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知道照片是谁弄的了 - 强取豪夺

11 知道照片是谁弄的了

轻拍了几下抽噎的夕晨,夕颜拉开了她,她知道,在这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可是,这里也是唯一能庇护她的地方,如今,夕晨不想呆在这里了,她也没有什么理由再要求她了。“晨晨,姐姐答应你,只要一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就接你过去一起住,给姐姐点时间。” “嗯。姐姐最好了。” 毕竟年轻,很快夕晨就破涕为笑。 夕颜在那儿呆了一整天,直到太阳下山了,她才回去。 可是在楼梯口却再次遇见了陈辰。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 “陈辰,你……还没下班呢?” “刚要走,正好顺路,我送你一程吧。”不由她拒绝,男孩已经取来了车子,绅士的为她打开了车门。 坐在车里,夕颜总觉得不自在,倒是陈辰,心情仿佛大好。“夕颜,你还没吃饭吧,我知道市中心新开了一家餐馆,味道不错,我请你去那儿吃吧。” “不用了,我还要回学校,你把我送到前面的站点就好了。”夕颜礼貌的拒绝。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就好了,跟我去吃吧,我还没去呢,也是听朋友说的还不错,莫小姐不肯赏脸吗?”说完咯咯的直笑。 夕颜无奈的点点了头。 果然是新开的餐馆,连牌匾上的红绸子都还没揭。 刚一进去,便有侍者殷勤的问候:“两位客人,是要情侣包间吗?” 夕颜一阵脸红,陈辰看了看她,爽朗的说,“不用了,在大厅就好。” 在一个靠窗子的位置坐下,陈辰问夕颜吃什么,她只是说随便,目光却不时瞟到外面,刚刚有种错觉,她好像看到夜子曦了,一个妙龄少女挽着他的手臂,只是一晃眼的功夫,便没了。 这里是商业街,即便真的看到他了,也不用大惊小怪的。 只是一想到他身边居然还有女伴,胸口就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疼痛。 若是她对他没有感情,她随便他有什么女人,爱和谁在一起便在一起。 “夕颜……夕颜……”陈辰叫了几声,她才猛地回头。“这……环境挺好的。” 低头喝了一口茶水,缓解一下彼此的尴尬。 “夕颜,作为晨晨的主治医生,我觉得她已经完全痊愈了。”这次他给她的是肯定。 夕颜显得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了,她终于盼到这一天了。“那晨晨,不会再复发了吧,不会像上次一样……” “绝对不会。只要她不受到强烈的刺激,她现在的抗压能力,也许比你都强。” 夕颜的眼睛立刻湿润了,她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尽量不哭出声来。 这份激动,只有当事人能够体会。 莫夕晨,五年前得了刺激性精神病,好好的一个女孩一夕之间变成了人人都害怕的疯子,她带着妹妹到处求医看病。一年前,夕颜原本以为妹妹好了,再没有征得陈辰的同意下,擅自将妹妹接出来,结果,受人刺激,夕晨病发,那次真的是吓坏了她。 “夕颜,你放心吧,晨晨已经完完全全的好了,我向你保证,她已经接受了全方位的抗刺激模拟,什么事情都没有,你放心啦。况且,一直待在医院里,对她的病情也不是很好的。” “谢谢你,陈辰,对于你的帮助,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真的谢谢。” 两个人还在互相推辞,全然不知道身旁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哎呦喂,这不是莫小姐吗,怎么的,又勾搭上新的小白脸了。” 一听到这种声音,都不用夕颜回头她就知道是谁。 陈辰转过了头,同样是官家子弟,段瑞今天看起来格外的痞气。仿佛那天带着她在高速公路上飙车的是别人。 “呵呵,这不是段家的少爷吗,前几日那场夺女战可是给段家的长了不少脸,难不成今天段少爷还要与我再演一遍,两男争女的戏码吗?” 不用明说,大家都知道前一阵子在圣尊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只是令夕颜不解的是,她记得这件事夜子曦明明压了下去,陈辰是怎么知道的呢,仔细一想,倒是官和权从来就没有分开的时候,总是在平常人里没有传开,在上流的社会中,这也成了一个不小的笑话。 陈辰本是想激一激段瑞,却没想到被夕颜多了心。 他的这番话,虽然没有针对她,可是,听在她的耳里,多多少少有嘲讽的意味。 她拉开椅子,淡淡的说:“你们吵吧,记得这次别拉上我。” 说完就要离开。 “别走!” “等等,夕颜!” 陈辰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刚刚说错了话。夕颜的两只胳膊就被他们两个给拉住了。 “放手!”夕颜狠狠地说完这句话,两个人才松开。 段瑞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看着陈辰,他就是故意让陈辰激怒夕颜的,反正在她的心中,他段瑞根据就不是什么好人,那索性就做到底吧。 “陈医生,我会尽快找好地方,然后接我妹妹出院的。我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 一句话,把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距离给拉开了。 陈辰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段瑞,这个男的,还真是个祸星。虽然他们两个平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段家和陈家毕竟是世交,彼此还是熟知的。 夕颜刚刚走出门口想要打车,就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给拉了回去, “段瑞,你还想怎么样,为什么单单非纠缠着我不放?” 