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怪异的关心 - 强取豪夺

25 怪异的关心

转过头是他坚定的目光。 “跟着你,我什么都不怕!” 男人欣慰的一笑。一只手紧紧的牵着夕颜的手,十指紧扣。 夜子曦开动马力,车子在地上哼哼直响,四个轮胎像擦了火一样,所有人都不知道车里的人想要干什么,一时间竟然没有上来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在他们目瞪口呆的时候,车子飞一般的从桥上一个断裂的缺口处落下,下面是一望无际的河水。 来杀他们的人也没想到,夜子曦会以这样决裂的方式和他们同归于尽,只能在桥上干瞪眼。 其实在车子下落的那一刻,夜子曦就已经打开了车门,包括两个人身上的安全带,借着受损车子偏向一边的重力,他打开车门,巧妙的利用上面的人看不见的盲区,逃了出去。 可是,他们落水是肯定的。 初秋的天,河水还是冰凉冰凉的,这会又是晚上,寒气更重。夕颜只觉得身上突然间像收缩了一下,然后,就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刺骨的寒冷,夜子曦紧紧的抱着她,利用自己较好的身手,快速的游到河岸,他选的这个位置很好,河下的淤泥很多,近几年这里的河水其实并不是很深的,只是由于河道较宽,所以看起来好像水很深的样子。 桥上的人骂骂咧咧,他们虽然是拿钱办事,可是这乌起码黑的他们也不能下到下面去找啊,而且,刚才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去,不摔死也得冻死,有两个人提议直接撤了吧,他们在桥上对着落下车子的地方,放了几枪,确定没有人生还了,他们才离开。 其实,莫夕颜和夜子曦当时就在桥下面的杂草里,男人早就猜到了上面的人不会下来,但是一定不会留活口,所以他紧紧的拉着夕颜躲到了这里,免得挨枪子。 等到觉得他们开车离开了,两个人才出来。 这是一个异常漆黑的夜晚,这会又是阴天,天空中居然连月亮都看不到,夕颜只能凭借手感来确认自己抓的是夜子曦。 “是不是很冷?别害怕,我在这儿。”夜子曦抱着哆哆嗦嗦的夕颜,轻声安慰她。 这真的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地上不知道是什么野草那么粗硬,夕颜觉得已经划开自己的裤子了。 “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夕颜颤抖的问。 “嗯。”男人坚定的说。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给风打过电话了,如果他不回来,就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怕的就是他们撑不过这个夜晚,尤其是莫夕颜,那么柔弱。 黑暗中的两个人彼此依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其实他们都浑身湿透了,可是谁都没有多说一句,就那么紧紧的相拥着,不言不语。 夜子曦从兜里掏出火机,想要看看周边的情况,可是除了滴落下来的水以外,一点都打不着。男人气急败坏的扔到一旁。 “夕颜,你一定要支持住,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男人加紧了手上的力道,他能感觉到怀里女人的身体越来越抖动的厉害。 “是——是吗?——呵”现在连说句话都觉得是浪费体力。 “夜子曦,我——我好冷,真的好冷——”当真是冻得不成样子,否则她也不会叫苦,想想现在他们已经呆了有半个小时了。 男人很想把衣服脱下来给她披上,可是随即想想,他的衣服也是湿的,披了也是白搭,反而会更加的潮湿,夜子曦索性直接脱掉外套,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去为夕颜取暖。 “你——别这样——”如果有灯光,就会发现莫夕颜的嘴唇是青紫色的。 “别说话,我是男人,比你的抵抗力要好的多,在救援队没有到来之前,你一定好好的。”现在夕颜的身体开始发烧,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果然她的身体是吃不消的。 “夜子曦,你陪我说说话吧,要不我好想睡觉。” “好,我陪你说。”男人的前身贴着夕颜的背部,冰冷的衣服让他的触感有一瞬间的麻木。 “莫夕颜,你跟我后悔吗?” 夕颜好像笑了一下,她抓住男人的手指,握得很紧。“当时我确实很气愤,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的总裁居然能说出那样龌龊的话,呵呵,你还让我等了你那么久,当时是很生气了,不过后来,你又让我重新上学,还对我很好,让我住鹿苑那么大的房子,给我妹妹找工作,所以现在,夜子曦我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 女人其实很傻,一旦有个男人做了什么让她感动的事情,她就会记住一辈子。 夜子曦觉得有一滴热泪落在了他的手臂上,他没有说话。 “夜子曦,我会不会死?”夕颜突然这么一问。 “傻子,有我在,你怎么可能死呢!” 咯咯,夕颜傻笑,“你说了这是监控盲区,自然极少有人来这的,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发现我们掉到了这里,而你的属下,又不能通过手机联系到你,所以,我们在这儿很危险是不是?”