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想要一个名分? - 强取豪夺

19 想要一个名分?

翌日,天气晴朗。夕颜懒懒的睡在床上,经过一晚上的激烈运动,这会她连骨头都不想动。 本以为男人会很早就走了,她一翻身,就瞧见夜子曦那张放大的俊脸。 这么近的距离她还是第一次看他。长长的睫毛就像一只栖息的蝴蝶,两条浓黑的眉毛,好的都让女人嫉妒的皮肤,夕颜真想这么偷偷的亲他一口,就一口。 只见男人咻的的睁开了双眼,夕颜就像被当场抓住了一样,只觉得从耳根都脸都发烧。 “你在看什么?” “看你啊。”虽然回答的傻傻的,但确实是事实。 “傻瓜……” “你……今天怎么没有去上班?” 夕颜晓得这个时候男人该是早就离开了。 “不喜欢一睁开眼,自个男人在身边的感觉吗?” “我喜欢啊!谁说不喜欢的。”夕颜一急,竟脱口就说了出来。 夜子曦爱死了她这样可爱的模样,手臂一紧把她拥入怀中。“今天难得休息,陪我多睡一会。” 男人的呼吸就在脖颈那儿,痒痒的,夕颜忍不住伸出手也环住了夜子曦的腰身。 这一觉竟睡到日上三竿。夕颜起来的时候,夜子曦是真的走了。她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来到楼下,恰巧看见夕晨和韩姨在剪花。 “晨晨。”叫她妹妹仿佛成了一句不由自主的话。 夕晨抬头,便看到了楼梯上,夕颜脖子上张扬的吻痕。瞬间,她眼里的精光就黯了下去,她这样子,还真敢出来见人。 夕颜仿佛一瞬间在妹妹的眼睛里看到了厌恶。只不过她掩饰的极好,再望去时,已经是满眼的波光潋滟。 “姐。”多么亲切。 “收拾一下,我给你联系了学校,今天去看看环境。” 夕晨缓缓起身,背对着夕颜,她目光像两把刀子。莫夕颜,你当真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把我弄出去吗,怕我勾引姐夫吗。 “这学校是你姐夫给你找的。”夕颜在车上漫不经心的说,一句话直接打消了夕晨还在恼怒的情绪,看来,那个男人对她还是很上心的。 “姐,我想直接去工作好吗?你帮我跟姐夫说一声,我想去他的公司上班。” “可是你也不能不上学啊?!” “姐,我都这么大了,你不觉得上学是一种尴尬吗??” 说完,夕晨的脸就扭到了一边。莫夕颜想了想,似乎她说的也不无道理。妹妹比她才小两岁,以她的年龄是大学似乎小了点,但是上高中的话,却略显的老了一些。 “我……给你问问吧。” 夕颜的脸上面露难色,她向来不喜欢以这种和夜子曦亲近的方式来谋求什么利益。这次给她找学校,她开口已经很难为情了,如今夕晨又要去他的公司上班,如果有一天他们两个分道扬镳,那夕晨还好意思继续留在他那里了吗,为什么这些夕晨都不想想呢,可是看到她一脸兴奋的样子,夕颜实在不好打消她的念头。 其实为了她,夕颜是什么都甘心做的。一想起五年前的那场悲剧,夕颜就一阵恍惚,父母不在,她该是全心全意的照顾。 回去的路上,夕颜想起,夜子曦似乎对醉香楼的甜饼很喜欢,于是忙叫司机把车开到那儿去,想捎些回去给他。 跟在他身边时间久了,对他的喜好多少也有些了解。 进去的时候,服务员告诉她们,刚刚有桌客人要了,厨房里的师傅可能要等一会才能做出来。 夕颜也是好脾气,所幸就在这等等。 可能是下午喝多了水,这会只觉得小腹胀痛的难受,夕颜问了卫生间在哪里,慌忙的就拿了包跑去。 卫生间在三楼左侧的楼梯口,夕颜方便之后,并没有从侧梯出来,而是顺着长廊想要从大厅回去。因为她听夜子曦说过,这里的摆设都是些名贵的文物。当时她就傻傻的问:“那是不是都是真的?” 夜子曦对她翻了一个白眼,“要是都是真的,那来的人还不给抢跑了。”不过,虽然不是货真价实的古董,但是每一件都仿的极其逼真,就算拿出去,在外行人看来也会信以为真。不过能来的起这儿吃饭的是谁还会有心拿这东西啊?! 夕颜看到一个房间门口有一个花瓶,通体鎏金,便不自觉的走了过去。 房间内。 夜子曦正优雅的和洛离谈事。 “你还真是有心,居然还记得我喜欢吃这里的东西。” 只消一句,夕颜便能听的出这是谁的声音。 她心里一紧,夜子曦在这里谈事出现并不算稀奇。 “夜少的喜好,我自然要记得牢牢的。” 而这第二句进了夕颜的耳朵里,就像一声闷雷,震的她耳膜都疼。 她的手紧张的抓住手里的包包,仿佛此刻那就是她唯一支撑的信念。 雅间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夕颜不用太过倾身,倒把他们的谈话听的真真切切。 “傅总可真是好眼力,竟然派你来和我谈这个合约。” “在其位谋其职嘛。夜少可要促我谈成这笔大单啊。” 夕颜在一旁小心谨慎的听着,两个人的谈话也无非就是商场上的事,貌似是她想多了。夕颜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急于抓住自己丈夫出轨的妻子一样,无知又可笑。 “夜少,您的新宠可是真的好看呢。” 话锋一转,洛离谈到了别的事情上面。 “你什么时候见过?” “上次在金店里,看到你们两个了,原本想要打声招呼来着。” “哦,她叫莫夕颜,是师范的大三学生。”夜子曦倒是没有避讳的直接讲出了夕颜的身份。 “怪不得,总让人觉得一股子干净味儿,原来是学生。” “夜子曦……她和我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问来问去,终于问道了正事上面,洛离的双眼立刻柔情妩媚,仿佛都能掐出水来。 男人笑笑,在一个旧爱面前谈论自己的新欢,似乎他还没做过这样的事。“她比你小的多,床上也没有你火热,少点激情。” 