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莫夕颜怀孕了! - 强取豪夺

26 莫夕颜怀孕了!

到了学校,她把事情跟迟蓝说过一遍之后,少不了她的一番大惊小怪的。当知道她冒死和夜子曦坠江的时候,迟蓝恨不得就揪掉她的耳朵,“你就这么没长心啊?!他死了没人管,你要是死了呢,真把自己当成他媳妇,还要同生同死!” “好了,蓝蓝,这不是都没事了吗,你看我不是又活蹦乱跳的在你身边了吗。”夕颜赶紧撒娇,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善事,所以这辈子才能遇到迟蓝这么一个肯为她两肋插刀的好朋友。 迟蓝白眼她,一副傻子的样子,她走到桌子前,拿起刚刚充好的热宝,“是不是因为你为他牺牲这么大,所以你回来后他才良心发现对你百般示好啊。” 夕颜坐在床上,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那也没必要弄的韩姨都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 “这是什么?”夕颜从床上下来走到阳台边,晾衣绳上面挂着一副花花绿绿的帘子。 迟蓝羞的就脸红了,“起开起开,别看了,还不是这次我大姨妈不准时赴约弄的我满被子都是。”夕颜笑笑,怪不得看她手里拿着个暖宝,这还没到冬天呢,她怎么就怕冷了呢。 “夕颜,你说我们下辈子可不要再投胎做女人了,太累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难受死了。”吃蓝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儿。 夕颜没搭理她,每次到这个时候她都会这么抱怨,大姨妈……蓦地夕颜就想到一件事,印象中,她和迟蓝的日子应该是同一天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赶紧问。 “什么啊?”迟蓝被她问的有些迷糊。 “哎呀,就是那个。”夕颜指了指她的身下,“哦,都两天了。” 夕颜仔细的思考,不对,她好像不但这个月的不准时,貌似上个月……她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迟蓝,我先回去,有点事。” “你怎么啦?喂!”迟蓝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影了,真不知道什么事儿让她大惊小怪的。 走在校园的路上,夕颜一阵阵惊慌,貌似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就一定会发现的,一定瞒不住!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呢?再加上最近韩姨和男人都有些异乎寻常的表现,更加坚信了她的猜测。 乱了乱了,全乱了,怎么会是这样呢? 迎面走来一个学妹,她连撞了她都浑然不知。 到了药店,夕颜才发现自己竟然难以开口。她硬着头皮走到保健品那个柜台上,不敢去看服务员略带鄙视的眼神。 “你好,你买什么?”似乎这个人很有礼貌。 “我……我月事还没来,我想……”夕颜一开口竟然都是口吃的状态。 “哦。”服务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没再为难夕颜。 “这个上面有说明书,按照上面来就可以了。”服务员很客气的告诉了她。 夕颜除了谢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手里拿着验孕棒,夕颜觉得头顶都一片蓝色。 回到鹿苑的时候,她整个人无精打采的,韩姨看见她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小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先生还说晚上要接你去呢?” 夕颜懒得回答她,敷衍了几句。“迟蓝要去逛街,我没兴趣就回来了。” “你上去睡会吧,我给你做点八宝粥。”韩姨还是那样体贴的样子。 她默默的点了点头,无声的上了楼。 到了楼上,她从包里拿出验孕棒,进了卫生间,她祈祷,一定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可是鲜红的两条杆儿彻底打破了她一切的幻想。 她怀孕了! 天啊!她竟然怀孕了! 夕颜的体质向来不好,月事有的时候也可能不准,她记得跟夜子曦每次都是吃药的,好像是上次,她刚刚从淄博回来的那回,好像忘记了吧,总之,她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凑巧,竟然中奖了。 她蓦地就想起来前一段时间有个叫唐可岚的女孩,当时她还振振有词的跟她说,怀孕了就要跟男人说啊,否则十月怀胎到时候瞒都瞒不住。现在想想,竟然回忆不起来当时说这话的心境了,是啊,她也是女人,突然开始有些理解当时唐可岚的心境了。 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是,为什么夜子曦明明知道她怀孕了却不告诉她?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总之,她不想了,想的头都疼了,她索性直接趴在梳妆镜前面。 夜子曦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这个样子。男人有点怒意,便推搡了她一下,“怎么睡这儿了?好好的不在床上呆着,韩姨知道吗?” 夕颜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搀和,她忙说:“韩姨不知道,我都这么大人了,她也不能时时刻刻的跟着我。” 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因为夕颜下午的时候哭过了。 “你嗓子怎么回事?”夜子曦忙问。 “没事,可能是下午出去着凉了,一会儿吃点药就好。”说着,夕颜就走到柜子旁边拿出下午刚刚买好的药。 崭新的,还未开封的。 “药别乱吃,看看禁忌什么的。”不知道夜子曦有意还是无意,这话在莫夕颜耳朵里总是听出了另一番味道。 她笑笑,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还能有什么禁忌,不就是孕妇和肾功能不全者忌用吗!”夕颜几乎是揪着心说出这句话的,撕开包装的手有些颤抖,难道这个时候,夜子曦还没有什么反应吗! 倒水,这药的确是有禁忌的,她下午特意看过,为了证明一下自己,她有种牺牲自己宝宝的错觉。 就在水杯即将入口的那一瞬间,男人狠狠的夺下了杯子,冷冷的说:“别吃了,一会儿直接去看医生吧。” 莫夕颜冷笑,这算是她赌对了吗?!可是她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给我!”