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她回来了 - 强取豪夺

18 她回来了

“孩儿不知。”流里流气,像极了小痞子。 “你还跟我嘴贫。几位董事已经跟我说了,你最近动用公司的资产了?” “爸,不就是个几千万吗,至于让您老亲自出马教训我吗。”段瑞一脸无辜的样儿。 “混球,钱是那么挥霍的吗,你自己玩也就罢了,但是不能牵扯到公司,你知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指着你吃饭呢!” “得得得……我知道,只要有我段瑞一口喝的,保证饿不着他们啊。” 说完,赖皮似的给段老爷一顿捶肩。 老人的脸色有些温和,他素日来最疼爱的也就是这个小儿子了,他还有两个哥哥和姐姐,谁都出息的比他好,只有他,是段夫人老来得子,一直养在军区里惯着。 “你还没告诉我呢,那钱你花哪儿去了?”心疼归心疼,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了。 “就是有几个分公司资金出点问题,融资了。” 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就搪塞了过去。 “嗯。” “你最好老实点,听说你跟一个姓夜的有些过节?” “……嗯,瀚誉集团就是他的。” 一提起夜子曦,段瑞就情不自禁的想起咖啡厅里夕颜拒绝他的样子,那么狠心和绝情。 “叫夜子曦吧。” 段瑞点了点头。 “那个年轻人不简单,他在星海市也有些年头了,原来倒是名不经传,突然一下子,仿佛整个商场都是他的天下了,不简单啊!” 段泽荣一连说了两个不简单,看来对于夜子曦,他也要顾忌三分。 可段瑞却不这么想。“不就是一个商人吗,我看他还能有多大的能耐。” “哼!”段老爷怒斥,“别说到别人你就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你也把你的公司做的跟他的集团一样大啊。我告诉你他身后的水可能比你我都深,没事别去招惹他,我们总是政治上的,和他商场的不一样。你要是闹出点什么了,小心你爷爷收拾你。” “爷爷比你疼我啊。” 说完这句话,他就赶紧跑了出去。 在门外撞见了恰巧上楼的段夫人。 “妈。”某人慌慌张张的叫了一句就赶紧跑路。 “瑞儿啊,今晚不回来吃饭吗?” “不吃了,你和爸爸吃吧,下次我再陪你们一起吃。”说完话,他人已经出了府邸了。 雍容华贵的女人只得对着背影叹了一口气。她的这个儿子,怕是被她宠坏了,唉,对了,刚刚还没跟他说可岚的事情呢,这臭小子一定是怕问他所以才赶紧开溜的。 出了门,他打了一个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甜甜的回答。 “你到了吗?” “马上就到了,一会儿记得来接我。” “嗯。见面再说,洛离。” 挂上电话,段瑞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夜子曦,好戏就要上演了。 这几日就要开学了,夕颜早早的跟夜子曦报了到,男人难得的应允。但前提是,周末或者平时的时候他要随叫随到。 毕竟鹿苑是她的第二个家,夕颜也没有收拾什么东西。叫了迟蓝一声,便一道回去了。 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已经走了,就剩下她们两个倒也落的清净。 “你玩什么呢?”夕颜前倾着身子看向迟蓝的屏幕。 “lol。”她玩的火热,随口答了句。 “你什么时候开始网游了?”夕颜咬了一口苹果,顺便坐在了床上,两条细白的长腿随着音乐不停的摇摆律动。 这么一看,她也不过是刚刚年满二十一岁的小女孩。 “琉越的……兄弟教的……” 她光顾着玩,也无暇顾及夕颜。 “小心上瘾。”她好心的提醒。 迟蓝靠在凳子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最近他一直很忙,也没空理我,我也就玩玩游戏打发时间啦。” 