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为她请保姆 - 强取豪夺

13 为她请保姆

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了。男人并没有从书房里出来,夕颜突然很想给他做一次饭,是不是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都是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喜欢的人能吃到自己亲手做的东西。 她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整个冰箱里只有两个鸡蛋和一袋方便面,这还是她上次带过来的呢。她叹了一口气,就是巧妇也难做无米之炊。 她本想做个鸡蛋汤,可是该死的烫人的油就溅了她一手臂。 夜子曦在楼上听到的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想都没想就冲出了房间,在楼下没有看见夕颜,他大声的叫:“夕颜!莫夕颜!” 没由来的一阵惊慌,竟让他有点不安。 夕颜就像刚从前线回来的战士一样,满脸都是烟的,一双手忙放在身后。 “没死你不知道回我一句啊!” “你做什么啦,丑死了。弄的跟个土人似的。” 夕颜好不委屈,本想给他做饭呢,谁知道却弄成了这样,差点厨房成了化学实验室。 “你手怎么啦?”夜子曦一个眼尖,就看到了她背到后面的手,有些不自然。 “没……没事啦。” 夕颜摇头,刚刚油溅到的地方这会正火辣辣的疼。 夜子曦霸道的拉过她的手,指头上已经起了水泡。 他拿过医药箱,熟练的找来了治疗烫伤的药膏。作势就要给她涂,夕颜看着一根细细的针头,就很害怕。 “别动,这水泡是要刺破的,否则明天更痛,涂上药就好了。” “以后别下厨房了,看你那样也不像个厨娘,倒是适合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伺候男人。” 夕颜瞪了他一眼,说的真损,以后也不怕断子绝孙。 夕颜拗不过他手臂的力气,硬生生的被他按在了沙发上,“痛就喊出来,这么笨,还下什么厨房啊。” 趁她慌神的空,他就已经刺破了水泡。 总觉得疼痛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走吧,我们出去吃。” 夜子曦拉起她的胳膊直接出了门。 坐在摩天酒店的雅间里,夕颜手指不便的夹着菜,夜子曦倒是心情很好,夹起一块肉,放到了她的嘴边,“手不能动,就乖乖的坐在那儿,想吃什么直接告诉我一声。” 夕颜小口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心头暖暖的,第一次,她撒娇般的说,“那,我要吃那个,甜饼。” 夜子曦也没有说什么,倒真如他自己说的一样,她想吃什么,不管离他多远,他都给她夹来。 其实这个男人,只要你肯对他温顺一点,他会对你很好的。 夕颜承认,她对这个男人是有些喜欢的,她不同于别的女人,看重的可能是他的身份,金钱。她只是简单的喜欢,纯纯的爱恋,就像盛夏初开的一抹兰花,只消一眼,从她撞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无可救药的跌进他的陷阱里。 一见钟情,原来不止存在于小说里。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自然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但上天却偏偏眷顾她,让她做了他的情人,虽然这个名号不好听,但是,她愿意用自己的真心来感动他,哪怕日后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和他的爱情不但让她粉身碎骨,更让她丢了半条命。 出了酒店,夕颜说想去商场。 “你看着家里缺什么,你喜欢什么就买吧。” 夕颜有些羞涩,“我总觉得这不是我的家,倘若有一天你腻歪了我,把我撵了出去,这满屋的温馨,不都成了伤心回忆。” “你放心,你要是喜欢,我把鹿苑那栋送给你就是了。” 夕颜一阵心寒,她本以为他会很深情的说,我不会腻歪你的,以后要一直在一起之类的话。没想到男人这么不解情调。 在商场里,她放开手脚来买,“我要这个,那个,还有那个,那个……我买的是不是有点多了。” “你尽管买吧,这还不够我给你卡里的零头呢。” 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夜子曦看着她傻傻的样子就很好笑,现在的小姑娘很少有像她这么傻的了,有着大把的钱不花,反而总是想着替他省钱。这份单纯已经很少见了,不知道是她真的愚蠢,还是心机更重,想要的更多。 不过现在,他很喜欢她,当然不是男女的那种喜欢,而是停留在她身体和美貌的阶段。 至少他暂时不想着换女人了。 今天晚上男人似乎有着用不完了力气。刚上楼,夕颜就被他拉到了床上,她挣扎着说,“我还没洗澡……” 男人炙热的吻已经落在了她敏感的锁骨上, 后面的话尽数被男人吞进了嘴里,不安分的大手在她的胸前肆意妄为,夕颜最受不了的就是他的调情,不一会就已经和他沉沦在欲海里,不眠不休…… 第二天,夕颜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她伸了一个懒腰,床上,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她用手轻抚,仿佛还有他刚刚离开时的温度。 