段瑞收起一脸的玩味,很认真的看着她,“工作丢了更好,我可以养活你,本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识抬举。” 夕颜无奈,“段瑞,你就是因为没有得到我所以才不甘心的是不是,像你这样有钱有势的人,为什么非要盯着我,喜欢跟着你的女人多了去了,放过我好不好?” 她就不明白了,明明那天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他怎么还是像甩不掉的膏药一样黏着自己。 要是让夜子曦知道,指不定又要发什么无名火呢,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夕颜脑袋里总是无意识的想到那个男人。 有几天没有回学校了,夕颜决定晚上回去看看。 路过零食店的时候,她给迟蓝买了麻辣鸡腿,这丫头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了。 回到寝室,看到迟蓝正在涂指甲。 “我的宝贝,你居然还知道回来啊!”迟蓝每一次看到夕颜都是莫名的兴奋。也难怪,寝室里原来就是四个人,有一个中途退了学,还有一个是本市的,所以基本上,寝室里就她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夕颜坐在自己的床上,唉,还是自己的老位置好,怎么躺着都舒服。 迟蓝随手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递了过去,说道:“陈暖最近找过你好多回。” 夕颜蹙眉,印象中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情吧。“她找我说什么事了吗?”迟蓝摇了摇头,咬了一口苹果,“我说给她你的电话号码她也不要,非要当面见到你似的。” “哦。” “对了,陈暖退学了,你知道吗?”迟蓝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夕颜打了个激灵。 “你说什么?她,也被退学了。” “嗯,就是前一阵子的事,你被退学后,她不久也就退学了,不过学校里好像没有撤了她的退学令,不过我也没有八卦过,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夕颜若有所思的听着迟蓝说的,她们两个人前前后后的都被退学了,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两个人还在闲聊,突然门就被推开了,居然也没敲门。迟蓝口气不悦,“谁啊?” 她俩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陈暖倚在门旁的墙壁上,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呦,这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刚刚还谈论你了,陈暖你还就自个来了。”迟蓝继续咀嚼苹果,没给她好脸色看。 “陈暖,你坐啊。”倒是夕颜没有她那样的性格,还是很友好的让了让座位。 哼,陈暖的鼻子里一声冷哼,并没有坐下。 一看就是来找事的,迟蓝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陈暖,谁惯的你臭毛病,这是我们寝室,不是你家,别摆你大小姐的臭架子,没人稀罕!” “迟蓝,有你什么事啊!别以为你背着跟个小混混就装上了,说到底还不是一个被人玩过的婊子。”陈暖反唇相讥。夕颜一惊,她从来没想过在外人看起来温柔恬静的系花嘴里能说出这么不堪入耳的话。 “妈的!你说谁呢!”迟蓝向来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眼看着两人要打起来了,夕颜赶紧拉架,虽然她不喜欢陈暖,但这个时候绝不能意气用事。 好不容易俩人才平静下来,夕颜也一个劲儿的劝迟蓝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可看陈暖,反而她来了劲儿,对于夕颜的好心她一点都不领情。 “莫夕颜,别以为你攀上了夜子曦就能得意,我告诉你,他能甩了我,一样能甩了你,别高兴的太早,他对你只是图一时新鲜。”迟蓝刚想发火被一旁的夕颜拦了下来。 毕竟陈暖以前是那个男人的旧情人,夕颜也不想纠结什么怨言。 “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还能指使他让学校开除了我!真没想到啊,莫夕颜!”陈暖字字咬牙切齿的,仿佛要剥了她的皮一样。 夕颜有些被她说的愣头愣脑的,她被开除了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又没和夜子曦说过什么。“陈暖,你把话说清楚,我做什么了?” 哼,陈暖一张脸惨白,“别装了,要不是你告诉他照片是我泄露出去的,我能被开除。我告诉你莫夕颜!你现在别得意,早晚有一天你和我的下场一样,甚至比我更惨!” 这诅咒,够狠的。 夕颜想了想,一下子反应过来。反问道:“我和段瑞的照片是你交到辅导员那里的?陈暖,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哼,无冤无仇,你抢了我的男人,还说我们之间没什么!”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陈暖也不怕撕破脸皮,“当时夜子曦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对你有意思,可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在圣尊的那晚,我和他也在,谁知道我上卫生间的时候就看见你和段瑞两个人在苟且,我好奇就拍了下来,你可真不知羞耻,段瑞和唐家千金要订婚了你不知道吗,还勾引他,本来我是打算把照片给唐可岚看的,后来就看到你被学校通知开除了,我想再加一条,让你彻底名誉扫地!”说这话的时候,陈暖的双眼透漏着狠虐。

下一篇   12 就是宠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