虽然迟蓝说的轻松,可夕颜在她闪烁不定的眼神中还是发现了一丝端倪。 “琉越怎么啦?” “唉……一言难尽,最近有个新晋的人物,姓什么傅什么的,到处滋事,琉越也不过刚刚稳住了地盘,少不了有些打斗……我没事,就是担心他。” 夕颜吐了口气,这种事情,听起来倒像是电影里常见的片段。 “你放心吧。从我跟着他那天起,我就知道,早晚都会遇上事的,我相信他。” 看着迟蓝坚毅的表情,夕颜一下子觉得很安心,有这样的一个女朋友,该是多么的欣慰和荣幸。 圣尊。 包房里,夜子曦信手拿了一根烟,眼尖的赶紧给点上,可是他并未抽,双指就那么夹着,看着明晃晃的烟火一点点消失殆尽。 他总觉得,今天要出事。习惯性的给夕颜打了一个电话,不知该说些什么,随口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确定她没事,感觉心里倒是安心了不少。 “夜少,听说最近有人截您的单子,让瀚誉亏了不少。”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跟您过意不去啊。” 夜子曦轻笑。“商场上大家都是朋友,有钱一起赚嘛。” 可他阴霾的双眸还是暴露他不甘的心态,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低下耍花招,他倒要看看,是谁长了什么三头六臂。 房间的门虚掩着,外面吵杂的音乐时不时还能窜到耳边。 一个红衣女子似乎焦急的从走廊跑过,虽然只是一瞥,但是夜子曦鹰一般的利眼还是发现了她。 以为是错觉,可脚步还是毫不迟疑的跟了出去。 “起开!” 夜子曦推开碍事挡道的其他人,前面的女孩似乎知道身后有人一样,走的不快,倒是让人一时半会还追不上。 出了圣尊,眼看着她就要打车离开。 “洛离!” 夜子曦一声沉闷的呼喊,这才止住了她的脚步。 女孩回头,一双桃花般的大眼此刻侵满泪水,即使她衣衫略有不整,但仍不可否认,她是一个美女的事实。 “夜子曦……”她怯怯的喊了一声。 这是跟在男人身边无数女人中最殊荣的一位,也是唯一得到他的允许可以直呼他名字的一个。 高雅的茶室里,两个人对坐,可能时间过的久,夜子曦看起来并没有多么的情动。 “你不是在国外呢吗,怎么好端端的回国了,是钱不够了吗?” 男人开门见山,倒是没有丝毫的矫情。 “朋友开了公司,说请我回来当公关。我也没想到在这儿会碰上你。”女子喝了一小口茶水,举止间,竟是大家闺秀的样儿。 洛离,曾经是圣尊的领舞,出色的舞艺和迷人的外表,也成了无数人心中藏娇的首选。可惜,她最终选了夜子曦。跟在他身边,洛离是最聪明的一个,既不过问他的事情,又伺候的他舒舒服服,自从跟了他后,她辞去了圣尊的工作,当的一个好的床伴,加上夜子曦的培养,她也是他不可多得的一个贤内助。女人,唯智唯德才能屹立不倒。洛离在这点上,做的就非常游刃有余,以至于,夜子曦曾经动过想要娶她的念头,纵使他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但是如果家里有这样的一个通情达理的妻子,自然也是好的。但是太过完美就会有缺点,这个男人有个习惯,不容许任何人怀上他的孩子的,而就在洛离有孕的第三个月的时候,女人自以为是的不打破他的惯例,私自流了产,让夜子曦一时恼怒。 后来,洛离自己要求离开,要了一大笔钱,去了国外。 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人给夜子曦留下了点滴记忆,那洛离一定是其中一个。 “有地方住吗?送你一套房子?” “半山居的别墅还在呢,我就在那。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从来都是这么聪明,适时的出现,又适时的离开。像一缕风,让人捉摸不定。 夜子曦忽的就想起了夕颜,如果换做是她的话,估计再见到他一定会欢呼雀跃,装着一肚子的话。 她是真的傻乎乎的,可是傻气中又带点可爱。 