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绑架!失身? - 强取豪夺

15 绑架!失身?

“姐,姐……”声音不大,却足以唤醒床上还是酣睡的夕颜。 夕颜被叫醒,一时间还没有清醒过来,浑身仿佛是被碾过了一样的难受。“晨晨,你快进来。” 夕晨看到夕颜这幅样子,一下子就哭了,她伏在夕颜床边,“姐姐,他打你了是不是,他凭什么打你啊,爸妈从小都没有打过我们,姐姐,你好可怜。” 夕晨哭的悲戚,夕颜也就跟着难过起来。本来夜子曦给她找医生的时候,她迷迷糊糊中还是有直觉的,心里还有点小感动。这样被夕晨一说,昨晚的事儿又想了起来,也跟着恸哭。 韩姨进来看见的就是两个姐妹抱在一起的场面。 “小姐,可别哭了,这会身体刚好,要是再哭的话,眼睛都要肿了。先生回来又要不开心了。” “是他伤害了我姐姐,还不让我姐姐哭吗!”夕晨扬起巴掌大的小脸不服气的说。 “夕晨小姐,你才刚来,不知道夜少的脾气。”韩姨越发的厌恶她,为什么明明是姐妹,这妹妹显得就是这样刁钻刻薄的多。“你是妹妹,好歹劝说着点你姐姐,先生平时对小姐还是挺好的。” 夕颜咳了咳,说了声饿了,才让韩姨端了粥过来。 这几天夜子曦可能顾忌着她身子不便,倒也没有难为她。 今天起早天气挺好,夕颜恢复的也不错。 “晨晨,我们今天出去吧。” “好啊,姐姐,我正想着去逛街呢。” 吃完饭,夕颜随意的穿了一条牛仔裤,搭上一件白色的雪纺衫,就出去了。她素来白皙,不用打伞也不会被晒黑。 她带着夕晨去市中心的繁华区逛了一圈。买了一些衣服,都是给夕晨的。她平日里就不是那种喜欢购物的女人,这不才逛了一会,就觉得腿都累的要命。 就近的咖啡厅,她和夕晨打算坐着歇一会。 夕晨看着刚刚买的一些新衣服,兴奋的不知所措,她看了妹妹一眼,小口啜了一下咖啡,并没有说话。 倘若有些东西,真的能拿钱买来,她也不会陷得这么深。 夕颜打量这家咖啡厅想,以后若是安定下来,她也开这样的一个小地方。安静,又温馨。 门外,段瑞带着女伴,他想来也是陪人逛街逛累了,想来这休息一下。他前脚刚踏进木质的地板,一眼便望到了坐在窗边的夕颜,她安静的样子像极了天使,哪怕没有浓妆艳抹,但天生的一股子清纯,就让人移不开眼。 他眼角轻眯,直接向她走去。 身边的女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手挂在他的胳膊上,也就亦步亦趋的跟着。 高跟鞋在地上发出拖沓的声响,夕颜顺着声源寻去,这一看,一口咖啡却呛在了口里。 莫夕颜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在这儿遇见段瑞。 “颜颜,我们又见面了。”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段瑞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夕颜不自然的把头扭到一边,对他,她并不想搭理。 “姐,有人叫你。” 夕颜这才不情愿的和他打了一个照面。看到他身旁的女人后,夕颜嘴角划过一抹嘲讽。 “段少,这位是……” “没你说话的份儿,闭嘴。”女人刚想开口,就被堵了回去,当真连一点情面都不留。 他旁若无人的拉开旁边的一个椅子,就坐了下来。和夕颜对着,比她还要高出半头。 夕颜不懂他是何意,拿起衣袋就要离开。 “你跑什么啊,颜颜,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吗?” 夕颜可没心情在这儿和他在这谈情说爱,在圣尊的时候,他就像个苍蝇一样的骚扰她。这会她跟了夜子曦,他还是无赖似的缠着她。 “段少,在你的女伴面前对另一个女人说这种话,你不觉得很恶心吗。” 夕颜死攥着杯子,不敢松懈。 外面大把的阳光洒到男人脸上,越发显得他轮廓的刚毅。 段瑞咻的站起来,椅子被撞翻后,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今儿个我就要你一句话,当时到底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这话在外人听来,倒像是委屈的求爱不成。 “段瑞,你有完没完,你到底还要纠缠我多久,我不喜欢你,所以我没有选你,你满意了吧。” 其实也好理解,像他们这样的纨绔子弟,见惯了整天顺着他们,阿谀奉承的。倒是夕颜天不怕地不怕,和他杠着的样子让他动了心。 所以也就爱了,爱了也就痛了。因为,君子有意,可美人无心。 “莫夕颜,我喜欢你!我再告诉你一遍,早晚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 夕颜并不想听他在这儿说胡话,忙拉着夕晨离开。 “段少……” “滚!” 出了店,夕颜才松了一口气。她想回头看看那个厌恶的男人有没有追上来,却突然觉得,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姐,他是谁啊,我看着长的也不错,他是喜欢你的,对不对?” 夕颜没有说话,她不是看不出来段瑞对她的心意。如果他只是在圣尊纠缠一次两次,尚可当成是有钱少爷消遣的乐子,可是如此频繁的示爱,倒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刚刚她拒绝的时候,分明看到了他眼中一种叫失落的东西。因为夕颜爱过,自然懂他眼里的深意。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真的喜欢她,所以这样的结果让她不敢想。先不说门第阶级悬殊,光是舆论,她莫夕颜就承受不起。