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为他做饭 - 强取豪夺

17 为他做饭

“你个傻瓜,都不知道告诉我一声吗,那陈暖是消停的主儿吗,你落她手里还能有好,快让我看看,伤着哪里没有?”说完,作势开始检查。 “安啦,安啦,我真的没事。你看,我不是活蹦乱跳的吗。”夕颜打着哈哈,也就是迟蓝这样性格的人,亏她想的出来,能直接杀鹿苑来。 谈话间,夕晨慵懒的从房间里出来,她穿着一袭鹅黄色的纱裙,肩上的两条吊带似有似无的挂在锁骨上面,应该是件性感的睡裙,因为深v的设计足以魅惑任何一个男人! “韩姨,我饿了,还有吃的了吗?”刚出房门她就喊了起来。 “晨晨……”夕颜示意她家里有客人。 莫夕晨这才注意到沙发上坐的另一个人是迟蓝而不是夜子曦,她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姐姐的这个好朋友她是见过的,在医院的时候,她就陪着夕颜看过她,对她印象还不错。 “是迟蓝姐姐,好久都看不见你了,晨晨都想你了。”夕晨软软的趴在迟蓝身上,很是亲热。 不知道怎么了,迟蓝这次对于夕晨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在医院的时候,她看起来不是这样的,单薄的很,总是让人觉得清纯的不食人间烟火,而一段时间不见,她身上的那股子干净气息仿佛没有了,反而是身上这股浓重的让人喘不上气来的香水味。 “晨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呢。” “蓝蓝姐姐真会夸人,你也是越来越成熟了呢。”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姐姐来都没有给你带礼物,下次一定补上。” “都这么大了,还送什么礼物。乖了晨晨,韩姨在厨房里给你留了饭菜,你快去吃吧,一上午都饿坏了。”夕颜有些心疼。 “嗯,那我去了,蓝姐姐你们聊。”说完,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 直到夕晨进了厨房迟蓝才开口问,“你妹妹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阵子了。” “上次绑架的事,也连累了她,我这个做姐姐的真没出息。”夕颜还在自责。 “事情都过去了,没发生什么不是最好的吗。”迟蓝想说,看起来夕晨的精神可比她好多了,为什么两姐妹的差别竟然这么大,但是这样的话,她只是放在了心里,她了解夕颜的性格,对于这个妹妹她是宝贝的打紧呢。 迟蓝在这里一直待到了晚上,她说琉越来接她,所以也没留下来吃晚饭。 走的时候,迟蓝告诉她,凡事留个心眼,一旦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给她打电话,毕竟她的身边还有个琉越。 迟蓝上车的时候,男人正在听音乐,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他立马殷勤的给她系好安全带。 “怎么啦,看你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小坏蛋。”问完,宠溺的捏了一下迟蓝的脸蛋。 车子发动,迟蓝靠在男人的胳膊上,喃喃自语:“琉越,为什么我看夕颜那么开心,我有点心慌呢,总觉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今天我在那儿看到她妹妹了,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说不上来,我就是替她担心。” 男人松开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们女人啊,就是多疑,她妹妹在那儿陪着她,很好啊,两个人还能说说话,你就别杞人忧天啦。” 迟蓝摇了摇头,“不是那样子的,你没看到夕晨那样儿,一点都不像妹妹,就是,哎呀,反正我也说不上来,就是很别扭。”饶是她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都能看的出不对劲,可夕颜却始终看不懂。 琉越对于莫夕颜的事儿也是完全知道的,因为迟蓝什么都和他说,他不愿意听的,她也会一股脑的都说给他听。 “安啦安啦,什么事儿都没有的,一定是你生理期快到了,所以心情不爽了吧。”琉越打趣道。 “坏蛋!”迟蓝挥手作势要打他,琉越说的话和夕颜一样,都叫她安心,好吧,但愿她只是多虑了。 晚饭的时候,韩姨告诉她先生打过电话了,说今天可能回来的晚些,叫我们别等他。 夕颜想了想,摇头,“还是等他吧,我记得他说过,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了。 “对了,韩姨,我跟着你学学做菜吧,我想亲自给他做饭吃。”说这话的时候,夕颜自己都觉得脸红,一个女孩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真不害羞,可是,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突然萌生的这种想法,很强烈很强烈,所以就脱口而出了。 “好嘞小姐,我一定教会你。”韩姨的心思其实很简单,她打心眼里希望先生和小姐两个人好,虽然两个人之间有一些她不太懂的暧昧,可是从老人的眼光来讲,这两个人真是般配极了。 