他的一个电话,就直接让夕颜回到了鹿苑。 这几天不来这里,也不知道夕晨适应不适应。 “晨晨,有没有想姐姐啊?”一进门,夕颜就迫不及待的问。 夕晨从琴房里走出来,看到她,硬生生的把不想两个字咽回了口里。 韩姨见到是夕颜,一阵开心。“小姐回来了,早上先生就打来电话,说你今天可能回来,等着,我一会儿给你做糖醋排骨去。” “韩姨,姐夫昨天说你做的水晶虾很好吃,今天你再做一份吧。”夕晨很自然的吩咐。 韩姨倒是没有多虑。倒是这一副样子,俨然女主人的态度,忽的像一根针,刺了一下夕颜。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姐,你快回来吧。这硕大的鹿苑没有你在,我待着一点都没意思。” 嘴上虽然是笑脸相迎,可是心里却恨得牙痒痒。莫夕颜,你在学校呆的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回来,我和姐夫两个人生活也蛮好的。偏偏在我要对他表明心意的时候,你回来,诚心的是吗!? 饭桌上,夜子曦给夕颜夹肉。“你多吃点,这几天在学校吃素了,怎么看着瘦了?” “瘦还不好,现在的女孩不都减肥吗。” “不许减!摸着硌手,你让我成天压着个骨头架啊。” 夕颜的一张脸蓦地就红了,这男的,说话的时候从来都不分场合。 她抬眼看了一下夕晨,显然她也被夜子曦这么露骨的话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连好多天没碰她,夜子曦今晚定是不能放过她。 刚刚洗过澡,男人已经欺身压了过来。 “走开,你刚才不是说不愿意压着骨头吗。”夕颜扭动着头,躲避着他炙热的吻。 “那我给你养的肥肥的,跟着我,你还想瘦的下来吗。” 待夕颜想要反驳的时候,男人的舌头已经灵巧的钻进了她的嘴里。 本来这样陌生的亲近的感觉夕颜就不熟悉,只觉得浑身似乎有些小蚂蚁在乱爬,想要抓住,却又一下子消失了。男人吼间浅笑出声,“跟着我。” 慢慢的夕颜紧绷的身体才放松开来,随着他的动作,两片灵舌追逐游戏,顺着楼下开着的路灯,夕颜一睁眼便看见两人唇间暧昧的丝线。 男人似乎不满这种隔靴搔痒的浅吻,顺着夕颜白皙的锁骨,一路深吻,留下一枚枚专属他的痕迹。 夕颜只得咬住下唇,手心里沁出细汗,死死的抓着床单。 男人的手似乎带着魔力,所到之处,身上竟像被火灼伤过一样,麻麻的,酥酥的。 平时,他只顾着自己快乐,毫无前戏的进入,她倒也没尝过这种滋味。 可是今天,男人似乎并不着急,誓要一起带着她飞上天堂的云霄。 “你……湿了”男人的食指轻轻的分开夕颜的紧闭的双腿,慢慢褪去她的牛仔裤。 直到两个人都坦诚相见。夜子曦伏在夕颜的胸前,夕颜一个没忍住,只觉得所有的呼吸都像被人夺了去,惊得弓起了身子。 这一来,倒方便了夜子曦,夕颜能清晰的察觉到他腿间火热的坚挺,就在她的跟前,仿佛稍稍一动,就能滑进自己的身体。 “想要吗?”这个时候,男人还在挑逗她,夕颜把头埋在枕头下,打算装鸵鸟。可男人的手却在她的身上肆意的煽风点火,夜子曦用舌撬开夕颜紧咬的贝齿,破碎的呻吟顺着喉咙不自觉的发出。 男人没法再控制,低吼了一声,直接进入。 两个人同时满意的一声惊呼。 契合的十分完美。男人渐渐开始律动,“腿盘在我的腰上。”一下下都顶在夕颜的最柔软上。 “舒服吗?”在经历过无数次的眩晕后,男人轻咬着夕颜的耳垂呢喃道。可她累极了,直抱着他的胳膊就睡了过去。 夜子曦看着她疲倦的样子,翻动了一下身子,紧紧的搂抱着她满意的睡去。 房外,夕晨犹如鬼魅一样的站着,听着里面不断传出来的响动,她双眼放冷。 她回来了!该死的,一回来就和他上床!贱人! 她多想此刻躺在男人身下的是自己,和他共赴云雨的也是自己。夜子曦那么优秀,凭什么她得不到他。她目露狠毒,仿佛不是她这个年纪应有的憎恨。 直到双腿站麻,她才木讷的走了下去。

上一篇   17 为他做饭

下一篇   19 想要一个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