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 强取豪夺

10 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段瑞。”茗邸公寓处,一个模样清纯的女孩坐在沙发上,唤阳台上的男人。 段瑞的脚下已有十几个烟头了,他厌恶的扔掉手中还剩半截的香烟。这丫头已经来了有半个小时了,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他还不还意思开口撵她。 沙发的女孩叫了几声,发现并没有回答她,她直接站了起来,跑到男人身边。“段瑞,我在叫你,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还有,我来了这么长时间,你都不和人家说说话。”嗲嗲的声音配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都会动容的,可是对方是段瑞就另当别论了。 “可岚——”男人有些不耐烦,“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要,这才几点钟你就让我回家啊,我才不想回家呢。段瑞,你陪我聊聊天吧。”女孩撒娇的拉扯他的衣服,一双大眼睛楚楚动人的望着他。可段瑞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她这里,看也是白看。 “走吧,可岚,我一会儿还有事。”段瑞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就要离开。 “段瑞,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们都快要订婚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唐可岚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有些许的哭腔,段瑞从小就是她心中最完美的男人,小的时候就立志,长大以后一定要做他的妻子,前几日爸爸妈妈和她说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假的,当从段伯段母那里得到确切消息的时候,她都要乐疯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才第一次约会,段瑞就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可岚,你难道很同意这门婚事吗?我们是被安排的,只要我们不同意,他们就不能拿我们怎么办!”段瑞苦口婆心的劝说她,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段瑞,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唐可岚反问道,他这个样子明明就是回避问题。 诚然,段瑞也怕她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我不喜欢你。”段瑞不再去看她。 料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可女孩还是不肯死心。“段瑞,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段瑞没有说话,他能说什么呢,他说他有喜欢的一个女孩,可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莫夕颜却选择了别的男人,让他吃闭门羹。呵呵,他段瑞长这大还没吃过这样的哑巴亏呢。 唐可岚不死心的转到段瑞身前,直直的盯着他看,“你说,是不是有了其他的女人?!” 段瑞比她要高出半个头,从侧面看,可岚的挑衅味十足。 “是。”只说一个字就足够了。 “告诉我是谁,哪家的名媛,是不是要比我优秀的多?”这回可岚已经是哭着说的了。 “可岚——”段瑞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干干的叫她的名字。 “好,你不说我自己回去查,如果她也喜欢你的话我成全你们。”倒是千金小姐,起码的自尊还是有的,在被男人这样直白的拒绝之后,她选择离开,她一定要知道是哪个女人俘虏了段瑞的心。 夕颜在楼下坐的腿都麻了,她就不理解,为什么跟这个男人接触了之后,她就一直这么倒霉不是等他就是等他的,好像生活都是围着他夜子曦转的! 其实她还真是说对了,这生活还真是受摆布与他。 一直到了10点,夜子曦也没有下楼,夕颜又不敢擅自离开,就是不要她好歹也给个话吧,她只得悻悻的上楼。 推开门,男人正一本正经的在弄电脑,看到是夕颜,他鼻子里轻哼了一声,“还知道上来啊。”转过头又不再理她。 夕颜也知道今晚是她做错了,她拉松着脑袋,乖乖的走到他身边,柔柔的说:“夜少,对不起。” 夜子曦扔掉手中的鼠标,往沙发上后靠,问道:“怎么又对不起了?” 夕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直觉告诉她,既然夜子曦生气了,只要道歉不就是管用了吗。“我真是自己不小心弄的。” “那我问你的时候你反应那么大。”男人的利眸直直的看着夕颜,仿佛想要从中看出隐瞒了他什么。 “我不是怕你会生气吗?” “你是怕我发现了什么吧。”夜子曦一语道破,这个男人说话总能精准的抓到问题的关键。 夕颜低着头,和他玩语言游戏,她总是输的很惨。“你要是这么讨厌我,我走就是了?”其实夕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过一丝不舍,即使这个男人很是讨厌,但是马上让她离开,还有有些不舍的。 夜子曦烦躁的踢了踢桌角,“谁又说让你走了?” 