听到这儿,夕颜终于明白,屋里的这个女人确实和夜子曦有过关系的,但她讶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因为,换做平时,夜子曦这种话似乎一定不会和别人谈论的。可见,这个女的,对他来讲,是多么重要。 夕颜单纯,想到的结果无非就是夜子曦的初恋女友。 “曦,我还是很想你,如果有空就来半山居吧。” “呵呵,”男人笑的很张狂,“洛离,这倒不像是你的作风,不过,这种欲拒还迎的把戏,我喜欢,这么长时间了,我倒真怀念你的味道了。” “那我就等着你了……” 女人暧昧的尾音拖的极长,夕颜如果能亲眼看到她的样子,此刻她一定是极其妩媚和风骚的。 莫夕颜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凌辱,里面的男人明明昨天晚上还和自己翻云覆雨,可今天在这里说出的话,就是另一番模样。 她有种被男朋友欺骗,而遭到戏耍的感觉。 没有再听下去,夕颜狼狈的跑了出去。 有种危机的东西仿佛出现了。 到了楼下,夕晨看见她姐姐很慌张的跑了出来,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夕颜不想说,甚至连东西也不带,直接狼狈逃开。 回到鹿苑,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任谁也不见。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出来吃晚饭吧。”韩姨在门外殷勤的问。 “你们吃吧,我不饿。” 话语中还有浓浓的鼻音。 “小姐,你好歹吃点啊。” 再问时,已经无人回答了。 韩姨叹了一口气,回到楼下,把饭菜放到了冰箱里。 夜子曦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夕颜两个肿成核桃的眼睛。 “你怎么这幅样子,哭过啦?” 夕颜一阵委屈,看到他马上就要流泪。 “说话啊,是不是让人欺负了?”男人的双眼猩红,她这幅模样活活像被人欺负了一样,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蠢,不知道受了委屈要还击的吗!? 夕颜轻啜了一下,立马环住夜子曦的腰身,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精壮的后背之上。 男人晓得是不能和她对着说话的,否则一句都问不出来,他缓和了一下语气,再次问道:“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我没有……”一句话还没说话,热泪就已经流了出来,夕颜讨厌自己发达的泪腺。 “那你到底是怎么啦?”男人继续耐着性子问。 “曦,你腻歪我了是不是?” 听到这句话,男人猛的回身,夕颜来不及躲闪,头狠狠的撞到了他的胸膛上。 “谁告诉你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腻歪你了?” “我就是问问。” “问问也不行。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哭的?”男人满脸的不可思议,他真的不知道是该说她蠢还是说她傻。 不过隐约间觉得这个女孩对他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至少不单单是为了名利或者金钱。 “我喜欢你。”夕颜傻傻的开口。 不得不承认,有太多女人自告奋勇的跟夜子曦说过喜欢他的话,他一直觉得那都是一时的荷尔蒙作用,所以,对于夕颜的告白他也没有太多的在意。 通常女人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无非就是,她想要的更多,而最直接的后果便是,他想夕颜是想要一个名分了,而这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成全她的。如果她当真那么要求,那她离开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夜子曦现在还不想那样,所以他没回答。 “好了,我累了。别想太多了,去睡吧。” 夕颜也没敢再多说什么,乖乖的闭了嘴巴。 夜子曦觉得,她倒真的是有些腻歪人了。夕颜跟过他的时间不算太长,但算来也有不少时日,够滋润的了。以前他对女人的新鲜感绝对不会超过三个月,而且,还是在那些女人变着法子哄他的情况下,他总觉得莫夕颜似乎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他只是包养她,还没轮到连他的思想都要干涉的地步。粘着他死去活来的也不是没有过,真的要是狠心了,夜子曦也不会留着她。 可男人不会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如果是真的爱了,那她就是毫无保留的付出,很担心他不爱。况且对于夜子曦这样让夕颜更无法掌控的男人,她显得更加卑微,所以,时时刻刻都是匍匐着爱的,这点,在旁人看来,或许是平常的,但在夜子曦看来,这就是一种无理取闹。 夕颜没有想到,第二天,男人竟然会不再回来。 韩姨叫她吃饭的时候,还问,先生今晚回来吗? 夕颜摇了摇头,他没有打过电话,自然她也不知道。

上一篇   18 她回来了

下一篇   20 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