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坐缆车 - 强取豪夺

21 坐缆车

夕颜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酸痛的厉害,睁开眼,这里完全不是她和迟蓝的房间! 她一惊,立马坐了起来,揭开被子,还好穿着衣服,可是这是睡衣啊!她自己的衣服呢?夕颜想起来昨天晚上和傅筹在一起,心里一阵后怕,不会是…… 正当夕颜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优雅的从卧室里走出来,身上裹着睡袍,看到夕颜醒了,他友好的打了一声招呼。“这么早就起来了?” “傅筹!我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回事?”夕颜口气不善,如果当真是昨晚他对他做了什么,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男人被她这么一问,愣住了,继而笑了笑,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火大了。“你昨天晚上和我聊天,说累了休息一下,然后你就睡着了,我看你睡的沉也就没叫你,这是两室一厅的,我在隔壁,你在这儿,怎么有问题吗?” 傅筹从来都是把问题想的很清楚然后回答的很仔细,夕颜觉得自己似乎想多了,昨天晚上貌似是和他说了很多话,可是为什么好像都记不起来了。 “那我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夕颜紧了紧被单,疑惑的问。 “我叫外面的服务生给你换的,总不能让你穿着衣服睡觉吧。” “真的是这样?”某人不太敢相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能不做出点什么事才怪。 “拜托大小姐,我昨晚伤的那么重,怎么你也得考虑一下我吧,我哪有那精力和体力啊,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那么禽兽吗。还是你真的想发生点什么?”傅筹一副不怕死的表情。 夕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亏他还记得是她救了他。 夕颜匆匆的穿了衣服,不顾他的挽留,直接回到酒店。 一路上夕颜都在想,昨晚真是万幸,幸好他受伤,否则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有,为什么对于昨晚的事情,她一点都没有印象了呢,她只记得和傅筹说了好多话,貌似还跟他说了关于夜子曦的事情,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唉,真是猪脑子啊,以后再也不能做这么傻的事情了。 到了房间,她刷卡,进屋。 迟蓝还在睡觉。她直接掀了被子,“这都几点了,你还睡啊?” 某人懒懒的死抱着被子就是不肯松手,连眼睛都不肯睁开。 “迟蓝!” “到。”她这才勉强的爬了起来,看到是夕颜,她忙问,“昨天晚上你干嘛去了?打你电话都不接?老实说是不是夜子曦受不了寂寞来找你来了?” 夕颜一阵疑惑,迟蓝打过电话?“你是时候打的?” “我九点多的时候就打了,可是你一直不在服务区,我还以为你家那位直接给你接走了呢。从你走了之后,我一个人逛一点意思都没有。” 夕颜想想,那个时候她应该刚到傅筹的住处,因为她也担心时间太晚,所以特意看了一眼手机,当时是八点四十。可为什么迟蓝打不通她的电话呢?有些奇怪。 “喂,莫夕颜,你还没告诉我你去哪儿了呢?” “见到了一个老朋友,叙旧来着,不知不觉就亮天了。”夕颜随便编了一个借口,防止迟蓝继续刨根问底下去。 “你快起来吧,一会辅导员要集合了。” 今天她们去的地方是当地一个很有名的风景区。到了那儿以后大家自由活动,不过下午五点之前,集体集合。 得到命令后的人都欢呼雀跃的找自己喜欢玩的东西去了,这里最有名的要数坐缆车了。迟蓝撺掇着夕颜跟她一起坐,那种没有屏障,直接可以看到四周,和空气相接触的缆车。 夕颜摇了摇头,太吓人了,从那么高的地方坐,四周还没有玻璃什么的,只有一个把手,吓死人了。 可是这项活动确实最火的一个,排队的人很多,真是越刺激,越有人来玩。 “夕颜,你就跟我坐一次吗?好不好嘛?”迟蓝在一旁撒娇装可爱,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可是夕颜打死也不肯。 “好夕颜!”不行。 “颜颜?”摇头。 某人绝望了,只好自己一人去玩。 看着迟蓝兴致冲冲的样子,夕颜为她祈祷,胆大的孩子伤不起啊! “原来你也是坐缆车来了?”身后响起干净的男声。 夕颜回头,竟是昨晚的傅筹,今天他穿的是休闲衣服,看起来随意极了,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抢眼。 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夕颜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怎么是你?”夕颜蹙眉,怎么哪里都有他呢? “怎么不能是我!”傅筹站在夕颜身边,竟比她高出一个头还多。“这就叫缘分,知道不?” “还猿粪呢?就是猴子的便便。”夕颜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呵呵,低低的笑声从男人的喉咙里发出来,很压抑。 “想笑就大笑出来呗,切。”夕颜还在为昨晚的事情别扭,这事说出来,怎么都是对她的名声不好。 亏她还总说夜子曦出轨找女人什么的呢,这回好了,和个不相识的陌生人共度一夜了,而且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光凭他的一面之词了。 “我们去排队买票吧?”傅筹提议。 夕颜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刚才迟蓝那么求她,她都不去,切,怎么会陪着他玩呢,况且还那么恐怖。 “不吓人的,这儿的保护措施做的非常好,不用害怕。”夕颜还是不同意。 “你不想知道昨天晚上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难道你真的相信我说的什么都没发生吗,唉,本来我还打算和盘托出的。”某人自顾自的叹气摇头。 夕颜的两眼直放光,他说什么?!“傅筹!” “陪我做缆车,我就告诉你。”男人就知道这么说她一定会中计,走在前面哈哈大笑。 当夕颜坐到上面的时候才知道上当了,可是安全带都已经系好了,什么都来不及了。感觉到缆车一点点滑动,夕颜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心想,古人的僵尸大概也就是她这样的硬度吧,她直挺挺的,死死的抓着身旁的杆儿,一动不动。 傅筹看到她这样,直笑。“放松点,不紧张,真的没事的。” 他几乎是一根一根把夕颜的手指从杆子上掰下来的,脱离了杆子,夕颜死死的抓住傅筹的手,不肯放。 这么近的距离,他能看见她脸上细小的汗珠,原来她真的是害怕。 “对不起,怪我了,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胆小。”手心里满是她的汗液。 夕颜不敢说话,只能紧紧的抓着傅筹,此时唯一的依靠。 “别想太多就好了,慢慢的,放松自己的心,一会儿就到了。”傅筹在一边循序诱导。 过了好久,傅筹才感觉到握他手的力道小了点。 “你不是跟我说你只怕火吗,没想到你还怕高?” 夕颜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她什么时候跟他说过自己怕火的,那是一个秘密,一个连她自己可能都忽视的秘密。她又怎么会告诉他呢?一个才见面都不到两次的未知男人? “你昨天晚上和我聊天的时候说的。”傅筹解释。 昨晚聊天,又是昨晚聊天,可是为什么好端端的夕颜竟然一点都记不起昨晚上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呢。 “那你害怕什么?”夕颜现在有些适应了,反问他。 “昨天晚上我告诉过你了。” “我说了,我记不得了。重新说一遍。”夕颜无赖的说,她就不信,白天她的记忆力还能不好,不能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什么东西来了。 “我怕死。其实我真的很怕死。”傅筹很淡定的看着夕颜的眼睛,平静的说。 夕颜一惊,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亲眼看到父母惨死在我的面前,可是我无能无力,当时我就像个傀儡,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我而去,我连叫他们的时间都没有。”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他还是别人捧在手心的少爷,父母眼里的宝贝。二十多岁了依旧不务正业,那天,他从外国人手里买过一个魔术衣柜,只要人站进去,瞬间就没了。他兴奋的拿给父母去看,傅老夫妇开心的不得了,可是在他刚刚钻进柜子的不久,家里的佣人突然变了模样,露出杀手的本色,傅筹的双亲被杀害,当时他在衣柜的暗层里,想出来却不能够出来。 傅家原本就是生意上的正经人家,保全措施做的也不是那么好,警察来查明的时候只是说意外死亡,脑溢血。 夕颜不可置信的听着他讲述,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事情!“可你是人证啊!” 傅筹好像听到很好笑的笑话,凄惨的回答:“没用的,有人想要灭口,当然不会通过正常的手段解决,其实我能理解那群警察的,都不容易。” 夕颜再看了一下他,好像她从来都不认识这个男人,他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为什么他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蓦地,夕颜就想起夜子曦了,他说过,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黑暗,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可以颠覆你自以为很正确的的价值观。当时她只道他是危言耸听,原来,社会真的是吃人不吐骨肉的地方。 傅筹倒是没有她这么悲观,看起来很平静,平静的就像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一样。 夕颜有些尴尬,自己刨根问底问出的竟然是他的伤心事。 “对不起。” 她现在能做的唯一就是紧紧的抓住他的双手给他温暖。 现在在看高空下的景物,竟然没有那么害怕了,夕颜现在满脑子都是傅筹说的事,这点恐惧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一会儿缆车就到了。傅筹小心翼翼的搀扶下夕颜,一路上,气氛有些凝重,男人扑哧一笑,动了动手指。“喂,你不会是听故事听傻了吧,我刚才是骗你的。” 夕颜还没从刚才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这会儿听他这么说,眼睛睁的像灯泡。 傅筹耸耸肩,“我不这样说,你能克服高空中的恐惧吗,你还应该感谢我呢。” 夕颜张大了嘴巴,她有想要掐死这个男人的冲动。 “好了,乖了,这不是到地儿了吗,别生气啊。”傅筹揽过她的肩膀,为什么明明他在笑,夕颜却从他的眼神读出了悲哀。她是真的看不透这个男人,有人会编故事来诅咒自己的双亲吗?可为什么他看起来又一点都不难过的样子?夕颜糊涂了。 远远的迟蓝就和她招手,傅筹在她耳边轻声说:“今天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回见。” 等她转过头的时候,男人已经不知所踪。 “夕颜,夕颜,莫夕颜!你楞什么神呢?”迟蓝推搡了她一下,“你不是说你不做的吗?怎么又反悔了,我刚才可看见你和一个帅哥下来的。” “门票都买了,我怕浪费。” “走吧走吧,就你话多,哪儿帅哥啊,是你看花眼了。”夕颜赶紧牵起迟蓝的手,怕一会那么莫名其妙的男人又出现。

上一篇   20 下药

下一篇   22 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