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下药 - 强取豪夺

20 下药

饭桌上,夕晨一脸期盼的问。“姐姐,你帮我跟姐夫说让我工作的事了吗?” 夕颜夹菜的筷子一顿,她,似乎把这件事忘了。 女孩很会看脸色行事,她觉得姐姐的眉头皱了一下,就料定她一定没有把她的话同夜子曦讲。 夕晨立刻放下筷子,不是很重的一摔,却在安静的桌子上引起不小的动静。 “晨晨……” “姐,你就那么不喜欢我有好的生活吗?还是希望我一辈子就只能跟着你,等着你被人包养,然后顺便养了我?!” 在莫夕晨看来,向夜子曦讨工作这件事,对她姐姐来说,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而夕颜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一向疼爱有加的妹妹,居然能说出这番刺痛她心的话。 今晚韩姨不在,回家办点事。到给了夕晨可以肆无忌惮说话的环境。 “晨晨,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即使听到这些刀子般的话,夕颜也没有恼怒,她想,妹妹可能只是一时口误。 “姐,我没有和你一样出色的学业,我什么都没有!说出去,我还是一个患有五年精神疾病的疯子!我很想做些事情,能够报答姐姐,现在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你只要跟他说一句话,他就能办到的,姐,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去说呢!” 夕晨说的很激动,到最后竟然哭了出来,好像她的努力奋斗,都是为了莫夕颜。 “我会给你说的。”夕颜含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饭都没有吃完,就转身离开,上了楼。 是夕晨把她想的太神了,对于昨晚男人的异样,她并没有告诉她。 确定夕颜关上了门,夕晨才狠狠的推翻一桌子的饭菜,她看不惯姐姐这样不争不抢的样子,真是窝囊。对于夜子曦那样优秀的男子,女人一定是要开足马力才能留的住的。可是现今姐姐这幅逆来顺受的模样,早晚有一天,他会离开的。 而她不一样,她不会让到嘴边的东西,活活的飞走。 有些东西只有自己拥有,才是最真的! 夜子曦是在第二天晚上才回来的。夕颜很想问他为什么夜不归宿,可话到嘴边最后又咽下。 男人也没有说,昨晚是和人谈事晚了,直接在圣尊过的夜。 毕竟夕颜不是他什么人,没必要解释。 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男人除了那一天晚上没有回来过后,其余的时间,倒是安分守己的回来了。 “夜少,学校有个采风活动,需要去外地几天。”此刻夕颜就像小学生向老师报告一样,把自己近期的活动向男人说了一遍。 男人簇了一把冷水扑在脸上,问,“几天?” “导员说大概一周左右。” 夜子曦随手拿起一旁的毛巾,随意的擦了一下,有些水滴顺着修长的脖颈径直的流了下来,颇有美感。“想去就去呗,用不用派个司机送你去。” “不用不用,是学校组织的,我和同学一起走。”夕颜心想,她可不想弄的自己多金贵。 夜子曦嗤笑,他对夕颜向来也不是很严厉,为什么她做什么事情好像都要经过他的同意。其实这是男人自己的问题,倘若夕颜是个倔强性子的女孩,势必不会服从他的要求,就一定会放抗,但夕颜偏偏性子较柔,对他又有爱,自然就想到什么都要经过他的同意。 是什么时候开始计较他的想法的,大概是经历那次火灾之后吧,她整个人对夜子曦的态度都有很多改观,人之常情,对于在危难之中伸出援手的人,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抓住,莫夕颜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她发觉,自己的心在慢慢融化,一点点开始融入这个略带危险却又神秘的男人。 淄博,一个如它名字一样秀美的小城镇,夕颜此行就是来这儿的,其实说白了,就是借着活动的名号,社团组织的一次旅游而已。 她们住在山下一个酒店里,她和迟蓝一个房间,两个人好久都没有出来玩了,这回定是开心的不得了。 刚到晚上,这不迟蓝就硬拉着她出去看热闹,这是一个和少数民族混居的地方,自然晚上的夜市也热闹非凡。 “你看你看,夕颜,那上面挂着的是什么,好漂亮。” “还有夕颜,那卖的是什么吃的,看起来好香啊……” “还有那个,亮亮的是什么啊?”迟蓝兴奋的像个孩子般,夕颜无语的对她翻了个白眼,拜托大姐那是灯笼好不好,别问这种白痴无聊的问题。 实在不想在和这个无脑的女人一起逛街,夕颜决定让她自己逛吧,两个人约定回酒店门口见,如果有意外的话就打电话。 终于脱离了这个麻烦的女人,夕颜觉得一身的轻松,一想到迟蓝那样子,她就很想笑,平日里看起来正正经经的,一和她在一起就原形毕露了。 其实夕颜并不喜欢热闹,相反她毕竟喜欢安静的地方,这会她顺着走进了另一条幽静的街,也许是这里的环境感染了她,一个人走夜路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感。 在喧嚣的城市呆久了,就会觉得自己心很烦躁,适当的出来净化一下心灵,对身心是有极度帮助的。 可偏偏在这如此美好的夜晚,她却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河边那头隐隐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对,没错,就是男女之间苟且的动静。 她刚想转身离去,别打扰两人的良辰美景。 突然,那边传出男人痛苦的哀叫,夕颜心想,这是有多激烈啊,男人都能叫的出来,可仔细一听,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因为这声音里听不出快乐的成分,她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河边的女人,残忍的冷笑:“看你身上有这么多钱的份上,今天就饶你一命。”然后,又是刀子进入身体的声音,闷闷的,但绝对是扎进肉里的那种。 夕颜赶紧躲了起来,她亲眼看着女人风风火火的从河边走了,然后一个穿西服的男子倒在了地上。 在确认那个“杀人凶手”不会回来的时候,夕颜立马跑了过去,地上的男人卷缩着,看到来人了,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你没事吧?伤的严不严重?” “我还好,就是皮外伤,谢谢你。” 