就没必要再自寻烦恼了。 柜子上的手机震动的呜呜直响,差点就掉到了地下,夕颜一伸胳膊,直接接了起来,她本以为会是迟蓝,这么晚了,也就她能打电话,她放的是外音。 “喂?”问了一声,她撩拨了一下额前的碎发。 “夕颜。”只消一声,夕颜就反应过来了,是傅筹,她在看向屏幕的时候,果然是他的号码。 她把书签放好,拿起手机关了免提,这么长时间,他终于给她打电话了,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夕颜也曾想要给这个号码打过电话,可是那头一直是关机的状态,她都抓狂了,傅筹仿佛就是这样人间消失了一样,今天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打电话过来。 “傅筹,到底怎么回事?”她总觉的,没有事情的话,他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 “我在你家楼下,十分钟后出来,我在车上等你。” 每一次和他的对话仿佛都是傅筹在发号施令。 “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啊,明天再说吧。”夕颜掀开被子,赤足下了床来到窗边,透过楼下的路灯,她确实看见门口有辆黑色的车停在那儿。 电话那头传来傅筹的笑声,“夕颜,我知道你没睡,屋里的灯还没关呢,你快下来吧,不是想要问我为什么那天会给你打电话向你告密吗,我一会儿都告诉你。” 这个男人偏偏知道夕颜的软肋,每次捏的都准准的,夕颜气的跺了一脚,闪过回到床上,傅筹总是有理由让她做什么就乖乖的做什么。 她换好了衣服,蹑手蹑脚的下楼,她并不想惊动韩姨,这么晚了,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出去的。 出来的时候,傅筹正好下车抽烟,看见她了,随手把烟扔到了地上。 “上车。” 夕颜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没办法,想要知道原因就要按照他说的做。 “傅筹,这么晚了你叫我到底有什么事?” 男人收起平日里玩味的样子,神神秘秘的说:“带你去看戏,好戏。” 圣尊。 夜子曦来的时候这里天字号房就已经被封了。手下的人看见他来了,赶紧上前递话。“夜少,您来了,洛姐还在里面呢。” “圣尊的老板来了吗?”男人冷冰冰的问。 “来了,说不会对洛姐怎么样,但是一定要见您,所以我们才给您打的电话。” 夜子曦点了点头,“找几个身手利索的,把监控毁了。” “是。” 在门口,夜子曦转动了一下手腕,精致的手表上面标注着现在的时间,九点四十分。 圣尊的老板向来很隐秘,就连当初开业的时候也难得看见他一面,没想到这次还是托了洛离的福,竟然能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神秘男子。 男人进去的时候,看见洛离正失魂落魄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房间里就两个人,倒显得有些空旷。 “子曦——”看见了男人,洛离不顾自己此时的形象,像找到了依靠一样,扑了过去,脸上的妆已经哭花了,就连头发细看之下都有几分凌乱。“子曦,你终于来了。” 男人并没有推开她,而是好生的安慰了她一下,敢在圣尊里开枪闹事的人,洛离怕是还是头一个。 “夜先生,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的人并没有对洛小姐做什么。”言外之意,洛离现在的狼狈可能是由于知道自己闯祸了而自己造成的。 其实不用他这么说,夜子曦也看的出来,当真要是真的对洛离下了什么手,她现在也不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儿,早被人一枪子崩了。看来早有人知道洛离和自己的关系,所以即使出了这样的事,对方也只是想息事宁人,引他出来。 夜子曦观看眼前的这个圣尊的老板,他没有想象中的老谋深算,反而看起来倒像是孩子般大的干净少年。 对方看的出夜子曦在打量自己,很爽朗的开口,“我前几年出了车祸,所以整容的时候,特意弄的嫩了一点。” “我听说夜少对城西的那个地下钱庄很有兴趣。” 夜子曦听的出来,他约见自己果然还是有事情的。 “我只是想说,那块地儿也是我旗下的。” 夜子曦一笑,原来是不想自己碰触他的核心利益。“我对那儿其实并不是感兴趣,只是集团里的股东说瀚誉可以扩展一下产业链,所以才看准了城西的那块地儿,既然你这么直爽的说了出来,我夜子曦没必要非揪着它不放。” “夜少好大度,就冲你这句话,圣尊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我特意在地下给你留了一层vip套房,钱庄那儿也有,夜少随时都可以过去。” 两个人一说一笑的算是达成了共识,瀚誉保证不会对他旗下拥有的产业下手。 看到洛离衣衫不整的样子,圣尊老板好心提醒,“夜少,楼下有现成的房间,可以让洛小姐去那儿换一下。” 夜子曦不好驳了对方的一片心意,只好点头答应,拉着失魂落魄的洛离走。 “子曦,我是不是给你惹了麻烦?”在电梯里,洛离一个劲儿的道歉。其实这件事对于夜子曦来说也并不是太坏,至少他见到了圣尊背后的这个人,了解了他,如果他今天不出现的话,瀚誉是一定会对地下钱庄动手的,对方可能也是正在找机会和他洽谈这件事,正好洛离闹的这事还促成了。

上一篇   29 试穿婚纱

下一篇   31 圣尊里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