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小爷就是瞧上你了 - 强取豪夺

03 小爷就是瞧上你了

夕颜回到寝室的时候,正巧迟蓝打来电话,所幸寝室的人都已经睡下了,并没有听见她的大嗓门,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这么久才接电话,知不知道我很担心,我以为那些家伙找你麻烦了呢。 夕颜笑笑,说她没事的,刚刚给夕晨的医生打了个电话。迟蓝也知道她这个妹妹的事,说了几句也就挂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失眠了,今天,似乎发生了很多事。 第二天,天气正好。 刺眼的眼光惬意的洒满整个校园,今天天气很好,正赶上周末,校门口聚集了很多人,莫夕颜站在公交站台前,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这年头,有钱的人出门就打车,没钱的,就只能挤公交了。夕颜紧了紧衣服,把脸撇向一边,不去想这些。 其实从学校到她工作那里也不贵,只有6元钱,可是比起公交来,还是贵了足足5元,够一顿饭的了。想到这儿,夕颜撇着嘴乐了,她就是这样小气,总是喜欢斤斤计较。 旁边的大妈拿着菜篮子不住的和身边的人说,今天她今天捡了多大的便宜,这新鲜的蔬菜是她刚刚从超市里和另一个女人抢来的,看着她身上的臃肿的,突然想笑,虽然看起来很小市民的作风,但是不得不说,这就是底层人的生活,最真实的生活。 夕颜看了看手机,公交再不来的话,恐怕真的来不及了。 看着远处一些豪华的名车来接她的同学,夕颜啐了一口,她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了,不劳而获,却又分外的骄傲。 天啊! 车又晚点了吗? 就因为这区区的6块钱,夕颜却赔上了一辈子的幸福。 当车停在她的身边的时候,夕颜下意识的往后一退,以为她挡住了道路。全黑的车头,让人有一种压迫的感觉。 她在心里嘀咕,真不明白那些开豪车的人都是没脑子的吗,明明这里这么拥堵,还要硬塞进来,难道非要彰显一下自己的身份吗,真虚伪! 要不是熟悉的声音叫了她一下,她也不会抬头看。 “夕颜,夕颜,原来是你啊,”车里的女孩,兴奋的摇下车窗,“你又在等公交啊,前面好像撞车了,道路都堵死了,很多车都过不来呢,你别等了。” 夕颜心里一下子凉了,看来今天她是必须花这打车的钱了。 唉。 这是她们学校的系花,真分不清,这样优秀的女孩子为什么一定选择被包养这条路。 夕颜透过车窗看着驾驶室里的男人,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伴着余晖,夕颜能看到男子刚毅的轮廓,如刀削一般的容颜,冷冷的,让人觉得不可亲近。 男人的手指不耐烦的敲击了几下喇叭。 她突然一下子就想起了,她见过这个男人,那天和迟蓝在圣尊撞到的那个人,就是他!冷冷的,跟个死人一样。 仿佛怕被他咬住一样,夕颜拔腿就跑,急急的招呼了一辆出租车,钻进去就走了。 如若不是她那样像见鬼般的逃离了,夜子曦也不会注意到她。看着她的背影,他莞尔一笑。侧着脸问道:“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 “莫夕颜。”女孩干脆的回答,丝毫不知道男人话里的意思。 “哦……” “曦,下次我自己过去吧,一到放学的时间这里就特别的堵。”陈暖柔柔的说。夜子曦没有回答她,但是这鬼地方他一定不会来第二次的。 其实陈暖跟夜子曦是偶然的,她家境颇优,自然不缺钱,只是有一次她和父亲在酒会上的时候恰巧遇见了夜子曦,当时就被他一眼看中,这个女孩 身材很好,长的也不错,更喜欢的是和她交谈一会儿她骨子里的单纯,这样的女孩好打发自然也好笼络,他当时就提出要包了她,可是一个名门千金哪 能答应他这无礼的要求,当时气得差点给了他一个耳光,不过,夜子曦却给了她一张名片说有困难的时候找他。没过多久,陈暖父亲的公司便出了问题。父亲被带走,当时只有瀚誉集团能够给公司解围,当时陈暖也只能找到了夜子曦,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只可惜这个傻丫头还一直以为,是夜子曦救了他们全家,殊不知,这些事情只是这个男人动动手指头就办到的。