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调查傅筹 - 强取豪夺

28 调查傅筹

段瑞尴尬的动了一下嘴角,这个理由,的确堵得他一句话也没有,枉他一直自诩不凡,原来女人的一句话就轻易的让他败下阵来了。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他爱你吗?” “应该不爱,但是我爱他就够了,我相信他的心不是石头做的,会有被我感动的那一天。”夕颜自信满满的说。 只是她不知道,男人的心非但不是石头做的,而且是金刚石做的。 段瑞笑笑,他知道,无论再争取什么,说什么,此刻夕颜都不会听的,非要等到撞了南墙才会回头。 突然,他就想起了那个下午和她相遇在咖啡厅里的事,就像桌子上面冒着热气的咖啡,缭绕的雾气亦如从前,可是他再也抓不住了。 唐可岚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段瑞和莫夕颜在一起的样子,她心中一阵恼怒,刚刚她又去找那个医生问了问,可得到的还是同样的结果,她的这个孩子就是不能生下来。 看段瑞一脸幸福的样子,唐可岚就气不打一处来,突然,她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孩子,既然老天也不让她留下他,那何不为自己的幸福再争取一下最后的机会。 想到这里,唐可岚的心一下子狠了起来。她像个泼妇一样的冲着夕颜就过来了。 “莫夕颜,你都收了我的钱,怎么还跟我的男朋友纠缠不清的呢!”她尖锐的声音一下子就炸开在走廊里。 两个人回头,蹙眉,夕颜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岚,你疯啦!”段瑞想要上前去阻止。 可女孩力气一时间大的让人没法想象,她径直朝夕颜扑了过去,在那一瞬间,她确实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想法,她以为,夕颜肚子里的孩子也一定是段瑞的,否则,男人怎么可能好心陪着她来医院呢。 夕颜没料到她反而会冲着她来,眼看着她要扑过来的时候,夜子曦适时出现,抱着她的腰,灵巧的往后一躲,唐可岚直接扑了个空,狠狠的摔倒在地儿。 夕颜没想到,段瑞没想到,唐可岚更是没有想到! 其实刚刚夜子曦是可以直接拉住疯癫的唐可岚的,可是他没有,而是直接拉开了夕颜,那唐可岚由于没有支撑点一定就会摔倒。 “啊!我的肚子——”倒在地上的女孩,痛的直呼叫,刚才那一下是真真切切的摔到了。 段瑞赶紧上前扶起她,略带惊慌的问:“可岚,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段瑞,我肚子——肚子疼——”往下看的时候,她白皙的双腿间不时殷出鲜血,看的夕颜直接扣住了嘴巴。 “来人啊,医生、护士!快来人啊!”段瑞大声的喊,急忙抱起唐可岚往急救室跑。 在路过两个人的时候,段瑞的眼睛像冒了火一样,看着夜子曦就像有深仇大恨似的。夕颜知道他一定是怪当时男人的见死不救,更可能的是,故意的。 夜子曦冷冷的回瞪回去,段瑞只看了一眼,便走掉了。 夕颜还一时间傻了,她靠在男人的怀里,呆呆的问:“她是流产了吗?是不是流产了?她下身流了好多血,好可怕。” 男人牵起她的手,向楼梯走去,“这个时候你还关心她?你刚刚忘了,她是想要和你同归于尽的。”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唐可岚会一下子疯了似的朝我来?”想起当时的场景,仿佛就是一下子,唐可岚就转变了情绪。 男人冷哼,刚刚他在卫生间的时候,听到唐可岚在那儿自言自语了,说什么自己不好,保不住孩子之类的,傻子都能想到她刚刚一定是想要借刀杀人,把这件事推倒莫夕颜身上,所以刚刚,他才故意那样做的。 一路上,听到夜子曦跟她说这些,夕颜有些不可置信,天啊,这女孩的心机也太重了吧,如果刚刚不是有夜子曦在场的话,那这个罪名她一定是担了的,而且,她还会一辈子愧疚的,想来女人的心还真是可怕啊。 回到鹿苑,在门口,夕颜刚刚脱掉鞋子,很习惯的穿起平日里的拖鞋,也不知道怎么搞得,脚下一滑,她就觉得身子直往后倾。 夜子曦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她要滑到,直接上前及时扶住了她。夕颜也是吓了一大跳,这一下子要是摔倒了,她赶紧摸了摸小腹,幸好什么事都没有。 “韩姨!韩姨!”男人厉声的喊,保姆听到叫她赶紧从厨房里出来。 夜子曦的脸色并不好,整个一骇人的模样。“你是怎么做事的!地下怎么能有水呢,这拖鞋是塑料的,知不知道刚才夕颜差点摔倒!” 夕颜没想到他这么大惊小怪,她想来,韩姨也一定不是有意的。 “你还想不想干了!”夜子曦当真是害怕她再出事。 韩姨唯唯诺诺的哪敢再说话啊,“韩姨,你去给我弄点红糖水喝吧,我有点渴了。”这个时候也只有夕颜才能帮的了她了。 看着韩姨进了厨房,夕颜一脸的不悦,“你干嘛那么凶对韩姨啊,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这下人都让你宠上天了。”夜子曦随口说道。 夕颜冷哼,他还真当自己是古代的主子啊,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哪有那多礼数。 她懒得和他讲话,不知怎么了,自从怀孕以后,夕颜觉得自己比平时乏多了,总是浑身没劲,这上午刚刚做了一个检查,这会儿就已经困的不行了,她赶紧上楼去睡一觉。 