看着自己姐姐开开心心的和韩姨进厨房,夕晨一个劲儿的蹙眉,姐姐这是干什么,真是受累的命,还要学烧饭,明明不是有保姆吗,还用得着自己动手,她不屑的瞥了一眼,继续涂自己的指甲油。 “韩姨,那个锅里油开了,是不是可以放东西了?” “韩姨,这个菜摘的干净吗?” “韩姨,我没放盐……” …… 整个做饭的过程可以用艰辛两个字来形容,一顿饭下来,把韩姨都累得满头大汗,她这回是体会到先生为什么要给小姐找保姆的用意了,看来,她真的天生就不是下厨房的料。 不过看着满桌子的美味,夕颜还是觉得值得的。 她甜蜜的给男人打了个电话,那边只通了两声就接了。“夜……子曦?”这个时候夕颜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唐突了? “莫夕颜?怎么啦?”男人此时正在圣尊,看到她的电话,他一瞬间也是错愕,莫夕颜没事是不会打这个号码的。他故意往边上靠了靠,不让这里的声音传到电话那边。 “我……我在家和韩姨给你做了一桌子的饭菜,你是不是还没吃呢,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夕颜是红着脸说完这些话的,她发誓,如果男人说他吃过了,她马上把这些东西倒掉一刻都不会停留。 男人电话那头皱了一下眉头,的确谈完公事后,他还没来得及吃饭,就和几个好友来了圣尊,这个时候莫夕颜居然来电话说为他做了一顿饭菜,想着想着他的嘴角竟然笑了。 “好了,等我回去。” 夜子曦没有耽搁,拿起外套就要走。 “夜子,你不讲信用啊,说好今天陪我们哥几个的,怎么又半途跑路!”一个看起来有点半醉但不失英俊风采的男人问道。 夜子曦一笑,拿起桌上的三杯酒,一饮而尽。 “爽快,赶紧走吧,别赖在这碍眼。”英俊男子依旧不依不饶。 “刚才我从电话里可听到女人的动静了,夜子,别告诉我,你和简风好上一口了,从登徒浪子改成专情了。哈哈……” 坐在一旁的简风厌恶的看了两个多嘴的人一眼,一身纯白色的西服,越发显得他冷毅不凡,“真是躺着都能中枪,我就是不喜欢和多个女人纠缠不清,你们也不嫌恶心慌。”说完,扑哧一笑,其实简风笑的时候,就像春风里走出来的优雅王子一般,怪不得圈里流行一句话,伺候简少一夜,不要钱都成。 夜子曦走了之后,房间里的几个人还在互相调侃,“疯子,听说你最近有个私生子,哈哈,长的还不赖。” 简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个问题一直都让他头疼,“疯子你快给我们说说,就你这样雁过无痕,花落无声的怎么还让人给算计了?那孩子确定是你的吗?别让人给带了帽子,哈哈……” “喝酒都闭不上你的嘴吗!”简风扔了一瓶酒过去,差点砸到多嘴男人的头上。 “靠,疯子真的疯啦。” 夜子曦是一路飙车回去的。 放下电话,夕颜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韩姨打趣道:“小姐这样子,倒像是思春的女子,哈哈。” 夕颜嗔怒,“韩姨,怎么连你都笑我呢。” “姐姐脸好红啊。”夕颜也嗤嗤的笑,天晓得,她是有多饿。 一进别墅,男人就略带怒气的问,“上次烫到手还没有教训是吗?以后离厨房远点。” 夕颜吐了吐舌头,可爱极了。饶是他心情好,也没接着训斥她。 饭桌上,夕颜不停的给夜子曦夹菜,“你吃这个,是我做的,尝尝,好不好?” “还有这个,怎么样?” “这个汤呢?” “……莫夕颜,你能安静一会吗。” 夕颜只是拿着筷子没心没肺的笑。 韩姨很少能看见两个人这样开心的在一起说话,虽然先生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小姐傻乎乎的带着可爱,着实让人喜欢。 夕晨闷声的咀嚼着饭菜,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在这个家里,只有她是多余了,就连一个保姆,都比她有地位。 她抬眼撇向夕颜,姐姐也并没有比她好看到哪里去,凭什么有姐夫这样有钱有势的人宠着,还有今天下午的那个男子,看起来也是个显贵,为什么这样的命运就不落在她的身上。 想到这,她狠狠的咬了一口青菜,这一下不要紧,反而咬到舌头了,疼的要命,她在心里骂了无数遍。 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为什么莫夕颜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表现的这么美好,总有一天,她莫夕晨一定要超过她! “夕颜,给我拿杯水。”吃完饭,某人正坐在床上玩电脑。 “你自己没长手啊。” “莫夕颜,脾气够大啊。” 看在他今天心情好,夕颜也就嚣张了起来。谁让她走错了地方上错了床找错了人呢…… “好啊,看让我抓住,我不惩罚你……” “曦,啊……走开……” 两个人笑着倒在床上,一屋子的旖旎之色…… 段家。书房里。 某男正拉松着脑袋踢着脚边的地毯。“爸,您老又急诏回我什么事啊?”这回是他心虚,到没有上次那样的嚣张跋扈。 坐在藤椅上的男人虽然年过五旬,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依然不乏当年叱咤商场的风采。一副浅褐色的眼镜,倒是恰到好处的掩饰去了他眉宇间的沧桑。 “你个混小子,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上一篇   16 火灾刺激

下一篇   18 她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