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初次争吵 - 强取豪夺

14 初次争吵

夕晨到了鹿苑的时候,就被这里的精美装潢给迷了眼。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里的一切,鎏金的屋顶,精致的楼梯,就连大理石的地板都能映照出自个的影来。 她不禁感叹,姐姐真好,找了这样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夕颜怕她多想,自然没有告诉她自己是被包养的。 她像个迷了路的小孩肆意的在整栋别墅里看稀奇。 夜子曦回来的时候,就感觉到家里似乎多了一个人的气味。平日里,夕颜素来不愿用香水,他刚回来,首先闻到的就是diro最新款的味道,他早就送给莫夕颜了但是也不见她喷,今个怎么还想起来了。 他在门口叫了两声,并没有人搭理。想着不知道她又去哪里疯了。在他眼里,夕颜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他去厨房里拿了一杯水,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夕晨从房间里走出来。 夕晨一惊,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和姐姐的男朋友见面。本来还蛮热的天,忽的就觉得周身的空气都像凝注了一样,让她一下窒息了。这个男人,是她见过最好看,最帅气的,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剑眉凤目,比她在电视上看到明星都要英俊几分,直直的看痴了。 夜子曦不发怒的时候,的确看起来像个优雅的王子,就连喝水的动作,都让人觉得是经过专业训练一般。 “你是姐夫吧?” 朱唇轻启,略带羞涩,柔柔的声音,配上她一副纤巧无辜的样子,的确让夜子曦有片刻的慌神。 这幅样子,倒真像个尤物。夜子曦心想,他要是这么形容她的妹妹,夕颜会不会跟他拼命。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舌尖抵住了杯口。自顾自的上楼,这声姐夫,他不是没有听到,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着夜子曦上楼的背影,夕晨仿佛还陷在梦里,低低的呢喃,可真好看。 夕颜和韩姨去超市买的东西,打算晚上做饺子。她觉得妹妹来了应该像在老家的习俗一样,给最亲的人吃饺子。 饭桌上,夕晨看着姐姐为她做的这一切,不禁眼眶湿润。她情不自禁的说:“姐,这是爸妈走后,我第一次吃饺子。谢谢你,姐姐。” 夕颜开心极了,她如花似玉的妹妹终于能正常的生活了。“晨晨,以后我们姐妹一定要好好的生活。” 夕晨鼻子一酸,“姐,我想爸妈了。好想好想。” 说完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夕颜虽然和她一样触景生情,但是毕竟比她要懂事的多,知道这里并不是自己家,就连哭都不能随心所欲。 本来夜子曦对这些老套的习俗就反感,加之他从来不喜欢吃什么饺子,要不是看着夕颜张罗的开心,他才没有说什么,可是这会夕晨的哭声,却让他觉得越发的烦闷。 “哭什么哭啊,给我憋回去!来这不是让你哭丧的!” 男人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狠狠的把手中的筷子摔在桌子上,“韩姨,把这些都撤下去,重新做一遍上来!” 韩姨不敢怠慢,连忙退到厨房里。 夕颜的表情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是她忘了告诉妹妹,这个男人是喜怒无常的。 夕晨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但是他发怒的劲儿就已经让她吓坏了。只得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夕颜在桌子底下死死的拉着她的手,示意她什么话都不要说了。夕晨虽然不解,但是也不好出声。 男人不发话,姐妹俩谁也不敢离开。 空气堵得让人说不出话来。 不一会夜子曦才兀自的上楼,连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 一回到屋子里,夕晨就已经大哭了,她实在搞不懂姐夫怎么会是这样的,就算她刚刚不小心在饭桌上哭了出来,也不至于挨骂吧。此刻,她心中有的更是不甘。 “姐姐,到底怎么回事啊?姐夫好可怕,我们离开好不好?” “晨晨,他不是你姐夫。”夕颜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后,不知道该怎样跟自己的妹妹说这件事。 难堪加上卑微。 “姐姐是被他包养的,所有的花销都是他给的,这么说你懂了吗晨晨?” 夕晨立刻沉下了脸色,她没想到,原来这漂亮的金丝笼下面,是这么肮脏的关系。 原来她挨骂,就是因为姐姐不是那个男人的正牌女友,所以,她们才这么卑微,没有地位。 她虽然生病,但还不是一个傻子。她憎恶的看着眼前这个有点陌生的女人,她的姐姐。 “姐,那你为什么不离开他呢?” 夕颜无奈的牵动了一下嘴角,有些事情说不清楚,况且这中间还掺杂着段瑞那个人,有的时候,她的生活似乎连自己都没有办法主宰。 而且,最关键的原因是,如果让她在段瑞和夜子曦两个人中间选一个,她宁可被后者禁锢在身边。 见夕颜没有说话,夕晨眼里滋生出鄙夷,她想,姐姐不过也就是贪慕荣华,所以才甘心在这里被人任意凌辱。 等到夕颜看她的时候,她立刻变了情绪,“姐,我懂了。以后,我不闯祸就是了。” 她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让那个男人匍匐在她的脚下!心中划过一丝狠虐,夕颜只当是慌神看错了,一向善良纯真的妹妹怎么可能有那么冷冽的眼神呢。 回到楼上的时候,男人正在看文件,夕颜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妹妹她都舍不得说一句,刚才是真的吓到她了,她哄了好一会她才睡下。 “你要是讨厌我妹妹,我明天找房子搬出去就是啦。” 夜子曦在听到这句话后,猛的把手中的电脑合上。 沉闷的金属声像把铁锤落在夕颜的心上。 一时间她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男人的力气大的让她无法招架。“莫夕颜!我养着你不是让你成天给我甩脸色看的,刚给你几天好脸色,你就长能耐了!” “我没有给你甩脸色看,是你不喜欢我妹妹,还不许我们搬出去了吗!” “莫夕颜!”这三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其实像夜子曦这样的男人骄傲惯了,他不容许他身边的人有一丝忤逆,只要夕颜乖乖的,听话点,他也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纵使床的柔软度再好,夕颜的头撞在上面的时候,还是觉得一阵眩晕。 夜子曦肆无忌惮的撕扯夕颜的衣服,他想要发泄,唯一的办法就是她的身体。 可这个时候,夕颜是死也不会给他的。 这是一种屈辱,更是一种折磨。 两个人厮打着,夕颜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男女力量太悬殊。 夜子曦进入的时候,夕颜干涩的要命,平日里她就承受不了他的巨大,这会儿,她想一定是出血了,否则,不会有撕裂般的痛苦。 一声惨叫,在整栋别墅里回荡,直吓得在厨房的韩姨跺脚,这先生小姐准是又吵架了。 “夕颜,别看你嘴上说不要,可下面的嘴诚实的多了。”说完,又狠狠的一撞。 夕颜很想骂他,可是此刻,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像个破败的娃娃,随他摆弄。 无论身体上怎样配合,可心里终究是明镜似的。这是对她的一种侮辱,真正的屈辱。夕颜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洒在枕头上。 做完之后,夜子曦爽的躺在一侧,夕颜托着沉重的身体,走去浴室。她没有开热水,就那么任冷冷的凉水冲洗她破败不堪的身体。巨大的落地镜子,照的出她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不像是欢爱后的证据,倒像是被活活虐了一般。 夕晨的话反复的回想在她耳边,既然这么难过,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是啊,她也不停的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个男人阴晴不定,为什么她还要留在这里,甘愿被别人说三道四。为什么她爱的这么卑微,毫无立场和尊严。 夜子曦醒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夕颜,他惬意的长臂一挥,却没有碰触到想象中娇小的身躯。 他一惊,伸手去摸旁边的位置,竟然冷的没有一丝温度。昨晚夕颜去洗澡他是知道的,但是后来他实在太累了,就睡了过去。 下意识的他来到了浴室里,当看见夕颜赤裸的睡在冰冷的地板上时,他有一刻是心疼的。 那个女人原来好小,身上还是昨晚他疯狂过后留下的痕迹。 “该死!”夜子曦骂了一声,赶紧把她抱了起来,夕颜浑身热的发烫,她直叫冷,夜子曦立刻给家庭医生打电话。 韩姨听见动静,马上上楼问,“夜少,发生什么了?” 男人心烦,根本没理会她说什么。 夕晨听到动静,也从房间里出来了,看着夜子曦绷脸的样子,这回她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小声的问旁边的韩姨,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昨晚房间里那么大的动静,连她都听到了。不知道这会又怎样了。 韩姨小声的对她说,“小姐可能生病了,先生对你的印象并不好,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里吧。等小姐醒来了,我再叫你。” 夕晨眼窝噙泪,好端端的,姐姐怎么可能会生病呢。她想要见到姐姐的心情很急迫,偏偏又被告诉不能看她,一时间她急的直打转。 尤其是韩姨的那句话,先生对她的印象并不好。什么意思,凭什么那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就坏,对姐姐的影响就要好呢? 指甲被她狠狠的攥在手里。 家庭医生过来的时候,给夕颜量了体温,吃了药。所幸他昨晚折腾的时间够久,夕颜在浴室里睡的时间不长,否则,真的要出人命的。 夜子曦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心中一阵烦躁,胸膛不自觉的起伏。这会她倒安静的多了,也不和他吵和他闹了,少了那股子张牙舞爪,现在,安静的让人害怕。 她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没他的命令,居然还想寻死,真想把她马上叫起来,好好的训她一下。 他给夕颜掖了掖被子,这才叫来韩姨,“给她做点清淡的,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让她吃。还有别让任何人来打扰她。” “好嘞。” 安顿好了夕颜,夜子曦才出了门。 韩姨看着床上单薄的人儿,心情也不好受,虽然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是依着夜少的脾气,小姐一定是挨打了。她想来,夕晨小姐没来的时候,两个人也没有这么剑拔弩张过,倒是她来了以后,夕颜小姐就和先生吵了起来。别看外表清纯可爱,一样是个祸水。 韩姨赶紧去厨房弄吃的,她可不想让夕颜小姐饿着,等她醒来的时候就要拿给她。 夕晨是看着韩姨进厨房,她才出来的。刚刚夜子曦和韩姨的谈话她都听的分明。总觉得那句不让任何人打扰,仿佛是说给她听的,这家里不就两个人吗!? 夕晨脱掉鞋子,脚指踩在台阶上,发不出任何的响动,她来到楼上,轻推开门。

上一篇   13 为她请保姆

下一篇   15 绑架!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