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小产 - 强取豪夺

01 小产

纯白的被单,纯白的窗帘,医院,永远都是看着最干净的地方。 伴随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床上的女子没醒都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莫夕颜动了动眼皮,居然还能睁开。她觉得自己就像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疲倦的很,也累的很。耳畔好像有人在撕心裂肺的喊叫她,可是她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总觉得自己反反复复的缠绕在一阵迷雾里,找不到出口,又不能叫出来,还有在梦中,她幻想了无数次的小生命,和她招手,可是她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越走越远。 头脑慢慢的清楚,事发前的一幕幕清晰的回到记忆中, 坠楼, 流血, 孩子…… 眼泪就像不自觉似的自动流了出来,配上长长的睫毛,万分悲哀。醒来的一刹那,一旁的迟蓝看了看刚刚醒过来的夕颜,难过的把脸别了过去。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空空如也,再也不是以前那般充实的感觉,仿佛什么东西活活的从她的身上剜了一块肉。 其实不用问别人,昏迷的时候,所有的记忆都已经记起来了,她没有必要再矫情的问别人,她的孩子呢?她自己都知道,孩子没了!她一心想要保护的孩子没了! 可是即便自己心知肚明,夕颜好像还要欺骗自己,她咽了咽喉咙,傻傻的问:“蓝蓝,孩子还好吧?” 这一句话就让迟蓝瞬间崩溃,她不敢再去看夕颜那双充满期待的眼,也无法从自己的嘴里说出那么残忍的结果,她猛的拉开开门,跑了出去,她怕再待下去,会窒息的。 没有回答,可迟蓝的动作已经告诉了她一切。夕颜嘴角勾笑,老天当真连她一个做母亲的资格都不给。第一次发觉自己是这么的没用,连宝宝都保不住。夕颜一双大眼睛此刻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心底的某个地方在抽搐、流血。 只要一闭上眼睛,宝宝仿佛就幻化成魔鬼恐怖的样子像她扑来! “夕颜……”夜子曦轻轻的叫了她一声。他缓缓的踱步来到床边,拉起她的手,冰凉凉的,没有一丝温度。可夕颜没有答话,只是扭了一下脑袋,看到男人,她眨了一下眼。 无论男人的手掌有多暖,已经捂不热她此刻冰冷的心了。相反,她现在一看到这个男人就让她想到了推她下楼的那个女人,曾经也是拉着自己手给自己温暖的男人的情人! 若不是他,她的孩子或许不会没了。 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一种憋闷的怒火! “夜子曦!”这是莫夕颜第一次直呼男人的全名,以前不是叫他夜少就是叫他曦的。 “嗯。” 夕颜作势要起来,男人想要帮她,伸出的手却被她倔强的打掉,男人蹙眉,对于她的不领情,有些意外。 她就那么直直的坐着,眼神空洞的看着不远处的花瓶。 “夜子曦,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夜子曦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居然问这个问题。“在我的世界里,爱就是占有,爱就是得到。” 夕颜冷冷一笑,摇了摇头。自嘲般的说:“那不是爱。爱是付出,爱是奉献,但绝对不是强取豪夺。你爱过我吗?” 她冷不丁的一句话,倒让男人无法招架。 似是料到这种结果,夕颜慢慢说:“爱一个人会成为一种习惯,会自然而然,就像我刚刚问你爱我吗,你沉默了,沉默也许并不代表你不爱我,可是至少你的心里爱的不是我一个人!” “可是我却爱你!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爱上了你!”夕颜蓦地转头,正好对上夜子曦措手不及的双眼。“我爱你到骨子里,所以,我愿意甘心的被你养在家里,为你生儿育女,做一个黄脸婆。” 这番话弄的夜子曦有些不知所措。他以为夕颜醒来该是向他大哭大闹问孩子的事情,倒是她一反常态的冷静,让他摸不着头脑。跟他谈什么爱不爱的事情。 “想哭就哭出来吧。”夜子曦淡淡的开口,毕竟对于流产这个结局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夜子曦的想法很简单,不过是流了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而且夕颜这么年轻,如果她对自己死心,大不了要一笔天文数字的支票,远走高飞。 夕颜也很想哭,她动了动眼角,发现只是干涩的生疼。即便是心里有眼泪,她也哭不出来了。 真正的大喜大悲,不是一定要歇斯底里的喊出来,而是一反常态的冷静。就像此刻夕颜的冷笑,就犹如地狱的撒旦,在悲戚的哀号一般。 在这寂静的病房回荡里显得越发慎人。 “你别吓我,夕颜,你别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迟蓝已经钻进了屋子,跑到她身边抱住了她冰冷的身体。 夕颜很想说,我想要我死去的孩子回来,夜子曦你能做到吗! 纵使你能翻云覆雨,扭转乾坤也无法让死去的生命重生吧!可是她没有傻到问这种白痴的问题。 “我要洛离死!我要她替我的孩子偿命!!”夕颜声嘶力竭的大喊了一声。 夜子曦没想到一向善良的夕颜能提出这个要求,他双手握住夕颜腰身的两侧,意图稳定她的情绪。 “夕颜……” “呵,堂堂的夜少能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的杀人又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对于你来说,杀个人不是问题吧。”她的声音有些变调,情绪激动的难以控制。 夜子曦越不想听什么,她就偏偏说什么。 夜子曦顾忌她刚刚失掉孩子并没有同她计较。 “你倒是说话啊!夜子曦!我让你杀了洛离,你能杀了她吗?!你舍得杀了她吗?!!”最后一句,似乎是夕颜用生命在咆哮。她挣脱夜子曦的桎梏,反手狠狠的死掐住男人的肩膀,森冷的问。 “莫夕颜!你别无理取闹,洛离她不是故意的。” 肩上的手指陡然用力! 夕颜像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分外凄凉。 好一个无理取闹! 好一个不是故意的! 莫夕颜真想拿把刀子割开男人的心,看看里面是什么做的,怎么会这般的铁石心肠!他可知道,死去的孩子是他的亲骨肉啊! “那是你的孩子啊!?” “你怎么能为一个杀人犯开脱!!你不知道那是你的孩子吗!” 莫夕颜疯狂的摇晃夜子曦的身体,一向纤瘦的她,此刻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誓要把这个男人撕裂。 “够了!夕颜,你知道的,本来我也没有打算要他!” 这句话像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砸在了夕颜的心头,她停止了疯狂的举动,木讷的抬头,可除了两只波澜不惊的眼睛外,她看不到一丝表情。 从来没有打算要他! 他竟然说得出这种残忍的话。夕颜颓败的落下双手。 为什么明明在笑,可是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出来。 夕颜摇了摇头…… “我再问你一遍,夜子曦,你能不能让她死,如果你不杀了她,我们之间就完了?” 夕颜紧紧的握住拳头,她拿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幸福和孩子做赌注,看到底能不能留住这个男人的心。 “我不喜欢被人威胁。”从男人的口中一字一句吐出这句话。就像一把利刃狠狠的割断莫夕颜心中仅存的幻想,这个男人当真没有爱过她,否则,也不会在她刚刚流产,如此生不如死的情况下还说出顾忌自己尊严的话。 莫夕颜只是一个劲的笑,刚开始是小声的,后来是放声大笑。她死死的盯着夜子曦,对于这个男人所有的爱顷刻间瓦解! 人在崩溃的边缘,通常都是失去理性的。 迟蓝只看到夕颜像疯了一样,一边撕扯夜子曦的衣服,一边哭着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我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我跟在你身边两年了,就算是条狗也会有感情的吧,夜子曦,你当真对我一点心都没有嘛!我怎么会瞎了眼爱上你这个王八蛋!” “我恨你!夜子曦,你不是人!”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一个人!我想你死!你和那个贱人一起去死!” “滚啊!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夜子曦,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此生不负原谅,这大概是夕颜说出最绝望的一句话了,先前男人只当她是个疯子,因为有迟蓝的阻拦,她的手倒也没有抓伤他。不过夕颜的这句话到很清晰的被夜子曦听到。 “莫夕颜,你敢再说一遍!” 夜子曦一双利眸子布满阴鸷,语气中带怒。 迟蓝焦急的说:“夕颜,快收回你的话。”她怕是夕颜一时口不择言,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 “我说我永不原谅你!滚啊!” 夕颜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再多看他一眼,她已经陷得够深的了,现在她的脑子里乱乱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告诉她,不要爱他了,无论如何都不能爱他了,不值得,一点都不值得! 夜子曦听完这句话,猛的从床上站起来,急急的吐出胸腔里憋闷的一口气,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迟蓝急得直在后面喊他,可是男人丝毫没有停下他的脚步。这女的,看来是太惯着了。 直到男人离开,夕颜才躺了下去,就像她刚刚醒来的时候一样,她又看起了天花板。 “夕颜,你别这样,我知道你是因为失去孩子所以才这样难过,可你好歹和我说句话啊,别吓我。”就连一向以冷静自持的迟蓝看到她这幅样子,都不知所措。 “蓝蓝,你说我傻不傻。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在他身边,他就会发现我的好,所以我一直不停不停的努力,可是我忘了,恶魔怎么会有心呢,我根本捂不热他的心啊!我捂不热啊!” 一声声泣血的呼喊,听的迟蓝心揪般的疼。 “我还幻想给他生孩子,我他妈还想着给他生孩子呢!” “啊……!!!” 迟蓝死死的抱住她,任滚烫的泪水湿了她的后背。 整个医院里都能听得见夕颜绝望的哭喊。 一场婚姻,她输掉了爱情,更赔上了自己的孩子。谁能告诉她,到底哪里做错了? 如果不是那一眼阴差阳错,她也不会掉进他的深渊里,意乱情迷,从此万劫不复!

下一篇   02 初遇