她醒来的是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下楼并没有看见男人,反而是看见门口的绒毛地毯,她忙问,“韩姨,这东西是什么时候买的?” “下午先生让人送过来的,说是怕地上滑,摔到你。”夕颜一阵甜蜜,没想到他的动作这么快,还真是周到。 半山别墅。 洛离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她知道莫夕颜怀孕了,这段时间他肯定不能碰她,这会正是她抓住机会的时机。 她只是着了一件单薄的睡裙,里面什么都没穿。淡淡的香水混合着情欲的味道从客厅一直蔓延到卧室。 “洛离,你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你不是说你知道你们总经理的一些事情吗?嗯!”男人暧昧的挑起她的下巴,望着她迷离的双眼。 在公司的时候,女人打电话说知道傅筹的一些私事,所以夜子曦才亲自跑了过来问个明白,可没想到,她居然这样一幅打扮,顿时就明白了许多。 “夜,你为什么那么关心他啊?”洛离极尽可能的把身子往男人身上靠,软软的身体像是要找到依靠一样,夜子曦的双眸冷静,自从上次他被人阴了一把之后,他就察觉到有人似乎要对他不利,但是敌人在暗处,而且手法极其隐秘,他一时间找不到破绽,不过他总觉得和瀚誉合作的傅筹有些不清楚,所以暗地里让洛离查了查。 因为有些事情,只有女人才能更好的解决。 “洛离,你还没告诉我呢,你知道关于他的什么消息啊?”男人的手指若有所思的游离在女人裸露的脊背上。 洛离觉的他的手指所到之处都燃起一丝不明的花火。 “嗯——”某人已经陷入情欲中,有些迷离。 “是不是傅筹也是这样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男人贴着洛离的耳颈轻柔的说。 一句话直接惊醒了还在幻想中的女人,洛离惊讶的坐了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夜,你是不是以为,我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才知道消息的,你误会的,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看着洛离一副认真的表情,男人玩味的笑了笑,伸手揽过了她,“傻丫头,我也没说什么啊,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洛离的心这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讨厌,你刚刚那么说,我还以为你误会了什么呢,夜,你要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难道忘了吗,我曾经还为你怀过孩子的。” 女人慢慢的把他引向曾经的回忆,也顺便探探他对莫夕颜的动向。 夜子曦听到她这么说的确有一瞬间的错愕,继而很快的就恢复了神态。 “是啊,除了你还有谁能为我生孩子呢?”男人望向洛离的眼,竟然看不到丝毫的情绪。 “洛离,你不乖,还没告诉我傅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当女人这么问的时候,夜子曦就已经知道了一件事情,洛离一定是知道莫夕颜怀孕了,这个女人很聪明,喜欢旁敲侧击,可也恰恰是她的自作聪明才让他有机可乘。 莫夕颜一定不会傻到告诉身边人自己未婚先孕,那么,就一定有人告诉了洛离这件事,洛离不说,早晚有一天他也会知道。 洛离看到夜子曦一心只想知道傅筹的事情,也不好再吊他的胃口,把自己收集到的关于他的信息都告诉了他。 据她所知,傅筹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亲人,他是只身来到星海市的,不过他旗下的公司倒是资金充足倒不是那种挂名的,他有三处房产,不过平日里并不常在他的公司,就连公司里的员工都反映,这个老板做事雷厉风行看起来并不像只有二十三岁的样子,他行事很隐秘低调,但是也会和名流结交,参宴赴会的。 夜子曦听她这么说,似乎这个傅筹也没可疑的,不过,以他这么年轻就能做到这个程度又不得不让人怀疑。 “我就觉得他的名字好奇怪,叫傅筹,怎么跟复仇似的。”洛离开玩笑的说。 男人一下子就愣了,是啊,他怎么没想到这个,傅筹,复仇,他不相信真的有父母会给自己孩子取这样的名字。这其中一定有事情,想来想去,竟然没想到问题出在了这里,他的意图多明显啊,直接告诉了他,可是他还傻傻的到处找原因呢。 夜子曦霍的就站了起来,他仿佛有点眉目了。 洛离不明白他这么一反常态的样子,赶紧上前拉住他,问:“夜,你怎么了?” 男人现在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他推开缠在他手臂上的胳膊,“洛离,谢谢你提供的消息,我想我明白了,我现在需要回去处理一下事情,改天再过来。 “夜?”洛离想要挽留,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挽留不住,看着夜子曦离去的背影,洛离总觉的,她再也抓不住了。

上一篇   27 产检

下一篇   29 试穿婚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