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初遇 - 强取豪夺

02 初遇

“快点,快点,来不及了。”刚刚下课的女孩着急的拉起一旁的女生,口里不停的叫喧,一边走还一边不停的抱怨,要不是今天的导员压了课,她现在也不会现在这么匆忙,女孩看了一眼手机,完了,快六点了,真的来不及了。 而被他拉走的女孩只好不停的跟着她的脚步来,“迟蓝,不用着急的,我们还来得及……哎哎,你踩到我的裙子了。” 还没反应过来,她们已经来到公交站点了,正好车子也刚刚到来,扔了一块钱的硬币,车门便像两个女孩的心一样,关上了。 “夕颜,你怎么不着急呢,今天你不是也要工作的吗?”终于喘了一口气,迟蓝问道,脸上还红扑扑的。 “今天是周六,我不上班的,你这脑子啊,是不是为了你家亲爱的,你都秀逗了。” “哎呀”某人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尖叫,引来旁边的人都侧眼看着她,“原来你今天不上班啊,那我叫上你干嘛啊,我以为你和我一道,所以我才叫你和我一起去的。” 女孩宠溺的摸了一下记错时间的某人,无所谓的笑笑,她的好心,她都懂,只不过,今天换做是她帮忙了。 下了车,走几步,就能看见圣尊那块格外显眼的牌匾,烫金的两个大字,把世界隔离成两个模样。 “夕颜,你看我今天漂亮吗?”说完还象征性的照照镜子,“漂亮,漂亮,真漂亮,你家的那位一定会喜欢的。” 还没等她说完,迟蓝的手机便响了,一段不和谐的铃声打破了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喂,宝宝,我到了到了,马上就进去了。” “蓝儿,你怎么还没到啊,要不要我去接你,我都等的不耐烦了。”颇有磁性的男性声音隔着话筒很清晰的传到夕颜的耳朵里,甚至还有嘈杂的音乐声。 “你在哪个房间啊?” “甲字号。你能找来吧?” “能。” 挂了电话,某人一脸迷茫的样子,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她上哪里去找什么甲乙丙丁啊,她求救似的望向夕颜,咧嘴一笑。 “好了,我带你过去,我知道在哪里,别卖萌了。” 听到女孩说完这句话,迟蓝离开拉起夕颜就跑,真的不能晚了,否则,她今晚有的罪受,夕颜可不知道某人打了一个赌,如果不在六点半之前赶到,她就要三天不能下床,迟蓝可不想拿自己的性福开玩笑。 在走廊里,迟蓝不住的看手机,马上要到了,于是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丝毫没有看见拐角处走出来的一行人。 夕颜发誓,她绝对不是有意的,她是被迟蓝拉着的,然后就觉得头狠狠的撞在了一个肉垫上,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人的怀里。 一瞬间,夕颜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在这么热闹非凡的地方,竟然让她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因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眼前的这个人,身上没有温度,就像个死人一样,毫无生气的。 她缓缓的抬头,看到的就是一张足以魅惑众生的脸,单薄的嘴唇,坚挺的鼻梁,还有微微蹙起的眉头。 身边的人一看到夕颜撞到了人。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立马站出来指责她,“你长没长眼啊,不知道看着前面的路吗!走的这么急,赶着投胎啊!” 接着,卑躬屈膝的问:“夜总,您没事吧。” “对不起,对不起……”夕颜一个劲的道歉,毕竟是她撞人在先。 男人却连眉头没有挑,只当她是一个投怀送抱的人,这样的女人,他见得多了去了,明明想接近他,还要弄出一副不经意偶遇的样子。 他略带玩味的说,“小姐,如果你直接说你是卖的,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你,可你这演的跟真的一样,反而让我觉得……恶心。” 不温不冷的话,足以让周围的人听得见。 夕颜当即脸就红了,她承认她撞了人,但是,她并不是那种为了搭讪而撞的。 迟蓝在一旁听到就不乐意了,“你说谁是卖的呢,不就是撞了你吗,都道歉了,怎么着,我们还怀疑你碰瓷呢……”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一个厉眼过去,迟蓝剩下的话硬生生的憋回了口里,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的眼神竟然可以凶狠到这种地步,单凭一瞥,就让她不寒而栗,她家的琉越发起狠来怕是也不及他这样。 所谓气场,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只不过擦肩而过几分钟的时间,但夕颜却觉得犹如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夕颜拉着气愤不已迟蓝乖乖的躲在了一边,直到一行人在她的眼里成了句点,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啊,夕颜,刚刚让你受委屈了。” 