她习惯性的穿着宽松的睡衣下楼,可在楼梯口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妇女。 “小姐,我是先生请来的保姆,姓韩,先生说你睡觉的时候不要打扰你,等你醒了再叫你吃饭,我已经做好了。” 看着这个慈眉善目的人,夕颜嘴角染笑,他,倒是想的周到。 倒是真的饿了,夕颜有些了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精心准备的早餐。 这才想起,她和房地产的人约定好了,今天去看房子。 房子的位置、大小,装潢什么的,她都很满意,只等着要交钱的时候,她才发现,这居然是段家的地界。 “莫小姐,请您等一下,我们老板要见你。” 售楼处的经理很有礼貌的问她,但夕颜怎么也没想到,想要见她的居然是段瑞。 夕颜真的很想说一句话,阴魂不散! “你不用每次见我都跟猫见了老鼠似的,我就有那么害怕吗?” “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关系,就这么简单。” 男人有些挫败,他不是第一次被夕颜这么直接的拒绝了。可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犯贱,明知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偏偏想要得到,哪怕当事人对他根本一定意思都没有。 “跟着他腻了吗,什么时候腻了,告诉小爷我一声,今儿个找你就是为了这个。不用吓得跟见鬼了似的。” 段瑞倒也没有为难她,说完这句话就走了。仿佛他此次造访真的只是为了告诉夕颜一声而已。 看到他走了,夕颜还是心有余悸,售楼小姐好心的提醒她可以交款了,夕颜转念一想,在这个疯子手下买楼,以后说不上有什么出格的事。便有改了主意不买了。 她给夕晨打了电话,听她说暂时还好,她也就不急着给她找房子了。 到了路上打车,夕颜直接告诉司机,城西鹿苑。 落地窗一抹高大的背影,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哪里,夜子曦永远是一副干净整洁的样子,而又不失威严。他右手托着酒杯,慵懒的样子,直叫她有些迷恋。 夕颜想也没想的就脱口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 说完,她脸蓦地就红了,这话,仿佛只有妻子对丈夫才能这么说吧。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她要这么关切的问。 夜子曦在听到她的话后,也转过了头。勾起了嘴角,露出左边一颗虎牙。“想你了,就早点回来。” 一瞬间。两个人倒真有新婚的样子。 韩姨做好了饭菜,连忙说:“先生小姐,过来吃饭吧。” 夜子曦拉开椅子,“韩姨,以后你也跟我们一起吃吧。” 站在一旁的韩姨有些惊讶,忙摆手道,“先生,不用的。” 夕颜笑笑,“韩姨,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跟我们一起吃吧。” 听到夕颜这样说,韩姨才不好意思的坐了下来。 夜子曦连头也没抬,幽幽的说;“这倒是很听小姐的话,连我这个先生也不放在眼里了。” 一句话倒说的韩姨有些后怕。 “就你计较。”夕颜嗤笑,夹起一块肉放到了男人的碗里。 夜子曦上楼后,问她,“今天,你去哪里了?” 也就是那么随意的一问。 夕颜一口水呛在了嗓子口。“我……我去看房子了。” 夕颜赶紧解释,“我,就是给别人看的房子。”不知怎么地,夕颜觉得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小猫一样。 “我妹妹出院了,没有地方住,我就想着想给她找个合适的住所。” 某人自顾自的解释。 夜子曦一挑眉,她还有个妹妹,似乎这件事她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 “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这句话犹如一根刺狠狠的刺痛了夕颜的心,她摇了摇头,没有开口。对于她的家事,她不想跟任何人提起,同样,夜子曦也不屑于打听。 “找个时间让你妹妹过来住吧,反正这也很大,楼下随便找一间给她就是了。” 夕颜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诧异的抬头,可男人似乎并没有看她。 原来倒是她把这件事想的复杂了。 第二天,夕颜就去医院接了妹妹。 可是她并没有看见陈辰,想是还在为那天的事,他不愿意见她。本来夕颜还想当面感谢一下他这么多年的照顾,可是终是没有找到他。 其实在她们走的时候,陈辰就在楼顶,一直目送着她们离开,眼睁睁的看着夕颜离开他的视线,心里面有一块地方空了出来。 他不是计较那天的事,只不过他这个人不想面对离别。多么难过,这么多年,虽然她只是他的病人家属,可是在他的心上,早已经超越了那种关系,当得知夕晨要走的时候,他的心就开始惊慌,从此以后,怕是他们两个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以前他还能找个理由约她出来见面,可是现在,连唯一想要开口的借口都没有了,那种难过,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所以,他假装不在,其实一直都在默默的看着她。

上一篇   12 就是宠着她

下一篇   14 初次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