而夜子曦也就喜欢这样的女人,笨蛋而愚蠢,胸大无脑,大概就是这样吧。 圣尊,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奢华而又尊贵,来这儿的人也非富即贵,天字号包间里的客人也往往主宰着整个城市的经济命脉。 夕颜一直清楚,在这儿工作的原则就是本本分分、能忍则忍,所幸她只是这儿的驻唱歌手的和声,并没有太多出境的机会,所以无聊的骚扰相对也少点。 夕颜走进门口的时候,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镂空的牌子,她从来没觉得这牌子像今晚这样碍眼。刚进前厅,经理就走了过来,问道:“夕颜啊,我记得你投简历的时候,写到你会跳舞是吧,今天领舞的雯雯没来,你一会儿替她一下。” 经理看起来很和颜悦色,但是骨子里透出一股贪婪,虽然他很年轻,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难免已经世俗了。 “啊?!”夕颜还来不及反应,经理的身影就淹没在晃动的人潮里。 其实无论她答不答应,她都没得选择不是吗。 她只希望,今晚的领舞不要出什么差错就好。 镁光灯下,各种嗨到爆的金曲,一袭包臀短裙,修长的双腿,恰到好处的深v设计,把夕颜曼妙的身材彰显无疑。 今天她特地画了个浓妆,平日里可爱的齐刘海也让她拢了起来,看起来极具女人的韵味。 一根钢管,配上豹纹的皮衣,莫夕颜像一条灵活的蛇一样在舞台上自如游走,妖艳的红嘴唇,惹的下面的男人一阵阵尖叫,而她疏离的眼神又无碍的扫过一双双渴望的双眼,十足的令人血脉喷张。 角落里的男人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嘴角勾出一丝玩味的笑,这妞儿还真不是一般的人物,怪不得他一直追不上。男人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直往后台走去,锃亮的皮鞋和地面发出塔塔的声音。 夕颜觉得这短短的20分钟简直能要了她的命,且不说她多久没有跳舞了,就是单单看台下那群如狼似虎的男人,她都胆战心惊的。 跳完舞,夕颜累得都虚脱了。 一抬眼,她便看到了往这边走的男人,精致的面容,带着让人不敢碰触的尊贵。她慌张的抬腿就想离开,对于段瑞,夕颜是能逃则逃。 可惜脚步还没迈开,男人似乎察觉到她的意图,几步便追上了她,夕颜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气把她生生的拽了过来,接着她便跌倒在一个人的胸膛上。 两个人都有些呼吸不稳,狭小的空间肆意的蔓延一种属于暧昧的气息。 “哎哟,你这是急着逃呢,还是来向我投怀送抱呢?”男人欺身想要一亲芳泽,入眼的是他高挺的鼻梁,夕颜想也没想条件反射的就把他推开了。 刚整理好了衣服,男人又把她拉到了墙角边,对于女人来说,男女的力量总是悬殊的没办法衡量。 段瑞没有得手并没有生气,反而更有兴趣,他一直把她逼退到角落里,直到她不能转身。 夕颜的脑袋死死的靠着墙,微微的有些生疼。 男人这才玩味的看着她,一只胳膊可恶的撑在她的脸庞,吐出的烟圈正好喷在夕颜红白相加的脸蛋上。混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让人有种意乱情迷的冲动。 “哎哟,小爷今儿个才见识到,你还有这儿游龙戏凤的本事啊。” 夕颜把头瞥过去,紧紧的咬紧唇瓣并不辩解。 “你怎么还不吱声了,昨儿个唱的不是挺欢的吗?你这声音要是搁在床上指不定有多媚呢……” 夕颜抬起头,一双倔强的大眼睛满满的噙着泪水,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他长得倒是一副好皮囊,可嘴里没有一句好话。她本想回他几句,可想起来邵濂跟她说过,在这种地方,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种权贵。 “哎呦,你别这么瞅我,看的小爷我心痒痒,真想在这儿就给你办了。”一张妖艳的俊脸突然放大在她面前。 “段先生——你别这样,请自重——” 男人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他嗤嗤的问,“自重?