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就是宠着她 - 强取豪夺

12 就是宠着她

“可你没想到的是,让学校开除我的竟然是夜子曦吧。所以你算错了,他能让我退学,自然也能让我上学,后来就知道你送照片的事情了。”夕颜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免震惊,原来当初还有这些是她所不了解的。 似是被夕颜说中了,陈暖并没有接话。 “其实陈暖这件事本来没有你的份,是你硬要插进来的,你被开除了也怪不得别人。” 陈暖恶狠狠的对她说:“你别得意的太早,总有一天我会还回来的!”留下这句话,她就摔门而去了。 要不是夕颜一直死死的攥着迟蓝的手,这小丫头早就冲上去了。 “夕颜,她说的是真的吗?”她问的自然是照片的事情。 夕颜点了点头,同是上流名媛,她和什么唐可岚认识,并不稀奇,给她看照片也没什么,只不过,陈暖的心机可真重,一直以为她是那种温柔似水的女人,原来是一只深藏不露的毒蝎子。 迟蓝告诉她,以后离她远点。 夕颜回来的时候恰巧夜子曦也到,两个人相继进了屋子。 男人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夕颜脖子上印子了,而且很明显是被人抓的。“脖子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男人冷冷的问。 听他这么一说,夕颜下意识的一挡,当时只觉得火燎燎的疼,她并想到会留下痕迹。 “没事,猫挠的。”夕颜轻描淡写的敷衍过去。 夜子曦讥笑道:“敢情你们寝室还让养猫啊,过来,让我看看。”说时,他已经把夕颜拉了过去了,翻下她的毛衣,一眼就能看见张扬肆意的三道痕迹。夕颜赶紧拉上衣服,“看什么看啊,又不好看。” “哼,幸好是女人抓的,你要是敢跟男人给我弄出这样的东西,我不剁了那人的爪子。谁弄的?” 夕颜本来不想告诉他的,怕夜子曦大惊小怪,只是淡淡的说:“陈暖弄的。” “她胆子还真是大,学校不刚开除她了吗,怎么还有这本事张牙舞爪的。” “还不是因为照片的事。”夕颜没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大美男吃醋的事。但这话不用她说夜子曦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他从抽屉里拿过碘酒,示意她过来。 “轻点,疼。”夜子曦想着陈暖当时动手的情节,下手就没有轻重,很好,她居然还有这胆子,看来她是活的不耐烦了,夕颜怎么着也是他的女人,敢动她就是不要命了。 “哼,当时被挠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还手,活该。”夕颜一阵气闷,这男人的嘴巴狠毒的要命。 “对了,上次手腕上的伤是不是也是她弄的” “不是啦。” 夕颜没想到夜子曦会帮她报仇,当迟蓝告诉她说陈暖家的公司破产的时候,她正喝着果汁呢,一下子就呛到了。 “没事吧你,就算开心也不能乐成这样啊。”夕颜一把打掉她的手,她不是激动而是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会破产了呢。 迟蓝倒是满不在乎,“没做正经生意的人,倒闭是迟早的,活该。”看着迟蓝一副小人得知的样子,夕颜真想笑,她这性格倒和夜子曦有些相像。 “好了好了,她是人有不对,但是我们也不能幸灾乐祸啊。” “就你最善良了,夕颜,今儿个天气好,我们去逛街吧。” 她只是随意的穿了一件t恤,淡蓝的牛仔裤,看起来就像高中生一样,的确嫩的很。迟蓝不禁惊呼,“天啊,你怎么这么白啊,这皮肤,这身段。” 她打掉了迟蓝想要意图不轨的贼手,“我哪有你说的变化那么大啊,就是这段时间不怎么出门,可能待的吧。” 迟蓝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忙问,“是不是你家的那位给你用了什么高级护肤品啊,告诉我吧。嘿嘿。” 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来到了奢侈品店。平时这里她们是都不会来的,也在今天两个人心情好。 一进店,店员正在整理服装,看着是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她们也没搭理,这样的学生,也就是看看不会买的主儿,她们还要留着力气向别人介绍呢。 “夕颜,你快看看,这件衣服好漂亮,好适合你穿啊,看看……” 夕颜一看标签,贵的让人咋舌,忙放下,拉着迟蓝就要走, “别啊,不买试一试也好,我敢打赌,你穿这件衣服一定很好看。” 说着就要去拿架子上的衣服。 “小姐,如果您不买的话,请不要试,这款是浅颜色的,不禁脏。”服务小姐冷冷的口气在两个人的背后响起。 恰巧这个时候,旁边刚刚有个女的试过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她脱下来,随意的扔给服务员,口气还很不友好的说:“款式一点都不好看,算了,我再看看。” “欢迎林小姐下次光临。” 