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莫夕颜,你怕死吗? - 强取豪夺

24 莫夕颜,你怕死吗?

洛离好像听到什么搞笑的笑话一样,“就你,据我所知,现在夜子曦宠幸的可是你姐姐,而你,又是她的妹妹,你凭什么帮我,而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她的一席话又把皮球踢给了夕晨。 夕晨始终保持着微笑。“洛小姐倒是好细腻的心啊,可是这番心思不知道到你在回国后,夜少可曾知道一二,貌似他还从来没有去过你那里吧?嗯?” 洛离有些气息不稳,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抓人的心思这样敏锐。 “就因为我是莫夕颜的妹妹,所以,我才能够帮你,这也是我的筹码。”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可是你的姐姐。”洛离反问道。 “因为,她不是我的亲姐姐,是被抱养的。而你一定好奇,为什么她的妹妹反而会帮着外人吧,因为我的父母是她害死的,当年我家失火,莫夕颜只顾着自己没有救我的家人,所以我恨她,我见不得她好,这个理由你满意吗?”夕晨的眼神坚定,倒是看不出一点作假的痕迹。 洛离一惊,没想到她们两个人居然还是这样的关系。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洛小姐问的好,因为我莫夕晨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当然要找个能扶的起的阿斗啊,而洛小姐,恰恰就是那个聪明人。” 洛离不屑一笑,对于回到夜子曦身边,她一直是有信心的,而且,她也一直在等待机会。“事成之后你有什么要求?”想来让人帮忙,一定会有所求吧。 “我要瀚誉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我想到那个时候,夜夫人应该可以帮我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吧。”莫夕晨一副拜金的嘴脸。 洛离这才想通,原来她的胃口这么大,竟然打的是瀚誉的注意,不过,她爱的这个财似乎大了点。 “你的要求太高,我办不到。”先不说能不能回到夜子曦身边,就算她回到夜子曦身边,也不能把他公司的股份随随便便的给一个这么有计谋的女子啊。 “你真的办不到吗?我说夜夫人?我能祝你的是当成瀚誉集团的总裁夫人。”夕晨一脸驽定的样子,虽然她年纪很小,但是行事作风上,往往让年长她好几岁的人都自惭形秽,她说的这个诱惑倒是蛮大的。 “如果你当不上这个总裁夫人,我的条件就作废总行了吧。”夕晨说出最后的话。 洛离想了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一点都没有吃亏,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既然这个小丫头有这么大的胜算,倘若她真的如愿嫁给了夜子曦,以后的事情谁还说不定呢。 “好,成交。”洛离经过反复的思考后,终于同意。 “洛小姐,聪明人。只要肯等机会,我一定让你如愿以偿。”夕晨拿起茶杯抵在唇口,她一直在找个替罪羔羊,这个傻女人还真的上当了,真是想投夜子曦的怀抱想疯了。 她要除掉姐姐,一定要做的干净利索,不让任何人怀疑到她的身上。 夕颜回来的时候,夜子曦正好也在家中,这男人白天向来是不在家的,这会她很难得的看见他穿着得体,又带着白色的手套,一副绅士的样子。 “你去哪儿了?”刚一回来,夜子曦就问她。 “见个朋友,唐可岚。”夕颜慵懒的踢掉脚边的鞋子,准备上楼。 “你什么时候和她成为朋友了?”男人不解的问,对女人来说,情敌不是永远都难以化解的宿敌吗? “是她找的我,我有什么办法。”夕颜一想到那个女孩活生生的把她和段瑞两个人安在一块,就觉得莫名其妙的烦躁,什么人呢,都不查清楚了,就随便给人定罪。 男人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平淡的说:“这几天有人找你一定要核实对方的身份再出去,不确定的人直接给我打电话,听到了吗?” 他的语气并不像开玩笑,反而透漏着一种不容置疑。 夕颜想要答话的时候,夜子曦已经下楼了,从敞开的门缝里,能看见他手上纯白色的手套。记忆中,似乎他曾经戴过。 就是在陈暖绑架她的时候,男人手拿消音枪,当时他就是这样的一副装扮。事后她问过夜子曦说那个是不是真的枪,男人只是笑道,说是假的,骗骗人的,该死,当时她怎么就傻傻的相信呢。 这会看他出去,夕颜总觉的有些不详的预感。 她喊来韩姨,问先生回来做什么。 韩姨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说:“先生回到书房取了一样东西,还说,今晚上不回来了,让你别等他,还说让我晚上再告诉你。”韩姨倒是老老实实的把什么话都说了。 夕颜觉得更奇怪了,什么事他刚才不能说,还一定要等晚上了才让韩姨告诉她不回来了。 这其中一定有事! 她想都没想,抓起沙发上的衣服赶紧出门了。 夕颜现在就祈祷,夜子曦一定要在公司,否则她是追不上的。 幸好,在瀚誉集团的停车场,她看到了夜子曦的车,她在车里等了一会,只见夜子曦一行人从另外的一个通道出来,很明显换过衣服,几个男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唯一不变的是他手上干净的白色手套。 看着他们离开,夕颜赶紧嘱咐司机,“跟紧他。” 夜子曦是一个人开车的,这回是一辆比较中规中矩的奥迪车,少了那份张扬,倒是务实了。司机问夕颜:“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啊?你是他什么人?” 毕竟跟踪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夕颜有些泪眼婆娑,她委屈道:“他是我的新婚丈夫,可是有人说他在外面包了小三,这次我就是特意去捉奸的。”说完,还很委屈的哀声叹气,司机也就信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唉,都不省心,你放心吧,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玩惯了的人,以后啊,就会对你好的。” “你可千万别让他知道我在跟踪他啊,司机师傅。”夕颜小心谨慎的说。 “放心吧,老刘我以前是玩过赛车的,他想甩掉我,没那么容易。” 夜子曦好像发现了身后有人在跟踪一样,车速一直时缓时快的,她跟的也就亦步亦趋。 “丫头,你确信你只找了我一辆车来跟着吧,怎么我觉得我们好像也被人给跟踪了。”