她就像跟他置气一样,随意的把药吞到嘴里,从他手中抢下水杯。 女人的动作激怒了夜子曦,他没料到她能直接把药吃了,他一把摔掉杯子,“你干什么莫夕颜!那药你吃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夕颜残忍的笑道,“是啊,我吃了,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一时气结,撩起衣柜上的外套,拉着她的手臂就往外走,“去医院。” “你干嘛啊?”夕颜死活不跟他一起去,好啊,既然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还是没有打算告诉她的意思。 “莫夕颜!” “夜子曦?” 两个人剑拔弩张的像是两只斗舞的孔雀。 “那药又不是砒霜毒药,至于吃个药就去医院吗!”莫夕颜咄咄逼人,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丝毫的示弱。 夜子曦眯起双眼,仿佛有些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淡淡的问:“是不是韩姨告诉过你什么?” 莫夕颜摇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肯告诉她实话吗。 如果当真不让她留这个孩子,那为什么还要说什么去医院之类的话呢。 夜子曦啊夜子曦你心里到底存着什么心思啊? “你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你还假惺惺的做什么呢?”终究愤恨不过,伤心不过,夕颜忍不住说了出来。 男人的动作一怔,没想到竟然她说了出来。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夜子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夕颜有些惨淡,这个时候还居然问她这个问题。“那你又是什么时候打算不告诉我的?呵,对了,在医院的时候你是想悄无声息的就流掉我的孩子吧?” 怪不得,那个时候他和韩姨说的话莫名其妙,怪不得,那个时候她要求回鹿苑,他显得很吃惊和无措。 原来,是在算计如何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了这个孩子。 夜子曦啊夜子曦,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他是我腹中的骨肉,纵使你一时不让我知晓,一辈子也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你说啊……”夕颜走到男人的跟前,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本以为和他同床共枕这么久,能走到他的心里去,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依旧是浮萍,浮萍的就像抓不住的水草,看似鲜艳无比,实则泡沫虚无。 “这个时候你怀孕不合适宜。”男人并没有给她什么实质性的解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莫夕颜宁可他说,是她不遵守规则私自怀孕而容不下这个孩子。 “那什么时候适宜,还是你跟我永远都没有合适宜的时候?”夕颜很想忍住不流泪,可是委屈就像是决了堤的河水,泛滥不止。 寂静的房间内能很清晰的听见夕颜的抽噎声,蓦地夕颜觉得这个孩子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祸端,好,既然做父亲的都不要,那她要他又何用! 她用双手猛力的捶打自己的腹部,好吧,她也不要这个累赘! 沉闷的声音一声声捶打,都像最残忍的刑具狠狠的拷打两个人的心! “够了!”夜子曦猛地抱住疯癫的女人。 夕颜撕心裂肺的哭喊,她不知道听到这句话是开心还是难过,现在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男人对她的欺骗与谎言,他说什么如果两个人逃过那一场劫难,他要给她一场婚礼,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知道你夜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成全你!”夕颜哭的痛彻心扉,夜子曦突然就觉得自己心底某处一阵裂痛。 本来他是打算不要这个孩子,最近公司有些事情弄的他有些繁忙,当初在医院的时候要不是顾忌她的身体,当时真的打算直接在莫夕颜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流掉,后来,她要求回来,他也就没有阻止。其实关于孩子这件事,他也没有好好的细想过,当初最坏的打算就是跟女人明说了,他不要这个孩子,然后去流掉。 可是,今天看见莫夕颜这幅样子,他突然觉得很不忍心,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自己违背了自己的心意一样,好像如果他真的同意,以后一定会万劫不复的,像他这样的人,从来不信什么鬼神迷信,但是对于自己心中的感觉,还是十分在意的。 “你为什么不要他呢?”夕颜哭的几乎背气,满脸的泪痕,让男人不忍心直视,“你告诉我,是不是我不配怀上你的孩子?” “不是。”夜子曦也不知道怎么了,其实本身并不排斥眼前的这个女孩给他生孩子,只不过,好像他现在并没有成家立业的打算。 “那是什么?你告诉我,我都可以改。”夕颜几乎是用祈求的口吻说的。 “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不要他呢?”夕颜的一声声质问让夜子曦竟然无言以对。 男人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猛地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闭上了眼睛,胸口是女孩滚烫的泪水,他没想到她会发现的这么早,而且是这么激烈的态度。 “我们把他生下来,不要伤害自己!” 夕颜还在不停的抽噎,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让她觉得有些疼痛。 “你难道不怕这孩子以后会像上次那样遭遇危险吗?”这句话是男人发自肺腑说的,这也许是他真实的想法吧。 “你觉得孩子会选择自己的父母吗?”夕颜慢慢的回答。 夜子曦紧紧的拥着怀中娇小的女孩,这件事他做的确实不够周到了。此时,他只能紧紧拥抱着她,给她传递自己的心意。

上一篇   25 怪异的关心

下一篇   27 产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