即使这样服务员依然像恭送菩萨一样的送走了财神爷。 迟蓝一看就火气大了,“她刚刚穿的那件还是纯白色的呢,凭什么她就能试,我们就不能试,你看不起人是不是?” 两个服务员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一副蔑视的样。 “这衣服你们就是不能试!” 不得不说,这样的态度,就连夕颜都很气愤。“你们怎么说话呢?我们差哪里了,今天这衣服我还就要试了。” 说完,夕颜拿着衣服就要进更衣室。 “你买不起就别试!” “谁说我的女人买不起衣服的。” 夕颜推门的手就那么怔怔的停在了那儿,她一回头正好对上夜子曦那玩世不恭的俊颜。 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总是在她无助狼狈的危机时刻出现。 夜子曦旁若无人的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他的二郎腿,刚才还满是嚣张的两个服务员看到是这个金主后,都纷纷吓得不敢抬头。 “夜少……” 男人一摆手止住了她们想要说的话, “我就问你们,谁刚才说我女人买不起衣服的!”男人的语气不寒自威。 两个小女孩哪见过这样的阵势,已经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们唯唯诺诺着要不要找经理来处理这件事。 迟蓝一看来了帮手,顿时也来了兴致,指着其中一个,嘲笑的说:“就是她!刚刚狗眼看人低的就是她!” 夕颜想要拉迟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眉头皱着,现在这样的情形也不是她想要看到的了。 夜子曦从皮甲里随意的拿出一张金卡,甩在了柜台上。“这够买你们整个店了吧。” 经理闻声赶到的时候,连问都没问就直接劈头盖脸的对两个不带眼的服务员一顿骂,两个小姑娘含在眼窝里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夜少,对不起啊,是我失职,对不起……” 无论经理怎么道歉,夜子曦仿佛都无动于衷,他抬手指了指刚才看不起夕颜的那个服务员,淡淡的说了句,“她那身工作服我要了,立马给我脱下来。” 不止是夕颜,连迟蓝都惊得张开了嘴,这男的,够狠! 小姑娘一听要脱她的衣服,赶紧求救似的看着经理,哭着说:“经理,我真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是夜少的人,夜少,我错了,不要脱我的衣服好不好?” 然后转身来到夕颜身边,拉着她的衣角,泣不成声的哀求,“小姐,对不起,是我不好,狗眼看人低,帮我跟夜少说句话,我不能在这儿脱衣服的……”女孩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大夏天的,要是真的让她脱了,她里面不就是“坦诚相见”了。 迟蓝在一旁起哄,“脱啊,你刚刚不是说,让你做什么都行吗!” 整个店里,就是那个服务员的哭声。 夕颜想都没想的,就走到了夜子曦身边,小声的说:“子曦,我不要她那件衣服,脏死了都穿过的,我刚刚看中了一件,我试给你看好不好?”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的面前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夜子曦受用极了,他记得她从来不叫他的名字,也只有在床上她欲仙欲死的时候,他才能逼着她叫。 刚刚的这一声,真是酥到他骨子里去了。 要不是在这,他真想在这当场给她办了。 “好了,那你去试吧。我在这看着。” 经理亲自给夕颜挑的尺码,上等的服务,让迟蓝嫉妒的牙都痒痒了。 男人也不管夕颜是不是喜欢,倒是买了几大包的衣服装了回来。 送走了迟蓝,夜子曦皱着眉头问她,“那个女孩我是不是以前见过?” 大大咧咧和有些仗义的样子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忘了,我第一次撞你的时候,就是我们俩个的。”夕颜慢慢的帮他回忆,那个时候是绝对不会想到和他会有什么交集的。 “哦,原来是她啊,怪不得,这么彪悍。” “你真小气,这还计较。” “我可没有计较,是你让我想起来的。”男人发动车子,和她斗起了嘴。 回到家,夕颜已经累的路都不想走了。夜子曦直接进了书房,刚才他接了个电话,好像公司的运营出现了点什么问题。 她打开买的那些衣服,有些犯难,这么多呢,可怎么穿,当真要听那个男人的话,一天换一件吗。 不过这份被宠爱的心还是让她绝对暖暖的,这个男人什么都好,除了脾气有点臭以外,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了。 只是夕颜不知道,夜子曦的狠虐和残忍也是有原因的。

下一篇   13 为她请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