她虽然是个女人,但还不是不傻,这么冷的夜晚,他们就是不被杀死,也会被活活冻死,尤其是在河边。 “不许说傻话,我们一定会没事的。”就连男人说出这话,夕颜都觉得没有底气。 “莫夕颜,我们说点开心的吧,回去之后你想要什么,我满足你一个愿望。”男人的声音开始颤抖。 夕颜觉得自己的头很昏沉,身体也不像是自己的了,热的很,她迷迷糊糊的说:“如果我还能活着回去,我想结婚,因为我听说,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候就是当新娘子的时候,我想做一回。” 男人笑笑,还真是可爱之极。 “——子曦,我好冷——我好困——” “莫夕颜,你不许睡觉!”男人狠狠的命令她。 “我就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好,记得照顾我妹妹——” “莫夕颜!” “冷——” 昏迷的最后时刻,她仿佛听见男人对她说,如果她肯醒来,他就帮她实现她的愿望。可是夕颜真的太困了,她实在支撑不住了。 而夕颜这一睡就是整整三天,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困乏过,好像累极了的感觉。 当她醒来的时候,韩姨就在自己身边,她眨了眨酸痛的眼睛,问道:“韩姨,这是哪儿?” 韩姨满脸的兴奋,就连脸上的褶皱仿佛都平了许多。“小姐,你可醒啦,这是医院啊,你睡了好久的,我赶紧给先生打电话去。”说完,就跑到一旁去了。 夕颜觉得浑身还是酸疼的很,不一会一大队医生护士就进来了,给她测血压,看眼球什么的,弄的好像很正式似的,夜子曦来的时候,她刚刚做完检查。 男人来的时候似乎有些急迫,因为近看的时候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汗珠,“你没事了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她的情况,夕颜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很好,没事。”直到说话的时候,她才觉得声音有些嘶哑,她蹙眉,不会是一辈子都这样吧。 男人看得出她的担心,贴心的拿过柜子边的水杯,“你刚醒来,多喝点水就没事了,放心。” 夕颜一阵咳嗽,她这才发觉自己手臂上缠着纱布。 “夜……子曦,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呛了几口水,这两天都缓过来了。”男人的神色淡定。 “我想回鹿苑。”夕颜大概是直接随口说的吧,她实在不喜欢医院的气氛,大家都穿着白大褂的样子,蓦地就让她想起已经亡故的父母,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医生告诉她,说他们已经尽力了,所以莫夕颜是很害怕住进医院的,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难过。 夜子曦在听到她的要求时,眼里闪过一丝否定,但看到夕颜目光恳切的样子,他还是答应了,当着医生的面,他问夕颜这样子能出院吗,医生回答只要好好休息,就没有关系。 收拾东西的时候,男人问韩姨:“你没告诉她呢吧?” 韩姨有些躲闪,小声的说,“还没呢,我觉得对小姐挺残忍的,就没说。” 男人有些意会,他点了点头,答道:“那就先别说了,生活上好好照看她点。” 夕颜仿佛听见两个人在嘀咕什么,但是碍于刚醒,有一些事还是浑浑噩噩的,她也就没多想。 回到家,夕颜能明显的感觉到韩姨对自己的态度有很大的改变,除了那种很关切的感觉,更多的是小心翼翼,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很怪。 “韩姨,为什么我做什么你都不让呢?”夕颜有些迷惑,就像刚刚从超市买回来的蔬菜,她只是想要帮着提进厨房里,韩姨看到了都跟见了什么大事似的,赶紧让她放下。 韩姨笑了笑,说:“这不是先生吩咐的吗?说你身子骨不好,刚刚大病初愈,让你什么都歇着,养好身体。” 夕颜觉得她说的也对,可是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妥。 就连她要回学校,韩姨都是一副必须要经过男人同意的样子。这就更加坚信了他们一定有事情瞒着她,可是她现在身体也好了,活蹦乱跳的,夜子曦对她也没有什么异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不行,她一定要找迟蓝好好的分析一下。 就在夕颜想要出门的时候,韩姨叫住了她,“小姐,先生的电话。” 韩姨一副顺从的样子,她能够理解,毕竟给夜子曦办事,一定是受了他的吩咐。 “喂?”口气有些不善。 “你要回学校?”从电话里听不出男人的情绪。 那头似乎沉默了一下,“让司机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有手有脚的。”这更加坚定了她的猜测。 “晚上按时回来就行,到时候再说吧,我下午要是不忙的话,直接去学校接你。” 夕颜鬼使神差的挂了电话,临走了,韩姨还叮嘱她,要小心,别蹦蹦跳跳的。 一路上,她都有些蒙了。

下一篇   26 莫夕颜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