夕颜莞尔一笑,她在这娱乐场里看的多了,这样的人,是她们招惹不起的。她催促着迟蓝赶快进去吧。 甲字号房,虽然比不得天字号,但是里面一样富丽堂皇的让人咋舌, 夕颜和迟蓝进入后,沙发上坐着的温婉男人冲着她们俩就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烟雾缭绕的,到处都是萎靡之色,倒是这个男人的身边干干 净净的,没有一个小姐。 迟蓝毫不客气的直接坐上他的腿上,掐了一把他的脸,威胁的问道:“我不在的时候,你没背着我偷腥吧,嗯……” 某男也不甘示弱的一把抓起迟蓝的手就放在自己的重点部位上,嗤笑着问,“一会儿你试试他不就知道了。” “讨厌死了,没个正行,我同学还在这里呢。” 倒是女孩子,脸皮不如男人来的厚,迟蓝干净的脸上布满红晕,“夕颜,你自己坐,吃什么自己点,今儿个,我要给琉越放把血。”说完,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夕颜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坐着,看着他们自顾自的玩着,突然,她就觉得累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今天是迟蓝男朋友那个琉越的生日,也是到了这儿,迟蓝才告诉她的,平日里,夕颜也只是在这里打工,也从来没有享受过这儿五星级的服务,她今天带夕颜来也就是想让她感受一下。 也是闲来无聊,她开始打量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她的闺蜜,死党,自然不用说,虽然不能说是一等一的美女,但是也绝对是大眼睛瓜子脸的那种类型,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举止投足中都透露中优雅,如果不是迟蓝告诉她,说这个男的做的并不是正经买卖,打死她也不信。边上做的那个,气质上就逊了很多,看起来只是给人卖命的,还有那个,尖嘴猴腮的,这人还真是分三六九等啊。 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她倒是也学起来看相了。 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我们大家划拳猜酒吧,谁输了,谁就喝一大杯酒。 这规则一提,立马有人和声称赞。 “嫂子,你带的同学,可真是个美人胚子,怎么都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嫂子你可不够意思啊。” 夕颜蹙眉,这打主意都打到她身上了,她在看迟蓝那边,显然已经不知道喝了几杯了,所幸还有个琉越能照顾着她。 “都给我打住!谁敢动我姐妹一下,我把你们爪子都剁下来,夕颜是你们能觊觎的人吗,也不看看什么货色。”说完,还摇摇晃晃的指着他们一顿破骂。 “亮子,别玩大发了,你嫂子我都搞定不了,一会儿你的双手不保,我可管不了啊。”琉越象征性的打了一个圆场,拉下了站起来大大呼呼的迟蓝,送给夕颜一个随意的表情。 大家谁也没往心里去,游戏还是要玩的。 夕颜借口接个电话就出来了,一扇门,完全隔开了两个世界。她给迟蓝发了一条短信,说身体不舒服,自己先走了。 真皮质地的沙发上,不时传来女人嘤嘤的娇喘声,顺着地上的水渍,定格在一个妖艳的女子身上,她显然已经陶醉,酥胸半露,毫无顾忌的坐在男人的腿上上下晃动,女子红唇微启,脸上的妆精致的恰到好处,不可否认这是一张绝美的容颜。 “丝雨,你说,你要是这幅模样被媒体知道,你的玉女形象还怎么保持。”相比女人几近全裸,男人的衣服还是正瑕以待。 “曦……嗯,曦,你说什么呢,我是你的人,欲女也是你的欲女。” 可似乎无论是她怎么努力,仿佛今天子曦都不在状态上,丝雨微晕着脸一双红唇顺着男人凸出的喉结慢慢舔舐,直到,来到衬衫外面, 一撮头发! 没错,就是一撮头发,肆意张扬的挂在了男人洁白的领口上,兴许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是另外一个女人的,黑色的,完全和她的不一样,她是金黄的!而此刻,那撮黑头发仿佛成了她所有努力的败点,饶是她想,男人一定是在其他人那里欢愉后才来到她这里。 “曦……这是……你的新宠吗?”女人脸上止不住的失望,她没想到自己的新鲜期居然这么短。 “嗯……”男人缓缓睁眼,在看到丝雨一副质问的样子时,厌恶顿时滋生。 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起身,他喜欢聪明的女人,自然,在他身边的女人也该是懂事的。这种问题,不该来问他。 丝雨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后悔,毕竟还是太年轻,她忘了这个男的有个规矩,在有一个女人的时候是绝不会有第二个的。 “曦……曦,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你别生气,我没有想过问你的私事,我就是……我没想到……” 撕,男人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丝雨,你知道我的方式,玩够了就结束,给你,自己填吧。”