司机有些疑惑的说,夕颜从倒车镜里往后看,确实见到几辆车也像她一样在追踪前面的车。 坏了,难不成夜子曦发现了? 车里的人开始打电话:“老大,刚才半路上突然有个女的出现,她也在跟踪夜子曦,很挡我们的路,要不要除掉?”说话的人面露凶狠,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 正在阳台上玩弄打火机的男人在听到属下这么说的时候,一瞬间就想起莫夕颜那张天真无邪的脸。 他示意,先不要动手。 他娴熟的拨下一串号码。 在这紧张的时候,夕颜突然来电话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她本以为是夜子曦兴师问罪来了。 “喂?” “呵呵,想我了吗,亲爱的莫小姐。”听到这声音夕颜放心了,这痞气的话除了傅筹能说的出来,怕是没有第二人了吧。 “傅筹?”夕颜有些不可置信,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一连串的问题。 “我想你了,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啊。你现在在哪儿呢,怎么这么安静?”某人试探性的问了问。 “我——在车上。”听她这么说,傅筹的脸色更加凝重。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莫夕颜,你听着,现在你马上掉头回去,什么都不要问,过了今天晚上,一切都好了。” 夕颜被他说的话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马上掉头回去,难不成他知道自己在哪儿,还有,什么是过了今天晚上,一切就好了?什么和什么啊,弄的她一头雾水。 “傅筹,你把话讲清楚!”夕颜激动的在电话里大声喊。 “我让你马上回去,别再跟着夜子曦了!听我的没错了。”等她再想问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夕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夜子曦似乎有危险。 她赶紧给男人拨通电话,那头一直是忙音的状态,她在心里呐喊,夜子曦,你倒是接电话啊,接电话啊。 可能是男人听到了她的祈祷,竟然接了起来,“喂,什么事?”他的口气不是很好,应该是很紧张吧。 “夜子曦,你有危险,你被人跟踪了。” 电话那头明显一愣,夕颜能想象到,夜子曦皱着眉头思考她说的这句话是真是假时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问了,我在你后面的车子里。”说完这话,夕颜很明显的感觉到前面的车子速度放缓了。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才说,“你到前面的十字路口下,然后上我的车,一定要快。” “嗯。” 夕颜把想法跟司机说了,司机立马保证绝对没问题,看在毛爷爷的份上,万事好说。 停车,换车。这一系列的动作,配合的完美绝伦。 上车后,夜子曦阴冷的着脸,有些怒气的问:“你怎么会跟来?” 夕颜没想到他会发这么大的火,小声的嘀咕,我不是怕你出事吗。 “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有多危险,你还敢一个人过来?”男人恨的是她不长脑子,对方很明显是冲着他来的,而莫夕颜非要插上一脚。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是不是段瑞告诉你的?”男人的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根本没有看她。夕颜一惊,他怎么会想到是段瑞告诉她的呢。 “不是段瑞!”情急之下,直接否认。但是夕颜也没有暴露傅筹的名字,虽然她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打心眼里,她认为傅筹不是那样诡计多端的人,或许他只是恰巧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给她透风报信的。 夜子曦冷笑,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最近段瑞截了瀚誉不少单子,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这次真的是他下的杀手的话,那他真的离死不远了。 看到夜子曦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夕颜有些害怕,这个男人有的时候,让人看起来就觉得恐怖。 “做好了,前面是监控盲区,他们可能要在那儿下手,抓稳了。”男人刚说完,夕颜就觉得车速瞬间提了一个档,身体不由自主的像后倾。 夜子曦说的没错,后面的几辆车子,的确开始加快速度,有赶超前面的势头。 黑色的帘幕就要降下来了,要到秋天了,夜黑的很快,后面的车子紧追不舍,看来不发生点什么事情,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夕颜看着身旁镇定自若的男人,突然一点都不害怕了。因为有他的地方,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安心。 马上到转角的路口了,只看见后面的车子飞速的向他们的车子靠近,夜子曦一个漂亮的调头,狠狠的甩开了意图黏住他的车子,轮胎和地面发出极其难听的声音,车里面的夕颜很明显到车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她的手臂这会都麻的厉害。 “你没事吧?抓紧安全带!”这个时候,男人还知道为她着想,他孤身一人奋力在一群亡命之徒的手下周旋,可这台车子性能相对差一点,很快就要被后面的车子给赶上了。 他们加速行驶到江边,窗外是桥上的栏杆,他们被逼上了绝路! 直到望见前面几辆意图明显的车辆拦住了去处的时候,他们才知道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后面车子明显也发觉自己的援兵到了,他们已经开始陆续从车子里走出来,由于天色太黑,看不清他们手里拿的长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一定是想治他们于死地的武器。 夕颜紧紧的抓着夜子曦的手,她发觉男人的手也是冰冷的。 他缓缓的问,“莫夕颜,你怕死吗?”

上一篇   23 香花坊

下一篇   25 怪异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