然后夕颜把他搀扶了起来,借着月光她看清楚面前这个男人的模样,皮肤白皙,双眸狭长,典型的桃花眼,长的还不赖,可惜啊,谁让她目睹了刚才不雅的一幕呢,她撇了撇嘴。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边女孩的不屑,男人轻笑了一下,解释道:“你别把我想歪了,刚才是她给我下了药,我动弹不得,借着调情的理由支走了所有人好下手。” 夕颜一惊,这男的好像有透视眼,竟然能看到她心里的想法,不过夕颜却总觉的,如果不是自己好色,那女的也不会得逞。 “你不打算报警?” “报警也没用,她们应该是一个团伙来到了这里,看这里的民风淳朴,所以才伺机下手的。” “我看她们抢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对了,还没问姑娘芳名呢?我叫傅筹,你呢?”美男子很有礼貌的问。 “我叫莫夕颜,大四学生。” 说完这句话,她明显的感觉到身旁的男人身体一愣,有些惊愕。 “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夕颜关系的是这个问题。 傅筹定眼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孩,刚才由于混乱他并未看的仔细,这会来到有路灯的地方,他才看清她的长相,原来是她,怪不得。“我没事。” “哈哈,我第一次听说有人叫傅筹呢,怎么和复仇一样呢,真搞笑,你的父母太有意思了。”夕颜还在调侃他的名字。 “我没有父母!他们都死了!”男人冷冷的说完这句话自顾自一瘸一拐的走。 夕颜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感觉都很无力,她加快脚步赶上美男子,耸了耸肩,继续搀扶他。 过了一会儿,傅筹才和她说话,“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不应该怪你的。” “没事啦,是我多嘴的。” “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真的不用去医院吗?”夕颜担忧的问,她没有看到他具体伤到哪里,但是听到他叫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伤的定是不轻。 “呵呵,你来这儿的时候见过附近有医院吗,送我回酒店吧,我那里有药品。” 夕颜没再多嘴,这个人怎么出门还自带药品呢。 一路上,她和傅筹闲聊,知道他在一家公司上班,具体的职位她并没有问,这次是来办事情的所以没有带其他人,自己一个人住在新月酒店。 夕颜犯愁了,难道让她一个女孩子进他的房间吗,可是看他这个样子,男人貌似又不能动手的主儿,而且也没有让她回去的意思,神啊,不会真的是这样吧。她还在纠结的过程中,已经到了五楼的房间门口了。 “怎么,你不进来吗?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吗?”美男子推门的手一顿,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嘴角勾笑。 夕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应该不是出什么事吧,毕竟自己还救了他一命呢,说什么他也不会恩将仇报的,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夕颜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但不得不承认关上门的那一刻,她是有想夺门而出的冲动的,的确是自己鲁莽了,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随便进陌生人的房间呢。 傅筹费力的扯下自己身上的外套,露出纯白色的衬衫。 夕颜一惊,这男的……怎么脱衣服了,脸开始发烧。 然后就发现他前胸红透了一面的血迹,夕颜赶紧收起自己的小心思,上前帮忙。 “你是不是看傻了?”一边解扣子,傅筹一边还不忘挖苦她。 夕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你谈过恋爱吗?怎么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是这个反应啊?”傅筹温热的气息吐在夕颜耳畔,让她有种意乱情迷的感觉。 “你再胡说八道,我马上就走,你自己处理伤口。” “别别别,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傅筹自讨没趣,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按照他的指示,夕颜在行李箱里找到了医用小箱,这男的,还真是细心。 剪开衬衫,露出刺眼的伤口,大概一寸长,触目惊心。 夕颜有些手抖,她从来没干过这个活。“其实不疼的,就是看着吓人,你别担心,把药粉撒在上面就行了。” 傅筹看的出来她在紧张,马上安慰她。 清洗。 上药。 包扎。 夕颜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手心里都出汗了。明明房间里开着空调,可是空气依然窒息的让人难以呼吸。 在夕颜为他处理伤口的时候,傅筹就偷偷看她了,她的皮肤很白,毛孔细致的连一点涂抹化妆品的感觉都看不到,纯天然的,睫毛很长,专心致志做事时喜欢轻咬她的嘴唇,傅筹一时间竟然有些看呆了。 “好了,大功告成。”夕颜松了一口气。 抬头看他的时候正好傅筹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夕颜脸一红,赶紧转过头。 傅筹也不自然的拉了拉衣角,岔开话题,“你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说着利索的起身。“一会儿我给你送回去吧。”男人优雅的背对着莫夕颜,从柜子里拿出杯子。 “嗯。”夕颜应了一声,该死的迟蓝这么晚了还不给她打电话,她接过水的时候,头脑里闪过一丝疑虑,夜子曦告诉过她,陌生人给的东西最好不要吃,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迟疑的看了看透明的液体,又想起男人刚才对她说要送她回去的话,不疑有他,一张嘴,喝了下去,恍惚间她好像看到傅筹勾起的嘴角,像极了夜间的撒旦……

上一篇   19 想要一个名分?

下一篇   21 坐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