呵,我又没对你做什么,往哪儿自重?”说完,把脸又贴近了夕颜几分,“要不,我们出去玩玩自重,就你这身段,这媚样,小爷我容易死你手儿里……” 夕颜厌恶的把头扭到一边,他还真是活生生的糟蹋了这一张人皮。 一直等不到女人的回复,男人的神情有些严肃。其实对于男人来说,两种女人最能挑起他的欲望,一种是规规矩矩服服帖帖的,满足了男人自身的优越感,另外一种就是像莫夕颜这样的,死活不答应的,反而给他们一种征服的快感。 “莫夕颜,你开个价吧,小爷我保证给你最好的,衣服,车子,包包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段瑞并不想和她耗太长时间,因为夕颜的冷漠是一件让他内伤的事情。 夕颜想说,我要的是自由,而不是金钱下的囚笼,你给的起吗? “你倒是说话啊!”男人的口气有点愠怒。 她还来不及回答,从包房里出来另外一名英俊的男子,他靠在包房的门上,笑吟吟的问,“四少,躲这偷欢来了,里面可都玩上了,就差你了,这没可你不成局啊。” 段瑞转过头,抽回了手臂,优雅的仿佛不是刚刚那个逼良为娼的男人,随口问道,“这次玩多大的,我可说了,小的可没意思啊……” 说完便放开了夕颜随着那名男子进了包房。 回头,他冲夕颜说了一句话,“记着小爷我说的,想通了就来找我。” 在关门的瞬间,刚刚叫走段瑞的男人特意留心了一下走廊的女孩,侧面看过去,双眸清亮,倒是水灵的很。 直到他们走了,夕颜的后背已经粘黏了一大片,要是再僵持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含着金勺长大的富家公子,虽然对她并没有太多的敌意,但是几乎每次遇到,都是要纠缠一下。 夕颜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在这喧嚣的夜晚,只有烫金的圣尊两个大字伫立在这风中,夕颜抬眼看了一下牌匾,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外面看起来金碧辉煌,可是她却融不进去半分。 其实她要的很简单,就是平平凡凡的,妹妹的病能尽快好,然后两个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生活。 天边划过一颗流星,夕颜双手合十默默祷念。 段瑞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了,红色的法拉利肆意的在路上张扬,他很享受极速奔驰的感觉。忽的他就想起莫夕颜那张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忍俊不禁 ,这个小女生每次看到他都是一副怕的要死的样子,难道他有这么凶神恶煞吗,他看了看车镜,明明这张脸完美的没有一点瑕疵吗。 就在他走神的空当,另一辆豪车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段瑞猛地刹车,轮胎和大地发出不和谐的语调。 幽灵跑车里面的夜子曦明显一晃,口气不悦的问:“怎么回事?” “前面那台法拉利好像刚刚晃神了。” “谁的车?”说时夜子曦已经摇下车窗向前方看去,深夜里,两辆豪车就这样剑拔弩张的停在了路上。 同样车里的段瑞也眯起了眼睛,这幽灵跑车整个星海市就一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不过他这样不走,段瑞也不知道什么心理。 “夜少,好像是段家三公子,前几日听风说过,段家前几天进口的。他原来的那辆在港口火并的时候被烧了。” “呵呵,段家向来在仕途上安分守己,清廉的很,这段瑞倒是给他们捅了不少娄子。你把车绕过去吧,别跟他僵持。” 同时道上玩的,夜子曦倒是也见过段瑞几次,他老子从政,他偏要在黑市有所作为,不过一直不温不火的,他也就没搭理过。 两辆车擦肩而过的时候,车里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目光寒冷的仿佛是要穿透彼此一样。

上一篇   02 初遇

下一篇   04 赤裸裸的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