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火灾刺激 - 强取豪夺

16 火灾刺激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好好享受,对了,别把她玩死了,我还有用呢!”说完话,陈暖就离开了,任凭她如何嘶吼,女人都没有回头,她知道这次真的完了。 她绝望的看了一眼夕晨,她还在昏迷,昏迷也好,但愿她别瞧见自己姐姐如此不堪的一幕! 两个魁梧大汉像是摩拳擦掌等了很久的样子,一脸的淫笑,等到陈暖走后,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衣服,夕颜一阵恶心,看着他们身上的赘肉,真想立刻咬舌自尽。 看着他们越来越逼近,夕颜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缓缓的说:“我只求你们一件事,放过我妹妹,她才十九岁。” 两个人相视一笑,露出一口黄牙,喷喷的说:“只要你把老子们伺候好了,我们就饶了你妹妹。” 说完,就跟猛虎扑食一样向夕颜扑来。 夕颜闭上了双眼,心已经麻木…… 有人在撕扯她的衣服,有人解开了她的绳子,有人死死的拽着她的手…… 意料中的事情却迟迟没来,她慢慢的睁开双眼,却看到两个男人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前面是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纯白色的手套,这么近的距离,还能看到他修长的手指,以及手中的消音枪! 夜子曦的双眸带着嗜血的危险,就像要吃了人一样,他的周身散发出一种叫做恐怖的气息。 男人蹲下来拍了拍她的脸,“傻了吗?”夕颜这才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魔爪,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夜子曦紧紧的抱着她,夕颜像找到了依靠,死命的抓着男人不放,她吓到了,真的吓到了,刚刚的那两个人……她不敢想象! “我在这儿,你不用怕。”夜子曦的话温暖的让人安心,倒是他来救她了。 男人把外套披在夕颜身上,打横抱起了她,其他几个利索的男人也跟了上来,“夜少,怎么处置?” “直接解决掉!一个不留!” 夕颜是亲耳听到的,她心里闪过一丝疑虑,难道他们杀人是不犯法的吗? “不好了,夜少,他们放了火!”正说着,夕颜就能看见门外处的几堆废物此时烧着了,四处浓烟弥漫。 “叫风带着其他人撤!” 不消一会,夕颜就看到天边红彤彤的,他们是有备而来,倘若夜子曦今天不出现,那她莫夕颜就活该被侮辱,一旦有人来救她,那么也叫那个人有来无回! 到底是谁,真恨她啊! 为什么自己身边的每一个所爱的人,都要离开自己,夕颜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想到了曾经的那场大火,父母就是那么死在了里面,一想到这,她不管不顾的挣脱掉男人的怀抱,疯了一般的往火里跑。 “莫夕颜!你干什么!”男人不理解她的行为。 “夜子曦你快走,别管我,你快走!”说完夕颜看了一眼男人,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觉得其实他也是很温柔的。 “疯了你!快回来。”虽然浓烟较大,但其实火势并不大,但夕颜经过这么多的刺激,神经已经恍惚了,在快倒坍的仓库了,夜子曦找到了莫夕颜, “莫夕颜!莫夕颜!”男人死死的抱着她,可夕颜就像着了魔一样的往火里去,她的指甲嵌进男人的手背上,夜子曦也只是蹙了一下眉头,后来,男人照着她后颈狠狠的劈了一下,夕颜这才安静。 看着女人安静的睡着,男人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饶是今天他赶过去了,如果他当时要是迟了一步,是不是床上的这个女人此刻已经被侮辱了。 夜子曦的眉头重重的皱着,是他留下了陈暖那个祸根,居然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敢兴师动众的绑架,她还嫩了点! 一双漆黑的双眸在夜里显得越发残忍,她对夕颜做的,如法炮制还给陈暖! 床上的女孩嘤咛了一声,有些难过的样子,夜子曦扔掉香烟,来到床前,夕颜还没醒,一边的脸颊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刚刚敷了冰,这会倒是消了一点。 他蓦地就想到在仓库里的时候,她还能大义凛然的对两个恶人说救自己妹妹的话,呵,多天真的人啊,她还不知道莫夕晨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吧,她说的是“你们别过来别过来,是我姐姐招惹了你们不是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当莫夕晨看到是夜子曦的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立刻噤了声,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男人鄙夷的看着这个所谓的妹妹,原来不过如此,莫夕颜尚能想到替她受辱,而她,竟然狠心的把自个的亲姐姐推了出去。 一想到这,夜子曦不知道说夕颜是傻还是笨,他从来没刻意的查过莫夕颜的家庭,想能在圣尊那样地方工作的人,家境一定不能富裕到哪里去,可没让他想到的是,莫夕颜除了她那个忘恩负义的妹妹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家人了,他也了解到她家发生的那场大火,怪不得,她看见火会是那么激动的反应,怪不得,她一提到家人,总是闷闷不乐,原来她不是闹性子,是真的委屈。 夜子曦就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她,想象她当时是有多大的勇气能承担这些事情,她那么弱小,还是个女孩,情不自禁的就摸上了她的脸。 夕颜只觉得脸上刺痛,微微的竟睁开了眼,入帘的是夜子曦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 “你醒了?