总是自以为是的家伙。 “今晚留下。” 男人的嘴唇吐出这几个字。夕颜记得有人曾跟她说过,男人薄唇就薄情,夜子曦恰恰就是这样的男人。 不得不说,跟着这个男人,莫夕颜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变。 夕颜拿着刚刚从专卖店里买到的新衣服,往医院里去。她一直都这样,总是想要把最好的都给自己的妹妹,她觉得夕晨失去了太多了,所以,无论她有多辛苦,她都不计较。 一进医院,满目刺眼的白色,夕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那可爱的妹妹这几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自从上次和她吵过之后,她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来了,给她买的所有的东西,都是通过陈辰送的。不是她狠心,而是有些东西,她需要让夕晨懂得,她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这里,纵使她能养活她一辈子,她也希望夕晨能够独立起来,而不是一直呆在这里。 夕颜本想自己一个人去看妹妹,不想遇上什么人,可是她还是在走廊的拐角处看见了他。 陈辰,如他名字一般温文尔雅的男孩。 既然见面了就不能不打招呼,夕颜有种感觉,他仿佛是从阳光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他周身都散发着干净的气息,而自己就是浑浊不堪的小丑,和他在一起能净化自己的灵魂。 “夕颜……”他永远都是这么有礼貌的打招呼。 “陈……辰,你好啊,”一时间夕颜竟有些尴尬不知所云。 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刚刚在看到夕颜的一瞬间陈辰眼底滑过一丝惊艳,她本该是如此的不是嘛,如同阳光里的天使。 呵呵,男孩甜甜的一笑,露出嘴角边的一颗梨涡,他温柔的说,“夕颜,你来怎么没有提前通知我呢,如果我不在,可就是错过看见你的机会了。” 本来是无心的一问,可是却让夕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又不能说,她就是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才偷偷的来吧。女孩子的第六感很敏锐,虽然陈辰没有对她说过什么过分的话,但对于这个帮助了她和妹妹的男孩她总觉的亏欠,所以怕他万一有什么想法,自己是给不起的。 “好啦,和你开玩笑的啦,你一定是想要给晨晨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提前告诉我的,怕我告诉她是不是?” 男孩适时的出来打圆场。 “嗯嗯,对啊,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夕颜低了低头,有些脸红,“那好吧,我就不耽误你们姐妹叙旧了,我还有病人,一会儿你见过晨晨后来找我,我和你谈谈她恢复的事情。” 然后,他很潇洒的离开,留给夕颜一个纯白的背影,他的细心和温柔是夕颜所见过的男子中,气质最好的。 她突然想,什么时候那个男人也能像陈辰一样,这么文质彬彬,彬彬有礼,在她的记忆中,那个臭男人似乎永远板着一张死人脸,冷冷的,动不动就发火,还有就是在床上的斑斑劣迹。 一想到这儿,夕颜赶紧甩了甩头,想什么呢。看来她真的是中毒太深了。 到了门口,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她想见到妹妹的心情,无比急迫。 洁白的床上,一抹纤瘦的身影背对着她,柔顺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女孩的肩上,恰到好处的短衫,露出她一双葱白的玉臂,光是背影就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夕颜没有急着说话,就那么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肆意的享受着房间里的温馨。 “姐……” 一声甜甜的呼唤,夕颜觉得自己的眼眶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她抽噎了一下鼻子。床上的女孩回头,一张晶莹剔透如水滴般精致的容颜放大在她的面前,几日不见她的妹妹更好看了。 看到夕颜,女孩迅速的跑到她的身边,轻轻的环抱住她,撒娇般的说道:“姐姐,我好想你,不生我的气了吧?” 夕颜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傻瓜,姐姐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只是最近姐姐上……学比较忙,所以才没来得及看你。” “晨晨,”夕颜把给她买的衣服首饰都拿了出来,“看看,你喜欢吗?” 夕晨拿着好看的白裙在镜子面前比量,无论颜色还是款式,都是她最爱的,她的姐姐,眼光真的不错。 “姐姐,我好喜欢。” “喜欢你就穿着,姐姐下次来还给你买。” 夕晨拿着衣服的手蓦地就沉了下去,神色黯淡,夕颜最是能了解她的妹妹是藏不住心事的,忙问:“怎么啦,晨晨?” 夕晨一阵委屈,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大颗大颗的砸在了地上,她重重的抱住夕颜,啜泣着说:“我想和姐姐在一起,不想呆在这里了,这儿都是疯子,我不想和她们在一起了,我住够了,姐姐,我真的不想再住了。”

上一篇   09 手腕的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