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女人蹲在地上恸哭不已,前一刻还好好的,这一秒,说翻脸就翻脸。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性格,想要的时候,就必须给,不喜欢的时候,也不会多留一秒。 流星型的幽灵跑车利索的开出这栋奢华的别墅,看来,以后他都不会踏进这里一步了。男人烦躁的打开车窗,他不是计较丝雨的那句话,而是分外在意他身上的那撮头发,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几乎有着变态的洁癖,他是绝不容许女人的东西留在自己身上的。那这个,是什么时候不经意留下的呢。 男人双眼眯成威胁的样子,终于想起了,刚才在圣尊的时候,一个不长眼的女孩撞了他,一定是那个时候,她的头发留在了上面。 他下意识的低头闻了闻衬衫上的味道,一股子干净的洗发水的味道,虽然混合了丝雨的香水味,但是此刻闻起来似乎也不错。 他一个漂亮的转弯,嘴角露出一个尖尖的虎牙。 夕颜漫无目的的晃在校园里,今晚的月色不错,突然,她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谁啊,这么晚的还想她。 夕颜拿出手机,屏幕上,是两张稚嫩的脸,彼此比着剪刀手。夕颜怜惜的摸了摸上面女孩的脸,眼里的戚哀掩藏不住。 她伸手拨了一个号码,只嘟了两声,那头便接了。 “夕颜……” 好听而又干净的男生从话筒里传来,就像男孩干净而清澈的形象,陈辰。 夕颜没意识到他能接的这么快,结结巴巴的说:“陈医生……我……”便没了下文。 男孩在电话那头轻笑,“说了多少次了,就我名字就好,陈辰,不用那么生硬的叫我医生的。” 陈辰,莫夕晨,她妹妹的小名就叫晨晨,所以,每次她这么称呼他的时候,都觉得像在叫另外一个很亲切的人,让她脸红而又不安。 “……陈……辰,我妹妹她……还好吗?” 小心翼翼的问,生怕听到她一丝的坏消息。 “夕晨她恢复的很好,今天还说起你了呢,她的精神不错,改天你有时间可以过来看看。”男孩的话语很快的平复了她所有的担心。 谁也不知道夕晨在夕颜心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如果说生活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那夕晨就是她所有奋斗的动力。 一想起她,仿佛就回到了曾经灾难的那一天!让她不堪回想…… “夕颜……夕颜……”陈辰不安的叫了她几声,半天她都没有回他,他略显焦急。 “啊,那个,陈辰,谢谢你啊,我刚刚走神了,就这样吧,我改天就会去看她,替我问好。” 夕颜匆匆的挂了电话,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了。 这么多年,那件事都是她心底的梦魇,不可触摸的伤痛。 陈辰看着手机上已经被挂掉通话记录,心里莫名的失落,他仿佛能看到一个瘦小单薄的女孩,无助凄凉的模样。 还记得三年前他刚刚来这里上班的时候,碰巧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个女孩领着另一个小女孩,和医院里的人大声争吵,大概是因为药费的事,原本承担一切医药费用的那家败落了,不肯付余下的医药费,医院让她们办理退院手续,当时他就看到一个女孩丝毫不甘示弱的回应,她能供养的起医药费,只要给她们一定的优惠,她就是打工,也要让自己的妹妹在这里接受最好的治疗!他当时就是被这个女孩坚定的眼神所震惊,当时谁也不知道他就是院长的儿子,于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他作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介于病人家庭特殊情况,医院决定免检三分之二的费用,她们不用转院,而是继续留在这里继续接受最好的治疗。 也是那一年,他认识了这个叫莫夕颜的女孩,她当时才19岁。 而他也成为了她妹妹的主治医生。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三年就过去了,他亲眼看着夕颜慢慢的成长,他比她大了四岁,却觉得自己并不如她成熟。夕颜是独立、自强而勇敢的。 不得不说,在时常的交流中,他对这个女孩格外的关注,甚至说,他喜欢她也未尝不可。三年的相伴,他已经把她作为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一个人,有时候他很想说,其实她不用这么辛苦的,他可以帮她解决的,可是骄傲如她,怎么会平白接受他的施舍。 陈辰笑了笑,这份默默的关心,他只能藏在心底。 查过病房后,他自然而然关掉了走廊的灯。 也是在关灯的一刹那,病房里的女孩咻的睁开眼,拉开被子,慢慢的踱步到窗子前,清亮的月光照在女孩原本就白皙的脸上此刻显得格外惨白,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按压在玻璃上,轻轻的写下两个字:姐姐。 像幽灵又像是鬼魅。

上一篇   01 小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