要不要吃些东西?” 想她定是饿坏了,睡了快一天了,他让韩姨给她熬了粥。 莫夕颜就那么傻傻的看着男人,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看着看着眼泪就落了下来,她着实觉得委屈。 “好了,你怎么还哭了呢?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看到夕颜哭了,夜子曦还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喜极而泣。 “都是因为你,陈暖才找上我的,都是因为你。”夕颜抽抽搭搭。 “这件事怪我,放心,以后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发生了。”他说的郑重其事,夕颜竟也一时相信了。 “啊!我妹妹呢?她怎么样了?”夕颜立马问道。 夜子曦皱眉,她倒是真惦记她,他冷冷的回答,“没死,好好在楼下呆着呢。” 夕颜用粉拳打了他一下,“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妹妹呢,还不是因为你才连累的。” 看在她刚刚醒来的份上,男人没有同她计较,真是个十足的傻女人。 终始放心不下妹妹,夕颜踉跄着要爬起来去楼下看夕晨。夜子曦一阵恼火:“她又没事,你犯得着下去看她吗,让她上来就成了?” “我不亲自看看我放心不下。”夕晨拖着沉重的身子往外走,男人一把给她按在床上,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他想看清了,这个女人是多么幼稚,多么愚蠢! “夜子曦!” “莫夕颜!你敢直接叫我名字!” “别闹了,我不是没事吗,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好。”还是拗不过她。 来到楼下夕晨的房间,她赶紧挤了挤笑容,让自己别那么憔悴,轻轻敲了敲门,只见里面传出一声怒气:“韩姨,不是告诉你没事别来烦我吗!” 夕颜一惊,就算是她也从来没有这么跟韩姨说过话,“夕晨,是我,姐姐。” 说时,她已经推门进去了,看到夕晨正在床上摆弄手机,看样子像在玩游戏。 没想到夕颜能这么快进来,夕晨有些尴尬,忙把手机藏在枕头下面。 “姐……你怎么下来了?好点了吗?” 不痛不痒的一句问候。 夕颜清了清嗓子,“姐姐没事,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今天的事吓到你了吧。” “姐姐……”夕晨突然抱住夕颜抽噎了起来,“我今天吓坏了,他们脱我衣服的时候,我以为,我以为……姐姐,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夕颜就知道她一定被吓到了,眼里的心疼掩饰不住,“晨晨,是姐姐不好,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嗯嗯。”夕晨摸了摸眼泪,破涕为笑。 看着妹妹睡下,她才开门上楼。 夜子曦看她上来,不屑的问:“你妹睡着了?” “嗯。”夕颜慢慢的拉上窗帘,她怎么总觉的这话问的别扭,反应过来后,她怒骂:“你怎么堂堂的总裁骂人呢!” 男人知晓她是反应过来了,笑道:“你可真笨。” “就你聪明。”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倒也是开心。 楼下的夕晨在夕颜走了之后,满脸的鄙夷,她当时只是昏了过去,回鹿苑的途中她已经醒了,听韩姨说,姐姐带回来的时候,全身衣裳都撕破了,脸上还有不同程度的伤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发生了什么,真想不透,为什么姐姐还有脸呆在夜子曦身边,她哼了一声,带着怒气睡了。 这几天夕颜由于身体在恢复,所以一直在鹿苑呆着,她一笑的时候嘴角就疼的厉害,那个陈暖下手还真重,她没有去问夜子曦是怎么对她的,单凭她存着想害莫夕晨的心,她就容不了她! 电视里正在上演一幕宫斗的戏码,楼下的韩姨上来叫她,有人找,她匆匆关了电视,下了楼,她还真不知道是谁能找到这里来。 当看见迟蓝的那一瞬间,夕颜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穿着肥大的拖鞋不管不顾的就奔向了她。 而迟蓝在进来的刹那也是惊讶的,随即就是愤怒,然后是关切,看她有没有事。 两个人寒暄完了,夕颜问她,“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迟蓝白了她一眼,一副我是何许人也的表情。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夕颜被她问的一愣,她什么时候瞒过她啊,除了自己在夜子曦这里以外,她连她自己有多少积蓄都告诉过迟蓝,她这问的是哪出啊?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被人绑架了!”迟蓝怒气冲冲的说,她就料到她一定没想起是这件事。 “要不是我家琉越说漏了嘴儿,我还不知道呢,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告诉我。”一提到琉越,迟蓝就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混小子这么大的事都敢瞒着她! 的确,那天夕颜被绑架的事情对于外人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日子照样过,地球照样转,但对于像琉越那样涉黑的人来说却是一件新闻,城东仓库那里平白死了几个人,肯定是出了事的,警察介入不说,就连他们也在胡乱猜测,后来知道是夜子曦做的了,也没有人敢说出来,警察也没辙,只能找个理由随便的搪塞过去,什么晚上喝醉酒,打群架这类的。后来仔细一打听,被绑架的居然有莫夕颜,于是和迟蓝聊天的时候,琉越就想问一问,没想到迟蓝一听到夕颜的事儿,立马来了劲儿,死缠烂打下终于知道她发生这样的事。

上一篇   15 绑架!失身?

下一篇   17 为他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