所以,她只能狠心的伤害他。 不远处两辆黑色的轿车,里面的人看到莫夕颜慌慌张张的带着一个女孩出来,并没有看到其他的男人,赶紧冲着电话说了句:“时机刚好,走!” 这群人应该是经过训练的,否则也不可能在大马路上,就把她和夕晨抓到了车上,而且时间还那么短促。 “你们是谁啊!放开我!” “你们想要干什么啊?” 被强拉上车的夕颜质问道,当然,这些话等同于对鸡鸭讲,他们是不会说的。 夕颜细细打量这个车子的结构,玻璃是单向的,里面的人能看见外面的事,但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的人。这种独特的设计让此时被困的莫夕颜格外惆怅,这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 还好,绑架他们的人没有难为她们,也是看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他们只是按着她们的肩膀。 “你们放手吧,我们又逃不了!”夕颜冷冷的说道。被别人这样禁锢着的感觉真不好。 她在担心,会不会有人来救她们,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下这样的狠手,还雇凶。蓦地,夕颜想到了夜子曦,或许现在也只有他有这个本事能来救她们了,可是一想到他要来,她心里还打了个寒战,会不会连累了他。 果然是善良的女孩,这个时候还为那个男人着想。 她只是约莫着车子大概行驶了十几分钟,然后停在了一个地方,她们两个又如法炮制的被蒙上了双眼,带到了其他的地方。 一路上,夕颜都紧紧的握住自己妹妹的手,告诉她别害怕,因为她最担心的就是妹妹被刺激的再次复发。 “姐姐,你放心吧,我没事。”夕晨还在安慰着莫夕颜。 身后的人也没有多好的态度对她们,推搡着把两个人弄到了墙角了,然后撕下两个人的面罩,夕颜只觉得眼前一亮,刺目的灯光让她一时没法适应。 在她看清眼前的人时候,心里一凉,居然是陈暖! 现在什么坏想法都开始跑出来了。 此刻陈暖化着浓浓的烟熏妆,鲜红的口红,像极了午夜里路边的站街女,她实在不理解,曾经名噪一时的清纯系花怎么会沦落至此。 也许看懂了夕颜眼里的不屑,陈暖两三步就走到了她跟前,修长的手指稳稳的捏住她的下巴,嘲讽道:“莫夕颜,你也有当阶下囚的日子啊!我还以为他能护你一辈子呢!” 夕颜自是知道她口中说的是夜子曦,原来此番遭遇到底还是因为那个人。 夕颜挣脱不得,目光冷冷的瞪着她,一个女人能狠虐到如此地步怕是也没有心肺了吧! “妈的,你还敢瞪我!”说完,一个耳光甩了过来,夕颜只觉得一阵发蒙,右脸颊忽的就热了起来,嘴角边渗出一丝血迹。 “别打我姐姐,你混蛋!” “姐,姐,你没事吧?”夕晨在一边动弹不得,只能眼泪汪汪的干着急,这个女人如此狠毒,一定是姐姐和她结了怨仇。 “夕晨,我没事,放心。”夕颜回头给了妹妹一个安慰的眼神。 “哎呀,够有骨气的啊,还知道宽慰别人,”陈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别这么幽怨的看着我,今天这一切都是夜子曦给的,你要怨也要算到他的头上,谁让他对你那么好呢。”陈暖冷冷说,对于男人甩了她的事,她一直不能释怀。 夕晨在旁边说道,“谁说那个男人对我姐好的,他对我姐一点都不好,还打她呢!” “夕晨!”夕颜示意她别说,因为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她们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刀俎了,说了这话反而让她有多嘲笑她的筹码。可夕晨却觉得,说了这些话,也许能放过她们姐妹两个。 “没想到啊,莫夕颜,你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陈暖讽刺的说。 “我再怎么不强,也好过你,虚伪!贱人!呸!” “你说什么!”一句话让陈暖当即暴跳如雷,“去,把那小妮子的衣服给我扒下来!” 说完,两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不由分说的就开始脱夕晨的衣服,大夏天的,本来穿的就少,拉扯中已经露出夕晨淡粉的胸衣。 “滚啊!禽兽……放开我!” “陈暖!你疯啦!你有事冲着我来,别动我妹妹!” “放开她!王八蛋!” “夕晨!” 夕颜双手被反绑着,因为她的挣扎手腕处有两条鲜红的勒痕,可她顾不得这些,她发誓,如果日后让她自由,一定会扒了陈暖的皮! 有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比在自己头上更伤心欲绝,就像现在,她看着夕晨无力反抗,拼命挣扎的样子,她有想死的冲动。 “陈暖!你要是有人性你就冲着我来!”夕颜双目赤红,仿佛要杀人一般。 夕晨经不起惊吓,昏了过去,还好,那些人就此停手了。 陈暖饶有兴趣的走到她身边,勾起她的下巴,“就这样你就受不了了,一会儿还有更刺激的呢!”说完,从身后的桌子上拿出她的手机,夕颜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个疯女人要做什么。 “你说,要是把你上床的场景通过电话的形式告诉夜子曦,他以后还会不会要你?”说完,狡黠的一笑,涂着红色指甲的手指按在屏幕上。 夕颜意识到她要这么做的时候,已经崩溃了,“不!”

上一篇   14 初次争吵

下一篇   16 火灾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